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飽暖思淫慾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飽暖思淫慾

肥前忠廣x女审神者








飽暖思淫欲,肥前忠廣完全無法理解這句話。

在過去是這樣。

時到夏初,突然熱了起來的天氣,一向打扮端莊的審神者,也忍不住微開了領口,露出細白頸項與鎖骨,用紙扇搧著風。

垂落的髮絲貼在頸子上,充滿女人味的模樣,平常審神者是鮮少在付喪神之前表露。
但在自己的辦公室之中,她也就不那麼拘謹了。

坐在審神者的辦公室的緣側,肥前忠廣聽著門廊上風鈴的清脆聲音,一邊啃著不知道從庭院哪裡摘來的果實。

在這個本丸不缺吃喝,唯一的缺點必須要有人煮飯,每天固定的三餐點心吃完了,就只能自己找食物處理,田裡的蔬果地瓜多半都進入了肥前忠廣的肚子裡。

尋找不同食物,是肥前忠廣不出陣時的樂趣了。

啃完了果子,肥前忠廣舔舔滿是汁液的手,來到本丸每天有魚有肉的生活,只是區區水果滿足不了他,最多只算是滿足牙癢的東西罷了。

只是憑他的廚藝,到廚房去最多也只有飯糰可以吃,想要吃肉烤魚就得找人幫忙,這點實在是讓人想要抗議。

「主,我說啊。」
肥前忠廣回過頭,沒大沒小的對他現任主人搭話。

「嗯?」
審神者低頭看著文件,一手搖著扇子,慵懶鼻音隨意應著肥前忠廣的呼喚,一點都沒注意到刀劍男士怔愣的視線。

肥前忠廣從沒看過,這位端莊美麗,被刀劍男士像公主一樣伺候的女主人,露出臉與手以外的肌膚的樣子。

略微敞開露出鎖骨的領口,纖細優美的脖子曲線,白皙剔透的肌膚像是他曾經吃過非常美味的甜點,跳動的脈搏透出生命的氣息。

這一瞬間在他眼前的,並不是女主人,而是一塊甜美的肉。

手無縛雞之力的嬌弱軟女人,像是手到擒來的兔子般,隨時可以一口咬下。

看著伏案的女主人,肥前忠廣忍不住嚥下一口口水。

「怎麼了?」
遲遲沒有反應的肥前忠廣,讓審神者抬起頭來,一臉不解地望著這位總是沒大沒小,跟野狗一樣的刀劍男士。

「………沒、沒事…」
肥前忠廣難得嚥下話語,別開了視線不跟審神者對看。
「我、我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吃的。」
想要甩開不自在的尷尬,肥前忠廣站起來,直接沿著庭院快步走開。

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的審神者,只是疑問的眨眨眼,繼續回到自己的工作上。

「好熱呢,明天做點冰鎮甜湯好了…」
繼續扇著扇子,審神者聽著清脆的風鈴聲音自言自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