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cious You– 综艺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olorful flowers系列

Precious You

一期x紫
未完结,先行偷跑

一部份内容可参考 野花,度假,伤害罪

 

“我觉得,差不多要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了。”

眼前一期社长的话语,差点让花久远紫被口中的红酒给呛到。

在60层高的豪华顶楼餐厅,背景是闪烁的东京夜景,餐厅里放著悠扬的古典音乐,桌上是精选餐点配上有年份的红酒。
这一切都符合著求婚该有的事先准备,她却觉得自己耳朵有问题,嗡嗡作响的脑袋无法理解眼前男人所说的话。

“怎么了?”
女人不自然的僵硬,让一期皱眉,好像是他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一般。

“不…只是…有点惊讶……太突然了些。”
严格来说不是有点惊讶,而是非常惊讶。
甚至让她怀疑一期社长是不是喝醉了,居然对她说出这种话。

作为当事者,她完全不记得一期什么时候跟她求过婚,他们两人甚至不能算是在交往,顶多只是社长与女明星,那种地下情人的关系,实在是没道理一口气就跳到婚礼了。

“是有点突然呢,毕竟妳现在还有不少合约在身,还要拍电影,实在不是举办婚礼的好时机。”
紫的反应终于是让他脸色缓和,拿起他挑选的红酒轻啜一口。
“虽说我们都很忙,但一直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
紫还记得那时候,一期社长跟她说过,她作为粟田口艺人的结婚引退的条件,对象换成社长他自己就不用守约了吗?

“我们的婚礼,光是筹备就需要一年以上,现在开始准备也差不多时间。”
对于紫的询问,一期轻描淡写地带过,绝口不提他是被源髭切给刺激到,才意识他不能一直放著不管。

太过自信的所造成的无可挽回的失去,他已经从长谷部国重身上看得很清楚了。
守着她这么久,一期可不能忍受自己遇到跟长谷部国重一样的事情,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心爱的女人就这样落到别的男人的怀中。

有着萤幕情侣之称的长谷部国重和城之内文乃,谁都看好着他们的发展,却居然被源髭切半路杀出给抢走,而且还用了最不光彩的奉子成婚这招,杀得让人措手不及。

城之内文乃怀孕的事情是业界的祕密,一期对这些八卦消息也毫无兴趣,会被他知道都是因为髭切带着文乃上门道歉,因为永夜的电影因为文乃的身体状况无法拍摄,AWT蒙受的损失自然必须由文乃来赔偿…现在的话应该是源集团的公子要负责就是。

如果电影要持续拍摄的话,势必要更改剧本,大量戏份都要落到AWT所属的艺人花久远紫跟真岛雪绘身上,作为罪魁祸首的髭切当然要亲自上门来跟一期赔罪,毕竟AWT招牌艺人的行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更改,紫身上可是一堆合约等着她履行呢。

面对着髭切,一期的脸色半点都不能算是和颜悦色。
不只是他用的手段跟做得事情,更多的是他想到了紫…也非常有可能因为他的放纵,在他所掌握不到的时候,悄悄被那个男人给夺走。

三条三日月…那个气质如同老爷爷般好相处的男人,作为情敌的一期非常清楚他的侵略性,只是隐藏在他的绝色之下,很难让人发现罢了。

“婚礼什么…还早吧…”
虽然她已经很习惯了,但还是对一期的霸道很不以为然。
明明说著,如果她要结婚,必须等AWT事务所有了可以替代她的艺人才行,不然事务所将面临倒闭的下场。
那一年反对她结婚的是他,现在对象换成了自己就可以,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她那时候抱着什么心情拒绝了光忠的求婚,一期根本不会理解。

“嗯,最快也要一年后。一切我都会大致先安排好,剩下来的细节我们再一起讨论。”

“我还没…”
一期这样说,不等于是已经决定好了她的未来吗?
她当初就是不想成为豪门夫人,才会出来独立选择了成为女演员,如果嫁入粟田口家,对她来说只是转了一圈,实际上没有任何改变的人生。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没想过跟一期结婚!

粟田口一期是位好上司好老板,但不代表会是她所满意的伴侣。

“不要紧,至少还有一年以上的时间,妳可以慢慢调整心情。”

一期悠然的态度,似乎将她的意见当成了婚前忧郁,教她轻咬著唇不知该如何说明。

就算想说什么,也不是现在这个在顶楼餐厅众目睽睽之下。

轻叹口气,她吞下了尚未出口的话语。
她得努力想想,怎么跟这个霸道的男人好好谈谈才是。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