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3rd Album 抹黑純真 R18


綜藝paro~Alter~
片段預覽

純男性向
調教、過激H

請自行迴避



昏暗柔和的燈光,照亮著寬敞的俱樂部廳堂中,輕快的爵士樂迴盪,又是一個將會令人愉快度過的夜晚。

穿著高中制服青春洋溢的少女們,手上端著小巧托盤,搖曳著深藍色的百褶裙,穿梭在俱樂部的廳堂中,替每一桌的客人奉上他們所點的酒水。

「小野貓,這是妳的學校制服嗎?」
文乃才剛把兌了冰塊的威士忌放在沙發旁的玻璃桌上,就被沙發上的客人給一把摟近懷裡,柔軟金髮蹭著她的臉,手指勾著她胸口的蝴蝶結。
膝蓋上10公分的百褶裙,白色領子的深藍色水手服,套著學生鞋的美腿上是可愛的學生短襪,年僅16歲的少女偶像,是真正的女子高中生。

「別這樣,制服會皺啦!」
推開客人,文乃慌忙地撫平制服,氣鼓鼓的小臉讓男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算明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課,也不能將制服給弄髒弄皺。
夢想是成為醫生的文乃,在進行偶像工作時也不荒廢學習,才能在偶像畢業時也成為大學生。

睨了107桌的客人一眼,文乃快步回到吧台邊,去替其他客人送酒水。

大約一個月一次,在深夜11點開始的俱樂部,被招待的客人都是男性,戴著半臉面具的他們,少女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都是用桌號來稱呼他們。
不知道客人們名字的少女們,自然更不知道能被招待到這個深夜俱樂部的客人是何等身份,完全不是她們這些少女偶像可以接觸的大人物。

這位107桌的客人,正是製菓業界第一把交椅源氏企業的少公子源髭切,他含著威士忌一臉不快地,看著他的小貓送酒到118桌的客人前,那個西裝革履看起來就像是議員秘書的傢伙。

這個俱樂部,只有三名少女負責招待,分別是高佻美少女的雪繪和性感美少女的紫,她們三人就是現在人氣急上升的女子團體SANIWA的成員,標榜著絕不戀愛的美少女們,迅速攻佔粉絲的心。

三位美少女都一樣穿著高中制服,唯一不同的只有胸口領結的顏色,還有裙子長度與她們的襪子而已。

「小雪繪,妳的襪子呢?」
端坐在136號桌子上,豪放不羈露出自己身上的刺青,完全不戴面具遮臉的的大叔日本號,輕挑地問著替他送酒的少女。
「該不會是…裸足吧?」

「那個…我不習慣穿襪子……」
將托盤抱在懷中,雪繪不擅長應付這個豪邁大叔,總是顫抖說話。

「裙子那麼短,是不是有改短啊,讓男人可以看妳內褲?」

「沒、沒有…」
顫抖搖頭,雪繪一臉困擾不知道怎麼解釋。

比日本女孩平均身高都還要高的雪繪,一般的裙子對她來說自然也是太短,同樣的裙子在她身上就自動短了一截,並不是她刻意改短。

「來,裙子拉起來我看看。」
咧著嘴一臉壞主意的日本號,有趣地看著雪繪幾乎要哭出來的小臉,還有顫抖地捏著裙擺的小手。

「我…那個……」
在山金造彌彌切丸社長的命令下,她們女團在這裡招待VIP客人,既然是VIP也就代表是不能得罪的對象。

社長有令,在這個地方,不管客人做出什麼要求都必須要服從。

含著淚,雪繪顫抖著小手,輕輕地將裙擺給拉了上來,停在差一點露出大腿根的地方。

「看不見,裙子再高一點。」
少女可憐含淚的模樣,一點都無法激起日本號的憐憫之心,這個四十來歲的大叔,就是惡劣地欺負眼前的17歲少女。

抿緊粉唇,雪繪顫抖著手再把裙子拉高了些,到了可以看見大腿根與白綿內褲的程度。
把百褶裙拉起,雪繪纖細修長的美腿更是一覽無遺,結實優美的長腿曲線,晶瑩透白的肌膚,穿了襪子反而會遮掩住她的美麗了。

雪繪低著頭,眉毛糾結抿緊粉唇的樣子,那個好像自己做了天大壞事的模樣,讓日本號聳聳肩靠回沙發上。
「好了好了,裙子放下來吧。」

雪繪如獲大赦地迅速放下裙子,對著日本號輕輕點頭。
「謝、謝謝……」
聲音落地,雪繪如逃走般往吧台的方向快步走去,速度幾乎是小跑步了。

「喂喂,對欺負自己的人道謝啊……」
搔弄自己凌亂頭髮,日本號苦笑搖頭。

在室內的另外一角,替客人端上酒水的則是女團中人氣墊底的紫。
和另外兩位露出洋溢青春氣息的打扮不同,名門出身的大小姐是黑絲襪搭配著制服,氣質優雅端麗的她,卻有著不合比例的巨乳,將水手服高高撐起,明明緊緊包裹著沒有露出半點肌膚,晃盪的胸乳與俏臀,給人十足十的情色誘惑,實在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呀!」
才放下酒杯,屁股就被人給摸了一把,讓紫忍不住低叫一聲,用托盤遮住裙子後襬,俏臉上有淡淡紅暈。

「抱歉抱歉,實在太誘人了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130桌,總是穿著白西裝的客人,笑著搖搖手,雖然說著抱歉可是臉上完全看不出半點歉意,當然這可能也是因為他戴著半臉面具,幾乎看不出表情的關係也說不一定。
「紫你這麼色的打扮,上課有沒有遇過癡漢?」

「沒有,我是搭車上學。」
她們女團的出入皆是由保鏢的蜻蛉切接送。無須自己搭電車上班,自然也沒有遭遇癡漢的機會。

「真可惜啊,要是搭電車肯定會被天天癡漢呢。」
靠在沙發上,他毫不客氣地調戲少女。
「紫這麼好色,可以試試看喔。」

「如果被癡漢了,我會大聲尖叫喔。」
朝客人彎下身,別在耳後的長髮落了下來,紫可愛地說明她的對應方式。

癡漢本來就是犯罪,對女高中生癡漢被抓到,可是會讓男人家破人亡的重大問題,只要是常識人應該都不會這麼做,這就是少女的自信。

「哎呀哎呀,這可就麻煩了呢。」
雙手一癱,他無奈的只好放棄。

「客人癡漢要是被抓到了,就等不到您的光臨了,還請小心一點喔。」

「哈哈哈,謝謝忠告。」
說得好像他是癡漢慣犯一樣,不過五條鶴丸並不介意這樣可愛的誤會。
紫這副色情高中生的打扮,居然能好好地在學校中生活著,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相信了,只能說最近的孩子們都太過草食,看著這麼豐美的肉塊也不懂得開嘴咬下。

