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戀語り 番外 花宴 山姥切長義 – 試閱

花宴 山姥切長義

「啊,長義知道了…肯定會生氣吧……」
事過境遷,審神者才想起回時之政府工作前,對她諄諄叮嚀的山姥切長義。

希望山姥切長義回來時,他不會發現就好了。

事實證明,審神者太天真了。
那把被南泉一文字稱為,連內心都是山姥的刃,還是隸屬本丸的監察官,自然不是能夠輕易打發的對象。

本來以為還需要一點時間,沒想到山姥切長義不過兩天就回本丸了。

「我回來了。」
大剌剌地打開審神者職務室的門,山姥切長義展現他帥氣的銀色貴公子的氣派,與本丸之主的審神者打招呼。

「歡迎回來。」
從辦公桌前回過頭,審神者面對著帥氣地站在門邊的付喪神,歡迎的話語中充滿著毫不掩飾的敷衍與冷淡。

對審神者這露骨的差別待遇,山姥切長義早就非常習慣,誰教他們的關係不是審神者與刀劍男士之間常見的主從關係,而是監察官與本丸之主,簡單來說他對這個本丸來說,是如同客人一般的存在,以山姥切長義的立場來說,審神者對他諸多防備也是理所當然。

不把審神者的態度放在心上,山姥切長義勾起嘴角,清透的冰藍眼眸微瞇地研究眼前的女人,看她是否有遵守自己的叮嚀。

和他的眸色一樣冰冷的視線,嚴峻的神色與壓倒人的氣勢,像是盯著青蛙的蛇一般的眼眸,就算是每天與付喪神打交道的審神者也不禁坐立不安了起來。

「…………唉,妳還真是…旁人好心的忠告,一點都沒聽進去呢。」
戴著黑皮手套的大手關上門,山姥切長義緩緩地往審神者走去。

步伐優美氣質尊傲,被稱為銀色貴公子的刀劍男士,雖然他噙著微笑,審神者卻能清楚地感覺得到他發出的怒意。

作為本丸之主的審神者,在屬於她的城堡之中,縱然是神明大人也尊重她作為主人的立場,除非很特別的狀況不會對她發怒,唯一的例外就是山姥切長義了。

山姥切長義作為特別派遣的本丸監察官,嚴格來說是審神者的上司般的存在,但卻隸屬於審神者的指揮系統之下,協助本丸內的各種出陣與內番的需要。
就因為山姥切長義與審神者不是一般狀態的主從關係,縱然本丸中的刀劍男士已經接納他為本丸的一份子,審神者這邊倒是難攻不落,始終有著無法縮短的距離。

「都跟妳說了,這是何等危險的狀態,妳一點都沒放在心上啊。」
捏住想要閃避的女人的下巴,山姥切長義強迫她的眼對眼。

因為不是真正的主從,山姥切長義也從來不稱呼審神者為主人,總是用高高在上的態度與審神者交流。

山姥切長義責備又調侃的語氣,教審神者也不再閃避,筆直地與男人眼眸對望。
「如果真的懷孕了,不是正符合你們的希望嗎?」

「說得好,妳非常理解自己的立場。」








後記:

長義篇為花宴單行本專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