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3rd Album 抹黑纯真 R18


综艺paro~Alter~
片段预览

纯男性向
调教、过激H

请自行回避



昏暗柔和的灯光,照亮着宽敞的俱乐部厅堂中,轻快的爵士乐回荡,又是一个将会令人愉快度过的夜晚。

穿着高中制服青春洋溢的少女们,手上端著小巧托盘,摇曳著深蓝色的百褶裙,穿梭在俱乐部的厅堂中,替每一桌的客人奉上他们所点的酒水。

“小野猫,这是妳的学校制服吗?”
文乃才刚把兑了冰块的威士忌放在沙发旁的玻璃桌上,就被沙发上的客人给一把搂近怀里,柔软金发蹭着她的脸,手指勾着她胸口的蝴蝶结。
膝盖上10公分的百褶裙,白色领子的深蓝色水手服,套著学生鞋的美腿上是可爱的学生短袜,年仅16岁的少女偶像,是真正的女子高中生。

“别这样,制服会皱啦!”
推开客人,文乃慌忙地抚平制服,气鼓鼓的小脸让男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就算明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课,也不能将制服给弄脏弄皱。
梦想是成为医生的文乃,在进行偶像工作时也不荒废学习,才能在偶像毕业时也成为大学生。

睨了107桌的客人一眼,文乃快步回到吧台边,去替其他客人送酒水。

大约一个月一次,在深夜11点开始的俱乐部,被招待的客人都是男性,戴着半脸面具的他们,少女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都是用桌号来称呼他们。
不知道客人们名字的少女们,自然更不知道能被招待到这个深夜俱乐部的客人是何等身份,完全不是她们这些少女偶像可以接触的大人物。

这位107桌的客人,正是制菓业界第一把交椅源氏企业的少公子源髭切,他含着威士忌一脸不快地,看着他的小猫送酒到118桌的客人前,那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就像是议员秘书的家伙。

这个俱乐部,只有三名少女负责招待,分别是高佻美少女的雪绘和性感美少女的紫,她们三人就是现在人气急上升的女子团体SANIWA的成员,标榜著绝不恋爱的美少女们,迅速攻占粉丝的心。

三位美少女都一样穿着高中制服,唯一不同的只有胸口领结的颜色,还有裙子长度与她们的袜子而已。

“小雪绘,妳的袜子呢?”
端坐在136号桌子上,豪放不羁露出自己身上的刺青,完全不戴面具遮脸的的大叔日本号,轻挑地问著替他送酒的少女。
“该不会是…裸足吧?”

“那个…我不习惯穿袜子……”
将托盘抱在怀中,雪绘不擅长应付这个豪迈大叔,总是颤抖说话。

“裙子那么短,是不是有改短啊,让男人可以看妳内裤?”

“没、没有…”
颤抖摇头,雪绘一脸困扰不知道怎么解释。

比日本女孩平均身高都还要高的雪绘,一般的裙子对她来说自然也是太短,同样的裙子在她身上就自动短了一截,并不是她刻意改短。

“来,裙子拉起来我看看。”
咧著嘴一脸坏主意的日本号,有趣地看着雪绘几乎要哭出来的小脸,还有颤抖地捏著裙摆的小手。

“我…那个……”
在山金造弥弥切丸社长的命令下,她们女团在这里招待VIP客人,既然是VIP也就代表是不能得罪的对象。

社长有令,在这个地方,不管客人做出什么要求都必须要服从。

含着泪,雪绘颤抖著小手,轻轻地将裙摆给拉了上来,停在差一点露出大腿根的地方。

“看不见,裙子再高一点。”
少女可怜含泪的模样,一点都无法激起日本号的怜悯之心,这个四十来岁的大叔,就是恶劣地欺负眼前的17岁少女。

抿紧粉唇,雪绘颤抖着手再把裙子拉高了些,到了可以看见大腿根与白绵内裤的程度。
把百褶裙拉起,雪绘纤细修长的美腿更是一览无遗,结实优美的长腿曲线,晶莹透白的肌肤,穿了袜子反而会遮掩住她的美丽了。

雪绘低着头,眉毛纠结抿紧粉唇的样子,那个好像自己做了天大坏事的模样,让日本号耸耸肩靠回沙发上。
“好了好了,裙子放下来吧。”

雪绘如获大赦地迅速放下裙子,对着日本号轻轻点头。
“谢、谢谢……”
声音落地,雪绘如逃走般往吧台的方向快步走去,速度几乎是小跑步了。

“喂喂,对欺负自己的人道谢啊……”
搔弄自己凌乱头发,日本号苦笑摇头。

在室内的另外一角,替客人端上酒水的则是女团中人气垫底的紫。
和另外两位露出洋溢青春气息的打扮不同,名门出身的大小姐是黑丝袜搭配着制服,气质优雅端丽的她,却有着不合比例的巨乳,将水手服高高撑起,明明紧紧包裹着没有露出半点肌肤,晃荡的胸乳与俏臀,给人十足十的情色诱惑,实在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呀!”
才放下酒杯,屁股就被人给摸了一把,让紫忍不住低叫一声,用托盘遮住裙子后䙓,俏脸上有淡淡红晕。

“抱歉抱歉,实在太诱人了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130桌,总是穿着白西装的客人,笑着摇摇手,虽然说著抱歉可是脸上完全看不出半点歉意,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他戴着半脸面具,几乎看不出表情的关系也说不一定。
“紫你这么色的打扮,上课有没有遇过痴汉?”

“没有,我是搭车上学。”
她们女团的出入皆是由保镖的蜻蛉切接送。无须自己搭电车上班,自然也没有遭遇痴汉的机会。

“真可惜啊,要是搭电车肯定会被天天痴汉呢。”
靠在沙发上,他毫不客气地调戏少女。
“紫这么好色,可以试试看喔。”

“如果被痴汉了,我会大声尖叫喔。”
朝客人弯下身,别在耳后的长发落了下来,紫可爱地说明她的对应方式。

痴汉本来就是犯罪,对女高中生痴汉被抓到,可是会让男人家破人亡的重大问题,只要是常识人应该都不会这么做,这就是少女的自信。

“哎呀哎呀,这可就麻烦了呢。”
双手一瘫,他无奈的只好放弃。

“客人痴汉要是被抓到了,就等不到您的光临了,还请小心一点喔。”

“哈哈哈,谢谢忠告。”
说得好像他是痴汉惯犯一样,不过五条鹤丸并不介意这样可爱的误会。
紫这副色情高中生的打扮,居然能好好地在学校中生活着,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只能说最近的孩子们都太过草食,看着这么丰美的肉块也不懂得开嘴咬下。