不過也就因為這些草食的孩子們,他們這些大人才能夠好好享受女高中生的甜美身體。

想到今晚安排好的節目,鶴丸已經迫不及待想想要開始了呢。












少女們回到廳堂中間的舞台時,她們的臉上頭髮上,甚至制服上都已經沾染了男人的白濁欲望,是先才輪桌服務留下的痕跡。

讓穿著自己制服的現職女子高生,每個人三分鐘地輪流對客人口唇侍奉,免不了有忍不住的客人,直接弄污中意少女的衣服和小臉,看她們垂掛著精液的狼狽模樣,這些都是VIP才有的特別服務。

而且,這都還只是熱身罷了。

現在開始才是今天真正的表演節目。

中間舞台散開地擺放了三張高中課桌,只有桌子沒有椅子,桌子正上方打著舞台用的強光,這就是今天少女偶像的表演舞台。

她們各自走到高中課桌前,雖然社長早就囑咐了今天的節目,事到臨頭站在舞台上,她們反而躊躇了起來。

三人之中最不安顫抖的,就是身材最高的雪繪了。
看著淺木色的課桌,她的小手抓著裙子,止不住抖動,似乎要哭出來地看著另外站在不遠處的兩位少女。

同樣站在課桌邊的文乃,繃著臉咬著粉唇,痛苦掙扎的表情不像是少女偶像該有的,但這就是她們面對的困境。

看著遲遲無法開始的兩人,紫抓著衣服的手指揪緊又放鬆,輕吸一口氣調整出偶像的表情。

輕巧地轉過身,紫面對座位上的觀眾們,勾起嫵媚可愛的笑容,雙手靠上背後的桌子,讓自己坐在桌子上,穿著黑絲襪曲線優美的雙腿,腳踝交疊在男人面前帶有勾引氣息地晃動著。
踢下鞋子,下巴靠在自己膝蓋上,抱著角坐在桌子上的少女,百褶裙沿著大腿曲線滑落,從男人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見她裙子下的風采,只可惜那裡只有黑絲襪,並不是客人們所期待的可愛少女內褲。

彷彿是看著少女寫真集中的一頁,勾人紅唇有著尚未脫去的少女稚氣,她的美麗黑髮上還掛著先才被噴灑的男人白濁,這模樣反而更讓她看起來天真妖嬈,雙手抱著自己大腿,指尖輕撫著腿間私密的少女花瓣。

男人們的視線全部集中到雪白纖手所在之處,被黑絲襪給包裹的地方,那不自然地緊貼著大腿軟肉的布料,瞬間讓在座所有男人意識到,眼前的少女已經溼了,而且是淫溼到透出布料,讓褲襪都貼在她身上了。

先才的輪桌服務中,客人們在被少女們給輪番口舌侍奉時,最多也只能揉捏她們的軟乳,掀起裙子玩弄她們這種事情,在表演時間中並不被允許。

想像著美麗少女先才跪在他們腿間,小舌舔吻粉唇吸吮時,甜美身體也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的事實,俱樂部中的空氣,瞬間炙熱了起來。

抱著自己大腿,紫的雙手撫摸上自己腿間,隔著絲襪雙手愛撫著自己的滴著淫蜜的小口,以及頂端的敏感花苞,吐出敏感淫啼,陶醉地半瞇上星眸。

看著已經開始表演的紫,雪繪也一咬牙,不再繼續磨蹭下去,彎下腰趴在課桌上,這樣子過短的裙子就會拉上去,露出雪繪被稱讚為少女偶像中目前第一的美腿。
趴在桌子上的雪繪,沒有絲襪的雙腿纖細筆直,本來就透白的肌膚在強光下彷彿剔透雪地般,反射著潤圓光彩。

雪繪的裙子底下,是非常少女的純白棉內褲,只有邊緣的一丁點木棉蕾絲作為裝飾,在男人眼中十分樸實不性感的內衣,在雪繪身上反而非常適合。
趴在課桌上的雪繪,站直了雙腿自然屁股也跟著抬起,狹小骨盆與過瘦臀部是女孩子的理想,但在男人觀點就略嫌不足,不過在這種時候,卻給於他們異樣的興奮感。

雪繪一手撐著自己,另外一手從自己腿間穿出,纖長手指隔著內褲,輕撫著自己腿間,不甚熟悉的手指上下來回,笨拙的手法更顯少女,搭配著壓抑低哼,瞬間讓觀眾們有著自己來到了高中教室,偷窺了少女祕密的瘋狂。

在舞台的另外一邊,抗拒著這種特殊情色舞台表演的文乃,也知道自己不能一直拖時間下去。
雖然祢祢切丸社長一直強調,這不過是深夜舞台表演,但與甜美外表完全相反,性格剛強的文乃,始終無法接受這跟賣身沒有兩樣的行為。
比過激的深夜綜藝節目還要更來得過份的演出,要不是她們有把柄在社長手上,才不可能接受不合理且不合法的深夜舞台。

年齡最小只有16歲的文乃,要她在男人面前大剌剌地露出內褲,實在是太困難了,她站在桌邊,為難地看了一圈期待著她的表演的觀眾們。

噘著粉唇,文乃往前走了幾步,像是要坐上去般大腿根抵住了桌邊,被圓潤打磨的桌角就頂著她最敏感的地方,壓迫快感帶來陣陣酥麻,讓她忍不住吐了口氣。
雙手按住桌子,文乃靠著桌角磨蹭著自己,從先端花苞引拉出隱藏在深處的快意,習慣了男人的少女花穴也忍不住跟著顫抖起來,本來只是表演的行為,也開始擁有自己的意願。

「嗯…唔……」
文乃不由自主地扭著腰,整齊的百褶裙堆到了桌上,已經可以看到文乃的裙子下風光。
當坐在前面的髭切確認到白棉內褲上的印花圖案,忍不住輕笑出聲,破壞了淫靡氣氛。

「居然是,小貓尾巴……」
包裹住文乃小俏屁股的內褲,是比她的實際年齡還要更加孩子氣,一條綁著鈴鐺的小貓尾巴的印花內褲,這對在座這些習慣了成熟女人衣物的大男人來說,反而更來的刺激可愛。

「不要看!」
發現內褲露出來的文乃,慌張地拉住裙子,遮住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露出的內褲。

這慌張害羞的反應,更是確實地告訴在場觀眾,在他們眼前做著羞恥演出的少女們,是貨真價實的女子高生。

這就是她們今天的表演節目,穿著自己的高中制服,以學校課桌為舞台,表演自慰的樣子給客人看。
既然是以學校為舞台,自然不能也不用脫下衣服,穿著整齊衣服愛撫自己的演出,更讓觀眾們有著自己正在欣賞少女們,在學校中做著淫蕩壞事的感覺。

