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宴7 三日月宗近 R18

花宴 7

三日月宗近  R18

 

“是喔,这是不行的啊,小狐丸。”
在两人面前盘腿坐下,三日月宗近一往如昔微笑地看着一切。
“别太增加主的负担了。”

“三日月……”
对同宗刀派的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并不是说他们相处的不好,而是在床笫间,两位对女主人都拥有极强独占欲的刀剑男士,实在是没理由礼让对方。

平常的话,会想要将温存时间延长到极限的小狐丸,在今晚在游戏规则的限制上,他也只有不快放手的份,就跟他之前对着髭切一样。

“唔嗯…”
小狐丸又再度膨胀起来的肉刃退出紧窄时,硬挺先端磨蹭著敏感花穴的感觉,大量的淫蜜随之溢出沿着大腿淌下,让审神者压抑不住甜美声音,诱人收缩的蜜穴让小狐丸想要再一次深深捣入,被他仅存的理智给压抑住了。

外表看起来充满野性的小狐丸,其实是冷静自持的神刀,非常清楚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纵然欲求不满也不能坏了女主人审神者所定下的规矩。

深吸口气,小狐丸拉好衣服起身,也把一直趴着无法动弹的审神者给扶了起来。
“主人,需要毛茸茸的治愈时,就请随时召唤小狐吧。”
手指轻拨她凌乱长发,小狐丸无视自己一身凌乱,且遮掩不住的下半身雄伟挺立的狼狈模样,恭谦有礼地对审神者柔声道别。

“嗯…”
连坐直的力气都不剩,微笑回应小狐丸的审神者差点失态垮下,及时支撑住审神者的是,坐在一旁的三日月宗近。
让酥软无力的女人靠在怀中,三日月宗近对任何事情都理所当然的淡然神情,平常来说十分可靠,但在这种竞争的时刻,就不自觉让人产生厌恶的情绪。

自己的时间已经结束,非常爽快地退开的小狐丸,只有审神者的视线追着他的背影,想着他要怎么处理勃发的欲望。
小狐丸带着神圣感的刀剑男士,抚慰著自己的欲望气喘吁吁,低哑着声音呢喃著主人的性感模样,教审神者光是想像就热了脸。

“主。”
脸突然被扳过去,逼迫在眼前的是三日月宗近闪烁著新月虹彩的夜色眼眸。
“现在是属于我的时间了。”

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刀,形化后的刀剑男士拥有堪称人间明月的美貌,荡漾著新月的眼眸,实在是让人类无法直视的美。

“三日月…”

“嗯。”
确定女主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来到他身上,三日月宗近满意微笑,有着薄薄剑茧的手,指背轻抚审神者红艳嫩颊。
“已经累了吗?”

以女人的体力要同时应付这么多付丧神的欲望,对审神者来说是非常吃力的事情,她这个逞强的脾气,总是让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三日月宗近一直以来看在眼里,也无力去改变女主人的性格。

“还好…只是今晚没办法做三日月喜欢的了。”
男人手指抚摸在脸边的感觉十分舒服,审神者的语气也不自觉放软了些。

“哈哈哈,就算是我也不会对疲惫的主人撒娇到这种程度呢。”
比起摸人更喜欢被摸的三日月宗近,这个脾气在床笫间完全展开,平常总是毫不客气地要求女主人的各种爱抚,只可惜今晚的审神者完全没有力气应付他,三日月宗近当然也不会强求。
“说起来,该是我侍奉主才对呢。”

“不、不用了…”
审神者连忙摇头,拒绝三日月宗近的好意。
还有一半的付丧神,在那边排著队等着她应付,每一个都这样,她有多少体力都不够消耗。
“还是我帮三日月弄弄吧。”
比起三日月宗近的侍奉,由她主动似乎还能保留些体力呢。

“唔嗯,既然主都这么说了…”
顺水推舟的三日月宗近,完全不会拒绝审神者的好意,甚至还主动捉起了她的手,拉到自己早已耸立多时的腿间。

审神者被引导握上的是,跟三日月宗近俊秀脸庞完全联想不起来,一手无法掌握的粗热巨大。
总是说著刀和人都是大的比较好的他,也确实拥有着足以自傲的男人本钱,隐藏在宽大狩衣底下结实完美的男人躯体,被誉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三日月宗近令人沈醉的美,可不是只有脸而已。

均称结实的肌肉,没有一丝多余也没有半点不足,令人赞叹的完美肉体,作为刀是绝美艺术品的三日月宗近,形化成人的他也毫无疑问是艺术品般的人类,实在是很难不被他给吸引。

圈握在手中的硬热,审神者惯性地用拇指摩挲下方筋络,娇嫩小手从根部开始上下抚弄,感觉得到他越发膨胀起来的质量。
愈往上方就愈来得敏感的男人欲望,指尖来到冠状先端时,淌出的黏液已经溼了她的手,率直地鼓励着她的男人反应,不只是让她的紧张放松了些,小手也积极了起来。

