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市,星辰,粉紅鑽(全員)

集市,星辰,粉紅鑽(全員)

綜藝paro聯動番外
嬸嬸戲份略多不喜勿入

結尾有甜餅

作者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穿著高防水台的miumiu瑪麗珍絲絨金扣鞋,剛從t台下來的雪繪扶了扶珠寶頭帶上的鴕鳥毛羽飾。她作為客串模特,剛剛為賓客們展示了身上全套義賣品。

前臺正在進行豪華的聖誕義賣時裝秀,後臺的熙攘程度觀眾們根本無法想像。

推著服裝車的工作人員四處奔走,活動統籌大聲召喚著準備出場的模特。找不到配飾的設計師脾氣暴躁的責駡助理,裁縫們持皮尺針線繞著模特給服裝做最後調整,穿著華麗衣裙和恨天高跟鞋的模特們摩肩接踵的在走廊裡奔走,還要小心不能刮蹭到彼此。

為了避讓抱著衣服橫衝直撞的實習生,雪繪重心不穩的向後仰倒,雙手畫圈拼命掙扎也不能保持平衡。

有力的手臂扶了一把她的肩,等她站穩就馬上鬆開。

“哎?大典太先生!好久不見。”回頭看到扶住自己的人,雪繪吃驚。

身材高挑的男人紺色長髮淩亂的束起,露出輪廓分明的瘦削臉頰和高高弓起的眉骨。這幅哥特感十足的陰鬱相貌有著古怪的性感,帶著近乎駭人的衝擊性。

面色一如既往蒼白的大典太默默點頭,瘦到骨節凸出的手指在唇上壓了壓,示意她安靜。

兩年不見他還是那麼頹喪啊…覺得有點好笑,雪繪學他比了個心照不宣的安靜手勢,拉著他閃進走廊旁的消防通道。

打量著男人身上筆挺的McQueen緞面骷髏暗紋西裝,雪繪才想起他好像也在客串模特的名單裡。

三日月宗近,數珠丸恒次,大典太光世這三人是目前日本最能拿得出手的男性超模。

不是高奢大秀,卻能將他們全部邀請來助陣,也是今年的慈善活動被拿來反復炒作的賣點。

“又在躲歌迷?”作為模特走紅,主業卻是搖滾歌手,歌迷中瘋狂粉絲可是相當多呢。

折著眉頭,大典太點頭,“兄弟把她們攔住了,叫我跑掉…”。這幅一般人看來是在生氣的兇惡表情,雪繪卻知道他大概是委屈了。她作雜誌模特時和他們兄弟合作出演過單曲mv。

生為萬眾矚目的巨星卻孤僻怕生,說是社恐也不為過了。大典太人生的一半時間在舞臺上接受眾人瞻仰,另一半時間卻花在躲避鏡頭和人群中。可以說相當荒謬了。

“從這裡下去,然後從東門那邊繞一圈就能溜回休息室了。”為他指明道路,雪繪目送陰沉的男人消失在樓梯轉角。

“嘛,大家都不容易啊。”取下頭上貴重的珠寶髮飾,雪繪小心翼翼捧著。這算是她戴過最昂貴的首飾,得趕緊還回去,不然可能會以新人女歌手攜貴重珠寶私奔登上頭條呢。之後就要準備集市攤位了。可惜沒機會旁觀拍賣,她好想再看一次紫小姐的粉鑽,買是買不起的,標走它的一定是個幸福的女人。

 

 

 

“抹茶小鳥餅乾三袋,謝謝惠顧。”把紮著彩帶的餅乾放進紙袋遞給鶯丸。穿著銀色亮片低腰群,長髮用發帶挽起,打扮成flappers的雪繪幹勁十足的接待下一位顧客。

大會場內密佈著十多家臨時小店,拉彩旗撐帳篷,看起來像嘉年華慶典,雪繪的小鋪也應景的搭成旋轉木馬樣子,紅白頂棚,彩燈圍繞,絲帶垂下一圈裱花薑餅木馬。

“唷,小雪繪。”並指在額頭上一點,穿白西裝的鶴丸笑嘻嘻的指著擺在盤裡的試吃餅乾,“這個鶴餅乾怎麼是粉色的啊?”

看到他就下意識覺得會被整蠱的雪繪左顧右盼,確定沒有偷拍攝影機,“染上紅色不是更像鶴了嗎?”

打了個響指比向她,“答的好,給我包兩袋!”鶴單手搭上身邊穿著帥氣絲絨黑西裝的光忠,“你要什麼?”