「好好好,不看不看。」
從座位上站起來,披著乳白色西裝外套的髭切朝文乃走去。

即使戴著半臉面具看不到表情,男人那彷彿露出獠牙,要把她給剝開吃了的氣勢,教文乃忍不住往後退了半步,靠上了課桌。

「小貓咪…」

「不要過來……」
本能的危機感讓文乃想逃,手被髭切給捉住,以趴著的姿勢壓倒在課桌上。

「不要不要!」
文乃的掙扎毫無效果,髭切的長腿頂入她的腿間,男人大手有趣地摸著小貓尾巴的內褲,手掌摸過圓潤俏臀,探入已經帶有濕意的少女腿間。

「我說啊…」
髭切壓下身去,靠著文乃耳朵。
「小貓咪剛剛想著誰在自慰啊?」

「當然是,公貓啊!」
貼在耳上的軟軟聲音令人顫抖,可是嘴硬的文乃才不會因為竄上背脊的顫抖就輕易認輸。

「那就是我囉!」

「才不是你!」
感覺到內褲邊緣被拉開,男人手指探入少女嬌嫩花瓣,探入體內的指尖讓她輕顫的同時,也聽得到自己腿間傳出令人羞恥的水聲。
她只不過磨蹭了桌角而已,怎麼可能會這麼溼…不熟悉的身體反應,更讓文乃來得慌亂了。

不給文乃任何多想的時間,髭切把覆蓋著少女私密的布料往旁邊一拉,火燙硬物毫不客氣地穿入少女深處,拓開她仍舊青澀的身體。

「啊、啊……」
撞擊著下腹部的堅挺逼出她的嬌啼,想要逃走的文乃被禁錮在髭切與課桌之間,她只能更加貼近課桌一些,努力地想要脫離髭切毫不留情的攻勢。
經驗不足的文乃並不知道,她這個雙手撐在桌上向前傾的姿勢,只是更方便了髭切,男人抓著她被小貓尾巴內褲給覆蓋的嫩臀,恣意享受著少女掙扎顫抖卻又不自覺享受著情慾的身體。

「嗚…啊……」
支撐不住自己趴倒在桌上,文乃盡可能地壓抑自己的嬌喘,抵抗著不斷拍打著她的情慾。
從下腹部延燒上來的炙熱,髭切急切的戳刺,文乃想不到這個剛剛才弄污她的頭髮衣服的男人,怎麼會這麼快又有精神來玩弄她了。

覆蓋在文乃身上,少女耳邊是男人無法壓抑的情慾低呼,噴在耳邊的溫度教她閉緊了眼,下腹部也不能控制地絞緊起來。

「小野貓…幫我生一窩小貓吧……」
咬著小巧耳朵,髭切一貫軟軟的聲音,在文乃耳中只剩下滿滿的令人恐懼的侵略性。

「不要!才不要……我才不要生!!」
貫穿著自己的男人沒有做任何避孕措施,也許會面對的可怕結果讓文乃發抖,少女嚇得雙手往前,緊抓著課桌的邊角想要逃開。
「拜託…拜託了!不要在裡面!」

「不要,我就是要在裡面……」
潮紅少女小臉染上了恐懼的白,只是更刺激髭切的嗜虐欲,不斷膨脹的情慾要污穢少女的一切。

在她的子宮注入自己的子種,讓倔強少女可憐低泣,每一次文乃在抵抗中墮落的模樣,總是讓他背脊顫抖發麻,像是上癮地品味這種無底悅樂。

「不要…拜託不要!!」

比起在髭切身下可憐哭叫的文乃,另外一張課桌上的發展,較為讓人安心一些。

被換了姿勢躺在課桌上的雪繪,那雙修長纖細的長腿,被男人愛撫了好一會兒,才抱著她的雙腳架在肩膀上,將她那件毫不性感的內褲向上拉,掛在腳踝上將少女長腿完整分開。
在舞台強光下,雪繪的私密之處被男人一覽無遺,嬌嫩的少女花瓣上被剃了乾淨,過瘦的雙腿與花瓣遮掩不了她的身體,雙腿一打開她的淫花只能可憐地在空氣中顫抖,閃閃發光春情蕩漾的花蕊,在男人炯炯視線下,雪繪像是等著被宰殺的小鹿般瑟瑟發抖。
即使壓著她的男人戴著半臉面具,雪繪還是能感覺得到男人想要狹玩她的兇猛視線。

現在壓著她的是105桌的客人,是雪繪第一次參加俱樂部就捧場她的男人,照理說應該要感謝的,雪繪卻怎麼樣都無法喜歡這個兇暴的男人。

「把腿抱好。」
隨著男人推過去的長腿,雪繪慌張地抱著自己的膝蓋,不敢對客人有任何反抗意見。

穿著高中制服躺在課桌上,雪繪抱著自己的腿,將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曝露出來,正在希望向下翻的百褶裙遮住她的臉的時候,裙子被男人無情推開,硬是要看著她的羞恥表情。

粗糙手指撫摸著少女花瓣,男人細細地品味女子高生嬌嫩身體。

在這個戴著面具的俱樂部,客人們都不用擔心自己真實身份被少女們發現,可以盡情地在少女身上享樂,做出一些他們平常礙於身份地位所不能做的事情。

躺在桌上可憐忍耐的雪繪,不會知道現在這個玩弄她的男人,是她們所尊敬的虎徹事務所的社長長曾祢虎徹。
四十多歲對她們女團十分親切的未婚大叔,也會叮囑傲慢的新撰組男團不要太欺負她們,讓女孩子們可以好好演出,是讓人尊敬喜歡的社長。

少女們所不知道的是,與他們的社長祢祢切丸是好友的男人,又怎麼可能會是正常的男人。

對著年僅十七歲,幾乎可以做他的女兒的雪繪,長曾祢止不住興奮地撫摸著少女嬌嫩,這緊閉抗拒的少女花心,是他所習慣的風俗女所沒有,男人粗長手指就這樣鑽入她的體內,在雪繪破碎呻吟中,激烈地用手指抽插擴大。

纖瘦的雪繪也比其他兩人更不容易興奮,總是很難溼起來的她,必須要靠男人輔助愛撫才行。
要是可以像風俗店一樣使用潤滑液就不用那麼麻煩,可是俱樂部之中禁止使用準備好的道具以外的物品,嫌麻煩的大叔也只好自己用手玩弄,可惜雪繪的身體一直無法到及格線。

其實就這樣插進去也沒有問題,但看抱著腿瑟瑟發抖的少女,就讓人忍不住想要欺侮她。

長曾祢起身換了個位置,站在雪繪頭上的位置,脫下長褲露出滿出腿毛的大腿,猙獰男人的模樣更是讓雪繪發抖,連嘴唇都忍不住抖了起來。

「舔溼吧。」
翹起來貼在她臉上的猙獰黑紅色肉莖,散發出熱氣的兇猛男人武器,這個總是欺負她讓她疼痛的東西,是雪繪討厭卻無法反抗的可怕兇刃。

顫抖地張開小嘴,雪繪伸出粉舌輕舔。
從軀幹到先端,少女舌尖仔細地劃過每一個部位,認真地伺候她的客人。

「張嘴。」
男人命令讓雪繪一顫,但她還是沒有抵抗地,乖巧地將小嘴張到最大,讓男人滿是腿毛的大腿夾在她的臉邊,猙獰陽物塞滿小嘴,散著苦味的先端抵在她的喉頭,讓雪繪強忍住想要作嘔的衝動。

