腕の中の君 R18 – 综艺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综艺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腕の中の君 R18

吉原paro + 综艺paro 连动

一期社长x女明星紫

 

 

睁开朦胧视线,眼前睡着认识的男人还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那男人是自己的老板。

粟田口一期的睡脸,让花久远紫的瞬间清醒了过来。

昨晚的热情还记忆犹新,到现在身体仍旧荡漾酥软,依偎在男人温暖怀抱中。

躺在同一个枕头上的男人,平常梳理整齐的头发,在激情之后也还是乱了些,那双总像是要滴出蜜的双眸,闭上后杀伤力就没那么大了,不过仍旧不减他的端正帅气。

第一次见到他的睡脸,各种复杂的感情一口气涌上心头。
其中,占最大部份的还是,粟田口集团的粟田口一期总裁,也很让人意料外的是个普通的男人。

在AWT综艺公司出道了几年,事业日渐上升也终于成为了人称当红女星的女演员,在这几年遇到的所有事情,都不及昨晚与一期之间的激情。

粟田口一期,原来也是个会潜规则自家女星的男人啊………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在他身上,也很有可能是她在没印象时给了什么暗示也说不一定。毕竟她总是被说是个喜欢勾引男人,教人心痒难耐的女人,昨晚对彼此来说都可能只是个美丽的误会。

男未婚女未嫁,大家都是成年人,这样热情享受的一晚她也没有任何损失,最多就是吓了一跳罢了。

男人大手仍旧环着她的腰,小心翼翼地不惊醒他的悄悄起身,还不忘把替他将被子给盖好,她才往浴室方向走去。

临走前瞥了一眼床边的垃圾桶,里面被抛弃的保险套的数量让她一怔,耳朵瞬间热了起来。
她的记忆只到中途,恍惚的热情淹没了一切,直到现在身体上都还残留着被他给拥抱的感觉。

那温文儒雅的外表下所蕴藏的热情,是谁都无法想像的火热,她仿佛到昨晚才真正认识了这位她相处共事了许多年的老板。

踏入宽敞的浴室,紫扭开淋浴的水龙头,让温热的水冲洒着她尚带热情的身体。

AWT集团的本业是饭店,一期总裁所使用的房间更不用说,是位于顶楼的最高级套房,浴室的设备也是一等一的高级豪华。
就连淋浴间也不是只供一人使用的狭小,令人充分感觉到物超所值的宽敞空间,大片的玻璃与充分的采光,打磨得光亮的不锈钢与陶瓷的卫浴设备,一旁摆放着法国进口的高级卫浴用品,让人能充分享受沐浴带来的舒适感。

享受着热水的女人,完全没注意到浴室门被打开,同样赤裸的男人踏入了淋浴间,站在她背后一掌拍上了前面的墙壁。

宽敞的空间瞬间变得狭小,被禁锢在他的怀抱中,虽然彼此没有接触,但极度贴近的距离,比起热水他的体温更来得滚烫。

高了一个头的男人,没有扳过她的脸,只是这样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像是在保护她不受到雨水般,冲淋的热水打在他身上,一滴一滴地落在她的肩膀。

“……这么快,就想洗掉我的味道?”
一往如昔的温柔嗓音,也掩饰不住他作为男人的浓浓独占欲。

“我只是想洗掉一身黏腻而已。”
她抬头昂望,与男人蜜金色眼眸直直相对。

闪闪发亮的黑玉眼眸,终于是让紧绷的男人软化下来。
“我帮妳洗吧。”