不过也就因为这些草食的孩子们,他们这些大人才能够好好享受女高中生的甜美身体。

想到今晚安排好的节目,鹤丸已经迫不及待想想要开始了呢。












少女们回到厅堂中间的舞台时,她们的脸上头发上,甚至制服上都已经沾染了男人的白浊欲望,是先才轮桌服务留下的痕迹。

让穿着自己制服的现职女子高生,每个人三分钟地轮流对客人口唇侍奉,免不了有忍不住的客人,直接弄污中意少女的衣服和小脸,看她们垂挂著精液的狼狈模样,这些都是VIP才有的特别服务。

而且,这都还只是热身罢了。

现在开始才是今天真正的表演节目。

中间舞台散开地摆放了三张高中课桌,只有桌子没有椅子,桌子正上方打着舞台用的强光,这就是今天少女偶像的表演舞台。

她们各自走到高中课桌前,虽然社长早就嘱咐了今天的节目,事到临头站在舞台上,她们反而踌躇了起来。

三人之中最不安颤抖的,就是身材最高的雪绘了。
看着浅木色的课桌,她的小手抓着裙子,止不住抖动,似乎要哭出来地看着另外站在不远处的两位少女。

同样站在课桌边的文乃,绷著脸咬著粉唇,痛苦挣扎的表情不像是少女偶像该有的,但这就是她们面对的困境。

看着迟迟无法开始的两人,紫抓着衣服的手指揪紧又放松,轻吸一口气调整出偶像的表情。

轻巧地转过身,紫面对座位上的观众们,勾起妩媚可爱的笑容,双手靠上背后的桌子,让自己坐在桌子上,穿着黑丝袜曲线优美的双腿,脚踝交叠在男人面前带有勾引气息地晃动着。
踢下鞋子,下巴靠在自己膝盖上,抱着角坐在桌子上的少女,百褶裙沿着大腿曲线滑落,从男人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见她裙子下的风采,只可惜那里只有黑丝袜,并不是客人们所期待的可爱少女内裤。

仿佛是看着少女写真集中的一页,勾人红唇有着尚未脱去的少女稚气,她的美丽黑发上还挂著先才被喷洒的男人白浊,这模样反而更让她看起来天真妖娆,双手抱着自己大腿,指尖轻抚著腿间私密的少女花瓣。

男人们的视线全部集中到雪白纤手所在之处,被黑丝袜给包裹的地方,那不自然地紧贴著大腿软肉的布料,瞬间让在座所有男人意识到,眼前的少女已经溼了,而且是淫溼到透出布料,让裤袜都贴在她身上了。

先才的轮桌服务中,客人们在被少女们给轮番口舌侍奉时,最多也只能揉捏她们的软乳,掀起裙子玩弄她们这种事情,在表演时间中并不被允许。

想像著美丽少女先才跪在他们腿间,小舌舔吻粉唇吸吮时,甜美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的事实,俱乐部中的空气,瞬间炙热了起来。

抱着自己大腿,紫的双手抚摸上自己腿间,隔着丝袜双手爱抚著自己的滴著淫蜜的小口,以及顶端的敏感花苞,吐出敏感淫啼,陶醉地半瞇上星眸。

看着已经开始表演的紫,雪绘也一咬牙,不再继续磨蹭下去,弯下腰趴在课桌上,这样子过短的裙子就会拉上去,露出雪绘被称赞为少女偶像中目前第一的美腿。
趴在桌子上的雪绘,没有丝袜的双腿纤细笔直,本来就透白的肌肤在强光下仿佛剔透雪地般,反射著润圆光彩。

雪绘的裙子底下,是非常少女的纯白棉内裤,只有边缘的一丁点木棉蕾丝作为装饰,在男人眼中十分朴实不性感的内衣,在雪绘身上反而非常适合。
趴在课桌上的雪绘,站直了双腿自然屁股也跟着抬起,狭小骨盆与过瘦臀部是女孩子的理想,但在男人观点就略嫌不足,不过在这种时候,却给于他们异样的兴奋感。

雪绘一手撑著自己,另外一手从自己腿间穿出,纤长手指隔着内裤,轻抚著自己腿间,不甚熟悉的手指上下来回,笨拙的手法更显少女,搭配着压抑低哼,瞬间让观众们有着自己来到了高中教室,偷窥了少女祕密的疯狂。

在舞台的另外一边,抗拒著这种特殊情色舞台表演的文乃,也知道自己不能一直拖时间下去。
虽然祢祢切丸社长一直强调,这不过是深夜舞台表演,但与甜美外表完全相反,性格刚强的文乃,始终无法接受这跟卖身没有两样的行为。
比过激的深夜综艺节目还要更来得过份的演出,要不是她们有把柄在社长手上,才不可能接受不合理且不合法的深夜舞台。

年龄最小只有16岁的文乃,要她在男人面前大剌剌地露出内裤,实在是太困难了,她站在桌边,为难地看了一圈期待着她的表演的观众们。

噘著粉唇,文乃往前走了几步,像是要坐上去般大腿根抵住了桌边,被圆润打磨的桌角就顶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压迫快感带来阵阵酥麻,让她忍不住吐了口气。
双手按住桌子,文乃靠着桌角磨蹭著自己,从先端花苞引拉出隐藏在深处的快意,习惯了男人的少女花穴也忍不住跟着颤抖起来,本来只是表演的行为,也开始拥有自己的意愿。

“嗯…唔……”
文乃不由自主地扭著腰,整齐的百褶裙堆到了桌上,已经可以看到文乃的裙子下风光。
当坐在前面的髭切确认到白棉内裤上的印花图案,忍不住轻笑出声,破坏了淫靡气氛。

“居然是,小猫尾巴……”
包裹住文乃小俏屁股的内裤,是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更加孩子气,一条绑着铃铛的小猫尾巴的印花内裤,这对在座这些习惯了成熟女人衣物的大男人来说,反而更来的刺激可爱。

“不要看!”
发现内裤露出来的文乃,慌张地拉住裙子,遮住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的内裤。

这慌张害羞的反应,更是确实地告诉在场观众,在他们眼前做着羞耻演出的少女们,是货真价实的女子高生。

这就是她们今天的表演节目,穿着自己的高中制服,以学校课桌为舞台,表演自慰的样子给客人看。
既然是以学校为舞台,自然不能也不用脱下衣服,穿着整齐衣服爱抚自己的演出,更让观众们有着自己正在欣赏少女们,在学校中做着淫荡坏事的感觉。

“好好好,不看不看。”
从座位上站起来,披着乳白色西装外套的髭切朝文乃走去。

即使戴着半脸面具看不到表情,男人那仿佛露出獠牙,要把她给剥开吃了的气势,教文乃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靠上了课桌。

“小猫咪…”

“不要过来……”
本能的危机感让文乃想逃,手被髭切给捉住,以趴着的姿势压倒在课桌上。

“不要不要!”
文乃的挣扎毫无效果,髭切的长腿顶入她的腿间,男人大手有趣地摸著小猫尾巴的内裤,手掌摸过圆润俏臀,探入已经带有湿意的少女腿间。

“我说啊…”
髭切压下身去,靠着文乃耳朵。
“小猫咪刚刚想着谁在自慰啊?”