比起將雪繪給弄濕,不如讓她自己舔溼,習慣了風俗女招待技倆的長曾祢,沒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對待雪繪的同時,用這種姿勢侵犯著女高中生的小嘴,實在是讓人興奮到發抖。

騎在女高中生的臉上,漆黑肉囊與剛硬毛髮拍打在少女偶像的臉上,痛苦嗚噎更將男人情慾催化高漲。
從小嘴退出時,黑紅色肉莖已經被舔的淫亮,只剩下雪繪一個人癱在桌子上喘氣,溢出的唾液溼了她的水手服領子。

在這麼痛苦的侍奉中,雪繪也沒有放在自己的腿,這乖巧頑強的脾氣,實在是可造之材啊。
感嘆的同時,長曾祢也回到雪繪的屁股前面,雙手壓著她的大腿。

知道這是最難受的部份,雪繪抱緊膝蓋的手也止不住發抖,心中不斷告訴著自己要忍耐。

穿入體內的滾燙質量,很輕易地就抵到底,男人玩弄著深處嫩肉所帶來的疼痛,教雪繪忍不住呻吟出聲。
她明明長得高,陰道卻不和比例地非常短,這些大男人們很輕易就能抵到最深處,用他們勇猛強勁的武器折磨她,用精液污穢她的身體。

擅長舞蹈的雪繪,有著比同齡少女更結實緊實的身體,她的花徑也同樣地壓迫著男人,過度挾緊的快感讓男人不自覺挺腰衝刺,顧不了少女稱不上是嬌喘的痛苦哀吟。

疼痛與男人的強勁韻律讓雪繪搖著頭,高高綁起的馬尾就這樣散亂了開,男人的興奮與快感絲毫無法傳遞到她身上,她只能忍受著這一切不合理的凌虐。

想著只要讓他快點射精就能結束一切,雪繪更加夾緊了下半身,渴望從痛苦中解脫。

「夾的這麼緊……」
跟風俗女身經百戰的男人,也抵不過女子高生的誘惑,長曾祢低嗄著,抓著雪繪大腿的手也不自覺用上力氣。
「高中生就這麼淫蕩…這麼想要我的精子?」

「想…想要……」
忍著哭音,雪繪順從地回應男人的淫言狂語。
「請…快點射在雪繪裡面……」

「好好,既然妳都這麼拜託了…」
扯下值得尊敬的社長的面具,可以對著小女孩盡情釋放自己的獸慾,這裡男人的理性完全解放,只剩下原始獸慾的異常空間。

與兩位少女的舞台都不同,紫所在的空間透出異常的淫靡空氣,大家很自然地被自慰的少女給吸引了視線。
明明穿著黑絲襪,整齊的水手服包裹著身體,半點肌膚都沒有露出,卻比另外兩位少女更來得淫豔許多。

隔著黑絲襪,星眸朦朧地愛撫著自己的少女,一隻男人大手撫上了她的秘處。

西裝革履連領帶都十分整齊,紫眨了眨眼才認出,這位是25桌的客人,不像樣地穿著十分高級的西裝,出入在淫靡的深夜俱樂部的奇怪男人。
靈活霸道的男人指尖,隔著毫無意義的黑絲襪撫摸著她,跟自己不同更來的有力的男人手指,湧上的酥麻欲潮讓她放鬆,膝蓋也宛如邀請般的分開,昂躺在課桌上任他為所欲為。

紫享受輕喘的模樣,戴著面具愛撫著她的男人,面無表情卻溢出顯而易見的怒意。
薄得幾乎透過的絲襪,他的指尖摸得到少女軟嫩花瓣,前端因興奮已經脹起的花苞,只要一點力氣就會讓她發出敏感輕哼,春情蕩漾的少女讓他再也忍不住,一個用力撕開了她的絲襪。

與少女驚叫混合在一起的尖銳聲響,黑絲襪從腿間被撕得破碎,勒著少女雙腿黑白分明的誘惑,她還沒來得及用裙子遮掩,男人的手就更快地剝開她,修長手指穿入她已經溼潤的花徑,無視著緊密糾纏上來的柔軟內牆,釋放怒氣般地用手指凌遲著她。
「妳這…壞女孩……居然沒穿內褲上學!」

在看到她自慰的瞬間就已經讓人想像過了,實際摸上少女柔軟,那根本沒有防衛功能的絲襪,一股無名火從他胸口燒上,脫口而出的話語也充滿了上對下的訓誡怒意。

「啊、啊……這樣…不行嗎?」
隨著他的手指而扭腰享受,委屈詢問的紫極為天真無辜,蕩漾媚態與少女清麗渾然天成地交錯著,男人忍不住咬牙切齒,手指又往內突入了些,得到她的熱烈歡迎。

「是不是要誘惑老師作愛?」
攪動著少女細窄,他埋下身,與少女意亂情迷的雙眼對視。

似乎是很意外男人的發問,紫看著這個打扮得一絲不笱的男人,粉唇勾起嬌俏微笑。

「那麼……」
紫伸出手,撫摸著他一身名貴西裝,手指勾上了絲質領帶。
「老師願意跟我作愛嗎?」

比起言語,男人的回答是用火燙教鞭貫穿了她,激烈地拍打著她幽嫩嬌穴,讓她連繼續說話勾引的力氣都沒有。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對著這個十八歲少女彷彿是著了魔般,被她的行為舉動給影響著情緒。
作為粟田口連鎖企業的社長,粟田口一期一直都是溫文儒雅冷靜自持,像現在這樣在舞台上,彷彿表演動物般貪婪著女人的行為,連他自己都不願相信。

「啊啊……老師……太激烈……啊啊……」
揪著他的袖子的紫,嬌弱撒嬌的令人憐愛的模樣,只是讓一期的怒氣更來得高漲。

「是妳期望的吧…」
低嗄地拉起水手服上衣,紫那個不像是高中生的豐美雪乳上,包裹著與她的黑絲襪一樣的蕾絲內衣,襯得她的乳豐更來的高聳誘人的同時,一期也忍不住怒紅了眼,咬上了她的耳朵。
「妳這色女…上課都在想著作愛嗎!」

性感的巨乳女高中生,制服底下還穿著這麼誘人的內衣,要是被任何人給看到了,她別想要能夠平安離開。

「我……上課都……」
男人顯而易見的怒意,只讓紫覺得可笑的不行。
「上課都想著老師喔……」
柔軟雙手攀上他的肩膀,穿著黑絲襪的雙腳也勾誘惑地磨蹭著他,撒嬌的行為只讓一期低嗄一聲,扣緊少女纖腰,在她的嬌喘中用教鞭教訓著這個色情女高中生。