不给她抗议拒绝的空间,这一次男人确实地搂抱住她,将柔软女体禁锢在自己怀抱中,分享肌肤相贴带来的炙热悸动。

紧贴著自己的男人结实身躯,让女人的身体自动回忆起昨晚的激情,羞耻感让她想要保留点距离,无奈男人的臂膀强硬到她毫无挣扎的余地。

少量的沐浴乳抹上她的脖颈,随着泡沫一起扩散开来的不是一般常用浓郁奢华的蔷薇,而是略为素雅的茉莉气味,非常类似他会喜欢的味道,让她的心跳更加速了不少。

“嗯……呼…”
小心细腻地抚过肌肤的男人大手,沿着曲线游移而下的指尖,不带有勾诱意思的掌心,却带起了她的情欲,教她轻吐著热气在男人怀中不住颤抖。

怀抱中女人的各种微小反应,都透过彼此相贴的肌肤清楚地传达给他,让他金蜜色的眼也带笑地微瞇了起来。

捏上已经敏感硬起的先端,甜美娇声宛如鼓励般响起,另外一只手也滑入带着溼意的腿间,抚弄娇嫩花瓣,敏感部份被同时刺激的快感,女人纤腰也不争气地扭动了起来。

昨晚的翻云覆雨,一期已经确认了她会有反应的地方,要将她掌握在手中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指尖潜入柔软绽放的深处,迅速缠绕上他的柔软,使他的身体回忆起昨晚被女人给紧紧包裹的悦乐,本来只是半硬的欲望,瞬间来到他该有的硬度,顶在女人柔嫩臀瓣上,磨蹭的感觉让她本能的闪避。

“不…不行……”
即使身处欲望中,朦胧的意识还知道这里是浴室,没有任何措施的行为都有风险,对他们彼此都不是好事。

忍不住想要逃离他的箝制,略为前倾的身体,双手向前压住墙壁,挺翘起来的臀部,反而让自己陷入更危险的体式。

胸膛紧着她的背,更进一步用体重压制住她的一期,抚弄着她的双手没有停歇,顶着她的娇嫩的硬热质量,身体与理智做着相反的反应。

追求着快感的成熟女人身体,焦躁渴望顶点到来的同时,对于在入口处磨蹭的男人,理智知道绝对不能在这里允了他。

“啊、啊啊……不行…这里…不行……”
涂著精致指甲油的指尖抓划著墙壁,紧张与快感交错盘旋,颤抖著双腿努力地与几乎要进入的男人隔出小小距离,却也离不开男人奏乐般灵活的手指,恣意弹弄着她的官能。

“哈啊…好狡猾……都是我……”
不甘于被完全压制的女人,也用她的方法展开了反击。

自由的手伸到背后,轻握住在她腿间不安分的硬热欲望,先端湿黏的感触,已经分不出是谁的体液,也方便了她的进攻。

柔若无骨的娇嫩纤手,掌心画圆摩搓著敏感先端,连腰内都酥麻的感觉,教一期压抑不住喉中的低嗄,吐出令人脸红心跳的男人性感喘息。

男人的声音如同鼓励,让她的手也大胆了起来。

掌心摩搓著先端的同时,纤细指尖也抚著底下筋络,笨拙但不生涩的小手,很明显是那个男人留下的痕迹。一期在认知的瞬间,强烈的忌妒瞬间淹没了快感,宛如针般刺着他的心。

那不是他可以视而不见的过去,却可以从现在开始完全抹去那个男人留下的一切。

熊熊燃起的竞争心,让他不再斯条慢理,急躁地展开攻势,不再让她有任何思考的能力。

“呀、啊……别这样……”
粉嫩乳尖被拧捏,穿梭在体内的男人长指刻意撩拨她的敏感,尖锐快意让她连脚趾都圈起,虚弱无力地娇啼抗议。

握着他的小手,也在一期的攻势下彻底瓦解,修剪得圆润的指甲轻刮着他的手臂,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是鼓励还是拒绝,在热水与他的体温之间耽溺于快感的恍惚意识,不能自己地在他怀中可怜颤抖。

“啊…哈啊!”
在他的怀中攀到小高潮的身体,要不是一期抱得够紧,她酥软的膝盖差点就这样垮下,跌坐在被热水打得极暖的地板上。

紧搂着气喘吁吁的娇躯,一期拿下莲蓬头,手势轻柔地替她冲去身上的泡沫,缓慢的动作也是在压抑自己动摇理智的欲望。

突然涌上心头的忌妒,让他忍不住想要将她全身都染上自己的气味,从里到外全部烙印上自己的痕迹,彻底地抹去那个男人的一切。

不过教养良好自律甚严的一期,是不会在未得到女性允许前,擅自做出如此任性失礼的行为。

关上水龙头,一期拿过大毛巾随意拍干她身上的水,随即将她用毛巾包起。被打横抱起的瞬间,她才大梦初醒地抗议起来。

“我、我可以自己走!”
比起先才的淫乐,现在的暧昧气氛才更让她脸红心跳,没办法好好地照一期希望地依偎在男人结实胸膛上。

“这时候,让我做点像是男人的事情。”
滴著水有点狼狈的浏海,几乎要溢出蜜的金色眼眸,还有令人呼吸停止的温柔笑容,明明是来往了好几年的上司,她却像今天才第一次认识这个男人般的陌生。

