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ヒマワリの君

山姥切長義x女審神者


內番服的拉鍊全部拉開,山姥切長義無法在乎形象地,頂著一張曬到發紅的臉躺在長船房間的地上,一旁的燭台切光忠苦笑地將擰溼的冰涼毛巾,放在山姥切長義的額頭上。

「長義……你還好嗎?」
跪在一旁的謙信景光,很不安地幫山姥切長義搧著扇子,希望能幫他去除一些熱氣。

「嗯,不要緊,躺躺就好了…」
山姥切長義伸出手,摸了摸努力替他搧扇子的謙信景光的頭,溫熱的手讓小短刀靦腆的笑了。

「不過是幫忙農活而已居然中暑,長義你也太拼了吧。」
用扇子替自己搧風的大般若長光,也偶爾替山姥切長義搧風。

「我們付喪神雖然不會生病,不過這種過度消耗體力的事情,還是會有影響啊。」
身為長船一族之中最早來到本丸的燭台切光忠,無奈地勸告剛剛來到本丸的山姥切長義。
「長義作為監察官,應該比我們還要理解這個道理吧……」

「我知道……」
用冰毛巾捂著臉,夏天的毒辣太陽幾乎要把他得意的銀髮給曬焦了般。
「我只是不太習慣戰鬥以外的勞動。」

「我準備了冰涼甜湯,大家喝一點吧。」
穿著圍裙端著透亮的玻璃器皿過來的,是長船一家之中負責廚房的小豆長光。

擅長廚藝的小豆長光,不管夏天冬天都能做出適當的點心,唯一的缺點就是,大部分都是紅豆的。

小豆長光端來的,正是冰涼的紅豆湯,只是對連身體裡面都在發熱的山姥切長義來說,比起吃他現在更想躺著。

「長義能吃嗎?」

「我等等吃……」
繼續用冰毛巾捂住臉,山姥切長義用力吁了口氣。
「對了,那個假貨呢?」

知道山姥切長義口中的假貨是誰,大家互看一眼,明白這個心結不是他們能夠解開的。

今天他們兩個山姥切,一起在向日葵田裡面工作了半天,才剛來本丸沒幾天的長義,在這酷熱的天氣中很不爭氣地直接倒下,與剛來到本丸的刀劍男士一樣。

「……他的話,應該在主人房間裡,枕在主人腿上消暑吧。」
喝著冰涼的紅豆湯,大般若長光壞心眼地說明。

「什麼!」
太過訝異的答案讓山姥切長義猛然坐起身,襲上的頭暈讓他扶著額頭吸氣。

「大般若別亂說,山…國廣應該是是在他們兄弟那邊。」
差點脫口而出的山姥切,燭台切光忠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哎?我中暑的時候,主人可是很親切地讓我枕在腿上,替我搧風呢。」
用眼角觀察著山姥切長義的反應,大般若長光故意說得曖昧,隱去了自己當時的狼狽模樣,不然哪有可能得到主人的特殊待遇呢。

「那也不是在房間,而是手入室吧。」
無奈地搖搖頭,燭台切光忠很理解他們想要比拼的感覺,作為長船一門最年長的他,要安撫顧慮這些後輩的心情,也不是簡單的事情呢。
「而且你那是新人待遇,國廣這樣有經驗的刀,要是太過亂來,主人反而會生氣呢。」

「抱歉抱歉,以後我會注意。」
被燭台切光忠用眼神示意不要亂來,大般若長光陪著歉意的笑。

「長義也是,別太針對國廣,主人不喜歡這樣。」

「………知道了。」
用毛巾蒙著臉,沒有人知道山姥切長義現在是什麼表情。

「說起來,為什麼長義突然去弄向日葵田?」

「…………沒什麼,只是好奇而已…」
高傲的山姥切長義絕對不會說出口,他是因為看到審神者很笑著收下了向日葵…還是那個假貨送的,吞不下這口氣罷了。

後記:


CWT52的無配小話,長船中最年輕的本歌,肯定是弟弟一樣被大家給愛著

澪雪 拜 11 Aug 2019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