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ここだけの話

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ここだけの話

粟田口x女審神者

或許是因為身為鐵器的本能,刀劍男士討厭會讓自己鏽蝕的雨,但卻非常喜歡洗澡,特別是泡溫泉這種,擁有了人身才能享受的生活,更是刀劍男士的興趣之一。

「啊,還是溫泉最好了!」
滿足地大籲口氣,鯰尾藤四郎頭上搭著毛巾,靠在溫泉中裝飾用的光滑石頭旁。

在鯰尾藤四郎旁邊的,是以兄弟相稱的骨喰藤四郎,銀髮上同樣搭著毛巾,露出肩膀地泡在溫泉中。

同樣在溫泉中的,還有他們粟田口刀派的短刀們,一群孩子在旁邊洗澡洗頭,溫馨畫面讓人不自覺露出微笑。

本丸只有一個溫泉設施,這溫泉頗為寬敞,但一次最多也只能讓二十多人同時使用,刀劍男士就很自覺地分開時間入浴,以免溫泉太過擁擠。

「啊啊,比起溫泉,我更想跟人妻一起洗澡……」
趴在溫泉池旁邊,包丁藤四郎又開始了他一百零一次的抱怨了。

「放棄吧,本丸沒有人妻。」
踏入溫泉中,厚藤四郎把毛巾放在頭上,盡哥哥的責任戳破他的夢想。
包丁藤四郎渴望的人妻,可不是燭台切光忠,或者是宗三左文字可以替代的存在。
這個無法達成的願望,還是早點放棄比較好。

「有主人在啊!」
被戳到痛處的包丁藤四郎,毫不認輸地喊回去。

「大將又不是人妻!」

「像主人那樣溫柔又大胸的,就算還不是人妻我也可以。」
噘著嘴,包丁藤四郎一副很委屈自己的樣子,得到一旁信濃藤四郎的撇嘴。

「包丁不用那麼勉強,大將的懷抱是我的,你還是去找人妻比較適合。」
自己所喜歡的主人的懷抱,包丁藤四郎那一副勉強湊合的模樣,信濃藤四郎不生氣才奇怪。

「信濃,主人不是只屬於你的。」
還沒輪到包丁藤四郎說話,亂藤四郎就先發難了。
「不過呢,我不要求一起洗澡,主人能幫我梳頭髮我就很滿足了。」

「喂喂,梳頭髮更花時間吧。」
亂藤四郎那一頭長髮,遠遠比起信濃藤四郎所期望的擁抱花更多時間。

「我是跟一起洗澡比啊。」
亂藤四郎甜甜微笑,一點都不理會信濃藤四郎的抗議。

「明明就是妄想,說得好像跟主人一起洗過澡一樣…」
後藤藤四郎搖搖頭,以他所知審神者非常忙碌,光是要見面聊天的時間都很少,哪可能幫他們兄弟洗頭。
至於一起洗澡這種事情,女主人審神者的沐浴時間,溫泉必須要淨空,更別說這種機會了。

