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煙,槍火,辣仙貝(大典太光世x女審神者,壓切長谷部x紫,文乃)

香煙,槍火,辣仙貝(大典太光世x女審神者,壓切長谷部x紫,文乃)

綜藝paro聯動番外
友情向,短小
嬸戲份略多,介意勿看
發生在綜藝正傳兩年前,紫受襲複出後的第一部劇拍攝期間

 

作者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勾啪的子彈撞擊聲擊中車窗玻璃,女警部馬上將副駕駛的學者偵探按在身下。

“可惡,想滅口,膽大包天!”套裝制服下豐滿的胸部壓在偵探戴著眼鏡的俊臉上,性格火爆的女警從短裙下的槍套裡拔出伯萊塔92FS手槍,黑絲包裹的長腿曲膝頂住偵探的胸口,“你不要動,他們的目標是你!”

隔著車窗砰砰和襲擊者對射,車窗不堪重負的崩裂,玻璃碎片濺了穿著高級呢面料西裝的學者偵探滿身,大手推拒著幾乎將自己壓到窒息的胸乳,偵探掙扎著蜷縮到座位下,“換位置!我來開車,得沖出去,不然打完子彈死路一條。”

射完八發子彈,女警部也矮下身,從另一側大腿上拔出彈夾換上,喘息了一瞬,不得不贊同不對盤的搭檔。

兩人在狹小空間裡身體緊貼的移動位置,車身不斷因子彈擊中而震顫,偵探終於摸到了方向盤,推了推滑下鼻樑的眼鏡,手動換到倒檔,“抓穩了!”一腳將油門踩到底,車身箭一般飛出,撞歪了為阻擊他們設置的路障。

被慣性帶的前沖,女警部低咒一聲穩住自己,雙手持槍的瞄準前方的狙擊者射出子彈。

“卡!”

攝影車的推軌鏡頭定格在花久遠紫持槍迎戰的凜凜英姿上。導演舉著導筒興奮的從座椅上起身,擊節讚歎,“太好了,這組太好了!”

扮演警部高橋美劍的花久遠紫和偵探原野桂的長谷部都是業務水準過硬的青年演員。這種調度複雜的街頭槍戰鏡頭,能夠三遍就過關實在是省了他不少力氣。

劇務湧上來為兩人擦汗補妝,花久遠紫拉了拉因動作上挫到大腿根的西裝裙。長谷部在貼身推擠中淩亂起來的劉海被化妝師打理柔順。

趁著休息間隙,長谷部接過助理遞來的手機,手指飛快的發送著短信。一旁的花久遠紫看到他那副冥思苦想的樣子,笑意漫上唇角,“給女友報備嗎?”

長谷部取下眼鏡捏捏鼻樑,“不是的,發給妹妹。”輕歎一口氣,英俊的青年愁眉不展,“紫小姐,你知道…怎麼才能讓女孩子戒掉不健康的零食嗎?”

醫院明淨的vip病房裡,頭髮結成長辮的文乃腿部打著石膏高高吊起,一手拿著仙貝哢哢嚼著,一邊舉著牛奶時不時灌一口,沖淡口中的辣味,還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裡播放的長谷部的訪談節目,那副懶散的樣子絲毫看不出她新生代玉女偶像的包袱。

擱在肚子上的手機嗡嗡震動起來,文乃拿起一看,果然是那人大段的說教叮囑,從不要在床上吃零食,到多喝水,從不要總窩著看電視記得休息眼睛,到記得每天叫護士推著出去曬太陽,一直打到字數限制才作罷。

“什麼嘛,又是這種哥哥的語氣。”文乃一下子沒了胃口,放下手中的仙貝,盯著螢幕上英俊到熠熠生輝的男人和他身邊美豔的女星,兩人正為新合作的劇集相談甚歡。

托著腮歎息一聲,文乃將手機扣在肚子上,“真羡慕,我也想作為大人和你合作劇集啊…”

 

 

 

 

 

 

 

大典太鬆開少女的手,身著黑色水手服的女孩向後仰倒,跌入盛滿綠色泡沫小球的池子中。

“卡”導演雙手揮舞示意拍攝暫停,“不錯不錯,休息二十分鐘,下午還有四組鏡頭就拍完了。”