僅僅只有四個小時的深夜舞台演出,對少女們來說卻非常漫長。

她們都很清楚這只是個開始。
今晚…在場所有的男人,都會將精液灌入她們的身體,就跟過去每一次一樣。

3rd Album 抹黑純真

昏暗柔和的燈光,照亮著寬敞的俱樂部廳堂中,輕快的爵士樂迴盪,又是一個將會令人愉快度過的夜晚。

穿著高中制服青春洋溢的少女們,手上端著小巧托盤,搖曳著深藍色的百褶裙,穿梭在俱樂部的廳堂中,替每一桌的客人奉上他們所點的酒水。

「小野貓,這是妳的學校制服嗎?」
文乃才剛把兌了冰塊的威士忌放在沙發旁的玻璃桌上,就被沙發上的客人給一把摟近懷裡,柔軟金髮蹭著她的臉,手指勾著她胸口的蝴蝶結。
膝蓋上10公分的百褶裙,白色領子的深藍色水手服,套著學生鞋的美腿上是可愛的學生短襪,年僅16歲的少女偶像,是真正的女子高中生。

「別這樣,制服會皺啦!」
推開客人,文乃慌忙地撫平制服,氣鼓鼓的小臉讓男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算明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課,也不能將制服給弄髒弄皺。
夢想是成為醫生的文乃,在進行偶像工作時也不荒廢學習,才能在偶像畢業時也成為大學生。

睨了107桌的客人一眼,文乃快步回到吧台邊,去替其他客人送酒水。

大約一個月一次,在深夜11點開始的俱樂部,被招待的客人都是男性,戴著半臉面具的他們,少女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都是用桌號來稱呼他們。
不知道客人們名字的少女們,自然更不知道能被招待到這個深夜俱樂部的客人是何等身份,完全不是她們這些少女偶像可以接觸的大人物。

這位107桌的客人,正是製菓業界第一把交椅源氏企業的少公子源髭切,他含著威士忌一臉不快地,看著他的小貓送酒到118桌的客人前,那個西裝革履看起來就像是議員秘書的傢伙。

這個俱樂部,只有三名少女負責招待,分別是高佻美少女的雪繪和性感美少女的紫,她們三人就是現在人氣急上升的女子團體SANIWA的成員,標榜著絕不戀愛的美少女們,迅速攻佔粉絲的心。

三位美少女都一樣穿著高中制服,唯一不同的只有胸口領結的顏色,還有裙子長度與她們的襪子而已。

「小雪繪,妳的襪子呢?」
端坐在136號桌子上,豪放不羈露出自己身上的刺青,完全不戴面具遮臉的的大叔日本號,輕挑地問著替他送酒的少女。
「該不會是…裸足吧?」

「那個…我不習慣穿襪子……」
將托盤抱在懷中,雪繪不擅長應付這個豪邁大叔,總是顫抖說話。

「裙子那麼短,是不是有改短啊,讓男人可以看妳內褲?」

「沒、沒有…」
顫抖搖頭,雪繪一臉困擾不知道怎麼解釋。

比日本女孩平均身高都還要高的雪繪,一般的裙子對她來說自然也是太短,同樣的裙子在她身上就自動短了一截,並不是她刻意改短。

「來,裙子拉起來我看看。」
咧著嘴一臉壞主意的日本號,有趣地看著雪繪幾乎要哭出來的小臉,還有顫抖地捏著裙擺的小手。

「我…那個……」
在山金造彌彌切丸社長的命令下,她們女團在這裡招待VIP客人,既然是VIP也就代表是不能得罪的對象。

社長有令,在這個地方,不管客人做出什麼要求都必須要服從。

含著淚,雪繪顫抖著小手,輕輕地將裙擺給拉了上來,停在差一點露出大腿根的地方。

「看不見,裙子再高一點。」
少女可憐含淚的模樣,一點都無法激起日本號的憐憫之心,這個四十來歲的大叔,就是惡劣地欺負眼前的17歲少女。

抿緊粉唇,雪繪顫抖著手再把裙子拉高了些,到了可以看見大腿根與白綿內褲的程度。
把百褶裙拉起,雪繪纖細修長的美腿更是一覽無遺,結實優美的長腿曲線,晶瑩透白的肌膚,穿了襪子反而會遮掩住她的美麗了。

雪繪低著頭,眉毛糾結抿緊粉唇的樣子,那個好像自己做了天大壞事的模樣,讓日本號聳聳肩靠回沙發上。
「好了好了,裙子放下來吧。」

雪繪如獲大赦地迅速放下裙子,對著日本號輕輕點頭。
「謝、謝謝……」
聲音落地,雪繪如逃走般往吧台的方向快步走去,速度幾乎是小跑步了。

「喂喂,對欺負自己的人道謝啊……」
搔弄自己凌亂頭髮,日本號苦笑搖頭。

在室內的另外一角,替客人端上酒水的則是女團中人氣墊底的紫。
和另外兩位露出洋溢青春氣息的打扮不同,名門出身的大小姐是黑絲襪搭配著制服,氣質優雅端麗的她,卻有著不合比例的巨乳,將水手服高高撐起,明明緊緊包裹著沒有露出半點肌膚,晃盪的胸乳與俏臀,給人十足十的情色誘惑,實在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呀!」
才放下酒杯,屁股就被人給摸了一把,讓紫忍不住低叫一聲,用托盤遮住裙子後襬,俏臉上有淡淡紅暈。

「抱歉抱歉,實在太誘人了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130桌,總是穿著白西裝的客人,笑著搖搖手,雖然說著抱歉可是臉上完全看不出半點歉意,當然這可能也是因為他戴著半臉面具,幾乎看不出表情的關係也說不一定。
「紫你這麼色的打扮,上課有沒有遇過癡漢?」

「沒有,我是搭車上學。」
她們女團的出入皆是由保鏢的蜻蛉切接送。無須自己搭電車上班,自然也沒有遭遇癡漢的機會。

「真可惜啊,要是搭電車肯定會被天天癡漢呢。」
靠在沙發上,他毫不客氣地調戲少女。
「紫這麼好色,可以試試看喔。」

「如果被癡漢了,我會大聲尖叫喔。」
朝客人彎下身,別在耳後的長髮落了下來,紫可愛地說明她的對應方式。

癡漢本來就是犯罪,對女高中生癡漢被抓到,可是會讓男人家破人亡的重大問題,只要是常識人應該都不會這麼做,這就是少女的自信。

「哎呀哎呀,這可就麻煩了呢。」
雙手一癱,他無奈的只好放棄。

「客人癡漢要是被抓到了,就等不到您的光臨了,還請小心一點喔。」

「哈哈哈,謝謝忠告。」
說得好像他是癡漢慣犯一樣,不過五條鶴丸並不介意這樣可愛的誤會。
紫這副色情高中生的打扮,居然能好好地在學校中生活著,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相信了,只能說最近的孩子們都太過草食,看著這麼豐美的肉塊也不懂得開嘴咬下。