男人的一举一动,一笑一语,都惹得她连耳朵都发热,无法像平常一样与一期面对面,直视那对金色眼眸只会使她喘不过气。

被动作轻柔地放回大床上,明明昨晚都已经做过了那么多次,她却像是没有经验的少女般浑身僵硬,男人温暖大手抚上脸颊,她只觉得自己的脸比他的手还要更热。

“紫……”
微低的呼唤声,让她挣扎了一下,还是转过眼,与他炙热视线相对。

像是对她突然生涩紧张起来的反应感到有趣,一期的笑容也更柔软了些,薄唇落在额头、眼睑、鼻尖,最后是她吐著热气的红唇。

唇瓣磨蹭舌尖纠缠,与温雅的外表完全不同的激烈,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一股热意从腰内窜出,仿佛就是他灌入的热情转换给她了一般。

包住身体的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男人大手抚上娇嫩肌肤,粗糙指尖拨弄敏感乳尖,被热吻给堵住的唇,也发出鼓励般的可爱嘤咛。

溼热舌尖沿着下巴脖子吻下,吸吮皮肤的微痛感触,教她炙热模糊的意识想要抗议,可是开口发出的都剩下娇啼。

丰满双乳从男人掌中溢出,顶端的粉嫩果实被舔吻的闪闪发亮,硬挺的乳尖被男人厚实舌头弹动,薄唇抿含发出淫猥声响,透入胸口的颤动让她摇头喘息,纤白指尖插入男人短发中。
“别…只是那边……”

敏感丰满经不起男人一再玩弄,胸口一整片的粉红都不知道是沐浴的关系,还是累积的情欲所致。

“呵,真是可爱的反应呢…”
擅长弹奏乐器的长指,沿着女人柔软曲线而下,轻易潜入她早就失去抵抗能力的腿间,抚摸浇淋了湿黏蜜液更来得娇嫩的花瓣,满意著女人为他而动情的反应。

探入紧窄的指尖,马上受到她热烈欢迎。
缠绕上来的紧致嫩壁,让一期的身体忆起昨晚的激情,他好不容易略为安抚下来的欲望,比先才更来得激昂,甚至令人难忍地泌出细汗。

渴望着男人的深处,让她自然地挺起了腰,配合著男人的韵律轻扭,柔软肌肤与男人结实身躯磨蹭,诱惑著可以给予她真正满足的男人。

再也忍不住,一期抓起放在床头柜子上剩下不多的安全套,炯炯双眼看着耽溺在情欲中,眼神涣散的女人。

手指撤出,突然断去的快意让她回过神,眨著长睫不解地看着头上的男人。

完全覆蓋着她的男人,隔着窗帘透入的白昼光线,让男人俊帅的面容更来的线条分明。
咬著安全套的一角,撕开它的男人是前所未有的性感狂野,直直地望着她充满侵略性的眼眸,看得她连呼吸的方法都要忘记了。

“……现在抱妳的人是谁?”
比平常还要低沉的音色,散发着令人颤抖的压力,是为了极力隐藏不愿被发现的不安与寂寞。

想要听见她的话语,却也担心得到的不是他所期望的答案。

被情欲给搅乱的神智,是否会将他错认为那个男人…
即使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喊错过,但忌妒就是一条盘旋在心中的蛇,时不时勒紧他一下使人喘不过气来。

“…一期…社长……”

