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戀歌 01~04


乙女向
正統派(?)闇黑本丸
有令人不快的疼痛描寫,過激行為描寫

** 虐預警 **

01

孤獨,是審神者對這個本丸生活唯一的感受。

刀劍男士們非常謙和有禮,卻也毫不掩飾他們與審神者之間那無法跨越的鴻溝,看不見的牆壁一直存在於他們之間,不管審神者怎麼努力都觸碰不到他們。

冰冷疏遠的空氣,壓迫的人喘不過氣,讓審神者只能每天晚上躲在自己的房間偷偷啜泣。

就算她放聲大哭,會關心她的也只有狐之助而已。

只要不是在刀劍男士眼前,他們連虛偽敷衍的禮貌懶得做,完全把她這個審神者當空氣對待。
這種種的差別行為,審神者自己也非常清楚其原因,那就是………她一個平凡無奇的少女,剛入職就接管了這個無主的本丸。

她也知道自己不過是個小女孩,在這種方面都非常努力,想要得到刀劍男士們的承認,證明自己是有本事管理這個本丸的審神者!

只是……不管她怎麼努力都一樣,她永遠都贏不過他們曾經的主人。
刀劍男士對她的稱呼,從來都不是主人,不管是誰都一律稱呼她為審神者大人。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握緊拳頭,少女忍耐的淚水還是一顆一顆晶瑩落下。

不管用什麼方法都好,她絕對要他們真正的主人,讓刀劍男士們完全承認她!











02

「那麼,我們告退了,還請審神者大人早點安歇。」
負責侍奉她的起居的短刀前田藤四郎與平野藤四郎,正座在房門口,恭敬地告退。

「那、那個……」

「審神者大人有何吩咐?」

面容端正的短刀們,平靜無波的語氣,讓審神者握緊拳頭咬了咬唇。
「我們可以說說話嗎?」

「是,只要是審神者大人的希望。」

「前一位審神者…是什麼樣的人?」

「很抱歉,我們無法評論主人的任何事情。」
兩位少年短刀恭敬低頭,強烈的拒絕之意,就算隔著這個距離少女也能清楚感受的到。

「…………算了,你們退下吧。」

「是,我們告退了。」
姿勢端正地關上房門,少女聽著他們離去的腳步聲,才垂頭喪氣地垮下肩膀。

連性格最溫和友好的粟田口短刀都是如此,更別說其他刀劍男士,對她更是疏離,除了必要以外的時候根本見不到面,完完全全看不起她這個新主人。

她一直以為這個優雅的房間,是主人的起居室,後來才知道這裡是客房,前一位審神者的房間是禁地,她身為本丸的主人卻不能靠近任何一步。

她根本就不是這個本丸的主人,只是一個臨時替代用的審神者,難怪這些刀劍男士不把她放在眼中。

憤怒與妒意盈滿胸口,少女忍不住刷地站起身,悄悄拉開房門,往本丸的禁地走去。

反正沒有人管她去哪裡,既然從他們口中問不出來,那就直接用自己的眼睛去確認好了!














03

這個本丸佔地非常遼闊,少女也是花了一些時間才發現,她自己並不是住在主人房,僅僅是間客房罷了。

真正的審神者居室,是在近侍房間的深處,她才明白為什麼自己與近侍離得那麼遠,因為那裡本來就是不是主人房。

在深夜的本丸中輕手輕腳,少女小心注意不要驚醒已經熄燈的近侍,要繞過那個房間前往審神者臥房。

她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審神者,做了什麼事情,才能讓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一心向她,對接任的審神者如此冷淡默然。

「審神者大人,如此深夜有何吩咐?」
還以為一切順利的少女,才剛剛跨過近侍房間的範圍,壓切長谷部的聲音就在背後響起,少女的尖叫聲在深夜特別刺耳。

「長、長谷部……」
在審神者之中有著主廚的異名的刀劍男士,是少女相信會成為她最好下屬的男人……很遺憾的壓切長谷部的忠誠並不屬於她,對著審神者擺出疏遠有禮的距離。
「沒事,睡、睡不著出來走走……」

壓切長谷部紫藤色眼眸透出的壓力,讓審神者忍不住發抖起來,知道自己隨口扯的謊應該已經被看穿了。

「夜這麼深了,明天還要早起,請容我送妳回房。」
禮貌地沒有拆穿審神者的謊言,壓切長谷部上前一步,輕推她的肩膀給予更強的壓力。

「我想往這邊看看!」
如果是別人她還不敢這麼強硬,但對象可是壓切長谷部,是審神者忠實的狗!她現在已經是這個本丸的主人,自然有命令他的權力,壓切長谷部也不能反抗她才對。

「再往前疏於打理,不適合審神者大人前往,還請回房吧。」
無視審神者的要求,壓切長谷部幾乎是押著她前進,強迫她回到自己房間去。

被壓送回自己房間的審神者知道,她下一次要進入那個區域,將會更加困難 了。












04

少女的日子還是一樣枯燥乏味。

刀劍男士們除了審神者工作上的會話之外,根本連話都不會跟她多說一句,她想隨便找了人說話解悶都沒辦法。

華麗的本丸如同牢籠般,刀劍男士們依舊不把她當作主人對待,漠然疏遠地令人想哭。

她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刀劍男士這樣對她?

她接替了這個本丸,照理說刀劍男士們應該歡天喜地迎接她,誠心誠意侍奉作為主人的她才對!
為什麼…這一切都跟她所想像的不同呢?

「小姑娘,一個人啊。」
拎著酒壺經過的日本號,看新上任的審神者一個人坐在走廊邊,一臉深刻鬱悶不知道是有什麼心事。

「…………你是?」
第一個朝她搭話的刀劍男士,只可惜她一下想不起他的名字。

「三名槍之一,正三位的日本號。」
年輕審神者記不住他的名字,日本號已經見怪不怪了。
槍跟太刀不同,本來就不是華麗耀眼的兵器,而且能夠使用他們的人更是少,比起槍大家還是喜歡配戴刀劍,在戰場上的先鋒,到了本丸變成不起眼的存在了。

「日本號……你,可以跟我說說話嗎?」
雙手糾結,少女吞吞吐吐。

「唔?好啊,要說什麼?」
一屁股就在審神者旁邊坐下,日本號不拘小節毫無主從觀念的行為,不知道被壓切長谷部唸了多少次,不過他仍舊是我行我素。

「我想要………跟大家更友好一點?有什麼辦法嗎?」

「友好一點……是嗎?」
日本號看著少女,揚起不懷好意的微笑。
「當然有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