不過也就因為這些草食的孩子們,他們這些大人才能夠好好享受女高中生的甜美身體。

想到今晚安排好的節目,鶴丸已經迫不及待想想要開始了呢。

少女們回到廳堂中間的舞台時,她們的臉上頭髮上,甚至制服上都已經沾染了男人的白濁欲望,是先才輪桌服務留下的痕跡。

讓穿著自己制服的現職女子高生,每個人三分鐘地輪流對客人口唇侍奉,免不了有忍不住的客人,直接弄污中意少女的衣服和小臉,看她們垂掛著精液的狼狽模樣,這些都是VIP才有的特別服務。

而且,這都還只是熱身罷了。

現在開始才是今天真正的表演節目。

中間舞台散開地擺放了三張高中課桌,只有桌子沒有椅子,桌子正上方打著舞台用的強光,這就是今天少女偶像的表演舞台。

她們各自走到高中課桌前,雖然社長早就囑咐了今天的節目,事到臨頭站在舞台上,她們反而躊躇了起來。

三人之中最不安顫抖的,就是身材最高的雪繪了。
看著淺木色的課桌,她的小手抓著裙子,止不住抖動,似乎要哭出來地看著另外站在不遠處的兩位少女。

同樣站在課桌邊的文乃,繃著臉咬著粉唇,痛苦掙扎的表情不像是少女偶像該有的,但這就是她們面對的困境。

看著遲遲無法開始的兩人,紫抓著衣服的手指揪緊又放鬆,輕吸一口氣調整出偶像的表情。

輕巧地轉過身,紫面對座位上的觀眾們,勾起嫵媚可愛的笑容,雙手靠上背後的桌子,讓自己坐在桌子上,穿著黑絲襪曲線優美的雙腿,腳踝交疊在男人面前帶有勾引氣息地晃動著。
踢下鞋子,下巴靠在自己膝蓋上,抱著角坐在桌子上的少女,百褶裙沿著大腿曲線滑落,從男人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見她裙子下的風采,只可惜那裡只有黑絲襪,並不是客人們所期待的可愛少女內褲。

彷彿是看著少女寫真集中的一頁,勾人紅唇有著尚未脫去的少女稚氣,她的美麗黑髮上還掛著先才被噴灑的男人白濁,這模樣反而更讓她看起來天真妖嬈,雙手抱著自己大腿,指尖輕撫著腿間私密的少女花瓣。

男人們的視線全部集中到雪白纖手所在之處,被黑絲襪給包裹的地方,那不自然地緊貼著大腿軟肉的布料,瞬間讓在座所有男人意識到,眼前的少女已經溼了,而且是淫溼到透出布料,讓褲襪都貼在她身上了。

先才的輪桌服務中,客人們在被少女們給輪番口舌侍奉時,最多也只能揉捏她們的軟乳,掀起裙子玩弄她們這種事情,在表演時間中並不被允許。

想像著美麗少女先才跪在他們腿間,小舌舔吻粉唇吸吮時,甜美身體也不由自主地興奮起來的事實,俱樂部中的空氣,瞬間炙熱了起來。

抱著自己大腿,紫的雙手撫摸上自己腿間,隔著絲襪雙手愛撫著自己的滴著淫蜜的小口,以及頂端的敏感花苞,吐出敏感淫啼,陶醉地半瞇上星眸。

看著已經開始表演的紫,雪繪也一咬牙,不再繼續磨蹭下去,彎下腰趴在課桌上,這樣子過短的裙子就會拉上去,露出雪繪被稱讚為少女偶像中目前第一的美腿。
趴在桌子上的雪繪,沒有絲襪的雙腿纖細筆直,本來就透白的肌膚在強光下彷彿剔透雪地般,反射著潤圓光彩。

雪繪的裙子底下,是非常少女的純白棉內褲,只有邊緣的一丁點木棉蕾絲作為裝飾,在男人眼中十分樸實不性感的內衣,在雪繪身上反而非常適合。
趴在課桌上的雪繪,站直了雙腿自然屁股也跟著抬起,狹小骨盆與過瘦臀部是女孩子的理想,但在男人觀點就略嫌不足,不過在這種時候,卻給於他們異樣的興奮感。

雪繪一手撐著自己,另外一手從自己腿間穿出,纖長手指隔著內褲,輕撫著自己腿間,不甚熟悉的手指上下來回,笨拙的手法更顯少女,搭配著壓抑低哼,瞬間讓觀眾們有著自己來到了高中教室,偷窺了少女祕密的瘋狂。

在舞台的另外一邊,抗拒著這種特殊情色舞台表演的文乃,也知道自己不能一直拖時間下去。
雖然祢祢切丸社長一直強調,這不過是深夜舞台表演,但與甜美外表完全相反,性格剛強的文乃,始終無法接受這跟賣身沒有兩樣的行為。
比過激的深夜綜藝節目還要更來得過份的演出,要不是她們有把柄在社長手上,才不可能接受不合理且不合法的深夜舞台。

年齡最小只有16歲的文乃,要她在男人面前大剌剌地露出內褲,實在是太困難了,她站在桌邊,為難地看了一圈期待著她的表演的觀眾們。

噘著粉唇,文乃往前走了幾步,像是要坐上去般大腿根抵住了桌邊,被圓潤打磨的桌角就頂著她最敏感的地方,壓迫快感帶來陣陣酥麻,讓她忍不住吐了口氣。
雙手按住桌子,文乃靠著桌角磨蹭著自己,從先端花苞引拉出隱藏在深處的快意,習慣了男人的少女花穴也忍不住跟著顫抖起來,本來只是表演的行為,也開始擁有自己的意願。

「嗯…唔……」
文乃不由自主地扭著腰,整齊的百褶裙堆到了桌上,已經可以看到文乃的裙子下風光。
當坐在前面的髭切確認到白棉內褲上的印花圖案,忍不住輕笑出聲,破壞了淫靡氣氛。

「居然是,小貓尾巴……」
包裹住文乃小俏屁股的內褲,是比她的實際年齡還要更加孩子氣,一條綁著鈴鐺的小貓尾巴的印花內褲,這對在座這些習慣了成熟女人衣物的大男人來說,反而更來的刺激可愛。

「不要看!」
發現內褲露出來的文乃,慌張地拉住裙子,遮住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露出的內褲。

這慌張害羞的反應,更是確實地告訴在場觀眾,在他們眼前做著羞恥演出的少女們,是貨真價實的女子高生。

這就是她們今天的表演節目,穿著自己的高中制服,以學校課桌為舞台,表演自慰的樣子給客人看。
既然是以學校為舞台,自然不能也不用脫下衣服,穿著整齊衣服愛撫自己的演出,更讓觀眾們有著自己正在欣賞少女們,在學校中做著淫蕩壞事的感覺。