肌肤相亲的美好,还有取悦男人的技巧,一切都是由三日月宗近教导她,作为导师的三日月宗近可以说是她最熟悉的刀剑男士,自然也最懂得如何取悦他。

在小手中不断膨胀起来,增加著硬度的雄性欲望,审神者轻舔自己略干的唇,握着他的手也增快了速度。

就这样握着他,这熟悉的硬度与大小,让审神者的身体也自然地忆起两人缠绵时,三日月宗近的肉刃是如何地伺候她,带给她无法自拔的迷醉欢愉。
应该已经被充分满足的身体,脱离了她的理智地又热了起来,小腹滚烫溢出的感觉,仿佛是三日月宗近的热意,透过了手掌传达给她。

“三日月……”
吐著热气的审神者,低声轻唤着眼前能够满足她的男人。

女主人娇嗔撒娇的模样,让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皱眉苦笑。
审神者大概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这么可爱地撒娇的她,实在是不想让其他刀剑男士分享。

“主…”
瞇起闪烁著灿亮新月虹彩的细长眼眸,三日月宗近的拇指抚著粉红嫩颊。
“就这样骑上来吧。”

“才不要…”
喜欢被伺候的三日月宗近,当然连床笫间也不例外,非常喜欢审神者在他怀中扭腰摆臀,永远都在最佳位置欣赏女主人艳丽浪荡的神情。

“是吗?”
靠近她的耳边,三日月宗近用只有彼此听得见的声音,囓咬著小巧耳廓。
“如果主烦恼的是还没准备好,我很乐意帮忙喔,让妳更溼一些。”

“不、不用了,已经很充分了……”
闪避开三日月宗近的手,在她害羞摇头的时候,感觉得到掌中的质量更膨胀了起来。

“那就这样骑上来吧。”
伸手揽起审神者的腰,三日月宗近一点都不介意帮她一下,结果来说达到目的了就行。

“三日月……”
噘著唇想要抵抗,被情欲给浸透的身体早就酥软无力,一下子就被他给拉入怀抱中,硬挺的男刃在柔软绽放的入口前磨蹭挑逗,享受女人渴望的淫蜜不断滴落,也不给她充实的满足。

“……坏心眼…”
指甲划弄着他结实肩膀,审神者不满娇嗔,纤腰已经为了即将要到来的快感而颤抖。

“就这样坐下来。”
面对女主人的撒娇也一点都不心软,三日月宗近的声音更轻更诱人,上顶的腰部不直接突破她最后的防卫,催促着她的屈服。

“这样…太难了……”
纤腰在情欲下酥软颤抖,过于溼润的花瓣难以控制,跪坐的大腿快要支撑不住自己,她只能贴著男人身体,双手揪拉着他的衣服,努力替自己找个好位置。

“呵,主真的越来越会撒娇了。”
女主人的反应实在是看得赏心悦目,楚楚可怜地让人觉得好像也该帮她一下。

“啊……”
一个挺腰,鼓胀先端轻易穿开紧窄入口,瞬间被溼热柔软给吸附包裹的感觉,三日月宗近满足的低呼,被审神者高昂的娇啼给盖了过去。

“唔嗯……好大……”
窄小被确实地拓开,随着她支撑不住自己而下滑的体式,结实男刃一点一点贯穿侵入深处。

三日月宗近自傲的男刃,对女人来说可不是太令人喜欢的武器,每次的肌肤之亲在开头的时候总是有点辛苦。
平常来说总是会遇到许些抵抗,今晚倒是毫无困难地,已经被情欲给充分洗礼的身体贪婪渴求,混合了他人体液的肉壁也湿滑温暖,邀请他进入女人的最深处。

“三日月……今天…太大了些……”
下半身过于充实鼓胀的感觉,审神者将一切都归咎给眼前的男人。

“哈哈哈,不管是人还是刀,总是大一点的比较好啊。而且……”
三日月宗近低下头,溼热舌尖舔着她染成粉色的耳朵。
“主也喜欢…大一点的吧……可以这样子…碰到妳的好地方……”

轻轻向上一顶,敲打在子宫口的冲击让她忍不住昂起头,荡漾娇喘无法压抑地脱口而出。

“啊…呀啊……”
只要几下,审神者就按耐不住地自己扭起了腰,在男人身上追求起令人晕眩醉迷的官能悦乐。

三日月宗近伸出手,双手与她十指相扣,不着痕迹调整着她的角度,使她可以更自在地在他身上驰乘享乐,追寻自己所需要的快感。

总是压抑著自己的女主人,只有在被快乐给吞没的时候,她会忘记自己的身份、责任与义务,显露出最真实的自己。
撒娇的样子也好,娇嗔发脾气的样子也好,都是令人怜爱的,所有的真实的她的模样。

