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mas Cookie– 综艺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hrismas Cookie

一期x紫

 

相关内容参考《毛衣,饼干,圣诞星》(蜻蛉切x女审神者)

 

 

每年的新年假期,花久远紫几乎都是在粟田口本家度过。

新年假期间,粟田口本宅也变得相当热闹,粟田口的孩子们会全部聚集在本家几天,兄弟们好好聚一聚,嬉闹一番。

在宽敞的客厅中,紫抱着一罐子的圣诞饼干坐在三人座的大沙发上,她的身边围满了粟田口家的男孩子们,她像是喂猫般一个一个给这些孩子们喂著圣诞饼干。

“啊~嗯!”
从紫的手中咬下饼干,包丁一脸满足。
“好好吃喔!”

“我也要!”
不甘只有包丁,秋田也拉着她的裙子,委屈的样子让她从罐子里再拿出一片饼干,喂给了张著嘴等吃的秋田。

“我…我也………”
害羞的五虎退也小声要求,自然一片饼干也来到他的嘴边,五虎退一脸欣喜地咬了下去。

这些可爱又好吃的圣诞饼干,都是雪绘上次借用厨房时,一起做给她的礼物。
除了饼干以外还替她与三日月做了份大餐,从雪绘纤瘦的外表完全看不出她如此擅长家事,厨艺也是满分。

对需要保持身材的女明星来说,这些饼干可能要吃上一年才行。
她与三日月一人吃了一块后,剩下的饼干就只能借花献佛,全部送给粟田口的孩子们了。
反正这年纪的男孩子们吃这些点甜食,热量也很快就消耗掉,稍微超标一点也不要紧。

“嗯,意外的还满好吃的。”
她手中还剩下的半片饼干,就被药研从背后伸头过来吃掉了。

“意外是什么意思?”
药研这令人哭笑不的感想,才真的教人意外。

“我以为紫小姐不善厨艺,这手工饼干很好吃啊。”
吞下了口中的半片饼干,药研自己伸手在罐子里面拿出一片继续吃。
反正罐子里面还有很多,足以喂食他们这些兄弟,药研觉得自己多吃几片应该也没关系,而且他作为实习医生可是很需要糖份的呢。

“我是不擅长,这些都是朋友送的。”
原来他们误会这是她亲手做的,这可真的是天大的误会了。
她就是个最多只会泡麦片的女人,她那精心打造的厨房,第一次让它派上用场的可是雪绘呢!
一回到家,那扑鼻而来的美食的诱人香味,可真是太罪恶了。

“手工饼干的话,我也要吃!”
双手枕在椅背上,乱笑瞇瞇地要求着。
“紫小姐喂我好吗?”

“呃…又不是小孩子……”
跟包丁、秋田、五虎退不一样,乱虽然女装也是个成年的大男人,要亲手喂他还是会让人不好意思。

“当然是小孩子,我比紫小姐小喔。”
理直气壮的胡说八道,惹得人又气又笑的,最后她还是拿出一片饼干,乱就这样一口咬下,柔软金发彿过她的手,光滑亮丽地真是连女孩子都自叹不如呢。

“嗯,还真的是满美味的呢。”
嚼著饼干,乱一脸惊讶。
“味觉白痴的药研,偶尔也会讲点正常的话。”

“喂,什么叫味觉白痴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反正你什么都吃得下去嘛。”
面对不悦的药研,乱还是笑嘻嘻的。
“反正对你来说,吃饭就是让肚子饱足用的,不够的吃维他命就好了。”

“这是当然的吧。”
作为医生的药研双手环胸,一点都不反驳乱的说法。

“你们真傻,会好吃当然是因为,这是美女手上的饼干啊。”
突然窜入被包围的人群中,信浓直接坐在紫的身边,咬下她刚拿出的饼干。
“美人手上的饼干,好吃程度会变成双倍呢!”

“嗯,有道理。”
手放在下巴上,药研非常认同信浓这种毫无根据的论调。
“厚要不要也来一块?”