“这时候社长是多余的。”
知道长年的称呼没有那么容易改变,不过这答案也足够让一期勾起满意的微笑,再一次覆上已经被他给吻得微肿的唇。

“嗯唔……”
在吻得难分难解的同时,一期他已经忍耐不住的亢奋,也一鼓作气地挺入早已准备好的紧窄中。
连深处都完全溼透,如同沼泽般黏热的小径,即使有乳胶的安全套相隔,也毫无困难地拓开而入,
突然被胀满,敏感媚肉被碾压,从脑门一路贯穿到脚趾的官能快感,让她忍不住伸直了身体,被堵住的小嘴也柔媚低啼。

彼此腰骨紧贴,纤白长腿被分得更开,毫无防备的姿势让男人为所欲为,软白绵乳随着男人韵律诱人摇晃,教人忍不住抓握上去,享受女人的凝脂肌肤。

“哈啊……不…慢…一点……”
一直被激情给翻弄的身体,与一直压抑欲望的男人不同,激昂放浪的律动烧灼着她的理智,会让她无法把持自己地随他起舞,就跟昨晚一样。

贯穿全身的快感让她连脚趾都蜷曲起来,伸手抱紧与她肌肤相贴的男人,汗水与肌肤的热意让人晕眩,紧绷地立起了手指,在他背上留下了爪痕。

想要多享受一点她难得的撒娇,一期将她拦腰抱起,两人一起坐在弹力良好的大床上,让她的拥抱不要那么吃力的同时,也满足于她热暖香甜的肌肤。

“唔…好深……”
骑乘位的体重让他能够更加深入,紧抱着怀中的男人,她照着自己需要地扭腰摆臀,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的可怜模样,只让一期勾起宠爱的微笑。

这笨拙生涩的动作,代表着她的经验不足,也是她与那个男人的关系没有想像中的密切的证明,只要假以时日就可以抹去那个男人所给予的一切。

带着香气的乌黑长发落下,细软发梢扫在他的肩上,女人抚上他脸颊的小手,让一期顺势地抬起脸。

荡漾在官能中的小脸红艳迷人,被情欲给湿濡的黑玉大眼更来得惹人怜爱,只是一期不明白她突然这么做的用意。

啾的一声,柔软红唇印上了他的眉间。
“…好多皱纹呢…”

甜美微笑让一期压抑不了自己,翻身将她压倒在床上。

“呀啊…不、啊、啊……”
突然将全部的激情都倾倒出来的男人,席卷全身如风暴般的颤栗快意让她只有可怜淫喘的份,想要略为制止他的小手,也被一期的大手给十指相扣地钉缝在床上,连半点闪躲的空间都没有的只能接受他所给予的一切。

在她昂头迎向高潮的同时,一期也不忍耐地在她温暖的体内释放了一切。
基于男女交往的礼貌上,一期做了该有的安全措施的同时,却忍不住希望能将自己的记号深深烙印在她身上。

在亢奋欲望完全消退前,一期撤了出来将失去作用的套子扔入一旁的垃圾桶,搂着躺在床上气喘吁吁的女人。

对所有的一切都有一套准则,要求严格的一期,却不讨厌像这样湿黏着身体搂抱着她的感觉。
几乎相贴交换着体温,感觉着她确实地在自己的怀抱中,踏实感让紧绷的一期勾起满足的弧度。

从背后搂抱着娇软温暖的身体,男人亲吻着她汗溼圆润的肩头。

“嗯…不行……”
小手向后轻推著男人,她不能再像昨晚一样,任由他欲取欲求,随着他的热情而沉沦。

“不要紧,还有时间…”
啃吻着她的肩膀与脖子,男人大手也不安分地爱抚起她仍旧敏感的身体。

“可是…嗯…”
抗议在他灵活的手中,很轻易就转变成娇喘,意识朦胧地无法反抗他霸道的热情。

明明很清楚不能继续下去,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耽溺着他,享受男人所给予的官能悦乐。

小脸被扳过,唇舌相交地封住她所有可能发出的声音,令人脸红心跳喘不过气的情事,持续到男人满足为止。

 

 

 

 

 

 

 

 

 

 