「好好好,不看不看。」
從座位上站起來,披著乳白色西裝外套的髭切朝文乃走去。

即使戴著半臉面具看不到表情,男人那彷彿露出獠牙,要把她給剝開吃了的氣勢,教文乃忍不住往後退了半步,靠上了課桌。

「小貓咪…」

「不要過來……」
本能的危機感讓文乃想逃,手被髭切給捉住,以趴著的姿勢壓倒在課桌上。

「不要不要!」
文乃的掙扎毫無效果,髭切的長腿頂入她的腿間,男人大手有趣地摸著小貓尾巴的內褲,手掌摸過圓潤俏臀,探入已經帶有濕意的少女腿間。

「我說啊…」
髭切壓下身去,靠著文乃耳朵。
「小貓咪剛剛想著誰在自慰啊?」

「當然是,公貓啊!」
貼在耳上的軟軟聲音令人顫抖,可是嘴硬的文乃才不會因為竄上背脊的顫抖就輕易認輸。

「那就是我囉!」

「才不是你!」
感覺到內褲邊緣被拉開,男人手指探入少女嬌嫩花瓣,探入體內的指尖讓她輕顫的同時,也聽得到自己腿間傳出令人羞恥的水聲。
她只不過磨蹭了桌角而已,怎麼可能會這麼溼…不熟悉的身體反應,更讓文乃來得慌亂了。

不給文乃任何多想的時間,髭切把覆蓋著少女私密的布料往旁邊一拉,火燙硬物毫不客氣地穿入少女深處,拓開她仍舊青澀的身體。

「啊、啊……」
撞擊著下腹部的堅挺逼出她的嬌啼,想要逃走的文乃被禁錮在髭切與課桌之間,她只能更加貼近課桌一些,努力地想要脫離髭切毫不留情的攻勢。
經驗不足的文乃並不知道,她這個雙手撐在桌上向前傾的姿勢,只是更方便了髭切,男人抓著她被小貓尾巴內褲給覆蓋的嫩臀,恣意享受著少女掙扎顫抖卻又不自覺享受著情慾的身體。

「嗚…啊……」
支撐不住自己趴倒在桌上,文乃盡可能地壓抑自己的嬌喘,抵抗著不斷拍打著她的情慾。
從下腹部延燒上來的炙熱,髭切急切的戳刺,文乃想不到這個剛剛才弄污她的頭髮衣服的男人,怎麼會這麼快又有精神來玩弄她了。

覆蓋在文乃身上,少女耳邊是男人無法壓抑的情慾低呼,噴在耳邊的溫度教她閉緊了眼,下腹部也不能控制地絞緊起來。

「小野貓…幫我生一窩小貓吧……」
咬著小巧耳朵,髭切一貫軟軟的聲音,在文乃耳中只剩下滿滿的令人恐懼的侵略性。

「不要!才不要……我才不要生!!」
貫穿著自己的男人沒有做任何避孕措施,也許會面對的可怕結果讓文乃發抖,少女嚇得雙手往前,緊抓著課桌的邊角想要逃開。
「拜託…拜託了!不要在裡面!」

「不要,我就是要在裡面……」
潮紅少女小臉染上了恐懼的白,只是更刺激髭切的嗜虐欲,不斷膨脹的情慾要污穢少女的一切。

在她的子宮注入自己的子種,讓倔強少女可憐低泣,每一次文乃在抵抗中墮落的模樣,總是讓他背脊顫抖發麻,像是上癮地品味這種無底悅樂。

「不要…拜託不要!!」

比起在髭切身下可憐哭叫的文乃,另外一張課桌上的發展,較為讓人安心一些。

被換了姿勢躺在課桌上的雪繪,那雙修長纖細的長腿,被男人愛撫了好一會兒,才抱著她的雙腳架在肩膀上,將她那件毫不性感的內褲向上拉,掛在腳踝上將少女長腿完整分開。
在舞台強光下,雪繪的私密之處被男人一覽無遺,嬌嫩的少女花瓣上被剃了乾淨,過瘦的雙腿與花瓣遮掩不了她的身體,雙腿一打開她的淫花只能可憐地在空氣中顫抖,閃閃發光春情蕩漾的花蕊,在男人炯炯視線下,雪繪像是等著被宰殺的小鹿般瑟瑟發抖。
即使壓著她的男人戴著半臉面具,雪繪還是能感覺得到男人想要狹玩她的兇猛視線。

現在壓著她的是105桌的客人,是雪繪第一次參加俱樂部就捧場她的男人,照理說應該要感謝的,雪繪卻怎麼樣都無法喜歡這個兇暴的男人。

「把腿抱好。」
隨著男人推過去的長腿,雪繪慌張地抱著自己的膝蓋,不敢對客人有任何反抗意見。

穿著高中制服躺在課桌上,雪繪抱著自己的腿,將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曝露出來,正在希望向下翻的百褶裙遮住她的臉的時候,裙子被男人無情推開,硬是要看著她的羞恥表情。

粗糙手指撫摸著少女花瓣,男人細細地品味女子高生嬌嫩身體。

在這個戴著面具的俱樂部,客人們都不用擔心自己真實身份被少女們發現,可以盡情地在少女身上享樂,做出一些他們平常礙於身份地位所不能做的事情。

躺在桌上可憐忍耐的雪繪,不會知道現在這個玩弄她的男人,是她們所尊敬的虎徹事務所的社長長曾祢虎徹。
四十多歲對她們女團十分親切的未婚大叔,也會叮囑傲慢的新撰組男團不要太欺負她們,讓女孩子們可以好好演出,是讓人尊敬喜歡的社長。

少女們所不知道的是,與他們的社長祢祢切丸是好友的男人,又怎麼可能會是正常的男人。

對著年僅十七歲,幾乎可以做他的女兒的雪繪,長曾祢止不住興奮地撫摸著少女嬌嫩,這緊閉抗拒的少女花心,是他所習慣的風俗女所沒有,男人粗長手指就這樣鑽入她的體內,在雪繪破碎呻吟中,激烈地用手指抽插擴大。

纖瘦的雪繪也比其他兩人更不容易興奮,總是很難溼起來的她,必須要靠男人輔助愛撫才行。
要是可以像風俗店一樣使用潤滑液就不用那麼麻煩,可是俱樂部之中禁止使用準備好的道具以外的物品,嫌麻煩的大叔也只好自己用手玩弄,可惜雪繪的身體一直無法到及格線。

其實就這樣插進去也沒有問題,但看抱著腿瑟瑟發抖的少女,就讓人忍不住想要欺侮她。

長曾祢起身換了個位置,站在雪繪頭上的位置,脫下長褲露出滿出腿毛的大腿,猙獰男人的模樣更是讓雪繪發抖,連嘴唇都忍不住抖了起來。

「舔溼吧。」
翹起來貼在她臉上的猙獰黑紅色肉莖,散發出熱氣的兇猛男人武器,這個總是欺負她讓她疼痛的東西,是雪繪討厭卻無法反抗的可怕兇刃。

顫抖地張開小嘴,雪繪伸出粉舌輕舔。
從軀幹到先端,少女舌尖仔細地劃過每一個部位,認真地伺候她的客人。

「張嘴。」
男人命令讓雪繪一顫,但她還是沒有抵抗地,乖巧地將小嘴張到最大,讓男人滿是腿毛的大腿夾在她的臉邊,猙獰陽物塞滿小嘴,散著苦味的先端抵在她的喉頭,讓雪繪強忍住想要作嘔的衝動。