“当然是,公猫啊!”
贴在耳上的软软声音令人颤抖,可是嘴硬的文乃才不会因为窜上背脊的颤抖就轻易认输。

“那就是我囉!”

“才不是你!”
感觉到内裤边缘被拉开,男人手指探入少女娇嫩花瓣,探入体内的指尖让她轻颤的同时,也听得到自己腿间传出令人羞耻的水声。
她只不过磨蹭了桌角而已,怎么可能会这么溼…不熟悉的身体反应,更让文乃来得慌乱了。

不给文乃任何多想的时间,髭切把覆蓋著少女私密的布料往旁边一拉,火烫硬物毫不客气地穿入少女深处,拓开她仍旧青涩的身体。

“啊、啊……”
撞击著下腹部的坚挺逼出她的娇啼,想要逃走的文乃被禁锢在髭切与课桌之间,她只能更加贴近课桌一些,努力地想要脱离髭切毫不留情的攻势。
经验不足的文乃并不知道,她这个双手撑在桌上向前倾的姿势,只是更方便了髭切,男人抓着她被小猫尾巴内裤给覆蓋的嫩臀,恣意享受着少女挣扎颤抖却又不自觉享受着情欲的身体。

“呜…啊……”
支撑不住自己趴倒在桌上,文乃尽可能地压抑自己的娇喘,抵抗著不断拍打着她的情欲。
从下腹部延烧上来的炙热,髭切急切的戳刺,文乃想不到这个刚刚才弄污她的头发衣服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快又有精神来玩弄她了。

覆蓋在文乃身上,少女耳边是男人无法压抑的情欲低呼,喷在耳边的温度教她闭紧了眼,下腹部也不能控制地绞紧起来。

“小野猫…帮我生一窝小猫吧……”
咬著小巧耳朵,髭切一贯软软的声音,在文乃耳中只剩下满满的令人恐惧的侵略性。

“不要!才不要……我才不要生!!”
贯穿着自己的男人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也许会面对的可怕结果让文乃发抖,少女吓得双手往前,紧抓着课桌的边角想要逃开。
“拜托…拜托了!不要在里面!”

“不要,我就是要在里面……”
潮红少女小脸染上了恐惧的白,只是更刺激髭切的嗜虐欲,不断膨胀的情欲要污秽少女的一切。

在她的子宫注入自己的子种,让倔强少女可怜低泣,每一次文乃在抵抗中堕落的模样,总是让他背脊颤抖发麻,像是上瘾地品味这种无底悦乐。

“不要…拜托不要!!”

比起在髭切身下可怜哭叫的文乃,另外一张课桌上的发展,较为让人安心一些。

被换了姿势躺在课桌上的雪绘,那双修长纤细的长腿,被男人爱抚了好一会儿,才抱着她的双脚架在肩膀上,将她那件毫不性感的内裤向上拉,挂在脚踝上将少女长腿完整分开。
在舞台强光下,雪绘的私密之处被男人一览无遗,娇嫩的少女花瓣上被剃了干净,过瘦的双腿与花瓣遮掩不了她的身体,双腿一打开她的淫花只能可怜地在空气中颤抖,闪闪发光春情荡漾的花蕊,在男人炯炯视线下,雪绘像是等著被宰杀的小鹿般瑟瑟发抖。
即使压着她的男人戴着半脸面具,雪绘还是能感觉得到男人想要狭玩她的凶猛视线。

现在压着她的是105桌的客人,是雪绘第一次参加俱乐部就捧场她的男人,照理说应该要感谢的,雪绘却怎么样都无法喜欢这个凶暴的男人。

“把腿抱好。”
随着男人推过去的长腿,雪绘慌张地抱着自己的膝盖,不敢对客人有任何反抗意见。

穿着高中制服躺在课桌上,雪绘抱着自己的腿,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曝露出来,正在希望向下翻的百褶裙遮住她的脸的时候,裙子被男人无情推开,硬是要看着她的羞耻表情。

粗糙手指抚摸著少女花瓣,男人细细地品味女子高生娇嫩身体。

在这个戴着面具的俱乐部,客人们都不用担心自己真实身份被少女们发现,可以尽情地在少女身上享乐,做出一些他们平常碍于身份地位所不能做的事情。

躺在桌上可怜忍耐的雪绘,不会知道现在这个玩弄她的男人,是她们所尊敬的虎彻事务所的社长长曾祢虎彻。
四十多岁对她们女团十分亲切的未婚大叔,也会叮嘱傲慢的新撰组男团不要太欺负她们,让女孩子们可以好好演出,是让人尊敬喜欢的社长。

少女们所不知道的是,与他们的社长祢祢切丸是好友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是正常的男人。

对着年仅十七岁,几乎可以做他的女儿的雪绘,长曾祢止不住兴奋地抚摸著少女娇嫩,这紧闭抗拒的少女花心,是他所习惯的风俗女所没有,男人粗长手指就这样钻入她的体内,在雪绘破碎呻吟中,激烈地用手指抽插扩大。

纤瘦的雪绘也比其他两人更不容易兴奋,总是很难溼起来的她,必须要靠男人辅助爱抚才行。
要是可以像风俗店一样使用润滑液就不用那么麻烦,可是俱乐部之中禁止使用准备好的道具以外的物品,嫌麻烦的大叔也只好自己用手玩弄,可惜雪绘的身体一直无法到及格线。

其实就这样插进去也没有问题,但看抱着腿瑟瑟发抖的少女,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欺侮她。

长曾祢起身换了个位置,站在雪绘头上的位置,脱下长裤露出满出腿毛的大腿,狰狞男人的模样更是让雪绘发抖,连嘴唇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舔溼吧。”
翘起来贴在她脸上的狰狞黑红色肉茎,散发出热气的凶猛男人武器,这个总是欺负她让她疼痛的东西,是雪绘讨厌却无法反抗的可怕凶刃。

颤抖地张开小嘴,雪绘伸出粉舌轻舔。
从躯干到先端,少女舌尖仔细地划过每一个部位,认真地伺候她的客人。

“张嘴。”
男人命令让雪绘一颤,但她还是没有抵抗地,乖巧地将小嘴张到最大,让男人满是腿毛的大腿夹在她的脸边,狰狞阳物塞满小嘴,散著苦味的先端抵在她的喉头,让雪绘强忍住想要作呕的冲动。