维持着与她双手交握的姿势,三日月宗近缓缓朝后躺下,让审神者就这样骑在他身上,仅用双手支撑着她。

“三日月!这、这样…”
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就算了,现在众目睽睽地她这样伺候三日月宗近,审神者清楚地感觉到,周围投来的不以为然的目光。

对刀剑男士来说,侍寝行为的主要目的是伺候主人,满足主人的需要,虽然男欢女爱之间什么都有可能,可是反过来让主人伺候,可就不是刀剑男士该做的了。

“这样很好…主的样子非常的美,像桃子一般。”
我行我素已经有了千年寿命的平安刀付丧神,才不理会他人的看法。

只有昂躺的角度,才能将女人的艳姿一收眼中。
跨骑在自己的身上,随着韵律摇晃的诱人娇躯,白皙到炫目的肌肤透著粉色,细汗在灯光底下闪闪发光,光泽黑发随着曲线流下,身上的女人是散放出甜美香气的成熟白桃,教人忍不住想要咬上品尝。

“可、可是……啊……”
就算有三日月宗近的双手,也不足够支撑她骑在他身上。
酥软的女人很快就没办法维持姿势,只能趴倒在三日月宗近结实的身体上,缓慢无力地扭着她的腰。
“不行…动不了……”

“无妨,主照自己喜欢的动就好。”
抬头亲吻她的脖子与肩膀,习惯慢条斯理的三日月宗近,享受着女主人甜软身躯贴着他的温度。
人与人的肌肤相贴是这么的温暖,令人眷念的感触,冰冷的刀器总是不由自主地渴望着人类的温暖,女主人的怀抱更是让人依恋。

“坏心眼……”
知道她的体力与男人不能比,而且她面对的还是付丧神,在一波波的情欲攻势下,她早就没有力气支撑自己。
了解她的苦处却仍旧没打算改变态度,这就是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像这样互相拥抱着不也很好吗?我很喜欢啊。”
三日月宗近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裸背,男人温暖大手给予的安心感,与肌肤相贴的情欲又是截然不同的东西,但不管那一个都令人眷恋,温暖地令人沈溺。

“呼嗯……”
随着大手爱抚在背上的感觉,女人温暖内部也一颤一颤,吸吮快意让三日月宗近也不住闷哼一声,压抑不住的欲望蠢蠢欲动起来。

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却无法依照自我意志去支配,这无法控制的血脉冲动,让千年付丧神永远只有苦笑的份。

轻捏女人弹性良好的臀肉,三日月宗近也按耐不住地动了起来。

“呀啊…啊……”
与三日月宗近交握的手愈抓愈紧,审神者半瞇着眼享受终于来到的快感。

缓慢但确实地碾压着她的敏感,熟悉着她的每一分每一吋的男人,非常清楚要如何取悦他的女主人。
不只是下半身而已,连彼此相擦的肌肤都是快感,足以让她的思考麻痺,忘却所有的一切,耽溺在男人的怀抱中。

“三…日月……我要……”
恼人的欲望在体内膨胀,她唯一能恳求的只有,不断在她体内胀大的男人。

“嗯,主真的越来越会撒娇了呢。”
抚摸著红艳小脸,三日月宗近苦笑地坐起身,结实腰部向上一顶,马上得到审神者满足娇啼。
“既然都这么说了,主可别抱怨呢。”

“呀啊!啊…太、太深……”
双手按住三日月宗近漂亮的腹肌,审神者想要抵抗这过份的快意。

“哎,说想要的可是主呢…”
捉住她想要抗拒的手腕,三日月宗近更是毫无顾忌地向上进攻,吻上随着韵律诱人颤跳的丰乳。

“那也不是…啊…哈啊……”
抗议与抱怨,在男人的技巧中都转变成为了甜美娇啼。

噙著微笑,三日月宗近将女人揽入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唔…嗯…不行…要去……”

“嗯。”
闪烁著新月虹彩的眼眸只是微笑,与他对望的瞬间审神者甚至小腹一热,停不下的感觉蔓延而开,她使不出力气地只能依偎在他的怀抱中。

抚著女人裸背,满足的汗水从男人绝世美颜上细细滚落,三日月宗近十分享受激情过后的余韵。

肌肤之亲不只是令人耽溺的狂乐,事后的温馨相依也同样让人陶醉。
长指穿过审神者的浓密黑发,从指间穿落的感觉宛如丝缎,教人爱不释手地想要继续抚摸。

“喂!老头子!你想弄到什么时候?”
出声制止三日月宗近的,是像阿修罗般双手环胸站在一旁的大包平。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