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6th Album Dark Pool R18


綜藝paro~Alter~
片段預覽

純男性向
調教、過激H

請自行迴避








好不容易完成了情色腳踏車的表演,文乃被放到舞台上時已經奄奄一息,另外兩人也被折磨的全身發軟,只能倒在文乃旁邊喘息。

「再來就是今天的重頭戲了。」
叉腰站上舞台,日本號對三個被情色腳踏車給折磨一番的少女咧嘴一笑,讓雪繪忍不住哆嗦。

上身是運動內衣,下半身只有短襪和運動鞋,該有的運動褲並不存在,赤裸著下半身用力騎著掛著按摩棒的腳踏車,這種連深夜綜藝節目都沒有的遊戲,三位少女已經被折騰了半個多小時,而且身上還貼著電流貼片,刺激著敏感地方,讓她們到現在都麻軟無力,腿間都是自己的淫蜜。

而作為今天主角的文乃就更淒慘,她的按摩棒會不斷放出微電流,在少女秘穴顫動,讓文乃到現在都脫離不了抽搐狀態。

在少女們恐懼的眼神中,日本號一把抓起文乃,他高高聳立的大身槍,沒有半點憐香惜玉地,刺穿嬌小甜美的少女。

「呀啊!!」
文乃的聲音聽不出是哀嚎還是尖叫,只見她身體不規則抽搐,雙手舉起又放下,雙腿踢直地顫動脫力,隨後無力癱下。

「嘖,這電流小穴真爽啊。」
拉著文乃的腳踝,日本號蹂躪著難得完全綻放的青澀少女,可以直衝到底的同時,被電流刺激顫動不已的身軀,更是難以享受的絕品。

「啊、啊啊……」
在微電流與日本號的凌虐下,文乃只有高聲尖叫的份,淒厲叫聲讓一旁的少女們臉色發白,擔心文乃會不會就這樣死掉。
身體如同破布娃娃般不斷抽搐,在斷續尖叫聲之中,文乃終於是翻過白眼失去了意識。

「文乃!!」
旁邊癱倒的兩人終於是忍不住,雪繪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紫過去抱住暈過去的文乃,怕她就這樣被日本號給虐待到死了。

紫緊張地摸了摸文乃,只剩下微弱呼吸和心跳的少女,簡直就是只剩一口氣的可憐狀況,日本號仍舊沒有停下的意思,大手抓著纖細腳踝,巨大兇惡的長槍在少女纖腿間進出,每一個律動都讓文乃抽搐戰慄。

「不要!文乃會死!」
撲上去抱住日本號的腿,雪繪抽噎的哀求可怕的巨大男人。

這個有黑龍紋身的高大男人,身上黑龍栩栩如生,渾身肌肉堅硬隆起,下半身的巨槍更是駭人,是少女們所知道的典型黑道分子。
只要一隻手就能捏死她們,對女人無血無淚的恐怖分子,毫不憐香惜玉對奄奄一息的做著殘酷事情,一定是要殺死文乃才這麼做!

「擔心小文乃的話,不如給她人工呼吸?」
對這種小事就哭哭啼啼的小女孩,日本號實在是忍不下想要捉弄她們的心情。

這種程度的微電流,以黑道的眼光來看根本就是孩子的玩具一樣,不懂事的小女孩才會哭哭啼啼,以為要出人命了。

只要能讓文乃活起來什麼都可以,雪繪轉過頭去吻住文乃,六神無主地照著日本號所說的,給文乃人工呼吸。

紫也擔憂的,摸著文乃胸口,怕她一不小心就沒了心跳,她們圍著文乃,少女們美麗友情的模樣,也絲毫不能讓日本號動容。

對這些欺負他們的男人的男人來說,是不能理解應該要互相競爭的少女們,為什麼會保護著彼此。

雖然年紀最小,脾氣卻是最倔最硬的文乃,在受到欺負的適合,總是為了她們出頭,在家裏打蟲也都是文乃一馬當先,雪繪總是在文乃的背後受她保護。
今天也是一樣,文乃帶頭說不想再參加這個變態表演會而裝病,結果被社長給識破,給了更加嚴厲的處罰。

雪繪相信,祢祢切丸社長不只是要教訓文乃,可能還要弄死她,才讓日本號這個可怕的男人凌虐文乃。
看著文乃不由自主地在電流中抽搐尖叫,重複著昏倒清醒的動作,雪繪覺得胸口快要被撕碎了。