比起将雪绘给弄湿,不如让她自己舔溼,习惯了风俗女招待技俩的长曾祢,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对待雪绘的同时,用这种姿势侵犯著女高中生的小嘴,实在是让人兴奋到发抖。

骑在女高中生的脸上,漆黑肉囊与刚硬毛发拍打在少女偶像的脸上,痛苦呜噎更将男人情欲催化高涨。
从小嘴退出时,黑红色肉茎已经被舔的淫亮,只剩下雪绘一个人瘫在桌子上喘气,溢出的唾液溼了她的水手服领子。

在这么痛苦的侍奉中,雪绘也没有放在自己的腿,这乖巧顽强的脾气,实在是可造之材啊。
感叹的同时,长曾祢也回到雪绘的屁股前面,双手压着她的大腿。

知道这是最难受的部份,雪绘抱紧膝盖的手也止不住发抖,心中不断告诉著自己要忍耐。

穿入体内的滚烫质量,很轻易地就抵到底,男人玩弄著深处嫩肉所带来的疼痛,教雪绘忍不住呻吟出声。
她明明长得高,阴道却不和比例地非常短,这些大男人们很轻易就能抵到最深处,用他们勇猛强劲的武器折磨她,用精液污秽她的身体。

擅长舞蹈的雪绘,有着比同龄少女更结实紧实的身体,她的花径也同样地压迫着男人,过度挟紧的快感让男人不自觉挺腰冲刺,顾不了少女称不上是娇喘的痛苦哀吟。

疼痛与男人的强劲韵律让雪绘摇著头,高高绑起的马尾就这样散乱了开,男人的兴奋与快感丝毫无法传递到她身上,她只能忍受着这一切不合理的凌虐。

想着只要让他快点射精就能结束一切,雪绘更加夹紧了下半身,渴望从痛苦中解脱。

“夹的这么紧……”
跟风俗女身经百战的男人,也抵不过女子高生的诱惑,长曾祢低嗄著,抓着雪绘大腿的手也不自觉用上力气。
“高中生就这么淫荡…这么想要我的精子?”

“想…想要……”
忍着哭音,雪绘顺从地回应男人的淫言狂语。
“请…快点射在雪绘里面……”

“好好,既然妳都这么拜托了…”
扯下值得尊敬的社长的面具,可以对着小女孩尽情释放自己的兽欲,这里男人的理性完全解放,只剩下原始兽欲的异常空间。

与两位少女的舞台都不同,紫所在的空间透出异常的淫靡空气,大家很自然地被自慰的少女给吸引了视线。
明明穿着黑丝袜,整齐的水手服包裹着身体,半点肌肤都没有露出,却比另外两位少女更来得淫艳许多。

隔着黑丝袜,星眸朦胧地爱抚著自己的少女,一只男人大手抚上了她的秘处。

西装革履连领带都十分整齐,紫眨了眨眼才认出,这位是25桌的客人,不像样地穿着十分高级的西装,出入在淫靡的深夜俱乐部的奇怪男人。
灵活霸道的男人指尖,隔着毫无意义的黑丝袜抚摸着她,跟自己不同更来的有力的男人手指,涌上的酥麻欲潮让她放松,膝盖也宛如邀请般的分开,昂躺在课桌上任他为所欲为。

紫享受轻喘的模样,戴着面具爱抚着她的男人,面无表情却溢出显而易见的怒意。
薄得几乎透过的丝袜,他的指尖摸得到少女软嫩花瓣,前端因兴奋已经胀起的花苞,只要一点力气就会让她发出敏感轻哼,春情荡漾的少女让他再也忍不住,一个用力撕开了她的丝袜。

与少女惊叫混合在一起的尖锐声响,黑丝袜从腿间被撕得破碎,勒著少女双腿黑白分明的诱惑,她还没来得及用裙子遮掩,男人的手就更快地剥开她,修长手指穿入她已经溼润的花径,无视着紧密纠缠上来的柔软内墙,释放怒气般地用手指凌迟着她。
“妳这…坏女孩……居然没穿内裤上学!”

在看到她自慰的瞬间就已经让人想像过了,实际摸上少女柔软,那根本没有防卫功能的丝袜,一股无名火从他胸口烧上,脱口而出的话语也充满了上对下的训诫怒意。

“啊、啊……这样…不行吗?”
随着他的手指而扭腰享受,委屈询问的紫极为天真无辜,荡漾媚态与少女清丽浑然天成地交错著,男人忍不住咬牙切齿,手指又往内突入了些,得到她的热烈欢迎。

“是不是要诱惑老师作爱?”
搅动着少女细窄,他埋下身,与少女意乱情迷的双眼对视。

似乎是很意外男人的发问,紫看着这个打扮得一丝不笱的男人,粉唇勾起娇俏微笑。

“那么……”
紫伸出手,抚摸着他一身名贵西装,手指勾上了丝质领带。
“老师愿意跟我作爱吗?”

比起言语,男人的回答是用火烫教鞭贯穿了她,激烈地拍打着她幽嫩娇穴,让她连继续说话勾引的力气都没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对着这个十八岁少女仿佛是著了魔般,被她的行为举动给影响着情绪。
作为粟田口连锁企业的社长,粟田口一期一直都是温文儒雅冷静自持,像现在这样在舞台上,仿佛表演动物般贪婪著女人的行为,连他自己都不愿相信。

“啊啊……老师……太激烈……啊啊……”
揪着他的袖子的紫,娇弱撒娇的令人怜爱的模样,只是让一期的怒气更来得高涨。

“是妳期望的吧…”
低嗄地拉起水手服上衣,紫那个不像是高中生的丰美雪乳上,包裹着与她的黑丝袜一样的蕾丝内衣,衬得她的乳丰更来的高耸诱人的同时,一期也忍不住怒红了眼,咬上了她的耳朵。
“妳这色女…上课都在想著作爱吗!”

