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 after 夢の続き

非完整,僅為片段

Carnival – after 夢の続き






懷抱內的失落感,讓一期睜開了眼睛,迎接他的是一室黑暗,唯一照亮房間的是從落地窗照入的頂樓夜景。
以天色來說似乎還不是太晚,床頭的時鐘指著七點,是恰好的晚餐時間。

AWT連鎖旅館的頂樓蜜月套房,不只是舒適典雅的裝潢得到好評,更重要的是這個可以一覽東京夜景的寬敞落地窗,是增加夫妻情侶感情的有效道具。

與他翻雲覆雨一個下午的女人,年輕女人僅披著一件浴袍,幾乎是赤裸地站在落地窗前面欣賞夜景的同時,也拿著手機面帶微笑地與電話那頭的人聊天。

「………嗯,突然想去溫泉就去了……」
女人長髮披散,溫柔放鬆的嗓音是他前所未聞,在夜景照射下極為柔和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他所認識的花久遠紫,先才還在床上貪婪著他的女人。

不用問一期光是聽內容就很清楚,她是在跟丈夫說話,為著自己外遇不歸的事情提供一個合理的藉口。

她已經不是俱樂部時代,那個偶像女團的一員,在少女團體解散深夜俱樂部也結束的現在,他們之間已經沒有過去那樣的關係,只是一對普通的男女……或者更精確一點,是各自有婚姻的已婚男女。

對於她信口胡扯的泡溫泉深信不疑的丈夫,不是兩人真的感情深厚,就是那個入贅男人完全不敢質疑大小姐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聽她與丈夫聊得愉快,一期不滿地起身,從背後環住她,囓吻著她白皙嬌嫩的頸項,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烙印。

快感讓她低哼,咬唇忍耐一期的惡作劇的同時,紫也快速地切斷了電話。

「社長,別……」

紫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整個人就被壓在一旁的單人歐式沙發上,逼迫的極近的男人,讓她沒有逃避空間地只能看著他。

「小女孩居然學會說謊了呢…」
指背撫著她尚帶情慾粉紅的嫩頰,一期對她不惜欺騙丈夫也要與他過夜的行為感到愉快,這代表自己比那個男人更能滿足她。

似乎沒想到一期居然會這麼說,紫的眼中一瞬間閃過屬於少女的詫異,很快地掩去感情,揚起嫣然誘人的微笑。
「這還不是因為社長……」

藕白雙臂環上他的肩膀,若離若及的溫暖體溫,充斥在鼻端的女人馨香,讓一期明白了一件事。

不管在什麼地方,這女人都是引人墮落的魔女,僅僅只是一個眼神一個微笑,就能控制他的心神。

如夢似幻的夜晚不會再來,是因為魔女已經來到他的眼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