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mas Cookie–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hrismas Cookie

一期x紫

 

相關內容參考《毛衣,饼干,圣诞星》(蜻蛉切x女审神者)

 

 

每年的新年假期,花久遠紫幾乎都是在粟田口本家度過。

新年假期間,粟田口本宅也變得相當熱鬧,粟田口的孩子們會全部聚集在本家幾天,兄弟們好好聚一聚,嬉鬧一番。

在寬敞的客廳中,紫抱著一罐子的聖誕餅乾坐在三人座的大沙發上,她的身邊圍滿了粟田口家的男孩子們,她像是喂貓般一個一個給這些孩子們餵著聖誕餅乾。

「啊~嗯!」
從紫的手中咬下餅乾,包丁一臉滿足。
「好好吃喔!」

「我也要!」
不甘只有包丁,秋田也拉著她的裙子,委屈的樣子讓她從罐子裡再拿出一片餅乾,餵給了張著嘴等吃的秋田。

「我…我也………」
害羞的五虎退也小聲要求,自然一片餅乾也來到他的嘴邊,五虎退一臉欣喜地咬了下去。

這些可愛又好吃的聖誕餅乾,都是雪繪上次借用廚房時,一起做給她的禮物。
除了餅乾以外還替她與三日月做了份大餐,從雪繪纖瘦的外表完全看不出她如此擅長家事,廚藝也是滿分。

對需要保持身材的女明星來說,這些餅乾可能要吃上一年才行。
她與三日月一人吃了一塊後,剩下的餅乾就只能借花獻佛,全部送給粟田口的孩子們了。
反正這年紀的男孩子們吃這些點甜食,熱量也很快就消耗掉,稍微超標一點也不要緊。

「嗯,意外的還滿好吃的。」
她手中還剩下的半片餅乾,就被藥研從背後伸頭過來吃掉了。

「意外是什麼意思?」
藥研這令人哭笑不的感想,才真的教人意外。

「我以為紫小姐不善廚藝,這手工餅乾很好吃啊。」
吞下了口中的半片餅乾,藥研自己伸手在罐子裡面拿出一片繼續吃。
反正罐子裡面還有很多,足以餵食他們這些兄弟,藥研覺得自己多吃幾片應該也沒關係,而且他作為實習醫生可是很需要糖份的呢。

「我是不擅長,這些都是朋友送的。」
原來他們誤會這是她親手做的,這可真的是天大的誤會了。
她就是個最多只會泡麥片的女人,她那精心打造的廚房,第一次讓它派上用場的可是雪繪呢!
一回到家,那撲鼻而來的美食的誘人香味,可真是太罪惡了。

「手工餅乾的話,我也要吃!」
雙手枕在椅背上,亂笑瞇瞇地要求著。
「紫小姐餵我好嗎?」

「呃…又不是小孩子……」
跟包丁、秋田、五虎退不一樣,亂雖然女裝也是個成年的大男人,要親手餵他還是會讓人不好意思。

「當然是小孩子,我比紫小姐小喔。」
理直氣壯的胡說八道,惹得人又氣又笑的,最後她還是拿出一片餅乾,亂就這樣一口咬下,柔軟金髮彿過她的手,光滑亮麗地真是連女孩子都自嘆不如呢。

「嗯,還真的是滿美味的呢。」
嚼著餅乾,亂一臉驚訝。
「味覺白痴的藥研,偶爾也會講點正常的話。」

「喂,什麼叫味覺白痴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反正你什麼都吃得下去嘛。」
面對不悅的藥研,亂還是笑嘻嘻的。
「反正對你來說,吃飯就是讓肚子飽足用的,不夠的吃維他命就好了。」

「這是當然的吧。」
作為醫生的藥研雙手環胸,一點都不反駁亂的說法。

「你們真傻,會好吃當然是因為,這是美女手上的餅乾啊。」
突然竄入被包圍的人群中,信濃直接坐在紫的身邊,咬下她剛拿出的餅乾。
「美人手上的餅乾,好吃程度會變成雙倍呢!」

