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ここだけの话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ここだけの话

粟田口x女审神者

或许是因为身为铁器的本能,刀剑男士讨厌会让自己锈蚀的雨,但却非常喜欢洗澡,特别是泡温泉这种,拥有了人身才能享受的生活,更是刀剑男士的兴趣之一。

“啊,还是温泉最好了!”
满足地大吁口气,鲇尾藤四郎头上搭著毛巾,靠在温泉中装饰用的光滑石头旁。

在鲇尾藤四郎旁边的,是以兄弟相称的骨喰藤四郎,银发上同样搭著毛巾,露出肩膀地泡在温泉中。

同样在温泉中的,还有他们粟田口刀派的短刀们,一群孩子在旁边洗澡洗头,温馨画面让人不自觉露出微笑。

本丸只有一个温泉设施,这温泉颇为宽敞,但一次最多也只能让二十多人同时使用,刀剑男士就很自觉地分开时间入浴,以免温泉太过拥挤。

“啊啊,比起温泉,我更想跟人妻一起洗澡……”
趴在温泉池旁边,包丁藤四郎又开始了他一百零一次的抱怨了。

“放弃吧,本丸没有人妻。”
踏入温泉中,厚藤四郎把毛巾放在头上,尽哥哥的责任戳破他的梦想。
包丁藤四郎渴望的人妻,可不是烛台切光忠,或者是宗三左文字可以替代的存在。
这个无法达成的愿望,还是早点放弃比较好。

“有主人在啊!”
被戳到痛处的包丁藤四郎,毫不认输地喊回去。

“大将又不是人妻!”

“像主人那样温柔又大胸的,就算还不是人妻我也可以。”
噘著嘴,包丁藤四郎一副很委屈自己的样子,得到一旁信浓藤四郎的撇嘴。

“包丁不用那么勉强,大将的怀抱是我的,你还是去找人妻比较适合。”
自己所喜欢的主人的怀抱,包丁藤四郎那一副勉强凑合的模样,信浓藤四郎不生气才奇怪。

“信浓,主人不是只属于你的。”
还没轮到包丁藤四郎说话,乱藤四郎就先发难了。
“不过呢,我不要求一起洗澡,主人能帮我梳头发我就很满足了。”

“喂喂,梳头发更花时间吧。”
乱藤四郎那一头长发,远远比起信浓藤四郎所期望的拥抱花更多时间。

“我是跟一起洗澡比啊。”
乱藤四郎甜甜微笑,一点都不理会信浓藤四郎的抗议。

“明明就是妄想,说得好像跟主人一起洗过澡一样…”
后藤藤四郎摇摇头,以他所知审神者非常忙碌,光是要见面聊天的时间都很少,哪可能帮他们兄弟洗头。
至于一起洗澡这种事情,女主人审神者的沐浴时间,温泉必须要净空,更别说这种机会了。

“后藤来得晚不知道,以前本丸还没有那么多刀剑时,主君有时间会帮我们洗头。”
在一旁自己洗头的前田藤四郎,道出令人嫉妒的过去。

“比起让主人洗,我比较喜欢洗主人。”
鲇尾藤四郎笑嘻嘻的,灵活大眼扫了大家一圈。
“主人身体那么软,摸起来很舒服啊!”

“嗯,不只是摸,抱起来也很舒服。”
骨喰藤四郎总是面无表情地投下爆弹发言。

“说起来,主人的性感带是胸部吧,一玩弄马上就会发出可爱声音呢!”

“那是乱你太集中在胸部吧,我觉得脖子跟耳朵也很敏感啊。”
用热水冲去身上肥皂,药研藤四郎无视厚藤四郎羞窘慌张的表情,兀自接下乱藤四郎的话题。

“你们都好色,我只要跟主人抱抱就好了。”

“信浓你才没资格说!上次说最喜欢枕膝,然后要胸部靠在脸上的是谁啊?”

“那、那个是姿势上的不可抗力,不是我要求的!”