也是特邀模特之一的光忠配合義賣秀的golden age主題,穿著三十年代風絲絨西裝,蒙著黑色眼罩,看起來十足的黑色電影裡走出的孤膽紳士。

“請給我一排這種貓餅乾,顏色最深咖啡味那種。”酷帥俊男饒有興趣的繞著動物餅乾打轉。

“哈哈哈哈,是買給小伽羅嗎?黑黝黝的好像他啊~”看到小黑臉的貓咪餅乾,鶴笑的樂不可支。

已經賣掉一半了!生意好的出乎預料,興奮的點著收到的代金券,雪繪甚至生出萬一在藝能界混不下去不如開個點心店的想法。

將鶴與光忠的餅乾打包遞給他們,雪繪猶豫了一下,小聲的詢問,“光忠先生參加拍賣了嗎?請問有沒有看到紫小姐那枚粉鑽戒指賣給了誰?”

男人帶著麂皮黑手套的手捏緊了紙袋,“紫要捐掉那枚粉鑽?我只看到她捐出的拍品是珍珠耳環。”

“啊?是嗎?大概是我搞錯了吧…”雖然感到奇怪,雪繪也不敢多問了,聽到粉鑽的事,光忠先生的表情很微妙…

“…下一位~”擺出熱情微笑迎接客人,看到的卻是不太像會出現在這裡的男人,“髭切先生?”

總是掛著迷糊微笑的男人柔軟的臉頰難得頹喪垮下,金髮也無精打采的拖拉著,“…你還有沒有那種金黃色,軟乎乎,老鼠形狀的,帶彩紙尾巴的餅乾?”

呃?難得聽到這個忘性大的男人這麼詳細的描述自己做過的餅乾,雪繪感覺太陽要打西邊升起來了,“那種沒有在賣了,是專門做給寶寶吃的,怎麼了?寶寶不喜歡嗎?”

抓抓頭髮,穿著駝色高領衫和白西裝外套的男人一點沒有參加慶典的活力,髭切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完了,買不到那種餅乾,文乃真的會捐掉我所有的獅子藏品。”

假如是義賣的話肯定已經捐了吧,那種東西捐了真的有人買嗎?忍住一肚子腹誹,雪繪摸不著頭腦,“我不是送了一大桶給文乃小姐嗎?”還買什麼啊。

扁扁嘴,髭切攤手,“全吃了~”

“啊?”不可能吧,有五十多塊呢!這才幾天!就算文乃放棄身材,寶寶吃那麼多真的還好嗎?

“我吃的。”舔舔虎牙,髭切補充一句。

“也是呢…”為什麼她一點都不感到奇怪…

目送買不到寶寶餅乾自暴自棄買了一大堆別的點心企圖討太太原諒的男人,雪繪搖頭。

托髭切的福,餅乾提前銷售一空。掛上歇業的木牌,雪繪換回高跟鞋,拎起銀色流蘇小包,一路小跑奔向拍賣現場。接下來馬上就是聖誕雞尾酒會,她今晚可是歌仙先生的女伴,把他一人丟在酒會上就完蛋了。

懸掛著冰晶雪花的銀白秀場內坐席已經全部撤出,擺滿水果小食的長桌被安置好,輕快的爵士樂聲中侍者們穿梭在衣香鬢影交錯的客人間傳送酒水。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正和宗三相談甚歡的歌仙,雪繪背著手小心翼翼走到他身後,不知道該怎麼為把恩人獨個晾在宴會裡道歉。

“哎!雪繪你什麼時候來的?你怎麼不聲不響的站這裡啊?”察覺到宗三突然忍笑的表情,端著酒杯的歌仙一回頭就被穿著高跟鞋幾乎與他等高的弟子嚇了一跳。

尷尬的笑了笑,雪繪剛想解釋幾句就被歌仙拉著手走向還未撤下的t台,雪白的舞臺上支著話筒,下方擺著為秀場準備的三角鋼琴,“京極家送壓軸拍品的保全車遲到了,你去唱一下聖誕新單暖場,我給你伴奏。”作為主辦方邀請來的舞美指導,歌仙聽到這讓人頭大的事故後白眼恨不得翻到天上去。

啊?這麼突然嗎?一下子緊張起來,雪繪忍不住搓了搓有些滲汗的手,扶住話筒輕拍幾下試了試音,秀場內的賓客們馬上被音響的氣聲吸引了注意力,紛紛轉身看向舞臺。

穿著墨綠露背長裙的花久遠紫看到雪繪乾澀的表情,馬上反應過來這是即興表演,帶頭鼓掌捧場起來。會場裡不明所以的賓客以為這是壓軸秀之前安排好的表演,跟著鼓起掌,挽著髭切的文乃還活潑的喝彩一聲。

