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恋歌 01~04


乙女向
正统派(?)闇黑本丸
有令人不快的疼痛描写,过激行为描写

** 虐预警 **

01

孤独,是审神者对这个本丸生活唯一的感受。

刀剑男士们非常谦和有礼,却也毫不掩饰他们与审神者之间那无法跨越的鸿沟,看不见的墙壁一直存在于他们之间,不管审神者怎么努力都触碰不到他们。

冰冷疏远的空气,压迫的人喘不过气,让审神者只能每天晚上躲在自己的房间偷偷啜泣。

就算她放声大哭,会关心她的也只有狐之助而已。

只要不是在刀剑男士眼前,他们连虚伪敷衍的礼貌懒得做,完全把她这个审神者当空气对待。
这种种的差别行为,审神者自己也非常清楚其原因,那就是………她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女,刚入职就接管了这个无主的本丸。

她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小女孩,在这种方面都非常努力,想要得到刀剑男士们的承认,证明自己是有本事管理这个本丸的审神者!

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一样,她永远都赢不过他们曾经的主人。
刀剑男士对她的称呼,从来都不是主人,不管是谁都一律称呼她为审神者大人。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握紧拳头,少女忍耐的泪水还是一颗一颗晶莹落下。

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好,她绝对要他们真正的主人,让刀剑男士们完全承认她!











02

“那么,我们告退了,还请审神者大人早点安歇。”
负责侍奉她的起居的短刀前田藤四郎与平野藤四郎,正座在房门口,恭敬地告退。

“那、那个……”

“审神者大人有何吩咐?”

面容端正的短刀们,平静无波的语气,让审神者握紧拳头咬了咬唇。
“我们可以说说话吗?”

“是,只要是审神者大人的希望。”

“前一位审神者…是什么样的人?”

“很抱歉,我们无法评论主人的任何事情。”
两位少年短刀恭敬低头,强烈的拒绝之意,就算隔着这个距离少女也能清楚感受的到。

“…………算了,你们退下吧。”

“是,我们告退了。”
姿势端正地关上房门,少女听着他们离去的脚步声,才垂头丧气地垮下肩膀。

连性格最温和友好的粟田口短刀都是如此,更别说其他刀剑男士,对她更是疏离,除了必要以外的时候根本见不到面,完完全全看不起她这个新主人。

她一直以为这个优雅的房间,是主人的起居室,后来才知道这里是客房,前一位审神者的房间是禁地,她身为本丸的主人却不能靠近任何一步。

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本丸的主人,只是一个临时替代用的审神者,难怪这些刀剑男士不把她放在眼中。

愤怒与妒意盈满胸口,少女忍不住刷地站起身,悄悄拉开房门,往本丸的禁地走去。

反正没有人管她去哪里,既然从他们口中问不出来,那就直接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好了!














03

这个本丸占地非常辽阔,少女也是花了一些时间才发现,她自己并不是住在主人房,仅仅是间客房罢了。

真正的审神者居室,是在近侍房间的深处,她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与近侍离得那么远,因为那里本来就是不是主人房。

在深夜的本丸中轻手轻脚,少女小心注意不要惊醒已经熄灯的近侍,要绕过那个房间前往审神者卧房。

她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审神者,做了什么事情,才能让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一心向她,对接任的审神者如此冷淡默然。

“审神者大人,如此深夜有何吩咐?”
还以为一切顺利的少女,才刚刚跨过近侍房间的范围,压切长谷部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少女的尖叫声在深夜特别刺耳。

“长、长谷部……”
在审神者之中有着主厨的异名的刀剑男士,是少女相信会成为她最好下属的男人……很遗憾的压切长谷部的忠诚并不属于她,对着审神者摆出疏远有礼的距离。
“没事,睡、睡不着出来走走……”

压切长谷部紫藤色眼眸透出的压力,让审神者忍不住发抖起来,知道自己随口扯的谎应该已经被看穿了。

“夜这么深了,明天还要早起,请容我送妳回房。”
礼貌地没有拆穿审神者的谎言,压切长谷部上前一步,轻推她的肩膀给予更强的压力。

“我想往这边看看!”
如果是别人她还不敢这么强硬,但对象可是压切长谷部,是审神者忠实的狗!她现在已经是这个本丸的主人,自然有命令他的权力,压切长谷部也不能反抗她才对。

“再往前疏于打理,不适合审神者大人前往,还请回房吧。”
无视审神者的要求,压切长谷部几乎是押着她前进,强迫她回到自己房间去。

被压送回自己房间的审神者知道,她下一次要进入那个区域,将会更加困难 了。












04

少女的日子还是一样枯燥乏味。

刀剑男士们除了审神者工作上的会话之外,根本连话都不会跟她多说一句,她想随便找了人说话解闷都没办法。

华丽的本丸如同牢笼般,刀剑男士们依旧不把她当作主人对待,漠然疏远地令人想哭。

她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刀剑男士这样对她?

她接替了这个本丸,照理说刀剑男士们应该欢天喜地迎接她,诚心诚意侍奉作为主人的她才对!
为什么…这一切都跟她所想像的不同呢?

“小姑娘,一个人啊。”
拎着酒壶经过的日本号,看新上任的审神者一个人坐在走廊边,一脸深刻郁闷不知道是有什么心事。

“…………你是?”
第一个朝她搭话的刀剑男士,只可惜她一下想不起他的名字。

“三名枪之一,正三位的日本号。”
年轻审神者记不住他的名字,日本号已经见怪不怪了。
枪跟太刀不同,本来就不是华丽耀眼的兵器,而且能够使用他们的人更是少,比起枪大家还是喜欢配戴刀剑,在战场上的先锋,到了本丸变成不起眼的存在了。

“日本号……你,可以跟我说说话吗?”
双手纠结,少女吞吞吐吐。

“唔?好啊,要说什么?”
一屁股就在审神者旁边坐下,日本号不拘小节毫无主从观念的行为,不知道被压切长谷部唸了多少次,不过他仍旧是我行我素。

“我想要………跟大家更友好一点?有什么办法吗?”

“友好一点……是吗?”
日本号看着少女,扬起不怀好意的微笑。
“当然有啊。”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