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小舟,法拉利

單車,小舟,法拉利(加州清光x女審神者,大包平x紫,壓切長谷部x文乃)

綜藝paro聯動番外
友情向
嬸戲份略多,介意勿看
發生在白夜拍攝期間

作者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小心翼翼的敲敲敞開的門,雪繪捏著衣角站在製作人亂的辦公室門口,“您找我?”

從文件裡抬眼一瞥她,金髮束成偏馬尾的粟田口亂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可愛程度都不輸旗下女團成員,然而雪繪卻很懼怕他的雷霆手段,“進來,把門關上。”

完了完了,一定是要挨訓了,雪繪苦著臉把門關上,還自覺的把百葉窗合起,免得給外面的工作人員看到她被訓斥的倒楣樣子。

“我聽你經紀人說,你把約會相手的網綜給拒了?”將手中的檔一把拋到桌前,亂十指交握低著下巴,“怎麼,有了歌仙做靠山,覺得自己可以對工作挑三揀四了嗎?”

”沒,沒有!”惶急的擺手,雪繪覺得自己在製作人的瞪視下緊張的腿肚子都開始打顫,“我,我是女團的成員啊,不能接那種戀愛企劃的…”對象還是新選組男團的加州清光,被粉絲看到節目她一定會掉粉的啊!不像花久遠紫和文乃那樣是接工作自由度高的俳優,真不明白公司為什麼要為難她這種靠粉絲吃飯的小偶像。

翻了個白眼,亂總算明白她在瞎緊張什麼了,“你覺得,接了這種和男星假裝約會的企劃,會讓你掉粉?”她對自己粉群的定位有什麼誤解嗎?

《約會相手》是AWT線上流媒體今年自製的重要網路番組,讓共演合作過的藝人們進行一日約會,然後讓觀眾和評委對男方的表現進行打分,這在處理粉絲心情相當謹慎的日本綜藝界來看是大膽的企劃。

“不單是我會流失粉絲,還很可能得罪新選組男團的粉絲,到時候簡直修羅場…”她可不想被那群戰鬥力超強的男團粉絲們按在地上摩擦。

輕歎一口氣,亂擺擺手打斷緊張到語無倫次的雪繪,“首先,你是不是對自己賣粉紅的能力太過自信了?你出道這麼久傳過緋聞嗎?“

呆楞的搖搖頭,雪繪一直以為這是自己苦心維護形象的結果,怎麼亂反到是一臉同情。

“紫小姐那種倒是值得擔心,你瞎憂愁個什麼勁…”嘟囔了一句,亂清清嗓子,“其次,出道這兩年來,你的粉絲構成已經是女性更多了。”說到這個,亂難免得意自己的眼光,高挑身材加清爽個性,果然當初讓她走帥氣路線是對的。

“哈?”等等她錯過了什麼,這個資料是怎麼統計出來的?雪繪感覺自己一頭霧水,“所以您讓我參加這個番組的目的是?”

微微一笑,亂捏緊手掌”把新選組男團的女粉給我吸過來。”當然,更重要的是節目的播放量。

這對她來說也太難了吧!雪繪還企圖掙扎一下,“亂先生,我真的做不到…”

“行了就這麼定了,你出去吧,記得關門。”根本不再理會她,亂擺擺手示意她離開,繼續埋頭研究鳴狐給他的流媒體資料。

 

 

 

 

 

 

嘟著嘴提著便當盒站在和清光約好的車站旁,雪繪努力不去看身邊跟拍的工作人員。

因為美食挑戰時候輸掉幾十萬的事情,她對新選組男團可沒好印象,尤其是和泉守那傢伙幸災樂禍,讓雪繪想起來就氣的牙癢。這次約會相手的名單“花久遠紫vs大包平,城之內文乃vs長谷部,新島雪繪vs加州清光”在sns上公佈後,她一直緊張的觀察網上的輿論反應,之前聽說清光的粉絲給事務所寫抗議信,堅決抵制他參加這個企劃。

“嚇死了,以為會和花久遠紫,結果是雪繪就無所謂了。”“啊,相手是雪繪啊,那沒問題。”“雪繪可以,safe!”“虛驚一場。”

