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cious You–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olorful flowers系列

Precious You

一期x紫
未完結,先行偷跑

一部份內容可參考 野花,度假,伤害罪

 

「我覺得,差不多要開始籌備我們的婚禮了。」

眼前一期社長的話語,差點讓花久遠紫被口中的紅酒給嗆到。

在60層高的豪華頂樓餐廳,背景是閃爍的東京夜景,餐廳裡放著悠揚的古典音樂,桌上是精選餐點配上有年份的紅酒。
這一切都符合著求婚該有的事先準備,她卻覺得自己耳朵有問題,嗡嗡作響的腦袋無法理解眼前男人所說的話。

「怎麼了?」
女人不自然的僵硬,讓一期皺眉,好像是他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一般。

「不…只是…有點驚訝……太突然了些。」
嚴格來說不是有點驚訝,而是非常驚訝。
甚至讓她懷疑一期社長是不是喝醉了,居然對她說出這種話。

作為當事者,她完全不記得一期什麼時候跟她求過婚,他們兩人甚至不能算是在交往,頂多只是社長與女明星,那種地下情人的關係,實在是沒道理一口氣就跳到婚禮了。

「是有點突然呢,畢竟妳現在還有不少合約在身,還要拍電影,實在不是舉辦婚禮的好時機。」
紫的反應終於是讓他臉色緩和,拿起他挑選的紅酒輕啜一口。
「雖說我們都很忙,但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為什麼…突然提到這個?」
紫還記得那時候,一期社長跟她說過,她作為粟田口藝人的結婚引退的條件,對象換成社長他自己就不用守約了嗎?

「我們的婚禮,光是籌備就需要一年以上,現在開始準備也差不多時間。」
對於紫的詢問,一期輕描淡寫地帶過,絕口不提他是被源髭切給刺激到,才意識他不能一直放著不管。

太過自信的所造成的無可挽回的失去,他已經從長谷部國重身上看得很清楚了。
守著她這麼久,一期可不能忍受自己遇到跟長谷部國重一樣的事情,連挽回的餘地都沒有,心愛的女人就這樣落到別的男人的懷中。

有著螢幕情侶之稱的長谷部國重和城之內文乃,誰都看好著他們的發展,卻居然被源髭切半路殺出給搶走,而且還用了最不光彩的奉子成婚這招,殺得讓人措手不及。

城之內文乃懷孕的事情是業界的祕密,一期對這些八卦消息也毫無興趣,會被他知道都是因為髭切帶著文乃上門道歉,因為永夜的電影因為文乃的身體狀況無法拍攝,AWT蒙受的損失自然必須由文乃還賠償…現在的話應該是源集團的公子要負責就是。

如果電影要持續拍攝的話,勢必要更改劇本,大量戲份都要落到AWT所屬的藝人花久遠紫跟真島雪繪身上,作為罪魁禍首的髭切當然要親自上門來跟一期賠罪,畢竟AWT招牌藝人的行程,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更改,紫身上可是一堆合約等著她履行呢。

面對著髭切,一期的臉色半點都不能算是和顏悅色。
不只是他用的手段跟做得事情,更多的是他想到了紫…也非常有可能因為他的放縱,在他所掌握不到的時候,悄悄被那個男人給奪走。

三條三日月…那個氣質如同老爺爺般好相處的男人,作為情敵的一期非常清楚他的侵略性,只是隱藏在他的絕色之下,很難讓人發現罷了。

「婚禮什麼…還早吧…」
雖然她已經很習慣了,但還是對一期的霸道很不以為然。
明明說著,如果她要結婚,必須等AWT事務所有了可以替代她的藝人才行,不然事務所將面臨倒閉的下場。
那一年反對她結婚的是他,現在對象換成了自己就可以,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她那時候抱著什麼心情拒絕了光忠的求婚,一期根本不會理解。

「嗯,最快也要一年後。一切我都會大致先安排好,剩下來的細節我們再一起討論。」

「我還沒…」
一期這樣說,不等於是已經決定好了她的未來嗎?
她當初就是不想成為豪門夫人,才會出來獨立選擇了成為女演員,如果嫁入粟田口家,對她來說只是轉了一圈,實際上沒有任何改變的人生。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沒想過跟一期結婚!

粟田口一期是位好上司好老闆,但不代表會是她所滿意的伴侶。

「不要緊,至少還有一年以上的時間,妳可以慢慢調整心情。」

一期悠然的態度,似乎將她的意見當成了婚前憂鬱,教她輕咬著唇不知該如何說明。

就算想說什麼,也不是現在這個在頂樓餐廳眾目睽睽之下。

輕嘆口氣,她吞下了尚未出口的話語。
她得努力想想,怎麼跟這個霸道的男人好好談談才是。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