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永夜譚 番外7 愛と復讐

吉原永夜譚 番外7 愛と復讐

 

 











意識從黑暗深處緩緩浮起,頭與脖子都還隱隱作痛,深雪太夫緩緩睜開了眼,空洞茫然地看著毫無印象的天花板。

不是熟悉的吉原見世,破敗的牆壁與地板,空氣中瀰漫著陰暗的霉味,加上仍舊暈眩的腦袋,讓深雪覺得自己應該是在做夢,夢到了她八歲前所生長的家。

「醒了啊。」
熟悉的男人聲音,瞬間把她的意識拉回現實,深雪太夫顧不得還有點沈重的身體猛然坐起身。

「日本號…大人……」
盤腿坐在房門口,手上還拿著一大壺酒,逆光的男人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緊張地左右環顧這不熟悉的環境,她的聲音充滿著止不住的恐懼與顫抖。

她已經完全想起來,醒來之前的事情了。

和平常一樣,她自告奮勇地要替姊姊花久太夫跑腿。
雖然她的身份已經不同,是獨當一面的花魁太夫,可是對深雪來說,她永遠當自己是花久太夫的妹妹,不管任何事情她都想要像是新造時代一樣,身體力行地替姊姊效勞。

將帶著薰香氣息的信紙折好,花久太夫將信件交給了她,讓深雪太夫替她送信給老客人。
與客人書信往來也是太夫的日常工作之一,新造時代的深雪就經常替姊姊太夫送信給客人,今天也不例外。

如果是出門採買或是上課,深雪的身邊總會有著花久太夫的保鏢蜻蛉切跟著,獨獨替花久太夫送信時是獨自一人。
女人與男人一起出門送信,這畫面太過招搖,深雪也很自覺地不能讓姊姊名聲染上污點,總是一個人送信。

從她們的吉原見世,位於京町一丁目的數一數二的大見世千夜樓,要前往羅生門河岸有一點距離。
姊姊大人要送信的客人日本號大人,就是在那地方工作。

這位大人是深雪還是禿的時候就認識,據說是姊姊大人來到千夜樓之前的老客人,雖然外表十分高大粗曠,說話也充滿市井氣息,但爽朗的性格是懼怕男人的深雪,難得不感到緊張害怕的對象。

在羅生門河岸附近的雜用所,深雪太夫很快就找到了日本號。

「小深雪,妳一個人來?」
接過深雪遞過來的信件,日本號看了一下她的背後。
「羅生門河岸這邊比較危險,妳一個標緻女人,在這裡走動很危險啊。」

「謝謝關心,只是今天是替姊姊大人送信,不好讓請蜻蛉切一起。」

「這樣啊。」
打開了折好的信紙,粗眉毛一凝地吐了口氣。
「進來吧,我寫個回信。」

「是。」
跟著日本號的腳步踏入了雜用所,深雪才剛轉過身在門口坐下,脖子上的疼痛教她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地暈了過去。

她昏過去之前還是申時不到,現在這個光線,怎麼看都是大白天,她到底睡去了多久?

抓著自己衣服,深雪猛然起身,卻因為襲上的暈眩又跌坐了下去。

「別這麼急,藥效還沒退呢。」
看著深雪的樣子,日本號饒富趣味地揚起嘴角起身,把身邊的衣服拋過去給她。
「換上吧,我需要妳身上的那些衣服。」

看著拋過來的衣服,那些與她身上高價的游女衣服不同,是一般市民所穿的木棉小紋。

「要…我的衣服…做什麼?」
深雪現在很理解,自己是被日本號給綁架了。

只是她無法理解,日本號綁架她的理由。

雖然她知道,日本號並不是做什麼正經工作的人,除了吉原內一些零工,身手了得的男人也會做一些黑的工作,俗稱黑道的傢伙。
只是在吉原中,綁架游女可是大問題,誰都不會想要惹事上身,更何況日本號是姊姊花久太夫的老客人,更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當然是…找個跟妳一樣身形的女人,扔到御歯黒去。」

說白一點,就是找個替死鬼,假裝她已經死了,深雪一聽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等等,為什麼是我?」
這種假裝自殺後逃離吉原的手段,在游女之中流傳了很久,但並不是簡單的事情。

首先必須要先逃離吉原,其次要找得到願意幫手的人,最重要的是要買一條命,這些都不是簡單的事情!