“她今天還有演出安排?”看到女伴花久遠紫一臉淡定,一期納悶起來,他是這次晚宴的資助人之一,怎麼不記得AWT旗下藝人還有演出。

站在兄長身邊的亂搖了搖埋在雪白皮草披肩裡的小臉,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這一出。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獻給心愛人相伴的今夜…”看到會場角落裡沉穩矗立,守衛大家安全的蜻蛉切,雪繪突然不緊張了,笑容忍不住溢出嘴角,去年聖誕夜雖然兵荒馬亂,卻是他們確立關係的日子…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There is just one thing I need
I don’t care about the presents
Underneath the Christmas tree
I don’t need to hang my stocking
There upon the fireplace
Santa Claus won’t make me happy
With a toy on Christmas day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Make my wish come true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You baby~”

不知不覺一年已經過去了,雖然今年她人生變動劇烈,不過收穫的最好禮物依然是他…

秀場閃爍變幻的水晶裝飾在眾人臉上投下夢幻的晶瑩光彩,他們之間或是摯友,或是勁敵,本以為此生無緣的人變得親密無間,相伴成長的人卻分道揚鑣,緣分就是那麼奇妙…

“…I won’t ask for much this Christmas
I won’t even wish for snow
I’m just gonna keep on waiting
Underneath the mistletoe
I won’t make a list and send it
To the North Pole for Saint Nick
I won’t even stay awake to
Hear those magic reindeer click
‘Cause I just want you here tonight
Holding on to me so tight
What more can I do
Baby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You…”

雖然偏愛邦樂樂器,身為作曲人的歌仙的鋼琴基本功也十分扎實,這首經典的聖誕歌曲經過他的妙手重編,被演繹的慵懶又深情。
一旦沾上樂器,歌仙就完全忘記所處環境,此時他除了琴師的身份什麼也不是,白皙修長的手指靈活的在黑白琴鍵上跳動著。

被他的專注感染,雪繪也全當自己是30s美國小酒吧的游吟歌手,沒有華麗的舞臺,沒有熙攘的觀眾,在寒冷的聖誕夜動情獨唱,傾訴著戀心…

“All the lights are shining
So brightly everywhere
And the sound of children’s
Laughter fills the air
And everyone is singing
I hear those sleigh bells ringing
Santa won’t you bring me the one I really need –
won’t you please bring my baby to me…

Oh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This is all I’m asking for
I just want to see my baby
Standing right outside my door
Oh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Make my wish come true
Baby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 baby…”

一曲終了,摯友或戀人們碰杯相慶,看不對眼的勁敵也放緩了心情,香檳木塞開啟的悶響和酒液注入的氣泡破裂聲讓他們暫時陷入舒適的情調中。

工作人員從後臺跑到歌仙身邊,小聲耳語了幾句,歌仙馬上對舞臺上的雪繪點點頭。

終於趕上了嗎?雪繪松了口氣,競拍主持上臺接替了她,“下面是本次義賣活動的壓軸拍品,由京極家捐贈…”

燈光轉暗,樂聲為之一變,豎琴空靈的音色流水般傾瀉而出,身穿紺紫色修身西裝的高挑男人漫步而出,他的身材修長到不可思議,從質料柔軟的長褲緊包的雙腿到絲綢披肩覆蓋的肩頸,連帶著白色手套的纖細雙手都透出柔和精美的氣息。

他的白皙的容顏精緻到陰柔的程度,卻因為強勢的氣場顯出寶相莊嚴感。假如說三日月是典雅神秘,大典太是陰鬱鋒銳,這個男人熏香般的靜謐氣質則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皈依,除了數珠丸恒次不會有別人。

男人垂下眼簾,鴉翼般的纖長睫毛微微翕動著,轉身向賓客們展示拍品,肩上的飄帶拂動,他漆黑的長髮上配著鑽飾冠冕,璀璨奪目的寶鑽在夜一般的發色襯托下晶瑩閃爍著,好像升起在黑暗海洋上的星辰碎片。