這些推特留言可真是讓她黑線萬丈,她該說些什麼好,感謝諸位清光粉絲對她的信任嗎?她看起來就那麼沒威脅性嗎?果然這個團不論是偶像還是粉絲,全員魔鬼啊。

趕鴨子上架的她根本沒有為約會打扮的心情,穿著燈籠袖的蕾絲上衣和七分牛仔褲,雪繪選了一雙休閒的平底板鞋,記得加州清光好像不是很高的樣子…節目MC好像是太鼓鐘貞宗和光忠先生。她這身打扮估計又會被小貞嫌棄土了吧。

“好土啊,雪繪醬。”演播室裡觀看直播的太鼓鐘捂臉吐槽著,他之前給她做的特訓怎麼一點用都沒有,又穿的這麼隨便來約會了。

光忠拍拍小貞的肩,“她記得選平底鞋這點就滿體貼的,還是個溫柔的孩子啊。”

加州清光的身影出現在大螢幕上,寬鬆黑紅格紋馬甲上綴著百合十字徽章,戴著可愛的報童帽的青年雙手插在口袋裡,看到雪繪就沖她搖搖手,菱形的金色耳釘在黑髮掩映下輕輕晃動。綻開微笑,清光活力十足的跑到少女面前,“久等啦,雪繪還有做便當嗎?好期待~”

打開單肩包拍了拍,示意她把便當塞進去給自己背。清光掃了一眼雪繪的打扮,“你能騎單車嗎?”

清光可愛自然的態度,讓雪繪不知怎麼的就無法像之前那樣保持對抗心態,“會的。”

“那我們一起騎單車行嗎?”

 

 

 

 

 

 

 

靠著紅色的法拉利,穿著龍紋刺繡棒球夾克的大包平將大捧的玫瑰扛在肩上,焦躁的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她遲到了吧!”根本沒管節目規則,大包平直接大聲和跟拍的工作人員抱怨著。

“女士打扮起來總要久點。”副導只好陪笑安撫,明明是這傢伙因為緊張來早了。

隨著高跟涼鞋在地面上清脆響起的步伐,背著水桶包的美麗女人款款走來,卡其色的裹身裙構勒出蜿蜒的身材曲線,纖細的金色耳線和細項鍊襯托著她頸部肌膚似雪。

纖指將蓬鬆的長卷髮別在耳後,花久遠紫微微低頭,“抱歉讓你久等了。”

第一次在戲外看到她如此摩登女郎的靚麗打扮,大包平愣了愣才反應過來這是已經共演了幾個月的同僚。莫名的緊張起來,“哦!沒…沒什麼,這個給你!”大包平掩飾一樣雙手將大捧玫瑰塞進紫的懷裡。

措手不及的被塞了一大捧花束,紫手忙腳亂的抱住,天啊,這麼大一束,該不會有100朵吧!

這麼一大束玫瑰在大包平手裡不過是看起來豪氣,到了紫懷裡就幾乎將她嬌小的身形整個淹沒掉,連視線都被遮蔽了。

大包平總算還記得體貼她,幫她打開車門引著她坐進副駕。被一堆花束擠壓的沒空間,紫只好將它放在後座,“謝謝你的花…”雖然約會送女孩子花是基本流程,一次收到這麼多還真是有點窒息…

“哈哈哈,你喜歡就好。”和打扮精緻的豔麗女人坐在跑車狹小的空間裡,即使是神經大條的大包平都有點緊張了,深吸一口氣,鼻端充盈著女士淡雅的香氛,大包平雙手抓緊方向盤,“坐好,我開車可有點野~”

“嗯…”演播室裡,小貞和光忠雙雙抱臂對視一眼,最後還是忍不出一起笑出聲,“噗哈哈哈,100朵紅玫瑰是什麼鬼啊!還有最後那句開車很野,好遜!這傢伙明明是美國人,怎麼一股昭和感。”小貞笑的眼角泛出眼淚。

握拳清清嗓子,光忠維持著紳士修養,儘量委婉的評論,“男士們送花時候要多細心一點,花束不要超過12朵為好,不然太顯眼會給約會物件帶來尷尬不便呢。”

在大包平發出了飆車預警後,他們就被東京的假日車流堵在高架橋上了,氣氛一時尷尬的不得了。打量著車內簡潔高檔的配置,花久遠紫好奇“是你的車嗎?”作為新人的收入就能負擔得起這種豪車?