性感的巨乳女高中生,制服底下还穿着这么诱人的内衣,要是被任何人给看到了,她别想要能够平安离开。

“我……上课都……”
男人显而易见的怒意,只让紫觉得可笑的不行。
“上课都想着老师喔……”
柔软双手攀上他的肩膀,穿着黑丝袜的双脚也勾诱惑地磨蹭着他,撒娇的行为只让一期低嗄一声,扣紧少女纤腰,在她的娇喘中用教鞭教训著这个色情女高中生。

仅仅只有四个小时的深夜舞台演出,对少女们来说却非常漫长。

她们都很清楚这只是个开始。
今晚…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会将精液灌入她们的身体,就跟过去每一次一样。

3rd Album 抹黑纯真

昏暗柔和的灯光,照亮着宽敞的俱乐部厅堂中,轻快的爵士乐回荡,又是一个将会令人愉快度过的夜晚。

穿着高中制服青春洋溢的少女们,手上端著小巧托盘,摇曳著深蓝色的百褶裙,穿梭在俱乐部的厅堂中,替每一桌的客人奉上他们所点的酒水。

“小野猫,这是妳的学校制服吗?”
文乃才刚把兑了冰块的威士忌放在沙发旁的玻璃桌上,就被沙发上的客人给一把搂近怀里,柔软金发蹭着她的脸,手指勾着她胸口的蝴蝶结。
膝盖上10公分的百褶裙,白色领子的深蓝色水手服,套著学生鞋的美腿上是可爱的学生短袜,年仅16岁的少女偶像,是真正的女子高中生。

“别这样,制服会皱啦!”
推开客人,文乃慌忙地抚平制服,气鼓鼓的小脸让男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就算明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课,也不能将制服给弄脏弄皱。
梦想是成为医生的文乃,在进行偶像工作时也不荒废学习,才能在偶像毕业时也成为大学生。

睨了107桌的客人一眼,文乃快步回到吧台边,去替其他客人送酒水。

大约一个月一次,在深夜11点开始的俱乐部,被招待的客人都是男性,戴着半脸面具的他们,少女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都是用桌号来称呼他们。
不知道客人们名字的少女们,自然更不知道能被招待到这个深夜俱乐部的客人是何等身份,完全不是她们这些少女偶像可以接触的大人物。

这位107桌的客人,正是制菓业界第一把交椅源氏企业的少公子源髭切,他含着威士忌一脸不快地,看着他的小猫送酒到118桌的客人前,那个西装革履看起来就像是议员秘书的家伙。

这个俱乐部,只有三名少女负责招待,分别是高佻美少女的雪绘和性感美少女的紫,她们三人就是现在人气急上升的女子团体SANIWA的成员,标榜著绝不恋爱的美少女们,迅速攻占粉丝的心。

三位美少女都一样穿着高中制服,唯一不同的只有胸口领结的颜色,还有裙子长度与她们的袜子而已。

“小雪绘,妳的袜子呢?”
端坐在136号桌子上,豪放不羁露出自己身上的刺青,完全不戴面具遮脸的的大叔日本号,轻挑地问著替他送酒的少女。
“该不会是…裸足吧?”

“那个…我不习惯穿袜子……”
将托盘抱在怀中,雪绘不擅长应付这个豪迈大叔,总是颤抖说话。

“裙子那么短,是不是有改短啊,让男人可以看妳内裤?”

“没、没有…”
颤抖摇头,雪绘一脸困扰不知道怎么解释。

比日本女孩平均身高都还要高的雪绘,一般的裙子对她来说自然也是太短,同样的裙子在她身上就自动短了一截,并不是她刻意改短。

“来,裙子拉起来我看看。”
咧著嘴一脸坏主意的日本号,有趣地看着雪绘几乎要哭出来的小脸,还有颤抖地捏著裙摆的小手。

“我…那个……”
在山金造弥弥切丸社长的命令下,她们女团在这里招待VIP客人,既然是VIP也就代表是不能得罪的对象。

社长有令,在这个地方,不管客人做出什么要求都必须要服从。

含着泪,雪绘颤抖著小手,轻轻地将裙摆给拉了上来,停在差一点露出大腿根的地方。

“看不见,裙子再高一点。”
少女可怜含泪的模样,一点都无法激起日本号的怜悯之心,这个四十来岁的大叔,就是恶劣地欺负眼前的17岁少女。

抿紧粉唇,雪绘颤抖着手再把裙子拉高了些,到了可以看见大腿根与白绵内裤的程度。
把百褶裙拉起,雪绘纤细修长的美腿更是一览无遗,结实优美的长腿曲线,晶莹透白的肌肤,穿了袜子反而会遮掩住她的美丽了。

雪绘低着头,眉毛纠结抿紧粉唇的样子,那个好像自己做了天大坏事的模样,让日本号耸耸肩靠回沙发上。
“好了好了,裙子放下来吧。”

雪绘如获大赦地迅速放下裙子,对着日本号轻轻点头。
“谢、谢谢……”
声音落地,雪绘如逃走般往吧台的方向快步走去,速度几乎是小跑步了。

“喂喂,对欺负自己的人道谢啊……”
搔弄自己凌乱头发,日本号苦笑摇头。

在室内的另外一角,替客人端上酒水的则是女团中人气垫底的紫。
和另外两位露出洋溢青春气息的打扮不同,名门出身的大小姐是黑丝袜搭配着制服,气质优雅端丽的她,却有着不合比例的巨乳,将水手服高高撑起,明明紧紧包裹着没有露出半点肌肤,晃荡的胸乳与俏臀,给人十足十的情色诱惑,实在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呀!”
才放下酒杯,屁股就被人给摸了一把,让紫忍不住低叫一声,用托盘遮住裙子后䙓,俏脸上有淡淡红晕。

“抱歉抱歉,实在太诱人了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130桌,总是穿着白西装的客人,笑着摇摇手,虽然说著抱歉可是脸上完全看不出半点歉意,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他戴着半脸面具,几乎看不出表情的关系也说不一定。
“紫你这么色的打扮,上课有没有遇过痴汉?”

“没有,我是搭车上学。”
她们女团的出入皆是由保镖的蜻蛉切接送。无须自己搭电车上班,自然也没有遭遇痴汉的机会。

“真可惜啊,要是搭电车肯定会被天天痴汉呢。”
靠在沙发上,他毫不客气地调戏少女。
“紫这么好色,可以试试看喔。”

“如果被痴汉了,我会大声尖叫喔。”
朝客人弯下身,别在耳后的长发落了下来,紫可爱地说明她的对应方式。

痴汉本来就是犯罪,对女高中生痴汉被抓到,可是会让男人家破人亡的重大问题,只要是常识人应该都不会这么做,这就是少女的自信。

“哎呀哎呀,这可就麻烦了呢。”
双手一瘫,他无奈的只好放弃。

“客人痴汉要是被抓到了,就等不到您的光临了,还请小心一点喔。”

“哈哈哈,谢谢忠告。”
说得好像他是痴汉惯犯一样,不过五条鹤丸并不介意这样可爱的误会。
紫这副色情高中生的打扮,居然能好好地在学校中生活着,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只能说最近的孩子们都太过草食,看着这么丰美的肉块也不懂得开嘴咬下。