滿室的閃亮的金銀水晶裝飾瞬間暗淡下去,甚至女星名媛們耳畔頸間的珠寶都相形失色。

也只有這個男人的氣場能駕馭如此華貴的寶物,還能和它相映生輝。代言高端珠寶首飾就要請數珠丸恒次,這句業內箴言不假。

肯讓出這種貴重珍寶來為病童基金募集善款的京極家也真是氣派驚人,他們新一代的少主青江果然是傳聞中那種熱心公益的大善人。

稀世寶鑽妝點的桂冠馬上激起賓客們的競拍高潮,價格被瘋狂炒高,最後標出的價格高到讓人詫異。

拍賣官木槌落定,一期雙腿交疊坐定,露出滿意的笑容。

瞠目結舌看熱鬧的雪繪暗自點頭,社長還真是好勝心強呢。對他一擲千金的行為,身邊的女伴眼皮都沒眨一下,紫小姐果然是心臟堅強到足以匹配一期的女人。

晚宴結束後,婉拒了歌仙送她回家的邀請,雪繪開心的看到他在紡綢羽織圍著自己織的那條龍膽色圍巾,手藝沒被講求風雅的恩人嫌棄,實在是太好了。

“歌仙先生好像是除了你之外唯一肯穿我禮物的人呢,紫小姐和文乃不喜歡嗎?”套著毛茸茸的雪白栽絨外套,雪繪坐在副駕位置詢問著蜻蛉切。

按照慣例,聖誕夜的紫是要和今晚大勝而歸的一期社長一起渡過,蜻蛉切就乖乖落進她的口袋裡了。

不過男人今夜反常的沉默,好像被什麼事情困擾一樣,雪繪的問題重複了兩遍他也只是嗯嗯敷衍作答,根本沒聽進去。

重要的節日,寶貴的相處時光,蜻蛉切卻如此心不在焉,雪繪開始生起悶氣,盤算著等到家要好好的在床上教訓他。

 

 

 

打開公寓門,客廳裡聖誕樹的彩燈在夜色中閃爍,回想起蜻蛉切和她擠在小桌旁製作聖誕裝飾的溫馨畫面,雪繪心情又上揚起來。

按住他準備開燈的手,雪繪點起腳尖抱住男人的頸項,高跟鞋讓他們之間的身高差縮短,在黑暗中很容易找到他的厚唇,纏綿的親吻起來,“啊,有小甜餅的味道~你宴會間隙偷偷吃了點心吧~”

貼著戀人寬厚的身軀,雪繪咬著他的耳朵,單手摸索到蜻蛉切的領帶,向下拉扯著,“只有你一個有得吃真不公平,我也要開動聖誕大餐了…”

“等等…等…”擔心夠著他脖頸的少女站立不穩。蜻蛉切只得環住她,很快被她的熱情的攻勢搞的難以招架。再這麼下去他馬上就要在客廳地毯上被她就地正法了,可是還有重要的事沒做啊!

不顧雪繪反對,單手摸索到玄關的開關,蜻蛉切終於還是將燈打開了。

被光線照著,情調都沒了,雪繪氣鼓鼓的抱臂,“什麼嘛,蜻蛉切好冷淡。”

大男人漲紅了臉,嘴唇蠕動了幾下還是一句話說不出,乾脆單膝跪下,從被雪繪拽的淩亂的西裝外套裡取出紅色絲絨小盒打開。

“雪繪,你願意…願意嫁…”磕磕絆絆的求婚詞還沒講完,蜻蛉切就被不斷尖叫的戀人撲過來抱住了,“願意!願意!我當然願意!呀——”
激動到失去理智的少女當場栽進還半跪著的戀人懷裡,力道大的將這個壯漢都撲的搖晃。

跪在毛茸茸的地毯上,窩在蜻蛉切懷裡,雪繪興奮的伸出左手遞到他面前,“給我戴上,戴上!”

蜻蛉切笨拙的從盒子裡捉出那枚鑲嵌粉鑽的小巧戒指,捧著雪繪的手,臉紅的套在她的無名指上,“好…好了。”他今天一晚上都在緊張的事情,雪繪好像完全沒那種擔心啊…

把套著戒指的左手舉到眼前,雪繪不斷的小聲的驚歎著,“是紫小姐的粉鑽啊!你怎麼拿到的?”

抱著戀人,讓她以舒適的姿勢背靠自己坐在地毯上,蜻蛉切不想讓她看到自己已經漲到通紅的臉,“因為你說過很喜歡…我就去找紫小姐,請她賣給我了…”他不清楚這個東西究竟價值多少,但平時不怎麼花錢,存款還是有一些。雖然反復強調一定按照市價賣給他,他依然覺得紫可能壓低了價格讓給他了。

“蜻蛉切啊…你可把我變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說她沒有為今晚那頂鑽石桂冠目眩神迷過是假的,但是憑這枚小小的粉鑽,大概就沒什麼人的快樂能贏過她了。

捧住戀人剛毅的面龐,雪繪在聖誕彩燈的照耀下,傾心吻上去。

fin

Ps:綜藝paro的第二個耶誕節,繼文乃髭切後修成正果的嬸嬸和切叔,紫要加油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