雪繪從塑膠池裡爬出來,雙手撥弄長髮,摘掉上面糾纏的泡沫小球,這些東西在後期會被CG變成雪白的玫瑰花瓣,營造出淒美氣氛。

“呸呸。”吐掉嗆進口中的塑膠泡沫,雪繪鬱悶的原地蹦跳,簌簌掉下來的塑膠製品,連衣服裡都是這玩意兒。

劇務們都一窩蜂的簇擁到赤裸著蒼白上身的歌手大典太身邊,幫他忙上忙下的打理妝容髮型,遞水送毛巾,沒一個人管狼狽不堪的雪繪。

又是火燒特效,又是跳塑膠池,她拿到水手服時還以為這mv是很小清新的校園場景呢,果然錢沒那麼好掙的。

雪繪舉起小手鏡撇著嘴自己打理劉海,她也沒什麼可抱怨的啦,再不開工她就要餓死了。能接到三池兄弟這種當紅樂隊的mv拍攝應該燒高香才是,說不定混個臉熟還能拿到更多資源。

作為AWT事務所的遴選上京的Jr種子,她和一群各地來的年輕女孩擠在狹小的宿舍幾個月了,除了僅夠溫飽的基礎工資,其他收入全靠事務所安排的工作,她這種沒正式出道的種子,能拿到的也就是雜誌模特之類的,還有一搭沒一搭的。

就算是在便利店打工都比這個有賺頭,偏偏事務所管的嚴,除了工作就是在演藝高中上課,下課還要去練舞唱歌,根本沒空打工了。

摸摸手包,從裡面掏出一盒醋昆布咬著吃,雪繪晃著腿坐在片場的折疊椅上。肚子餓的咕咕叫,但是不能吃東西,製作人亂上個月來視察她們這一屆的種子,專門走到她身邊,捏著她胳膊上的肉問她這是什麼,害她被同期一陣嘲笑。

她在老家都被說太瘦不結實好吧,誰胳膊上還能沒點肉呢?憤憤的摸著自己餓的咕咕叫的小腹,雪繪從兜裡掏出幾個硬幣,決定去買瓶牛奶喝,這個總不會長胖吧。

片場的自動販售機在走廊轉角處,雪繪買完牛奶就被窩在牆角的高大男人嚇了一跳。

膚色蒼白的大典太眉骨高聳眼窩深陷,眼角還畫著濃重的朋克妝容,更顯得他面無血色。耳朵上戴了幾隻支棱著金屬刺的耳釘,肌肉緊實的赤裸上身隨意披著件短羽織,皮褲上叮叮咣咣掛了一堆金屬飾品,他這副駭人的鬼樣子要是半夜撞到能嚇哭小孩,雪繪實在不懂為什麼他會有那麼多狂熱粉絲。按照她的審美來看,他那個一頭金髮陽光開朗的弟弟楚葉矢還更可愛點。

男人骨節分明的修長大手上戴著幾個骷髏雕刻的粗銀戒指,指間夾著一根雪白的東西抿進口中。

撞都裝撞上了,要麼去打個招呼混臉熟?雪繪鼓起勇氣走過去,“那個,給我也來一支行嗎?”

指著大典太手上的東西,雪繪努力做出大人的姿態,她在演藝高中和學長們學會了抽煙,自覺得已經是時髦的東京學生了。

折起高聳的眉骨,大典太低下頭,意識到這個JK打扮的女孩是在跟他說話,蠕動了一下蒼白的嘴唇,男人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根東西,大手伸到雪繪面前。

盯著大典太手心那根草莓牛奶口味的糖棒,雪繪的嘴角抽搐了兩下,“你…剛才是在吃這個?不是抽煙嗎?”

似乎不明白她在說什麼,大典太緩緩搖頭,“抽煙會壞嗓子,歌手不能抽煙。”說罷從口袋裡掏出更多的糖棒,向雪繪那邊遞了遞。

少女呆楞的接過一把糖棒,囁嚅的致謝,原來抽煙會損害聲帶嗎?這個陰沉兇惡的男人,開口卻是任何樂器都難以比擬的華麗磁性聲線,怪不得能走紅,他很珍惜自己的本錢吧。

躲藏的地方被人發現,怕生的大典太沖她點點頭,轉身消失在轉角處,尋覓下一處安靜的地點。

舉著手中的奶糖棒,雪繪暗歎一聲塞進口中,她也許不該繼續抽煙了,正式成為演歌歌手前,她最好保養起自己的嗓子。

 

