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恋歌 05~06 R18

正统派闇黑本丸

** 虐预警 **

日本号+御手杵X女审神者 R18


05

随着日本号的脚步来到他的房间,审神者忍不住左右张望。

来到这个本丸之后,她还是第一次被邀请进入刀剑男士的房间,按捺不住好奇心地到处观望。

日本号的房间在离本丸主屋略远的地方,这里的天花板都建造的比较高一些,更让审神者显得娇小。
而且这里比她的房间还要宽敞许多,以刀剑男士一人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些。

随手拿了个座垫放好,日本号自顾自地坐下,审神者左右看看,也只能在眼前唯一的座垫上落坐,对于这个连一杯茶水都端不出来的待遇感到生气。

“这一带的房间都比较宽敞,天花板也比较高,是主为了我们这些大个儿建造的三之丸。”
看得出来审神者的疑问,日本号喝一口酒,稍微说明了一下。
“本来蜻蛉切跟我们住,但他被村正搞得头痛,大半的时间都在那边。”

离审神者居所最远的三之丸,是最后一个建造的居所,为了长枪薙刀与大太刀这些,比较身材高大的刀剑男士所设计建造,不只是天花板比较高,房间也更来的宽敞,让他们无须拥挤居住。

“喔……”
这样说审神者才想起来,她还没看过这个本丸的刀帐,不知道这本丸之中有多少刀剑。

唯一一次全员聚齐是她就任本丸的那天,大广间之中一群华丽的刀剑男士们正座著,让她产生了君临本丸的实感。
可惜,也只有那一瞬间而已。

坐在日本号面前,审神者挣扎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了。
“那个……日本号,你说的…能跟大家友好一点的方法,是什么?”

“嗯?想知道?”

“想知道…”
紧张地吞了口口水,审神者点点头。

“………女人要跟男人友好,当然,只有一个方法。”
审神者一脸震惊的样子,惹得日本号哈哈大笑。
“不过这对小姑娘来说,还太早了。”

“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她已经是一名审神者,日本号这说法实在是太看不起她了。

“没事没事,忘了我说的。”
日本号摆摆手,觉得跟眼前的少女谈论这种大人的话题还是太早了。
就算审神者坚持着自己不是孩子,不过在附丧神日本号的眼中,眼前的少女审神者毫无疑问就是个不知世事的小女孩。

“我不是小孩子!”
日本号随便哄哄的态度更让审神者生气,声音也不自觉大了些。

“说著自己不是小孩子,那就证明给我看啊。”
大手托腮,日本号露出白亮牙齿。

“我……”
要如何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这就跟指控无罪的人有罪,要无罪的人自己证明清白一样困难。

一咬牙,审神者站起来,刷的一声解开连衣裙的拉链,柔软布料掉落在她的脚边,突然呈现在眼前的少女躯体,让日本号目瞪口呆,慌忙抓住突然松手的酒壶。

“好、好…我知道妳不是孩子了……”
少女突然的行为,就连大剌剌的日本号都傻眼,有点困扰地移开视线,想着要找什么给只有内衣的少女披上。

还在发育途中,透出青春气味的少女身躯,是颗未成熟带着酸味的水果,即使如此闪闪发亮的年轻肌肤,也不是大叔可以直视的事物。

日本号慌乱动摇的模样,让一直被刀剑男士给冷落的审神者,压抑不住内心深处浮起的得意洋洋。

她也能吸引附丧神,能够掌控局面的这个事实,让少女兴奋的心情更得来高涨,想要一口气攻陷眼前的高大男人。

噙著微笑,身上仅有内衣的少女往前一步,逼近了高大的枪男子,日本号困扰的模样,更让她相信自己胜券在握。

“既然我不是小孩子,那么…应该告诉我,能够更加友好的方法了吧。”

少女满满的挑衅让日本号收起了慌乱,恢复游刃有余狡猾高傲的日本第一名枪。
“哦…都让小姑娘这么说了,不好好回应,就不是个男人了。”










06.

午后灿亮的阳光,穿透了障子门变得柔和,照在少女白皙娇嫩的大腿上,看起来仿佛变得透明。

连床舖都没有,少女一丝不挂地昂躺在房中唯一的矮桌上,对着男人分开双腿,咬着手指压抑著不能自己的轻喘。

审神者守则之中,并没有不能与附丧神发生男女的规定,一切都是看审神者自己的判断。

日本号这样的大叔,并不是她心中理想的对象,照少女的标准来说,她完全不想大叔什么的扯上关系。

可是,少女的好胜心压过了犹豫,比起梦想与理想,她现在更想成为这个本丸真正的主人,这种程度的牺牲付出,只要咬咬牙就过去了!