比起將雪繪給弄濕,不如讓她自己舔溼,習慣了風俗女招待技倆的長曾祢,沒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對待雪繪的同時,用這種姿勢侵犯著女高中生的小嘴,實在是讓人興奮到發抖。

騎在女高中生的臉上,漆黑肉囊與剛硬毛髮拍打在少女偶像的臉上,痛苦嗚噎更將男人情慾催化高漲。
從小嘴退出時,黑紅色肉莖已經被舔的淫亮,只剩下雪繪一個人癱在桌子上喘氣,溢出的唾液溼了她的水手服領子。

在這麼痛苦的侍奉中,雪繪也沒有放在自己的腿,這乖巧頑強的脾氣,實在是可造之材啊。
感嘆的同時,長曾祢也回到雪繪的屁股前面,雙手壓著她的大腿。

知道這是最難受的部份,雪繪抱緊膝蓋的手也止不住發抖,心中不斷告訴著自己要忍耐。

穿入體內的滾燙質量,很輕易地就抵到底,男人玩弄著深處嫩肉所帶來的疼痛,教雪繪忍不住呻吟出聲。
她明明長得高,陰道卻不和比例地非常短,這些大男人們很輕易就能抵到最深處,用他們勇猛強勁的武器折磨她,用精液污穢她的身體。

擅長舞蹈的雪繪,有著比同齡少女更結實緊實的身體,她的花徑也同樣地壓迫著男人,過度挾緊的快感讓男人不自覺挺腰衝刺,顧不了少女稱不上是嬌喘的痛苦哀吟。

疼痛與男人的強勁韻律讓雪繪搖著頭,高高綁起的馬尾就這樣散亂了開,男人的興奮與快感絲毫無法傳遞到她身上,她只能忍受著這一切不合理的凌虐。

想著只要讓他快點射精就能結束一切,雪繪更加夾緊了下半身,渴望從痛苦中解脫。

「夾的這麼緊……」
跟風俗女身經百戰的男人,也抵不過女子高生的誘惑,長曾祢低嗄著,抓著雪繪大腿的手也不自覺用上力氣。
「高中生就這麼淫蕩…這麼想要我的精子?」

「想…想要……」
忍著哭音,雪繪順從地回應男人的淫言狂語。
「請…快點射在雪繪裡面……」

「好好,既然妳都這麼拜託了…」
扯下值得尊敬的社長的面具,可以對著小女孩盡情釋放自己的獸慾,這裡男人的理性完全解放,只剩下原始獸慾的異常空間。

與兩位少女的舞台都不同,紫所在的空間透出異常的淫靡空氣,大家很自然地被自慰的少女給吸引了視線。
明明穿著黑絲襪,整齊的水手服包裹著身體,半點肌膚都沒有露出,卻比另外兩位少女更來得淫豔許多。

隔著黑絲襪,星眸朦朧地愛撫著自己的少女,一隻男人大手撫上了她的秘處。

西裝革履連領帶都十分整齊,紫眨了眨眼才認出,這位是25桌的客人,不像樣地穿著十分高級的西裝,出入在淫靡的深夜俱樂部的奇怪男人。
靈活霸道的男人指尖,隔著毫無意義的黑絲襪撫摸著她,跟自己不同更來的有力的男人手指,湧上的酥麻欲潮讓她放鬆,膝蓋也宛如邀請般的分開,昂躺在課桌上任他為所欲為。

紫享受輕喘的模樣,戴著面具愛撫著她的男人,面無表情卻溢出顯而易見的怒意。
薄得幾乎透過的絲襪,他的指尖摸得到少女軟嫩花瓣,前端因興奮已經脹起的花苞,只要一點力氣就會讓她發出敏感輕哼,春情蕩漾的少女讓他再也忍不住,一個用力撕開了她的絲襪。

與少女驚叫混合在一起的尖銳聲響,黑絲襪從腿間被撕得破碎,勒著少女雙腿黑白分明的誘惑,她還沒來得及用裙子遮掩,男人的手就更快地剝開她,修長手指穿入她已經溼潤的花徑,無視著緊密糾纏上來的柔軟內牆,釋放怒氣般地用手指凌遲著她。
「妳這…壞女孩……居然沒穿內褲上學!」

在看到她自慰的瞬間就已經讓人想像過了,實際摸上少女柔軟,那根本沒有防衛功能的絲襪,一股無名火從他胸口燒上,脫口而出的話語也充滿了上對下的訓誡怒意。

「啊、啊……這樣…不行嗎?」
隨著他的手指而扭腰享受,委屈詢問的紫極為天真無辜,蕩漾媚態與少女清麗渾然天成地交錯著,男人忍不住咬牙切齒,手指又往內突入了些,得到她的熱烈歡迎。

「是不是要誘惑老師作愛?」
攪動著少女細窄,他埋下身,與少女意亂情迷的雙眼對視。

似乎是很意外男人的發問,紫看著這個打扮得一絲不笱的男人,粉唇勾起嬌俏微笑。

「那麼……」
紫伸出手,撫摸著他一身名貴西裝,手指勾上了絲質領帶。
「老師願意跟我作愛嗎?」

比起言語,男人的回答是用火燙教鞭貫穿了她,激烈地拍打著她幽嫩嬌穴,讓她連繼續說話勾引的力氣都沒有。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對著這個十八歲少女彷彿是著了魔般,被她的行為舉動給影響著情緒。
作為粟田口連鎖企業的社長,粟田口一期一直都是溫文儒雅冷靜自持,像現在這樣在舞台上,彷彿表演動物般貪婪著女人的行為,連他自己都不願相信。

「啊啊……老師……太激烈……啊啊……」
揪著他的袖子的紫,嬌弱撒嬌的令人憐愛的模樣,只是讓一期的怒氣更來得高漲。

「是妳期望的吧…」
低嗄地拉起水手服上衣,紫那個不像是高中生的豐美雪乳上,包裹著與她的黑絲襪一樣的蕾絲內衣,襯得她的豐乳更來的高聳誘人的同時,一期也忍不住怒紅了眼,咬上了她的耳朵。
「妳這色女…上課都在想著作愛嗎!」

性感的巨乳女高中生,制服底下還穿著這麼誘人的內衣,要是被任何人給看到了,她別想要能夠平安離開。

「我……上課都……」
男人顯而易見的怒意,只讓紫覺得可笑的不行。
「上課都想著老師喔……」
柔軟雙手攀上他的肩膀,穿著黑絲襪的雙腳也勾誘惑地磨蹭著他,撒嬌的行為只讓一期低嗄一聲,扣緊少女纖腰,在她的嬌喘中用教鞭教訓著這個色情女高中生。

僅僅只有四個小時的深夜舞台演出,對少女們來說卻非常漫長。

她們都很清楚這只是個開始。
今晚…在場所有的男人,都會將精液灌入她們的身體,就跟過去每一次一樣。

One thought on “Carnival 3rd Album 抹黑純真 R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