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上りの君 –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湯上りの君

三日月x紫

 

 

懷抱著被愛稱為小草莓的大型倉鼠玩偶,窩在被爐裡面看著電視的女人,一身寬大的針織毛衣與長裙,長髮簡單地束成長辮子,慵懶隨性的模樣一點都不讓人與被稱為夢中情人的女明星花久遠紫聯想在一起。

時間進入微冷的秋天,體質偏冷的女人就已經受不住,休假的時候就會到鄰居三條三日月的家中窩著他的被爐取暖。
窩在被爐中看著喜歡的電影,抱著可愛的小草莓再來杯熱牛奶,對她來說就是最棒的假期放鬆了。

同樣都住在港區高級公寓的兩人,與紫溫馨的北歐風格的裝潢不同,將高級公寓全部裝潢成和風模樣,全部鋪著茵草蓆子的地板,隔間也全部改為紙拉門,一腳踏進來還以為是進入了京都的老屋子,誰都想不到是當紅的男性模特兒三條三日月的公寓。

在鏡頭前面散發出神秘氣質,擁有無法超越的絕對顏值的男人,在鏡頭之外卻和藹可親地讓人聯想到老爺爺,只有親近的人才能理解這強烈的落差。

「呼,熱水真舒服。」
沐浴過後穿著浴衣,毛巾搭在肩膀上,髮稍還在滴水的男人,滿足地在被爐的一角落坐,替自己倒了杯茶。
「妳也去洗一下如何?」

和今天休假的紫不同,三日月還有模特兒的工作,不過他們已經熟悉到,有著對方的鑰匙,只要有需要都可以去對方家過夜。

視線來到三日月身上,她擔憂地皺眉。
「頭髮要吹乾呢,這樣明天早上會毛躁。」

「嗯?這麼短,放一下自己就會乾了。」
指尖搓著自己略長的鬢髮,三日月不以為意地笑著。

「每次都這麼說…」
這個男人到底有沒有自己是頂級模特兒的自覺?
雖然他很注重養生,維持著皮膚的狀況,也保持身材,但小事情就迷糊起來,更別說他經常迷路的脾氣了。
「過來,我幫你吹乾吧。」

「啊呀呀,每次都麻煩妳了。」
即使是一點歉意都沒有的笑容,紫還是無法對這個氣質閑定的男人生氣。

紫放下懷抱中的小草莓,兩人一起來到三日月的房間,那裡也是完全和風的擺飾,厚實的被子已經在地上敷好,隨時可以入睡了。

乖乖地在自己的床上盤腿坐下,三日月享受著女人用毛巾擦乾自己的短髮,手指梳理著頭髮的感覺非常舒服,就連嗡嗡作響的吹風機都感覺沒那麼討厭了。

跪在三日月的背後,替他吹著頭髮的同時,也不禁讓人感嘆這男人真的是天賦寵愛,不只是臉長得帥體格均勻結實,就連頭髮都這麼細緻滑順,即使他隨意對待也不見毛躁,真是太令人生氣了。

短髮很容易就吹整好,關掉吹風機她用短梳簡單梳理,閃爍著天使之環的夜色頭髮,實在是教人忌妒呢。
「好了喔。」
拍拍三日月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起身了。

三日月並沒有如她所想的起身,反而回過身抱上她的腰,兩人就這樣一起躺倒在他的床上。

「三日月?」
看著埋在她懷抱中的男人,小手輕撫著他的頭。

「……我可能要演大河劇了。」
和一般的戲劇不一樣,大河劇本身鼓勵起用各行各業的人物,主演也不一定是正職的演員,因為是國民等級的大戲,選角方面也半點都不馬虎。
本職是模特兒的三日月,要出演大河劇也不是不行,只是這樣一來,與她相處的時間就會減少了。

他很滿足現在的工作與生活狀態,不打算增加太多無謂的工作而減少私人時間。
貼著女人溫暖的肌膚,他考慮著拒絕這個上門的工作。

「哎呀,難道是白夜嗎?」

「妳也要出演嗎?」
紫的話讓他抬起頭來,很意外她居然會參演大河劇。

「嗯,前幾天事務所通知了,是第一女配角的花魁,主演是城之內文乃小姐。三日月是預定演哪個角色?」

「還不知道…不過既然妳有出演,我也參加好了。」

「這樣決定工作真是太隨便了!」

「哈哈哈,除了廣告以外,與妳一起做點別的工作也不錯啊。」
握住摸著他的頭的小手,三日月親吻著她的指尖。
「今晚…能在這裡過夜?」

彷彿吸飽了月光,閃爍著新月光彩的眼眸,總是燦亮地讓她差點停了呼吸。
這男人可以說是犯規的顏值,說著這樣的話,實在是無法不讓女人不心動呢。

想了想明天的行程,她微紅著臉地點點頭。

明天沒有早上的拍攝,前田和平野都不會一大早來,她有充分的時間可以回去打理一番。

得到女人的首肯,正想要印下吻的三日月,突然被她的手給擋住了。
「……不行,我還沒洗澡。」

臉頰和耳朵都紅起來的女人,總是在奇怪地方堅持的她,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

「我等妳。」
從女人身上起身,三日月的笑容像是在等她喝茶般輕鬆,從他身上實在很難看到男人特有的欲望獸性。

「嗯。」
紅著臉點點頭,她快步往已經很習慣的,三日月家的浴室走去。

 

 

 

 

後記:
拍攝白夜之前一切的時間,三日月跟紫的相處方式
總覺得三日月,只要有機會一定會撒嬌的呢(笑)

澪雪 拜 30 Oct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