脱光衣服躺在矮桌上时,不能否认她还是有一丝无法抹去的恐惧。

被高大的男人给压制,笼罩在身上的体温与质量,扑鼻而来的浓浓酒气,一切都让少女止不住本能的颤抖。

“真小啊……嘛,还在发育中也没办法…”

看着少女青涩的裸体,日本号毫不客气的批评,让审神者的委屈瞬间转变成火气。

“什么!啊…”
胸口被男人抚摸上,粉嫩先端被亲吻,贴熨著皮肤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少女自然地发出不像样的呻吟。

连男人的半手都不够,尚未成熟带着硬度的果实,日本号必须要非常轻柔小心,才不会把她给弄痛了。
这毕竟还是连女人的快感都还不懂的小丫头,与他所熟悉的成熟女体不能比较,不过既然已经端上桌了,不好好享用一下就有失男人的颜面了。

流连在少女胸口,小小的饱满在他技巧的挑逗下,正常反应地鼓胀起来,先端敏感也在舌尖洗礼下变得硬实,僵硬抵抗的身体也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刻变得柔软。

只微微张开的双腿,被男人一股做气地推开,在阳光下无所遁形的少女祕密,不管是娇嫩花瓣还是晶莹蜜液,全都曝露在男人眼中。

“不要看……”
除了发出虚弱的抗议,少女现在什么都做不到,感觉得到男人粗糙指尖划弄着她的形状,勾出已经渗出的花蜜。

“虽然身体还涩的很,也还算可以吧。”
不给审神者抗议的时间,日本号就吻了上去,舔玩着少女最敏感的地方。

“啊、啊啊……”
明明是第一次跟男人做这种事,她的羞耻心早已经被快感给融化,埋在她腿间的男人,厚实舌尖舔弄著少女娇嫩花瓣,轻轻戳开她紧闭的花心,比她想像的还更有技巧地勾起青涩身体的快意。
第一次品味到女人的快乐,让她已经忘记要双腿的存在,任由男人分开到底,让他恣意玩弄,连微刺的胡渣都不那么让人讨厌了。

“呀啊…进来了……”
顶端珍珠被舌尖转动,坚硬的东西进入体内的感觉,教少女忍不住尖叫起来。

“叫什么呢,不过是手指而已……”
少女激烈的反应,让日本号有趣低笑。
“我的枪,可不是这种程度的东西啊。”

“还会…更大吗?呜嗯……”
在体内搅动的手指,身体被拓开的感觉,让少女不能自己地昂头尖叫,双腿也不自觉地用力,想要将体内的异物给推出去。

她的挣扎抵抗在男人手中毫无意义,已经到了嘴边的猎物,岂有再松口的道理。

“呜唔……”
少女与众不同的呻吟,让日本号咧嘴一笑。

“是这里啊。”
找到了位于女人深处最敏感之地,长枪毫不犹豫朝弱点进攻,手指敲打抠弄著,初经人事的少女忍不住浑身颤抖,可怜地抽搐起来。

“啊、啊啊……”
初次体会的莫名热意从体中涌上,少女不能自己地踢著腿,只让男人手指越发地深入,碾压着她的快感中枢。

绷紧身体迎接生来第一次的高潮,少女四肢瘫软地躺在矮桌上,小巧胸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朦胧的眼看着男人高大的身体覆上了她。

“这样应该差不多了。”
趁著少女无力抗拒的这个瞬间,日本号推着她的膝盖,引以为傲的大身枪撑开少女窄小入口,进入她从未被男人踏足的深处。

“呜唔…呀啊……”
身体被撑开,仿佛要从中心被刺穿的感觉,少女张嘴吐出不成声音的喘息,指甲刮著桌子,脚趾蜷曲,忍耐著将身体一分为二的疼痛。

刚才她以为很痛的手指,跟日本号的巨枪完全无法比拟,肚子整个被胀满的压迫感,让她以为内脏都要被刺穿的时候,日本号的枪终于是稍微退出去了些。

“呼啊……”
也不过只有喘一口气的时候,雄伟的枪又再度刺了进来,这次比之前进入的更深,来到了手指无法触碰的位置。

同样的抽送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下腹部慢慢透出了除了疼痛以外的热意,变得更来的溼热的花径,润滑日本号的行为。
“呜啊…嗯呜……”
朝四肢蔓延而开的炙热,融化了她的僵硬,不知道什么时候日本号的手离开了她的膝盖,揉起了少女尚未完全发育的小巧胸部。

疼痛的呻吟,缓慢地转变成快感的低哼,女人本能在少女身上觉醒,接纳了蹂躏她的男人。

随着少女缓慢高昂起来的娇喘,日本号的额头上也落下滚烫的汗水。
并不是少女的身体太让他享受,而是习惯了成熟女体的男人,这样的慢条斯理是种另类的折磨,不是这个豪迈男人所喜欢的玩法。