“不是,為約會租的啦。”抓抓頭髮,大包平還是挺看重這次約會企劃的,總覺得要配得上花久遠紫的檔次,就不能在坐騎上掉價,免得讓女方沒面子。

“是不是…有點傻?”車窗前堵的一眼望不到頭的車流,大包平挫敗的捶了一把方向盤,他出門時鶯就嘲笑過一波他用力過猛了。

“嗯~不會啊。”調整了一下坐姿,紫側身靠在座位上,溫柔的緩解著男伴的心情,“說實話有點開心,你很重視這次約會的感覺。”

”是吧!”被美人誇獎,樂天的大男人一秒就擺脫了頹喪情緒,“鶯那傢伙懂什麼浪漫,我就知道自己的方案沒錯。”

摸著下巴,小貞點頭“傻是傻,但是直球系也有可愛之處嘛。”用力過頭總比雪繪那種一眼可知的敷衍要強啊。

“是挺可愛。”眯起眼盯著大螢幕,光忠輕扣膝蓋。

 

 

 

 

 

 

踩著單車在街巷間穿行,清光黑色的髮辮在肩上飄動,時不時招手示意雪繪跟上。“你能騎車太好了,假日要是坐地鐵或者開車就擠死了。”穿過高架橋下,清光揮手一指頭上堵的水泄不通的車流。

“嘩~”雪繪邊踩腳踏邊感歎,她覺得東京哪裡都比老家好,不過這個通勤可真是受不了。

放緩速度跟她並駕齊驅,清光壓低帽檐“我有次試鏡剛好遇上地鐵停運,簡直欲哭無淚啊,工作不用說告吹了,那之後覺得單車還是更可靠啊。”

“我也有!”聽到相同的遭遇,雪繪忍不住對地鐵運營同仇敵愾起來,“哪怕是停在車站也好,我下車跑也能跑到地點,偏偏卡在隧道裡是最煩人的。”

“哈哈,是我不好,難得休假還說煩心事。爬過那個坡就到了,我們比賽吧!”面對坡度陡峭的阪道,清光立起身體,加速蹬車。

比這個她可不會輸呢,忍不住綻開笑容,雪繪發力,在清光啊啊的驚叫中趕超上去。

 

 

 

 

 

 

千鳥之淵的皇居護城河上,幾千株吉野櫻和山櫻正盛放到荼靡,累累花朵贅的枝椏低拂河面,雲堆錦繞的香雪海中,遊人們的泛著幾葉小舟,和墜落的花瓣一起被粉色的漣漪推動著向花枝掩映的河流深處湧去。

把小船平穩劃到河正中,確認旁邊的攝影船能將他們整個收進鏡頭裡,長谷部放下船槳,叮囑著拿著手機左顧右盼拍攝櫻花的文乃,“不要伸太出去啊,小心掉進河裡。”

放下手機,文乃眯起眼打量為了約會企劃難得打扮了一番的男人,深紫色的休閒西裝外套袖子卷起到手肘,白色高領打底衫,灰色短髮理到耳後露出俐落的鬢角。頗為大膽的配色和他平日嚴謹樸素的喜好大相徑庭,果然是只要為了工作就能形象百變,就算是真的約會他也不一定會更認真了。

這傢伙,從一開始就沒看著自己。就算只是營業性質的虛假約會,她也按照他的喜好穿了連衣裙,髮飾耳飾都精心搭配一番。就算雜誌票選她為最想約會的對象,那個公子哥髭切也直白的誇她超可愛,但對長谷部來說,她還是那個毫無吸引力的,沒長大的後輩吧。

青梅竹馬難道就是這樣,無法扭轉印象,永遠沒法讓對方怦然心動嗎?一想起去年對他告白被乾脆拒絕的事情,文乃就挫敗的不行。

撇撇嘴角,文乃起了壞心眼,“我來划船吧。”刷的從座位上站起,小船馬上因重心改變晃了晃。

“小心點啊。”長谷部緊張的伸出雙臂,將站立不穩的女孩接了個滿懷。文乃真絲刺繡的連衣裙緊貼肌膚,長谷部握住她肩頭的雙手可以清晰感受到衣料下肌膚的柔和觸感。

將文乃扶正坐到自己身邊, 長谷部的的耳尖有點發紅,“那你劃左邊好了。”

