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 after 梦の続き

非完整,仅为片段

Carnival – after 梦の続き






怀抱内的失落感,让一期睁开了眼睛,迎接他的是一室黑暗,唯一照亮房间的是从落地窗照入的顶楼夜景。
以天色来说似乎还不是太晚,床头的时钟指著七点,是恰好的晚餐时间。

AWT连锁旅馆的顶楼蜜月套房,不只是舒适典雅的装潢得到好评,更重要的是这个可以一览东京夜景的宽敞落地窗,是增加夫妻情侣感情的有效道具。

与他翻云覆雨一个下午的女人,年轻女人仅披着一件浴袍,几乎是赤裸地站在落地窗前面欣赏夜景的同时,也拿着手机面带微笑地与电话那头的人聊天。

“………嗯,突然想去温泉就去了……”
女人长发披散,温柔放松的嗓音是他前所未闻,在夜景照射下极为柔和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他所认识的花久远紫,先才还在床上贪婪着他的女人。

不用问一期光是听内容就很清楚,她是在跟丈夫说话,为著自己外遇不归的事情提供一个合理的借口。

她已经不是俱乐部时代,那个偶像女团的一员,在少女团体解散深夜俱乐部也结束的现在,他们之间已经没有过去那样的关系,只是一对普通的男女……或者更精确一点,是各自有婚姻的已婚男女。

对于她信口胡扯的泡温泉深信不疑的丈夫,不是两人真的感情深厚,就是那个入赘男人完全不敢质疑大小姐所说的任何一句话。

听她与丈夫聊得愉快,一期不满地起身,从背后环住她,囓吻着她白皙娇嫩的颈项,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烙印。

快感让她低哼,咬唇忍耐一期的恶作剧的同时,紫也快速地切断了电话。

“社长,别……”

紫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整个人就被压在一旁的单人欧式沙发上,逼迫的极近的男人,让她没有逃避空间地只能看着他。

“小女孩居然学会说谎了呢…”
指背抚着她尚带情欲粉红的嫩颊,一期对她不惜欺骗丈夫也要与他过夜的行为感到愉快,这代表自己比那个男人更能满足她。

似乎没想到一期居然会这么说,紫的眼中一瞬间闪过属于少女的诧异,很快地掩去感情,扬起嫣然诱人的微笑。
“这还不是因为社长……”

藕白双臂环上他的肩膀,若离若及的温暖体温,充斥在鼻端的女人馨香,让一期明白了一件事。

不管在什么地方,这女人都是引人堕落的魔女,仅仅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控制他的心神。

如梦似幻的夜晚不会再来,是因为魔女已经来到他的眼前了。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