光是逃離吉原這個行為,就已經是困難至極。
僅僅只有一個大門作為出入口,四邊被御歯黒溝的大水溝圍繞著的吉原,女性要離開吉原需要接受檢查,就算有男人幫忙,也很少有游女逃離成功。

而且,如果要逃離吉原,日本號也沒道理選她,怎麼說都應該是姊姊大人才對吧!

「我會帶妳出來,當然只有一個原因吧。」

「是…姊姊大人…」
瞪大了眼的深雪,柔軟紅唇也不住顫抖了起來。
「不、不行!我、我要回去!不能讓姊姊大人一個人……」
平素有著吉原才女之稱的深雪太夫,現在也顧不得什麼形象,管不了衣服會弄髒,站不起來的女人在粗糙的草蓆上跪爬前進。

「開什麼玩笑!好不容易才把妳弄出來,現在要回去?」
一把抓起深雪的衣領,日本號把她推回剛才的破床上。

「姊、姊姊大人…一個人會危險啊!」

「再危險也沒有妳糟糕吧。」
日本號抓抓頭,搞不懂突然無法控制情緒的女人。
「先擔心一下妳自己吧,都快被奉行搞死了,還有心情擔心其他的?」

說到那個令人懼怕的男人,深雪經不住地收縮了淺色的眼眸,彷彿回憶起惡夢的模樣,讓日本號看得皺眉。

到底是怎麼樣的行為,可以把一個年華少女搞得如此心生恐懼,就連長期在黑道中打混的日本號都無法想像。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放著姊姊大人一個人……」
比起籠罩於自己的恐怖,深雪太夫仍舊選擇了花久,那個將她從無限絕望中拯救出來的女人。

「放心吧,花久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

「不,姊姊大人根本不知道……她根本不明白……」
深雪用力搖頭,伸手抓住日本號的衣襟。
「求求你,日本號大人,請讓我回吉原去!」

「就算妳想回去,也已經太遲了。」
讓深雪抓著他的衣服,日本號搖搖頭。
「已經過了一個晚上,妳已經確定是逃亡游女,現在讓妳回去只有生不如死的懲罰等著。」

「一個晚上?」
鬆開自己的手,深雪跌坐在地板上。
「那…那…姊姊大人…她……」

「放心啦,花久不會有事。也沒有證據說是她幫助妳逃走,就算真的有什麼,對她來說也是剛好,可以卸下太夫的地位……」

「不!不是這麼簡單!」
深雪的叫喊讓日本號怔住,沒想到這個纖細的女人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奉行……奉行大人會…抓住姊姊大人的……」

「怎麼可……」
日本號話還沒說完,他就緊戒地回到門口,抓起安放在門內的長槍。
「躲起來。」

日本號緊張的聲音,讓深雪抓起他先才拋過來的衣服,慌張地蓋住頭。

沒想到追兵這麼快就趕來,日本號握緊長槍,在門後擺出備戰模式。

到底是怎麼走漏了風聲,被人知道了他的所在地。

「日本號,你在吧!」
人未到聲先到,蜻蛉切的聲音讓日本號吁了口氣。

「是蜻蛉切啊。」

他才剛打開門,那個跟他一樣高大的男人,就衝上來揪住了他的衣襟。
「日本號,你搞什麼!為什麼把深雪太夫給帶出來!」

「怎麼你們一個兩個都這樣…」
面對氣急敗壞的友人,日本號只是聳聳肩。
「這種事還用問嗎?」

他日本號又不是吃飽太閒,會冒著生命危險幹這種事,當然是花久的請求。

日本號看得出來,花久是經過多大的掙扎,才來拜託他這件事。
如果說到錢,花久太夫賺得可是吉原第一,即使如此她也無法替自己…還有替妹妹深雪太夫贖身。

花久太夫不只是渡夜資,連贖身費都是吉原第一,一萬兩的價碼根本誰都出不起,她只能被困在吉原直到青春年華老去。
只是日本號萬萬沒有想到,花久居然是拜託他將深雪帶走,而不是她本人想要離開吉原。