不过也就因为这些草食的孩子们,他们这些大人才能够好好享受女高中生的甜美身体。

想到今晚安排好的节目,鹤丸已经迫不及待想想要开始了呢。

少女们回到厅堂中间的舞台时,她们的脸上头发上,甚至制服上都已经沾染了男人的白浊欲望,是先才轮桌服务留下的痕迹。

让穿着自己制服的现职女子高生,每个人三分钟地轮流对客人口唇侍奉,免不了有忍不住的客人,直接弄污中意少女的衣服和小脸,看她们垂挂著精液的狼狈模样,这些都是VIP才有的特别服务。

而且,这都还只是热身罢了。

现在开始才是今天真正的表演节目。

中间舞台散开地摆放了三张高中课桌,只有桌子没有椅子,桌子正上方打着舞台用的强光,这就是今天少女偶像的表演舞台。

她们各自走到高中课桌前,虽然社长早就嘱咐了今天的节目,事到临头站在舞台上,她们反而踌躇了起来。

三人之中最不安颤抖的,就是身材最高的雪绘了。
看着浅木色的课桌,她的小手抓着裙子,止不住抖动,似乎要哭出来地看着另外站在不远处的两位少女。

同样站在课桌边的文乃,绷著脸咬著粉唇,痛苦挣扎的表情不像是少女偶像该有的,但这就是她们面对的困境。

看着迟迟无法开始的两人,紫抓着衣服的手指揪紧又放松,轻吸一口气调整出偶像的表情。

轻巧地转过身,紫面对座位上的观众们,勾起妩媚可爱的笑容,双手靠上背后的桌子,让自己坐在桌子上,穿着黑丝袜曲线优美的双腿,脚踝交叠在男人面前带有勾引气息地晃动着。
踢下鞋子,下巴靠在自己膝盖上,抱着角坐在桌子上的少女,百褶裙沿着大腿曲线滑落,从男人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见她裙子下的风采,只可惜那里只有黑丝袜,并不是客人们所期待的可爱少女内裤。

仿佛是看着少女写真集中的一页,勾人红唇有着尚未脱去的少女稚气,她的美丽黑发上还挂著先才被喷洒的男人白浊,这模样反而更让她看起来天真妖娆,双手抱着自己大腿,指尖轻抚著腿间私密的少女花瓣。

男人们的视线全部集中到雪白纤手所在之处,被黑丝袜给包裹的地方,那不自然地紧贴著大腿软肉的布料,瞬间让在座所有男人意识到,眼前的少女已经溼了,而且是淫溼到透出布料,让裤袜都贴在她身上了。

先才的轮桌服务中,客人们在被少女们给轮番口舌侍奉时,最多也只能揉捏她们的软乳,掀起裙子玩弄她们这种事情,在表演时间中并不被允许。

想像著美丽少女先才跪在他们腿间,小舌舔吻粉唇吸吮时,甜美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的事实,俱乐部中的空气,瞬间炙热了起来。

抱着自己大腿,紫的双手抚摸上自己腿间,隔着丝袜双手爱抚著自己的滴著淫蜜的小口,以及顶端的敏感花苞,吐出敏感淫啼,陶醉地半瞇上星眸。

看着已经开始表演的紫,雪绘也一咬牙,不再继续磨蹭下去,弯下腰趴在课桌上,这样子过短的裙子就会拉上去,露出雪绘被称赞为少女偶像中目前第一的美腿。
趴在桌子上的雪绘,没有丝袜的双腿纤细笔直,本来就透白的肌肤在强光下仿佛剔透雪地般,反射著润圆光彩。

雪绘的裙子底下,是非常少女的纯白棉内裤,只有边缘的一丁点木棉蕾丝作为装饰,在男人眼中十分朴实不性感的内衣,在雪绘身上反而非常适合。
趴在课桌上的雪绘,站直了双腿自然屁股也跟着抬起,狭小骨盆与过瘦臀部是女孩子的理想,但在男人观点就略嫌不足,不过在这种时候,却给于他们异样的兴奋感。

雪绘一手撑著自己,另外一手从自己腿间穿出,纤长手指隔着内裤,轻抚著自己腿间,不甚熟悉的手指上下来回,笨拙的手法更显少女,搭配着压抑低哼,瞬间让观众们有着自己来到了高中教室,偷窥了少女祕密的疯狂。

在舞台的另外一边,抗拒著这种特殊情色舞台表演的文乃,也知道自己不能一直拖时间下去。
虽然祢祢切丸社长一直强调,这不过是深夜舞台表演,但与甜美外表完全相反,性格刚强的文乃,始终无法接受这跟卖身没有两样的行为。
比过激的深夜综艺节目还要更来得过份的演出,要不是她们有把柄在社长手上,才不可能接受不合理且不合法的深夜舞台。

年龄最小只有16岁的文乃,要她在男人面前大剌剌地露出内裤,实在是太困难了,她站在桌边,为难地看了一圈期待着她的表演的观众们。

噘著粉唇,文乃往前走了几步,像是要坐上去般大腿根抵住了桌边,被圆润打磨的桌角就顶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压迫快感带来阵阵酥麻,让她忍不住吐了口气。
双手按住桌子,文乃靠着桌角磨蹭著自己,从先端花苞引拉出隐藏在深处的快意,习惯了男人的少女花穴也忍不住跟着颤抖起来,本来只是表演的行为,也开始拥有自己的意愿。

“嗯…唔……”
文乃不由自主地扭著腰,整齐的百褶裙堆到了桌上,已经可以看到文乃的裙子下风光。
当坐在前面的髭切确认到白棉内裤上的印花图案,忍不住轻笑出声,破坏了淫靡气氛。

“居然是,小猫尾巴……”
包裹住文乃小俏屁股的内裤,是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更加孩子气,一条绑着铃铛的小猫尾巴的印花内裤,这对在座这些习惯了成熟女人衣物的大男人来说,反而更来的刺激可爱。

“不要看!”
发现内裤露出来的文乃,慌张地拉住裙子,遮住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的内裤。

这慌张害羞的反应,更是确实地告诉在场观众,在他们眼前做着羞耻演出的少女们,是货真价实的女子高生。

这就是她们今天的表演节目,穿着自己的高中制服,以学校课桌为舞台,表演自慰的样子给客人看。
既然是以学校为舞台,自然不能也不用脱下衣服,穿着整齐衣服爱抚自己的演出,更让观众们有着自己正在欣赏少女们,在学校中做着淫荡坏事的感觉。

“好好好,不看不看。”
从座位上站起来,披着乳白色西装外套的髭切朝文乃走去。

即使戴着半脸面具看不到表情,男人那仿佛露出獠牙,要把她给剥开吃了的气势,教文乃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靠上了课桌。

“小猫咪…”

“不要过来……”
本能的危机感让文乃想逃,手被髭切给捉住,以趴着的姿势压倒在课桌上。

“不要不要!”
文乃的挣扎毫无效果,髭切的长腿顶入她的腿间,男人大手有趣地摸著小猫尾巴的内裤,手掌摸过圆润俏臀,探入已经带有湿意的少女腿间。

“我说啊…”
髭切压下身去,靠着文乃耳朵。
“小猫咪刚刚想着谁在自慰啊?”