 

舉著印著三池兄弟標誌的黑白旗幟揮舞,大典太騎馬沖向擂著戰鼓的楚葉矢,一把將旗幟拋給他,雪繪等等客串的模特們跟隨著他依次從鏡頭前穿過,最後畫面定格在戰火中紛飛的鳥兒與漫天墜落的羽毛上。

“卡!”導演滿意的宣佈拍攝結束,之前負責放出鴿子的劇務們又忙碌的舉著籠子捕捉。

“收工收工~”楚葉矢快活的接過毛巾擦著臉上塗抹的油彩戰妝,大典太翻身下馬,將馬匹韁繩還給訓練師,轉眼消失在後臺的秘密頻道內。

“唉。”無奈的撓著金髮,楚葉矢打起精神善後,從導演開始,挨個工作人員感謝。連雪繪都領受了他熱情滿滿的謝意。

 

 

 

拎著自己的雜物包,雪繪將JK制服換下來,準備還給服裝組,剛走出休息室就撞上了這支mv的製作人。

已經步入中年的製作人大叔年輕時候估計還有幾分姿色,現在被酒色侵襲的油膩臉龐上掛著雪繪熟悉的那種表情。“…幹嘛那麼快換下來啊,你穿很合適的。mv拍的真好,我覺得你很有天賦,演這種小角色屈才了,我聽你經紀人說,你想當歌手?剛好等下我和幾個製作人有約,要麼帶你一起去吧,你在ktv給他們唱一下,說不定有機會…”

雪繪臉上掛笑的感謝著,心不在焉的想著如何巧妙的甩掉這個討厭鬼。她雖然才上京不久,這種事已經聽過見過不少了,她們這群初入演藝圈的小女孩沒有任何背景,根本就是誰都能釣一釣的傻魚。別說是這種小有權力的製作人她得罪不起,連稍比她咖位大一點的男藝人吃她豆腐,她都只能忍氣吞聲。

對方的咸豬手說話間已經擱在她背上,雪繪渾身發麻,扭轉肩膀想要甩脫,突然被人抓住手腕一下子拽到身邊。

一臉陰沉的高大男人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把製作人都嚇了一跳,“大典太先生啊,你還沒離開嗎哈哈哈…”尷尬的乾笑著,製作人在這個氣勢逼人的當紅歌手面前頓感矮了一截。

他借著大典太的名頭搞了不少他的歌迷,面對大典太這副兇惡的樣子,總覺得心裡有鬼,背後發涼。

“她跟我約好了。”把那套jk制服丟給製作人,扔下這句話,大典太拽著雪繪消失在走廊盡頭。

被這個面目兇惡的高大男人拽著來到無人的樓梯間,纖細的手腕被他有力的大手擒住,雪繪雙腿有點發抖,這人可比那個製作人難對付多了,他要想做什麼她根本沒辦法反抗,事後也求訴無門。

轉頭確認沒人跟來,大典太鬆開女孩的手,推推她的肩,像放生小鳥一樣,沖她擺擺手,“走吧。”

哈?大典太突然轉變的態度讓雪繪一愣,手指戳著自己不敢置信,“我…我可以走嗎?”他可別事後跟亂告狀說她不懂事啊,不然她寧願被他潛規則也不要被踢出AWT。

“嗯,你走吧。”抿了抿薄唇,大典太垂下眼簾,“對不起,那個人…我之前的製作人是前田,他,他辭職了…這個人我不喜歡…”

啊…對哦,據說粟田口家的前田之前是三池兄弟的製作人,最近剛因為一些事回到公司做了招牌女星花久遠紫的助理。雪繪在一團亂麻的思緒裡理清了線索。

那,對方大概因為她是粟田口的藝人關照她?不對,就算是做人情,怎麼也輪不到她這種名不見經傳的種子藝人了。這人,是真的看不慣她被欺負才替她解圍的…

熱意上湧心頭,進入演藝圈後首次從男藝人身上感受到無圖謀的善意,雪繪一時間竟然忍不住淚意,指尖擦了擦眼眶,重重的沖面目兇惡的男人鞠躬致謝,抓緊手包跑下樓…

fin

看起來很凶的典典其實很靦腆

看起來很乖的雪繪是不良少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