儘管長谷部叮囑了幾遍用槳要領,文乃不是太用力就是頻率太快,小船總是在原地打轉。輕歎一口氣,長谷部從座位上起身,稍稍後退,示意文乃坐到中間來。

將兩支船槳都遞給她,長谷部從背後握住文乃的手,“我來教你。”

被男人從背後環抱一樣圈在懷中,隔著衣衫傳來的體溫讓文乃的心臟悸動起來,瞬間坐直身體,發頂摩擦到長谷部的下頜。

“專心。”輕拍了一下在自己懷裡動來動去的文乃,長谷部現在的心思都放在教學上了。

有靠譜的“船長”領航,小舟拖著平穩的尾流駛入花枝深處…

 

 

 

 

 

 

 

全神貫注的操縱搖杆降下爪鉤,終於將卡在洞口的玩偶推下去,“啊!拿到了!”開心的將貓咪布偶從洞口拽出來,雪繪把那只小黑貓舉到清光面前,“呐呐,這個可愛不?”

圈著剛剛夾上來的藍眼睛白貓咪,清光眯起眼,“可愛是超可愛的,不過總覺得這兩頭貓有哪裡看起來很眼熟。”手指戳了一下紅眼睛黑貓下巴上特意縫出來的痣。

自覺把夾出的玩偶塞進袋子裡自己拎著,清光哼著歌在遊戲中心尋找下一個目標。兩手空空跟在他身後,雪繪開始感覺不好意思了。本以為他在男團裡走小惡魔路線,個性肯定也是愛嬌難纏,但從約會開始清光都一直很體貼人,之前她…是不是對他們團偏見太大了呢?

矗立在轉角處的新機型吸走了她的視線,碩大的鑽石原石招貼畫讓雪繪的雙眼都放出光彩來,“這個,這個是真的鑽石嗎?城裡人都玩這麼刺激的抓娃娃機了嗎?”

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台號稱300日元一抓即可獲得鑽石景品的機器,清光搖搖食指“算了吧,才三分鑽,300一次不值得。”

“就玩一次試試?”抱著萬一抓中了就賺大發的佔便宜心理,雪繪星星眼雙手合十懇求著清光。

被她鴕鳥依人的請求,清光沒轍的歎氣,“那就,只捉一次哦。”

看著大螢幕上投入的金額節節升高,而剛剛保證只玩一次的雪繪明顯泥足深陷,太鼓鐘貞宗連連搖頭,“還好只是抓娃娃不是賭馬,按照雪繪醬這個貪便宜不認輸的心理弱點,她可能會輸到去借高利貸呢。”

“清光倒是值得加分,沒有為些小錢進一步指責女伴,蠻有器量的。”光忠指著大螢幕點評,那微笑的神態總讓人覺得他意有所指,“男士們記得,事情發生前制止,已經發生後想辦法挽回就好,這時候指責伴侶只會引發矛盾。”

扶額看著雪繪將手裡的全部硬幣都投入機器依然一無所得,清光拍了拍沮喪的將額頭貼在機器上的女孩。

“這機器好黑心!根本就沒可能抓到啊,擋板太高了。”損失了三千日元進去,雪繪欲哭無淚,“走吧…要是一開始就聽你的就好了…”

“等等。”單手攔住雪繪,清光抱臂揚起下巴,“要走一開始就走,讓它吞了你那麼多錢再走可不行,現在就要它吐出來。”

還要再賭嗎?雪繪已經輸怕了,“可我沒錢了啊…”怎麼她走黴運到約會企劃也會虧錢。

掏出一枚硬幣塞進機器,清光掰著自己塗著精緻指甲油的手指,“就交給我吧。”

推動搖杆夾起一枚裝著鑽石的盒子,顫顫巍巍的移動到出口上方,不出雪繪意料,那盒子和之前幾次一樣被擋板卡在週邊。

清光似乎氣定神閑,沒有被失敗阻撓,想也沒想又投入一枚硬幣,故技重施,眼看盒子又要被擋板攔住,雪繪忍不住屏息。果然,景品掉在了之前那個盒子旁邊。

抓出硬幣就要再一次塞進機器,雪繪忍不住拉住清光的袖子,“別了,這樣只是浪費錢。”她一個人輸光就算了,連累清光也陷進去就罪過大了。好好的約會企劃到這裡就成了賭博毀一生教育片,這段鏡頭還可能因為太衰變成廢片呢。