“才、才不要!我是男人才不吃甜食!”
硬派主义的厚,坚决不要自己做出不够男子气概的事情。

“那么,我要再来一块。”

“药研,这样太狡猾了!”
看着一块饼干又从紫的手上被药研咬去,信浓不依地哇哇叫。
“我也要。”

“你们……”
令人好气又好笑的兄弟吵架,每次来到粟田口都会让她重复理解,为什么一期会这么疼爱这些弟弟们,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可爱了。

“这样的话我也要吃!”
爽朗的鲇尾弯下身,一口咬走她手上的饼干,三两下就卷到嘴里,让她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我也要一块。”
双胞胎的骨喰倒是没有那么有行动力,可是他就直挺挺地站着,没有表情的俊脸上,让她猜了好几秒钟,才理解骨喰的要求。

从罐子中拿出饼干,紫伸出手往骨喰的方向举出去,他才弯腰把饼干给一口咬走,跟鲇尾一样三两下就卷到口中,豪迈的吃法跟他清秀冷淡的外表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

在紫被弟弟们给包围的时候,他们的大哥一期就端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紫被弟弟们给喜欢,是很让他高兴的事情,这样就不用担心他们不接受未来的大嫂了。
只是,太过于喜欢她,也是很让人困扰。

作为大哥要让著弟弟们,结果就变成自己毫无进入的空间,只能在一旁像外人般看着一切,让一期很不是滋味。

见面的时间本来就很少,好不容易休假可以相处,却又被弟弟们给瓜分去,让一期气闷在心中却无法开口。

“我还要!”
啃完了手上的饼干,坐在她身边的秋田可爱地举手发话。

吃得一脸都是饼干屑的孩子,让紫伸手替他拍去,低头看着饼干罐才发现,只剩下一片了。

全部的弟弟们都吃过,就独独这家的主人没有品尝过,怎么想都好像不太对呢。

“对不起呢,这个是留给社长…不,一期的。”
护住怀中的罐子,她觉得要对满脸期待,眼睛闪闪发光的秋田说出这些,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是一期哥的?”

“嗯。”

秋田马上跳下椅子,跑去坐在一旁,一直都保持安静的一期身边,抓住他的手。
“一期哥,一起来吃饼干!”

“好。”
撒娇的正是时候的秋田,让一期略为紧绷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其他弟弟们则是互看一眼,拉起满脸抗拒的包丁,还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五虎退,把位置让给了他们的大哥。

“我们去游戏室玩。”
拉着弟弟们,鲇尾给了个很好的借口。

“哎?我……”
包丁的不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乱给摀住嘴。

“走了走了。”
推著包丁,一群人速度及快,一瞬间就全部撤走,让客厅只剩下两人独处了。

瞬间变得安静的室内教她紧张,幸好自己的脚边还躺着五头小猫,毛茸茸的感触让她略为安心了些。

“那个……请用。”
把罐子从怀中递出,来到一期伸手可及的位置。

“谢谢。”
话虽这么说,一期却动也不动,完全没有伸手去拿的意思。

这个反应之前好像也遇到过,紫眨了眨眼才想起,先才骨喰也是如此。

只是其他人都比她小,要她喂饼干还没话说,一期社长是大男人,这样做会害羞的应该是他吧………

不过现在四下无人,只剩下几头猫,似乎也不怕害羞了。

“……请用。”
从罐子中拿出最后一片饼干,她举到一期面前,看着他非常优雅地咬了一口。

没有说半句话,一期就这样就着她的手,吃完了整片饼干。

“果然,美女亲手喂的饼干,会好吃许多呢。”
心满意足的一期,笑容也温和了许多。

“请别取笑我了!”
抱着空罐子,紫忍不住抗议。

这种话从一期社长的口中说出,破坏力可是比弟弟们还要强上太多了!

后记:

圣诞饼干的去向(笑
手工饼干放不久,必须赶快吃掉啊

澪雪 拜 3 Dec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