穿着浴袍从浴室踏出来,紫用毛巾擦着她的长发,在房间中的一期已经穿好了衣服,扣著灰色衬衫的袖口。

看见她的出现,一期温雅一笑,还没从情绪中缓过来的女人,在他的笑容下忍不住热了耳朵,避开了视线像逃跑般在梳妆台前面坐了下来。

梳妆台上,意外的发现放着她的化妆包,里面有着全套的保养妆品。
作为女明星经常要卸妆化妆,有着全套妆品并不是奇怪的事,只是这些东西都不在她身上,应该是在助理那边才对,神通广大的社长居然都弄到了饭店房间里面来了。

不只是妆品而已,床上也放着她的替换衣服,知道她的洁癖脾气的男人,更是将一切都安排好,不会让她有任何的不便。

这周到的行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胸口充满著复杂的情绪。

像是要逃避这感觉,她拿起放在桌上的吹风机,发现这不是她用得习惯的品牌。

就算不是女明星,也是出身豪门的千金小姐,对于身边用品都有要求,不习惯的用品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但也知道不能太过任性,只能勉强拿着使用了。

“我帮妳吹头发吧。”

“不,这怎么好意思呢…”
跟她一样都是豪门出身,还是自己的上司,说真的紫对一期的帮忙不抱太多期望。

“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拿过梳子与吹风机,她不安的样子让一期轻笑。
“这样看我也是个大哥,对照顾人还是有点心得的。”

“……那就麻烦你了。”
这么说来一期是人口众多的粟田口家的大哥,只是她记得粟田口家并没有女孩子,一期对整理女孩子的头发,怎么想都是不可思议。

透过镜子看着站在她背后的一期,意外的发现他还非常习惯替人打理的行为,熟练的手势梳理着她的长发,似乎还很乐在其中。

这样看着,这位一期似乎又是她认识了好几年的社长了。
虽然行事上有许些不容质疑的霸道,但基本上温尔儒雅的粟田口一期,实在是让她很难与昨晚那位热情执拗的男人联想在一起。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无法想像这位清廉高洁的社长,严正拒绝着业界潜规则的男人,居然会身体力行地做了他最反对的事,实在是太让人讶异了。

这是在证明,即使是粟田口集团总裁的粟田口一期,也是个对女明星有憧憬的普通男人吗?

纵使有诸多疑问,看着一期的脸就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有将所有的疑问都埋藏在心中。

“怎么了吗?”
虽然手上是在梳理着她的长发,可是一期完全没有忽略掉,女人透过镜子打量着他的视线。

“那个……”
透过镜子投射过来,充满压力的视线,总觉得不说点什么不行的气氛,让她很为难地开口。
“这样是不行的…”
指著肩膀胸口的点点红痕,这些过于明确的吻痕,对女明星来说是非常尴尬的痕迹。
还好现在的天气,她可以穿遮住领口的衣服,不用忍受化妆师讶异的眼神用粉底来遮掩。

“啊……”
被这么一说才发现事态严重,一期难得的赧然道歉。
“抱歉,下次我会注意。”

眨着眼,她努力要消化一期非常轻松自然说出的话。
还有下次的意思是,社长要把她当长期情人看待了吗?

社长与女明星,这种听起来非常理所当然的潜规则关系,她见识过很多,就从没想过会落在自己跟高洁的一期社长身上。

“换好衣服后,我们去中庭餐厅吃饭吧。”
关掉吹风机,一期仔细地审视自己的作业。

“是…”
这么说起来,她才想起自己的饥肠辘辘。
这个休假有半天都跟男人腻在床上,激烈运动后想要不饿都难。

现在男人又恢复成平常她所知道的一期社长,昨晚的激情像是不存在一般,一丁点态度都没有改变的男人,她也只能以平常的情绪来对待。

昨晚的一切,也许只是社长的一时兴起,单身男女在气氛所至而发展的旖旎情事,对成年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看着神态淡然的一期,她告诉自己也得表现出同样的态度才行。

此时此刻的花久远紫,完全不知道她犯了人生最大的错误。

 

后记:
不知道为什么写了很长很久的一期篇,实际算起来字数却没那么多……
综艺一样是走修罗场路线,设定是如此没错,只是会写的可能只有一期篇而已……
全部都写实在是太有难度了><

澪雪 拜 26 Oct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