“当然是,公猫啊!”
贴在耳上的软软声音令人颤抖,可是嘴硬的文乃才不会因为窜上背脊的颤抖就轻易认输。

“那就是我囉!”

“才不是你!”
感觉到内裤边缘被拉开,男人手指探入少女娇嫩花瓣,探入体内的指尖让她轻颤的同时,也听得到自己腿间传出令人羞耻的水声。
她只不过磨蹭了桌角而已,怎么可能会这么溼…不熟悉的身体反应,更让文乃来得慌乱了。

不给文乃任何多想的时间,髭切把覆蓋著少女私密的布料往旁边一拉,火烫硬物毫不客气地穿入少女深处,拓开她仍旧青涩的身体。

“啊、啊……”
撞击著下腹部的坚挺逼出她的娇啼,想要逃走的文乃被禁锢在髭切与课桌之间,她只能更加贴近课桌一些,努力地想要脱离髭切毫不留情的攻势。
经验不足的文乃并不知道,她这个双手撑在桌上向前倾的姿势,只是更方便了髭切,男人抓着她被小猫尾巴内裤给覆蓋的嫩臀,恣意享受着少女挣扎颤抖却又不自觉享受着情欲的身体。

“呜…啊……”
支撑不住自己趴倒在桌上,文乃尽可能地压抑自己的娇喘,抵抗著不断拍打着她的情欲。
从下腹部延烧上来的炙热,髭切急切的戳刺,文乃想不到这个刚刚才弄污她的头发衣服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快又有精神来玩弄她了。

覆蓋在文乃身上,少女耳边是男人无法压抑的情欲低呼,喷在耳边的温度教她闭紧了眼,下腹部也不能控制地绞紧起来。

“小野猫…帮我生一窝小猫吧……”
咬著小巧耳朵,髭切一贯软软的声音,在文乃耳中只剩下满满的令人恐惧的侵略性。

“不要!才不要……我才不要生!!”
贯穿着自己的男人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也许会面对的可怕结果让文乃发抖,少女吓得双手往前,紧抓着课桌的边角想要逃开。
“拜托…拜托了!不要在里面!”

“不要,我就是要在里面……”
潮红少女小脸染上了恐惧的白,只是更刺激髭切的嗜虐欲,不断膨胀的情欲要污秽少女的一切。

在她的子宫注入自己的子种,让倔强少女可怜低泣,每一次文乃在抵抗中堕落的模样,总是让他背脊颤抖发麻,像是上瘾地品味这种无底悦乐。

“不要…拜托不要!!”

比起在髭切身下可怜哭叫的文乃,另外一张课桌上的发展,较为让人安心一些。

被换了姿势躺在课桌上的雪绘,那双修长纤细的长腿,被男人爱抚了好一会儿,才抱着她的双脚架在肩膀上,将她那件毫不性感的内裤向上拉,挂在脚踝上将少女长腿完整分开。
在舞台强光下,雪绘的私密之处被男人一览无遗,娇嫩的少女花瓣上被剃了干净,过瘦的双腿与花瓣遮掩不了她的身体,双腿一打开她的淫花只能可怜地在空气中颤抖,闪闪发光春情荡漾的花蕊,在男人炯炯视线下,雪绘像是等著被宰杀的小鹿般瑟瑟发抖。
即使压着她的男人戴着半脸面具,雪绘还是能感觉得到男人想要狭玩她的凶猛视线。

现在压着她的是105桌的客人,是雪绘第一次参加俱乐部就捧场她的男人,照理说应该要感谢的,雪绘却怎么样都无法喜欢这个凶暴的男人。

“把腿抱好。”
随着男人推过去的长腿,雪绘慌张地抱着自己的膝盖,不敢对客人有任何反抗意见。

穿着高中制服躺在课桌上,雪绘抱着自己的腿,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曝露出来,正在希望向下翻的百褶裙遮住她的脸的时候,裙子被男人无情推开,硬是要看着她的羞耻表情。

粗糙手指抚摸著少女花瓣,男人细细地品味女子高生娇嫩身体。

在这个戴着面具的俱乐部,客人们都不用担心自己真实身份被少女们发现,可以尽情地在少女身上享乐,做出一些他们平常碍于身份地位所不能做的事情。

躺在桌上可怜忍耐的雪绘,不会知道现在这个玩弄她的男人,是她们所尊敬的虎彻事务所的社长长曾祢虎彻。
四十多岁对她们女团十分亲切的未婚大叔,也会叮嘱傲慢的新撰组男团不要太欺负她们,让女孩子们可以好好演出,是让人尊敬喜欢的社长。

少女们所不知道的是,与他们的社长祢祢切丸是好友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是正常的男人。

对着年仅十七岁,几乎可以做他的女儿的雪绘,长曾祢止不住兴奋地抚摸著少女娇嫩,这紧闭抗拒的少女花心,是他所习惯的风俗女所没有,男人粗长手指就这样钻入她的体内,在雪绘破碎呻吟中,激烈地用手指抽插扩大。

纤瘦的雪绘也比其他两人更不容易兴奋,总是很难溼起来的她,必须要靠男人辅助爱抚才行。
要是可以像风俗店一样使用润滑液就不用那么麻烦,可是俱乐部之中禁止使用准备好的道具以外的物品,嫌麻烦的大叔也只好自己用手玩弄,可惜雪绘的身体一直无法到及格线。

其实就这样插进去也没有问题,但看抱着腿瑟瑟发抖的少女,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欺侮她。

长曾祢起身换了个位置,站在雪绘头上的位置,脱下长裤露出满出腿毛的大腿,狰狞男人的模样更是让雪绘发抖,连嘴唇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舔溼吧。”
翘起来贴在她脸上的狰狞黑红色肉茎,散发出热气的凶猛男人武器,这个总是欺负她让她疼痛的东西,是雪绘讨厌却无法反抗的可怕凶刃。

颤抖地张开小嘴,雪绘伸出粉舌轻舔。
从躯干到先端,少女舌尖仔细地划过每一个部位,认真地伺候她的客人。

“张嘴。”
男人命令让雪绘一颤,但她还是没有抵抗地,乖巧地将小嘴张到最大,让男人满是腿毛的大腿夹在她的脸边,狰狞阳物塞满小嘴,散著苦味的先端抵在她的喉头,让雪绘强忍住想要作呕的冲动。