像是抓小鸟般一把拉起少女,日本号将她翻了个身,少女单薄臀部向上,长枪重重刺入顶开少女仍旧生涩坚硬的深处,疼痛逼出了她的泪水,却让人分不出是生理的泪还是心中的泪。

强硬的铁枪不断刺击著少女深处,使不出力气的身体,膝盖也松软了开,更来的分开的双腿方便了男人的深入,窄小臀部中间微露出来的粉嫩菊蕊,也进入男人的视线中。

日本号粗糙的拇指,停不住有趣地玩弄著,少女娇嫩紧闭的粉嫩,下半身的感觉全部都被巨枪给麻木的她,不知道自己陷入什么局面,只有指甲不断地在桌子上刮出痕迹,泪水与唾液在桌上糊成一团。

不知道过了多久,失去感觉的下半身终于得到解放,双腿颤抖,腿心又热又麻的感觉让她连膝盖都是软的,被ㄖ本号给一把抱起坐在腿上,背后是男人厚实烫热的胸膛,久违的温暖让她忍不住放松了些。

来到本丸之后就一直孤零零的,就算是个不让人喜欢,充满酒气的大叔好了,也比自己一个人来得强多了。

才这么想着的审神者,后臀传来的剧痛就让她忍不住放声尖叫。
“不!好痛!那里不行!”

才刚刚失去了处女,这次连后面也要被侵犯,她想要挣扎却发现在日本号的蹂躏下,她早就使不出半点力气,无法抵抗的身体方便了日本号,勇猛的巨枪穿透了少女的身体,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感觉,更强烈的撕裂与冲击,少女吐出的喘息连声音都消失了。

不只是处女,连她的菊花也不放过……委屈涌上心头,随着男人的韵律,泪水也沿着脸颊滑落。

这跟她所期望的初体验差距甚远,就算让这个酒气大叔拿了第一次也还好,但没想到这个变态连其他地方也不放过。

坐在日本号身上,铁柱般的长枪几乎要身体一分为二,只是这份疼痛,都被男人爱抚著胸部及敏感珍珠的部份给化解掉,反而让她先才被蹂躏过的深处,产生了酥麻热意。

逐渐带起淫媚的娇喘,自然地扭动起来的腰部,让日本号得意一笑。
“小姑娘学习的很快嘛。”

“喂、喂…日本号你在做什么啊!?”
回到房间的御手杵,看到的就是这惊人的一幕。

日本号这个家伙,居然对还是孩子的审神者做出这种事,给其他刀剑男士知道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情啊!

“哦,御手杵,你回来啦。”

“什么我回来了……”
日本号这副什么都没发生,理所当然的享受模样,不要说御手杵目瞪口呆,在他背后的蜻蛉切也无法认同地皱眉,很清楚日本号搞出大事了。

“怎样,要不要加入啊?”
剥开少女红艳充血的花瓣,那里来淌出先才灌入的欲望,淫猥的模样只让两把名枪更是摇头。

“这样不好吧……”
老实的御手杵和温和的蜻蛉切,两人都一致摇头。

“来,妳自己说如何?”
拍拍少女大腿,日本号知道这种事必须要审神者自己开口,不然温吞的御手杵是绝对什么都不会做。

“里、里面…痒痒的……拜托了……”
随着日本号的顶弄,里面也发痒起来的感觉,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御手杵跟蜻蛉切互看一眼,蜻蛉切摇摇头,表示他没办法,只剩下御手杵无奈地搔搔头。
“………我知道了。”

审神者都这么拜托了,刀剑男士不做点什么,似乎也不太对劲,御手杵也只能硬著头皮向前了。

该说不愧是三名枪吗?身下的武器,即使尚未硬起也有相当的尺寸,直捣花心的长度,是让女人哭泣的名器,对初经人事的少女来说,是相当艰辛的质量。

御手杵半软的枪,在少女软热的花瓣磨蹭著,顶弄著前端敏感珍珠的热,日她经不住地全身哆嗦,更多淫蜜溢出润滑了一切,让男人能够穿入她娇嫩的体内。

“呜呜……”
比想像还要惊人的压迫,前后都被堵满的感觉,分不清楚自己是要被从哪个方向一分为二,被双枪给串刺的少女,在男人怀中泣吟起来。

过度的疼痛席卷了她的意识,少女连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都不记得,浑浑噩噩地看着绿色外套的御手杵要离开,她伸手揪住他的外套。

“怎么了?”
突然被少女拉住,御手杵那张藏不住感情的老实面孔充满了紧张。

“………你们…也这样跟……前一个审神者做过吗?”

“欸……”
突然的询问让御手杵一脸尴尬,虽然他没有正面回应,少女也从他的反应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了。



后记:写了本来就想写的部份,大概暂时停更

澪雪 拜 25 Aug 2019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