「出事了啊!」
抓著日本號的衣服,蜻蛉切咬牙切齒。
「主人…太夫她被奉行給帶走了!」

「什麼!?」
完全超過預料的發展,讓日本號也怔住了。

奉行所可是江戶的行政機關,負責審問用刑的地方,有著同心跟武士巡迴守護,戒備森嚴根本就是殺無赦,不是他們這些黑道可以插手之處。

只不過區區一個游女的逃亡,奉行居然會小題大作地將太夫給逮了,實在是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最重要的是,奉行這樣等於是綁架太夫,實際上做的事情跟日本號無異,只是在於他是個官老爺,就算大家都知道這樣不行,也沒人真的敢跟奉行面對面挑釁。

「……果然如此呢…」
相較於不知所措的男人們,深雪太夫倒是一臉冷靜,一點都不對這個狀況有任何訝異。

甚至該說,她早就知道會變得如此了。

從她成為花久太夫的禿,侍奉姊姊開始,她就隱約地感覺到南町奉行大人對姊姊不一般的獨占。
這份預感,在她與姊姊一起侍奉奉行時得到了印證。

奉行不允許她的贖身,要求她們姊妹一起侍奉,這一切並不是如外傳的過度寵愛,而是捏著她的脖子讓姊姊乖乖就範。

在她已經逃離了吉原的現在,失去了花久太夫唯一的把柄的奉行,還想要獨占她只剩下唯一的方法,就是將太夫給囚禁起來,哪怕這違反吉原的規矩,對身為江戶土皇帝般的南町奉行,又有什麼不敢的呢?

那個男人,除了殺死姊姊大人以外的事情,什麼都做得出來吧。
抓緊自己的衣服,深雪的眼已經從先才的慌亂趨於冷靜。

「蜻蛉切,幫我。」
不需要任何考慮,深雪抬頭看著那個一直在她身邊的男人。
「我要從奉行手上救出姊姊大人。」

也許這就是機緣吧。
如果還在吉原之中,她對於降臨在自己身上的命運,只有默默承受的份。
也許就會像姊姊所說的,總有一天會死在奉行手上,只有離開吉原,是唯一讓她活下去的方法。

但是……要她放開那雙在黑暗中握住了她的溫暖纖手,深雪就算死也做不到。
放著姊姊不管,自己一個人奔向自由得到幸福,深雪做不到這樣的事情!

不管要犧牲什麼,花費多少時間,她都一定要從奉行手上將姊姊給救出來!

「說什麼傻話……」
好不容易跳出火窟又要自己跳回去,日本號一臉不可置信。

「…………我明白了。」
深雪太夫堅定不可動搖的意志,她已經不再是昔日蜻蛉切庇護在背後的小女孩了。與跟花久太夫一樣,眼前的深雪太夫是靠自己的意志決定一切,成長為大人的女人了。

「你們這兩個傻子……」
看了看兩個已經做好決定的傻瓜,日本號抓起腰上的酒壺,昂頭灌了一口。
「如果是要救花久,那也算我一份吧。」

「日本號大人……可是…這樣…太危險了。」
要與支配著江戶的南町奉行為敵,怎麼想都太傻了。
要傻,她跟蜻蛉切兩人就夠了。
「我們不一定能夠支付讓你滿意的報酬……」

「別說,男人救落難的女人,這是當然的。」
日本號伸手拍拍深雪單薄的肩膀。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別客氣的說吧。」

「是……」

後記:

這段是永夜篇跟寂夜篇都共通的路線
為了方便就放在永夜篇了

澪雪 拜 15 Dec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