「嗯,有道理。」
手放在下巴上,藥研非常認同信濃這種毫無根據的論調。
「厚要不要也來一塊?」

「才、才不要!我是男人才不吃甜食!」
硬派主義的厚,堅決不要自己跟做出不夠男子氣概的事情。

「那麼,我要再來一塊。」

「藥研,這樣太狡猾了!」
看著一塊餅乾又從紫的手上被藥研咬去,信濃不依地哇哇叫。
「我也要。」

「你們……」
令人好氣又好笑的兄弟吵架,每次來到粟田口都會讓她重複理解,為什麼一期會這麼疼愛這些弟弟們,因為他們實在是太過可愛了。

「這樣的話我也要吃!」
爽朗的鯰尾彎下身,一口咬走她手上的餅乾,三兩下就捲到嘴裡,讓她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我也要一塊。」
雙胞胎的骨喰倒是沒有那麼有行動力,可是他就直挺挺地站著,沒有表情的俊臉上,讓她猜了好幾秒鐘,才理解骨喰的要求。

從罐子中拿出餅乾,紫伸出手往骨喰的方向舉出去,他才彎腰把餅乾給一口咬走,跟鯰尾一樣三兩下就捲到口中,豪邁的吃法跟他清秀冷淡的外表完全無法聯想在一起。

在紫被弟弟們給包圍的時候,他們的大哥一期就端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嘴唇動了動,最後還是什麼聲音都沒有發出。

紫被弟弟們給喜歡,是很讓他高興的事情,這樣就不用擔心他們不接受未來的大嫂了。
只是,太過於喜歡她,也是很讓人困擾。

作為大哥要讓著弟弟們,結果就變成自己毫無進入的空間,只能在一旁像外人般看著一切,讓一期很不是滋味。

見面的時間本來就很少,好不容易休假可以相處,卻又被弟弟們給瓜分去,讓一期氣悶在心中卻無法開口。

「我還要!」
啃完了手上的餅乾,坐在她身邊的秋田可愛地舉手發話。

吃得一臉都是餅乾屑的孩子,讓紫伸手替他拍去,低頭看著餅乾罐才發現,只剩下一片了。

全部的弟弟們都吃過,就獨獨這家的主人沒有品嚐過,怎麼想都好像不太對呢。

「對不起呢,這個是留給社長…不,一期的。」
護住懷中的罐子,她覺得要對滿臉期待,眼睛閃閃發光的秋田說出這些,實在是太過殘忍了。

「是一期哥的?」

「嗯。」

秋田馬上跳下椅子,跑去坐在一旁,一直都保持安靜的一期身邊,抓住他的手。
「一期哥,一起來吃餅乾!」

「好。」
撒嬌的正是時候的秋田,讓一期略為緊繃的表情緩和了不少。

其他弟弟們則是互看一眼,拉起滿臉抗拒的包丁,還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五虎退,把位置讓給了他們的大哥。

「我們去遊戲室玩。」
拉著弟弟們,鯰尾給了個很好的藉口。

「哎?我……」
包丁的不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亂給摀住嘴。

「走了走了。」
推著包丁,一群人速度及快,一瞬間就全部撤走,讓客廳只剩下兩人獨處了。

瞬間變得安靜的室內教她緊張,幸好自己的腳邊還躺著五頭小貓,毛茸茸的感觸讓她略為安心了些。

「那個……請用。」
把罐子從懷中遞出,來到一期伸手可及的位置。

「謝謝。」
話雖這麼說,一期卻動也不動,完全沒有伸手去拿的意思。

這個反應之前好像也遇到過,紫眨了眨眼才想起,先才骨喰也是如此。

只是其他人都比她小,要她喂餅乾還沒話說,一期社長是大男人,這樣做會害羞的應該是他吧………

不過現在四下無人,只剩下幾頭貓,似乎也不怕害羞了。

「……請用。」
從罐子中拿出最後一片餅乾,她舉到一期面前,看著他非常優雅地咬了一口。

沒有說半句話,一期就這樣就著她的手,吃完了整片餅乾。

「果然,美女親手喂的餅乾,會好吃許多呢。」
心滿意足的一期,笑容也溫和了許多。

「請別取笑我了!」
抱著空罐子,紫忍不住抗議。

這種話從一期社長的口中說出,破壞力可是比弟弟們還要強上太多了!

後記:

聖誕餅乾的去向(笑
手工餅乾放不久,必須趕快吃掉啊

澪雪 拜 3 Dec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