“要说敏感的话,两人一起的时候,主人的反应就会更可爱呢!”
惟恐天下不乱的鲇尾藤四郎,话一出口让温泉池畔陷入短暂的沉默。

“……鲇尾哥,骨喰哥,别太勉强大将,要是又生病就不好了。”

“嗯,我们会注意的。”
他们才不会像某些刀剑男士太过纵欲,都把主人弄得无法起床呢。

“你、你们别这么大方的聊这些话题啊!”
实在是听不下去,厚藤四郎烧红的耳朵,不知道是因为话题还是因为温泉。

“厚这么说,难道不喜欢跟主人一起吗?”
厚藤四郎这个纯情少年的模样,每次都是乱藤四郎调侃的好对象。

“这个…这个跟那个是不同的吧!”
厚藤四郎不止是耳朵,连脸上都红透的样子,惹得乱藤四郎哈哈大笑。

“厚真的好可爱!”

“闭嘴啦!我才不需要什么可爱!”
作为破甲用的实战刀,向来只在战场上活跃的厚藤四郎,本来就跟其他短刀不同,不习惯与女性主人相处,更别说这些只发生在闺房的艳色话题。

“是啊,就算不是可爱的刀,主人也不会嫌弃。”
泡在温泉中,药研藤四郎明显是站在厚藤四郎那边。

“唔…那都是因为主人人太好了…”
审神者并不会因为外表如何,就对他们的态度有所差异,说起来就是把他们当做刀剑一样对待,令人感觉非常复杂。

“一期哥,我们一起洗澡!”

“嗯。”
温泉外边的更衣室传来秋田藤四郎与一期一振的声音,让温泉中的粟田口一派的刀剑男士,都很自动闭紧了嘴,不再讨论与女主人相关的话题。

只有他们自己就算了,粟田口吉光的笔头刀,他们的大哥一期一振吉光对他们在礼仪与教养上的要求,自然是不能在背后议论主人,更别说这些属于女主人秘密的闺房隐私。

拉着一期一振进来的秋田藤四郎,一直都是关在家中的单纯孩子的他,不了解弥漫在温泉旁的暧昧气氛是什么意思,只是拉着尊敬的大哥在温泉旁边找了位置坐下。
当然大哥的一期一振非常清楚这微妙的沉默代表什么,只是大家不在他面前开口,这位大哥自然也不会有反应。

“一期哥,可以帮我洗头吗?”
拉着一期一振坐下的秋田藤四郎 ,闪闪大眼让人无法拒绝他的撒娇。

“好啊,这边坐吧。”
一期一振一直都是大家尊敬憧憬的好大哥,对于弟弟的撒娇很少有拒绝的时候。

“谢谢一期哥!”
秋田藤四郎笑得极甜,在一期一振前面背对坐下。

“我、我可以帮一期哥擦背吗?”
即使面对一期一振也还是怯生生的五虎退,他的请求得到一期一振的温柔微笑。

“当然好。”
一期一振也不忘伸手摸摸五虎退的头,允许他们对哥哥的撒娇。

其他的粟田口刀剑男士,看气氛缓和起来,才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其他话题,绝对不会把话题转到女主人身上。

“啊!!”
五虎退突然叫喊起来,仿佛要哭出声的叫声,让大家都惊讶地转过头去。
“一、一期哥受伤了!”

“受伤?”
不要说其他人,最疑问的就是一期一振本人了。

“对、对不起,小老虎太调皮了……”
抓着米糠袋,五虎退抽噎起来。
“我去…拜托主人手入一期哥……”

“五虎退,我没有受伤啊?”
几乎要哭出来的五虎退,一期一振回过身摸摸他的头,希望这怯懦的弟弟能够冷静一点。

“可、可是,一期哥背上有爪痕……”

五虎退的抽噎,在场的刀剑男士马上理解了状况,只有五虎退一直觉得是小老虎捣蛋。

“五虎退,这不是小老虎调皮弄的。”
一期一振无奈苦笑地安慰弟弟。
“这个并不是伤,不会痛。”

“可、可是…”

“真的没事,主人那边我会自己去说。”

垮下脸的五虎退,似乎不太满意一期一振的说法。

“五虎退,一期哥那点痕迹不用手入,只要擦药就好了。”

“擦药?可是我们擦药没用啊?”
顶着满头泡沫,秋田藤四郎完全听不懂药研藤四郎在说什么。

“放心,有用的。”
药研藤四郎的保证,与一期一振的安慰,终于是让两个孩子安心地点点头。

“果然,最狡猾的还是一期哥呢。”
少年的低语,融化在温泉的烟雾中。

后记:
男人聚在一起谈论女人,一直很想写这个内容

澪雪 拜
25 May 201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