看兩人抱著文乃,少女束手無策卻又想要保護夥伴,那拼命努力的模樣,就讓日本號的玩心大動,想要多逗逗女孩子們。

下身的長槍兇猛戳刺,在被電流給刺激的文乃又顫動起來,隨著日本號的律動哀吟嬌啼,翻著白眼潮吹出來。

「求求你不要欺負文乃了!」
看著好不容易在人工呼吸中緩過來的文乃,又在日本號的淫虐下失去意識,雪繪抽噎地跪著,就差沒給日本號磕頭了。

「唔,怎麼說呢…」
日本號抓抓滿是鬍碴的下巴,饒富興味地看著雪繪。
祢祢切丸早就跟與會者通知,今晚是無禮講宴會,無限時間無限次數,可以任意享用這些少女們。
既然沒有限制,日本號也就無所謂時間地逗弄著少女們,看她們驚慌無措的模樣。

「要是不能欺負文乃,那我這個該怎麼辦?」
從文乃體內抽出他濕淋淋的肉莖,黑紅長大散發著熱氣的兇器,教雪繪害怕瑟縮。

雪繪領教過日本號的武器,兇猛的大身槍彷彿要刺穿子宮般,每一次都讓她痛到渾身發抖,光是看到就讓她忍不住打顫。

「還請…使用紫的身體滿足。」
覆蓋在文乃身上的紫立起膝蓋,挺翹屁股對著日本號,纖細小手剝開腿間障壁,露出先才被按摩棒給折磨的粉嫩花瓣,濕淋淋的蕊瓣對著日本號誘惑搖晃。

沒想到對任何欺侮都能應對的紫,會說出如此淫蕩的話,日本號看著她纖腰豐臀,極為勾人的愛心型的小屁股,還有在她指中分開的粉色幽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本來就是名器小穴的紫,再加上電流折磨會是怎麼一番爽快,男人的好色本能已經完全忘了文乃,興趣都來到了紫的身上。

看日本號已經被紫吸引了注意力,雪繪也趕快學著,對著日本號挺起了小屁股,一樣淫蕩地分開自己的秘處。
「也、也請使用…雪繪的身體…」

兩個美少女偶像對著他扭腰擺臀,爭搶著他的巨槍,日本號這輩子從未這麼得意過,簡直就是人生頂點了。

日本號伸手輕拍兩個面對他的小屁股,少女彈性肉體手感極好,日本號想著要如何玩弄她們。
「大小姐是不是,在嫉妒文乃有大肉棒疼愛啊?」

男人的低俗取笑讓紫瞪大了眼,緊緊地抿著粉唇。
「………是,紫嫉妒文乃…有……大肉棒疼愛…」
沉默了幾秒,紫緩緩地吐出她從未出口的淫猥話語,可愛翹臀抬得更高,對著男人們性感扭擺。
「請大家用……用大肉棒來疼愛紫……」

那個名門出身的大小姐偶像,居然自己開口說出這樣的話,一旁的鶴丸不禁吹了聲口哨。

平常想讓她說點騷話,都會被她勾著走,高高在上的貴族尊嚴,居然為了朋友可以踐踏在腳下,少女們的美麗友誼,實在是太過美好,更讓人想要弄污呢。

「既然大小姐都這麼說…」
日本號覺得自己胯下巨槍已經忍不住了,想要好好疼愛紫那個熱情纏綿的女人嬌軀。

日本號手還沒伸出去,紫就被另外一個男人給拉走,灼熱肉刃更快地貫穿了她,淫媚嬌啼的紫,伸出手擁抱著禁錮她的男人。

「哈哈,就算不抱這麼緊,我也不會跑掉的哦。」
黑西裝的男人打趣低語,好聽低音與他野獸般貪婪少女的行為完全相反。

雖然不知道名字,可是紫知道這位73桌戴著眼罩的男人,雖然看起來非常紳士,事實上跟日本號一樣是黑道,無血無淚的男人,不知道會怎麼欺負文乃呢。

紫只能伸出手,用身體來取悅這些男人,期望他們的興趣從文乃身上移開。

對於紫已經被長船組的若頭光忠給搶先品嚐,日本號只能聳聳肩,轉過來看著雪繪。
每個女孩的身體都有不同美妙,日本號是絲毫不介意從誰開始玩起。

「小雪繪好像不太喜歡我插?」

「沒、沒有,我…我很喜歡…大肉棒……」
看著雪繪瑟瑟發抖的說著違心之論,小倉鼠般的少女,讓日本號咧嘴一笑。

「不是都很疼?」

「不、不疼…」
努力搖頭表態的雪繪,終於是讓日本號滿意地拍拍她的屁股,大身槍一鼓作氣穿入少女緊窄,享受她的炙熱甜美。

日本號的大傢伙對雪繪來說過於吃力,每一下都確實地撞擊到宮口的疼痛,教雪繪額頭都忍不住冒出細汗。

「怎樣?」

「很、很舒服…」
明明就是痛到臉色蒼白,強忍著眼淚的雪繪,為了怕日本號回去玩弄文乃拼命忍耐的模樣,大叔苦笑地嘆口氣,抽出被少女擠弄的十分順暢的肉槍,改往雪繪另外一個菊穴進攻。

他可不是真的要欺負女孩子,要舒服享受,還是要她們也跟著快樂才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