「後藤來得晚不知道,以前本丸還沒有那麼多刀劍時,主君有時間會幫我們洗頭。」
在一旁自己洗頭的前田藤四郎,道出令人嫉妒的過去。

「比起讓主人洗,我比較喜歡洗主人。」
鯰尾藤四郎笑嘻嘻的,靈活大眼掃了大家一圈。
「主人身體那麼軟,摸起來很舒服啊!」

「嗯,不只是摸,抱起來也很舒服。」
骨喰藤四郎總是面無表情地投下爆彈發言。

「說起來,主人的性感帶是胸部吧,一玩弄馬上就會發出可愛聲音呢!」

「那是亂你太集中在胸部吧,我覺得脖子跟耳朵也很敏感啊。」
用熱水沖去身上肥皂,藥研藤四郎無視厚藤四郎羞窘慌張的表情,兀自接下亂藤四郎的話題。

「你們都好色,我只要跟主人抱抱就好了。」

「信濃你才沒資格說!上次說最喜歡枕膝,然後要胸部靠在臉上的是誰啊?」

「那、那個是姿勢上的不可抗力,不是我要求的!」

「要說敏感的話,兩人一起的時候,主人的反應就會更可愛呢!」
惟恐天下不亂的鯰尾藤四郎,話一出口讓溫泉池畔陷入短暫的沉默。

「……鯰尾哥,骨喰哥,別太勉強大將,要是又生病就不好了。」

「嗯,我們會注意的。」
他們才不會像某些刀劍男士太過縱慾,都把主人弄得無法起床呢。

「你、你們別這麼大方的聊這些話題啊!」
實在是聽不下去,厚藤四郎燒紅的耳朵,不知道是因為話題還是因為溫泉。

「厚這麼說,難道不喜歡跟主人一起嗎?」
厚藤四郎這個純情少年的模樣,每次都是亂藤四郎調侃的好對象。

「這個…這個跟那個是不同的吧!」
厚藤四郎不止是耳朵,連臉上都紅透的樣子,惹得亂藤四郎哈哈大笑。

「厚真的好可愛!」

「閉嘴啦!我才不需要什麼可愛!」
作為破甲用的實戰刀,向來只在戰場上活躍的厚藤四郎,本來就跟其他短刀不同,不習慣與女性主人相處,更別說這些只發生在閨房的艷色話題。

「是啊,就算不是可愛的刀,主人也不會嫌棄。」
泡在溫泉中,藥研藤四郎明顯是站在厚藤四郎那邊。

「唔…那都是因為主人人太好了…」
審神者並不會因為外表如何,就對他們的態度有所差異,說起來就是把他們當做刀劍一樣對待,令人感覺非常複雜。

「一期哥,我們一起洗澡!」

「嗯。」
溫泉外邊的更衣室傳來秋田藤四郎與一期一振的聲音,讓溫泉中的粟田口一派的刀劍男士,都很自動閉緊了嘴,不再討論與女主人相關的話題。

只有他們自己就算了,粟田口吉光的筆頭刀,他們的大哥一期一振吉光對他們在禮儀與教養上的要求,自然是不能在背後議論主人,更別說這些屬於女主人秘密的閨房隱私。

拉著一期一振進來的秋田藤四郎,一直都是關在家中的單純孩子的他,不了解瀰漫在溫泉旁的曖昧氣氛是什麼意思,只是拉著尊敬的大哥在溫泉旁邊找了位置坐下。
當然大哥的一期一振非常清楚這微妙的沉默代表什麼,只是大家不在他面前開口,這位大哥自然也不會有反應。

「一期哥,可以幫我洗頭嗎?」
拉著一期一振坐下的秋田藤四郎 ,閃閃大眼讓人無法拒絕他的撒嬌。

「好啊,這邊坐吧。」
一期一振一直都是大家尊敬憧憬的好大哥,對於弟弟的撒嬌很少有拒絕的時候。

「謝謝一期哥!」
秋田藤四郎笑得極甜,在一期一振前面背對坐下。

「我、我可以幫一期哥擦背嗎?」
即使面對一期一振也還是怯生生的五虎退,他的請求得到一期一振的溫柔微笑。

「當然好。」
一期一振也不忘伸手摸摸五虎退的頭,允許他們對哥哥的撒嬌。

其他的粟田口刀劍男士,看氣氛緩和起來,才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其他話題,絕對不會把話題轉到女主人身上。

「啊!!」
五虎退突然叫喊起來,彷彿要哭出聲的叫聲,讓大家都驚訝地轉過頭去。
「一、一期哥受傷了!」

「受傷?」
不要說其他人,最疑問的就是一期一振本人了。

「對、對不起,小老虎太調皮了……」
抓著米糠袋,五虎退抽噎起來。
「我去…拜託主人手入一期哥……」

「五虎退,我沒有受傷啊?」
幾乎要哭出來的五虎退,一期一振回過身摸摸他的頭,希望這怯懦的弟弟能夠冷靜一點。

「可、可是,一期哥背上有爪痕……」

五虎退的抽噎,在場的刀劍男士馬上理解了狀況,只有五虎退一直覺得是小老虎搗蛋。

「五虎退,這不是小老虎調皮弄的。」
一期一振無奈苦笑地安慰弟弟。
「這個並不是傷,不會痛。」

「可、可是…」

「真的沒事,主人那邊我會自己去說。」

垮下臉的五虎退,似乎不太滿意一期一振的說法。

「五虎退,一期哥那點痕跡不用手入,只要擦藥就好了。」

「擦藥?可是我們擦藥沒用啊?」
頂著滿頭泡沫,秋田藤四郎完全聽不懂藥研藤四郎在說什麼。

「放心,有用的。」
藥研藤四郎的保證,與一期一振的安慰,終於是讓兩個孩子安心地點點頭。

「果然,最狡猾的還是一期哥呢。」
少年的低語,融化在溫泉的煙霧中。

後記:
男人聚在一起談論女人,一直很想寫這個內容

澪雪 拜
25 May 201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