將硬幣在手指間翻轉了一下,清光還是笑眯眯的把它投入機器。頻繁的推動搖杆連擊按鈕,清光甩動鉤子將景品巧妙的拋出摞在之前兩個盒子上方。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把最後一枚硬幣塞進雪繪掌心,清光彎下腰手臂一揮,比了一個請的姿勢。

“啊…”因為摞在下面的兩個盒子,第三個盒子剛剛好超出擋板,這下簡直輕而易舉了!雪繪激動的輕推搖杆,鉤子一甩就將盒子碰下了洞口。

“Killing shot~”吐了吐舌頭,清光開心的從出口取出那個花了他們近四千元的鑽飾。

拆開盒子,裡面是一根做成飛鳥樣式的手鏈,廣告上大肆宣傳的真鑽被鑲嵌在鳥眼上,小到幾乎看不到。

“嘛,畢竟是三分鑽,也就這樣了。”清光拎起鏈子遞給雪繪,“不過樣子還蠻可愛的~”

意識到清光要把手鏈送給她,雪繪急忙擺手,“不行的,這是你夾到的啊。”

“哈?”高挑起眉毛,清光失笑的抓過雪繪的手,“明明是你自己的努力成果,最後一擊很漂亮呢。這可是花了大錢的哦,要多戴它才不會吃虧。”

被清光抓住手腕系上鏈子,看著他低頭專注時忽閃的長睫,雪繪的臉紅起來。

光忠和小貞動作一致的用手支著下巴呆看螢幕,“有點厲害啊清光…能讓遲鈍的雪繪都臉紅,真不愧是新選組團最名副其實的偶像呢。”

 

 

 

 

 

 

 

 

 

望著整面玻璃風帆頗具後現代設計風格的社區中心場館,花久遠紫有點摸不到頭腦,細跟涼鞋噠噠踩在場館內光滑的地面上,來往穿著運動衫搭著毛巾的男男女女好奇的盯著花久遠紫那身格格不入的精緻打扮,

被看到尷尬,紫加快步伐追上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的男人,“來這裡…是要做什麼呢?”

“哦,就看你喜歡幹啥唄。這邊是攀岩,那邊是室內網球,他們這兒還有挺棒的泳池…”雙臂張開向女伴展示著多功能的場館,大包平得意於自己的機智。這麼多選擇,她總有個喜歡的吧。

啊?所以大包平那身tee恤棒球衫的打扮,不只是他喜歡運動風,而是他今天真的要運動嗎?

可是,再看看自己大裙擺的裹身裙,細高跟涼鞋,特意燙卷的蓬鬆長髮,她的打扮可不是來做這做事情的啊!

搖搖頭,雖然不想讓男伴難堪,紫也不得不拒絕,“我沒有帶運動衫,這些都沒法做呢。”

抓抓頭髮,大包平上下打量了一番花久遠紫,才發覺自己萬無一失的計畫還是有點考慮不周,握拳敲了一下掌心,“那,那去打保齡球吧,地下一層有球館哦!他們還有租鞋服務。”

伸出戴著金色組戒擦著閃亮甲油的纖細手指,花久遠紫為難,“我還有珠寶代言在身…”摳著保齡球甩出去那種運動,很可能傷到手指的。

這下大包平也傻眼了。花久遠紫這個精緻美麗的女人,從頭到腳,每一根頭髮絲,都有著不可估量的商業價值,堪比寺廟裡的佛祖金身,損傷不得。

“太自以為是了啊。”剛剛從細心體貼的清光那邊轉過鏡頭,太鼓鐘一時為這巨大的反差拍案了。

點點頭,光忠輕歎,“之前不允許雙方商量約會內容,就是要考驗男方臨場發揮,從女伴的穿著愛好入手決定今日的約會內容。大包平疏忽了最基本的,之後再怎麼努力都是南轅北轍。”

什麼也玩不了,花久遠紫只好翹著腳坐在網球場邊,看大包平獨個KO掉幾個挑戰他的年輕人,才來日本沒幾年,他融入的相當好了。美國人經常抱怨日本人太過內斂冷漠難以相處,這問題在大包平身上似乎不存在,他就像一團火自顧自燃燒著,吸引著身邊的人。不管多尷尬的處境,只要進入狀態馬上就全神貫注呢。

