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言葉までの距離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言葉までの距離

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R15


山姥切長義以其優美的刀身,華麗的刃紋,作為相州傳備前長義的第一傑作,山姥切長義以人身顯現的付喪神模樣,也跟其本尊一樣,是風格優美混合了長船與相州的優點,被稱為銀色貴公子的山姥切長義,目前以時之政府特派監察官的身份派駐在本丸中。

雖然有著特派監察官的身份,山姥切長義也與本丸中的刀劍男士一起生活工作,在他逐漸融入的本丸的現在,對他始終抱有隔閡意識的,反而是本丸之主的審神者。

本丸中任何刀劍男士都知道,山姥切長義與女主人審神者之間飄盪著微妙的氣氛。

在山姥切長義的私室之中,他戴著黑皮手套的大手,指尖穿入女人美麗的黑髮中,輕吐熱氣享受從下半身湧起的快意。
坐在自己辦公用的矮桌上,審神者就在他的腿間,男人身上的長披風慣性地蓋住跪在身下的女人,手指梳著她柔順的長髮,忍耐著想要欣賞她不情願的表情的衝動。

一開始只不過是來自他的不服輸的脾氣,曾幾何時變成了一種耽溺的習慣,讓高潔神明也為之墮落的糾纏情慾。

被女人溼熱小口給包住,舌尖挑弄著敏感小孔,喉嚨吸住先端的感覺讓山姥切長義忍耐不住地低嗄一聲,黏稠的白濁體液一口氣噴射進女人口中,惹得她不住咳嗽。

「你……也先說一下……」
不只是被強迫吞下,還讓她咳得眼淚都出來了,審神者憤恨地看著坐在職務桌上,還噙著愉悅微笑的男人。

「妳比較喜歡被射在臉上嗎?」
指尖擦著她過度咳嗽而留下眼淚,山姥切長義微瞇著眼笑著。
「我是哪一種都可以呢。」

「我哪一種都不喜歡。」
審神者冷淡的反應,與她面對著自己的刀劍男士時是兩個極端。
就是這個模樣,讓山姥切長義忍不住想要馴服她,讓她露出只有面對自己的刀劍男士才有的柔和表情。

她的溫柔親暱,只屬於她自己的刀劍男士,其他的刀劍男士對她來說就跟外人無異,更何況是被派駐在本丸的監察官,山姥切長義更是被排外的對象,審神者對他只有最基本的禮貌與交流。

而面對不友善的職場環境,精英公務員山姥切長義,當然有他的一套方法來改善。

「我倒是最喜歡射在這裡。」
山姥切長義的手指沿著女人的曲線往下,停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我更不喜歡呢。」
審神者糾結的小臉,毫不掩飾自己露骨的嫌惡。

「可惜的是,妳沒有拒絕的權力呢,審神者。」
不是主人而是審神者,兩人的冷淡關係從彼此的言語中一目了然。

咬緊了唇,審神者站起身,一臉冷然地解開和服的腰帶,柔軟衣服隨著她的肩膀滑下在腳邊,女人只剩下衣服下面純白的襦絆了。
「快點結束吧。」

「呼,這種事情要互相享受,才有意義吧。」
不急著解開審神者的衣帶,山姥切長義對她伸出手,要求著她的服從。

沉默了一下,審神者還是伸出手,將自己的手放在男人戴著黑手套的大手上。

「好孩子。」
讓審神者坐在腿上,山姥切長義滿意揚唇。

就算擁有人類的模樣,本質還是刀劍的山姥切長義,比起在時之政府的公務員生活,本丸的生活還是更讓他喜歡的多。

比起文書作業什麼,成為某個人的所有物,在戰場上發揮能力,才更接近刀劍的本質。

快點…成為我名符其實的主人……
吻著女人纖細脖子,啃囓著柔嫩肌膚,山姥切長義的話語,仍舊無法化為聲音從他的口中說出。

澪雪 拜 19 May 201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