比起将雪绘给弄湿,不如让她自己舔溼,习惯了风俗女招待技俩的长曾祢,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对待雪绘的同时,用这种姿势侵犯著女高中生的小嘴,实在是让人兴奋到发抖。

骑在女高中生的脸上,漆黑肉囊与刚硬毛发拍打在少女偶像的脸上,痛苦呜噎更将男人情欲催化高涨。
从小嘴退出时,黑红色肉茎已经被舔的淫亮,只剩下雪绘一个人瘫在桌子上喘气,溢出的唾液溼了她的水手服领子。

在这么痛苦的侍奉中,雪绘也没有放在自己的腿,这乖巧顽强的脾气,实在是可造之材啊。
感叹的同时,长曾祢也回到雪绘的屁股前面,双手压着她的大腿。

知道这是最难受的部份,雪绘抱紧膝盖的手也止不住发抖,心中不断告诉著自己要忍耐。

穿入体内的滚烫质量,很轻易地就抵到底,男人玩弄著深处嫩肉所带来的疼痛,教雪绘忍不住呻吟出声。
她明明长得高,阴道却不和比例地非常短,这些大男人们很轻易就能抵到最深处,用他们勇猛强劲的武器折磨她,用精液污秽她的身体。

擅长舞蹈的雪绘,有着比同龄少女更结实紧实的身体,她的花径也同样地压迫着男人,过度挟紧的快感让男人不自觉挺腰冲刺,顾不了少女称不上是娇喘的痛苦哀吟。

疼痛与男人的强劲韵律让雪绘摇著头,高高绑起的马尾就这样散乱了开,男人的兴奋与快感丝毫无法传递到她身上,她只能忍受着这一切不合理的凌虐。

想着只要让他快点射精就能结束一切,雪绘更加夹紧了下半身,渴望从痛苦中解脱。

“夹的这么紧……”
跟风俗女身经百战的男人,也抵不过女子高生的诱惑,长曾祢低嗄著,抓着雪绘大腿的手也不自觉用上力气。
“高中生就这么淫荡…这么想要我的精子?”

“想…想要……”
忍着哭音,雪绘顺从地回应男人的淫言狂语。
“请…快点射在雪绘里面……”

“好好,既然妳都这么拜托了…”
扯下值得尊敬的社长的面具,可以对着小女孩尽情释放自己的兽欲,这里男人的理性完全解放,只剩下原始兽欲的异常空间。

与两位少女的舞台都不同,紫所在的空间透出异常的淫靡空气,大家很自然地被自慰的少女给吸引了视线。
明明穿着黑丝袜,整齐的水手服包裹着身体,半点肌肤都没有露出,却比另外两位少女更来得淫艳许多。

隔着黑丝袜,星眸朦胧地爱抚著自己的少女,一只男人大手抚上了她的秘处。

西装革履连领带都十分整齐,紫眨了眨眼才认出,这位是25桌的客人,不像样地穿着十分高级的西装,出入在淫靡的深夜俱乐部的奇怪男人。
灵活霸道的男人指尖,隔着毫无意义的黑丝袜抚摸着她,跟自己不同更来的有力的男人手指,涌上的酥麻欲潮让她放松,膝盖也宛如邀请般的分开,昂躺在课桌上任他为所欲为。

紫享受轻喘的模样,戴着面具爱抚着她的男人,面无表情却溢出显而易见的怒意。
薄得几乎透过的丝袜,他的指尖摸得到少女软嫩花瓣,前端因兴奋已经胀起的花苞,只要一点力气就会让她发出敏感轻哼,春情荡漾的少女让他再也忍不住,一个用力撕开了她的丝袜。

与少女惊叫混合在一起的尖锐声响,黑丝袜从腿间被撕得破碎,勒著少女双腿黑白分明的诱惑,她还没来得及用裙子遮掩,男人的手就更快地剥开她,修长手指穿入她已经溼润的花径,无视着紧密纠缠上来的柔软内墙,释放怒气般地用手指凌迟着她。
“妳这…坏女孩……居然没穿内裤上学!”

在看到她自慰的瞬间就已经让人想像过了,实际摸上少女柔软,那根本没有防卫功能的丝袜,一股无名火从他胸口烧上,脱口而出的话语也充满了上对下的训诫怒意。

“啊、啊……这样…不行吗?”
随着他的手指而扭腰享受,委屈询问的紫极为天真无辜,荡漾媚态与少女清丽浑然天成地交错著,男人忍不住咬牙切齿,手指又往内突入了些,得到她的热烈欢迎。

“是不是要诱惑老师作爱?”
搅动着少女细窄,他埋下身,与少女意乱情迷的双眼对视。

似乎是很意外男人的发问,紫看着这个打扮得一丝不笱的男人,粉唇勾起娇俏微笑。

“那么……”
紫伸出手,抚摸着他一身名贵西装,手指勾上了丝质领带。
“老师愿意跟我作爱吗?”

比起言语,男人的回答是用火烫教鞭贯穿了她,激烈地拍打着她幽嫩娇穴,让她连继续说话勾引的力气都没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对着这个十八岁少女仿佛是著了魔般,被她的行为举动给影响着情绪。
作为粟田口连锁企业的社长,粟田口一期一直都是温文儒雅冷静自持,像现在这样在舞台上,仿佛表演动物般贪婪著女人的行为,连他自己都不愿相信。

“啊啊……老师……太激烈……啊啊……”
揪着他的袖子的紫,娇弱撒娇的令人怜爱的模样,只是让一期的怒气更来得高涨。

“是妳期望的吧…”
低嗄地拉起水手服上衣,紫那个不像是高中生的丰美雪乳上,包裹着与她的黑丝袜一样的蕾丝内衣,衬得她的丰乳更来的高耸诱人的同时,一期也忍不住怒红了眼,咬上了她的耳朵。
“妳这色女…上课都在想著作爱吗!”

性感的巨乳女高中生,制服底下还穿着这么诱人的内衣,要是被任何人给看到了,她别想要能够平安离开。

“我……上课都……”
男人显而易见的怒意,只让紫觉得可笑的不行。
“上课都想着老师喔……”
柔软双手攀上他的肩膀,穿着黑丝袜的双脚也勾诱惑地磨蹭着他,撒娇的行为只让一期低嗄一声,扣紧少女纤腰,在她的娇喘中用教鞭教训著这个色情女高中生。

仅仅只有四个小时的深夜舞台演出,对少女们来说却非常漫长。

她们都很清楚这只是个开始。
今晚…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会将精液灌入她们的身体,就跟过去每一次一样。

One thought on “Carnival 3rd Album 抹黑纯真 R18

发布回复给“骑士团”的留言 取消回复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