嗯,這樣揮灑汗水才是青春嗎…他還真是使不完的熱血。轉頭看著走廊另一側玻璃幕牆分隔的練舞室,幾對青年男女在老師的帶領下手牽手跳著salsa。

她好像就沒有過這種青春,從小作為完美豪門小姐被培養起來,她學的是芭蕾,鋼琴…

獨舞獨奏,向著一眼望得到頭的人生前進。這就是她為什麼要擺脫那一切,在人類短暫的生命中,唯有作為俳優才可以體驗千萬種不同的人生。

長椅一震,高大的男人在紫身邊坐下,運動了一輪,大包平充血發紅的肌肉向外輻射著熱力,強烈的存在感讓紫無法繼續沉浸于自己的思緒。抓著毛巾將發梢上的汗珠擦抹乾淨,大包平扯了兩下嘴角,吞吞吐吐,“抱歉了…是我沒考慮好,都只顧自己。把你晾在一邊…”

“沒啦。”搖搖頭,紫側身對他微笑,長發落在膝上,“是我太無聊吧,和比自己年齡大的女人約會,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讓你掃興了…”假如是文乃和雪繪那種年輕活潑的女孩,也許更能跟上他的步伐。

“才…才不是!”漲紅了臉,大包平挫敗極了,明明是他的錯,卻讓女伴自責。猛捶了一下大腿,“你在看他們跳舞嗎?要,要去跳一下嗎?”

仿佛是跟他作對,話音剛落,對面的舞蹈室內老師就揮揮手示意課程結束,學員們交談著從活動室內魚貫而出。

輕輕拍著大包平的肩,紫試圖安慰頹喪的大男人,”不了,我穿著高跟鞋也沒法跳舞,唯一能活動的大概就是動動指尖敲敲鍵盤吧…”這邊的素材大概也就只能取這麼多,紫考慮乾脆讓大包平帶自己去吃午餐,直接進入下一個環節。

“那就敲鍵盤!”唰的站起身,大包平一臉執著。

大步走到舞蹈室門口,大包平攔住負責人,連比帶劃的跟她交涉起來。不一會兒就興沖沖的跑回來,大手伸出遞給紫,把她從座椅上牽起來,“她說離下一堂課還有半小時,可以讓給我們用。”

等紫反應過來,兩人就坐在練舞室內伴奏用的三角鋼琴前。

“你想彈什麼?”終於做到了女伴今天第一個指示,大包平得意的拍拍鋼琴。

“噗~”所以他真的以為她說的敲敲鍵盤是指的想彈鋼琴嗎?紫指尖捂住嘴唇,忍俊不禁。“那就…踩到貓兒?”

折起眉頭,大包平從沒聽過這首曲名,”是日本的曲子嗎?”

“不是的啊…”不知道大包平的水準如何,她特意點了這首初學者的黑鍵練習曲,他還是沒彈過嗎?

纖指落在鍵盤上彈了個前奏,紫看到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不就是跳蚤圓舞曲嘛!原來在日本叫踩到貓兒嗎?這名字真奇怪。”

大包平骨節舒展的大手插進紫的雙手之間,接過所有黑鍵的演奏,紫只用在一旁適時敲敲白鍵就行。

明明是第一次合奏,兩人卻莫名合拍,大約是白夜對手戲培養的默契。紫察覺外表直率粗放的大包平彈奏水準不簡單,於是有意加快動作刁難他,曲聲從輕鬆活潑越奏越快,兩個人在琴鍵上你追我趕,正是一對被踩了尾的貓兒,或是火爐上的跳蚤。

彈到最後兩人手指撞到一起,笑做一團。

被紫這麼一鬧,大包平暫時忘記在美人面前的拘謹,攬住她的肩膀輕拍一下。大手按住鍵盤行雲流水的演奏起來,紫越聽越驚訝,不是什麼幼兒笑鬧的練習曲,這不是蕭邦的Heroic嗎?

大包平信步閒庭的在琴鍵上游走雙手,甚至不用讀譜,可見嫺熟。假如現在身邊坐的是一期那種貴公子,她就一點不驚訝了,可這個讓鋼琴發出華貴豪壯音色的是那個一根筋的熱血青年大包平啊。

等到他遒勁的雙手在琴鍵上敲出最後一個華麗的跳音,紫已經不知該說什麼好,不由自主的鼓起掌來。

他還是能討她歡心的嘛,大包平得意的抱臂。

“…你怎麼會進修鋼琴的?”紫自己的水準就不差,自然聽得出他的手法不經專業訓練磨礪沒可能達到。

“我想做歌手啊,不是一直跟你們這麼說的嘛。”他們以為他的音樂夢想是開玩笑的嗎?

這還真是嚇到他們了,演播室裡,小貞和光忠忍不住發出了鶴丸的名言。那個大包平居然是鋼琴王子,這話說出去根本會笑掉認識他的人的大牙。

“…這樣那樣,因為老師說我的手大而有力,先天條件好,所以就一直學下去了,直到回到日本…”大包平漫不經心的跟紫解釋著自己的音樂歷程。

托著腮,花久遠紫搖頭,這說不定是一個被歌手夢想耽誤的鋼琴家呢。不過仔細想來也不奇怪,他畢竟是那個藝術氣息濃厚的大導鶯丸的摯友,就算外表喜好看來差異再大,內心也必有相通之處。

何況她不也是放著大小姐不做,偏偏要來當這種不體面的女藝人嗎?看著大包平熱血的講述著自己的搖滾巨星夢,紫微笑起來,這麼講她也有和他一樣的青春呢。

 

 

 

 

 

 

捧著便當盒子默默啃飯團,雪繪暗自打量著身邊眯著眼享用燉菜的清光。他好精心的打扮過啊,妝容到服飾,好像給自己細心舔過一遍毛的可愛黑貓,渾身都散發著閃亮亮的光彩。

相比起來自己的敷衍就顯得很失禮, 因為賭氣就做出這麼不專業的事情,雪繪開始愧疚起來,清光這樣可愛的男孩,值得女伴用上十分的心意。

“這個玉子燒真好吃!”吃到了最喜歡的小菜,清光忍不住開心的捂住嘴,“最後一個也給我吃行嗎?”

看著他忽閃的貓眼,雪繪把整個便當塞進他手中,“全都給你。”

“太好了,好久沒吃到手作便當,托了雪繪的福呢。”清光這副幸福的樣子,讓雪繪愧疚。

“對不起,其實,我是為了省錢才帶便當來的…”之前美食大挑戰,和泉守理直氣壯的笑她,說什麼既然是前輩請客也是應該的。她明明只比那傢伙大幾個月。這次約會擔心和她同齡的清光也要去什麼貴價的餐廳AA,她就乾脆帶了便當。

“啊~”愣了愣,清光突然噗嗤笑出聲,“哈哈哈哈,你以為我要你請客吃飯嗎?我看起來那麼遜咧?”

“沒…因為清光和我同齡嘛…”看雪繪吞吞吐吐的樣子,也明白他們團因和泉守風評受害了。隊友們還真是毫無偶像自覺呢,清光吞下在節目上吐槽同伴的欲望,鄭重道“不管幾歲,男人就該請客的。今天承蒙你款待,下次請一定讓我請回來,選你喜歡的餐廳!”

假如和他這樣可愛的人吃飯,她倒是不介意一直請客呢,雪繪重重點頭。

 

 

 

 

 

 

低拂水面的花枝簾幕一樣將小舟包覆起來,櫻與水的小空間裡,身邊穿著雪緞櫻花刺繡裙子的女孩也像花的精魂,長谷部突然緊張起來,“劃出去吧,對面的攝影船拍不到我們了。”

他果然心裡全是工作啊。文乃暗歎,取下長谷部的眼鏡塞進他外套口袋裡拍了拍,“就一會兒,放鬆點,我們看看花吧…”

雙手抱膝,文乃閉上眼,體味著空氣中淡淡散逸的甜美花香。

修長的手指卷起一縷她垂在耳畔的髮絲,長谷部幫她將碎發別到耳後,指尖觸到少女飽滿的耳珠,他縮回手。

工作壓力這麼大還應付的過來嗎?和外行人合作很累吧?對髭切那些纏人的行為是怎麼看的?那麼用力幫他,全是因為工作嗎?你的心意…還和之前一樣嗎?

長谷部有很多問題想問,但在這花與水的小小時空裡,他不想打擾她短暫的休憩,也不想浪費和她在一起的每一秒,就讓他們靜靜地相處,這一刻永遠不會再來…

fin

約會節目的小片段,雪繪沒吸到清光的粉反而要背他吸成粉絲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