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12th Album 君に夢中 (feat.Saniwa)

綜藝paro~Alter~
12th Album 君に夢中

節錄

坐在舞台中央佈景用的大圓床上,少女們忍不住顫抖地緊抱著彼此,不了解為什麼狀況會變成如此。

觀眾席的男人們,為了少女們的一夜所有權競價,這種如同物品般的待遇,她們早已習慣了。

用競價的方式,決定她們今晚的主人是誰,這是故事中常用情節,作為深夜俱樂部的遊戲來說,並不是太特別的主題。

問題是,現在喊上去的價格。

「五百萬。」

「六百萬。」

「八百萬。」

這些讓人覺得自己的耳朵有問題的金額,深夜俱樂部的貴賓們,臉色不變地輕易喊出。

「不…不會吧……」
顫抖的小手抓緊抱著她的雪繪的手,文乃對於這龐大到不可思議的金額,嘴唇發白連聲音都乾澀了些。

她們可不是什麼稀有動物,也不是什麼高價的寶石或古董,在座的男人們每一個都享用過她們的身體,文乃不理解為什麼為了她們三人,這些男人願意出這麼高的金額。

「一千萬。」
25桌的西裝筆挺的男人雙手交疊在前,神態閑靜地蹺著腿,沒有溫度的聲音喊出了令人咋舌的數字。

「一、一千萬!?」
嚇得幾乎要癱軟下去,雪繪突然覺得他們喊的不是日幣,可能是大富翁遊戲的假鈔了。

雪繪也聽說過,如果要讓頂級女星或是主播陪睡,一個晚上的價碼可是要上百萬,她一直覺得那是跟她無緣的世界。
現在有人喊出了比她所知道還要更高的金額,就算是一次競標三個女孩,這也未免太昂貴了!

這樣的金額肯定不是要陪睡,而是要對她們做更過份的事情………記得文乃說過的故事,想像著自己可能會面臨的狀況,雪繪就不住地顫抖,幾乎要打顫起來時,一隻溫暖的手撫上了她的肩膀。

「別怕。」
拍拍雪繪的肩膀,紫繼續看著場上的狀況。

今晚是深夜俱樂部滿一年的日子,開啟了特別的競標活動,出價最高的男人可以獲得少女們的一夜所有權。
男人可以與少女們一起在隔離的房間過夜,享受帝王般豪華的一晚。

僅限於今晚,得標的男人將是是少女們今晚的主人,不需要與其他男人們共享甜美的一夜。

這模仿拍賣初夜的遊戲,自然少女們也穿上了象徵著新娘的純白衣裝,頭上也戴著長達腰際的純白頭紗,只是比起真正的新娘子,她們的打扮實在是過於性感淫蕩了。

女團C位的文乃,維持一貫俏麗的打扮,又膨又短的紗裙和吊帶襪,上半身是可愛的高領泡泡袖,當然她們深夜招待的工作來說,不可能包住肌膚,文乃不只是上衣胸口開了一個很大的愛心露出胸部,遮不住什麼的透明紗裙下也不準穿內褲,用這種打扮踩著高跟鞋替貴賓們送酒,男人們毫不避諱的視線,更是讓文乃又羞又氣。

作為團內性感角色的紫,身上的布料倒是比文乃多了些。
細身的公主腰設計的低胸馬甲上衣,更強調著她的雪白豐乳,只要一彎腰胸口就會一覽無遺。長及地板的完全就是透明的蕾絲薄紗長裙,透過裙子可以看見她的蕾絲大腿襪,以及動人搖擺的心型俏臀,沒有內褲的打扮讓人想要直接揉捏。

相比起來雪繪似乎是最保守的,露出雪色鎖骨的一字領短上衣,綁在腰上那前短後長的薄紗長裙下同樣沒有內褲,纖細柔軟的腰肢與長腿一覽無遺,和另外兩人不同雪繪完全沒有絲襪,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的均稱長腿讓人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

今晚是第一次,她們要一同去伺候今晚得標的男人,這行為確實與出嫁的新娘無異,難怪彌彌切丸社長要這樣打扮她們。
這些象徵著純潔貞節的純白新娘禮服,在她們身上反而變成了待價而沽的娼婦衣裝了。

喊出了一千萬之後,場上的聲音與氣氛都略為沈寂了些。似乎是不敢相信,會有傻到對這些女孩出這麼高價,這明顯地不符合該有的價值。

就在25桌的男人,覺得自己勢在必得的瞬間,一個聲音響起。
「一千三百萬。」
一手撐著下巴,那個從來沒有喊價的130桌的白西裝男人,突然插入了這場競標之中。

嫌棄地看著突然殺出的程咬金,一期緩緩開口。
「你什麼意思?」

「好玩啊。」
搖搖手指,鶴丸完全不對自己做的事情有歉意,甚至覺得自己做了好事。

皺著眉頭,一期完全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玩了。

「一千五百萬。」
既然鶴丸開了頭,那就有人接了下去,是源氏集團的髭切公子。

「真的假的,一千五百萬?」
喝著清酒,日本號覺得這些人真是會亂花錢。

「一千八百萬。」
毫無放棄的意思,一期繼續加碼。
反正這種數字都不過是他的零用錢,他不放在眼裡。

「二千萬。」
伊達組也不甘示弱,大般若再度喊出了令人咋舌的數字。

少女們面面相覷,意外著這個遠遠超過她們預想的金額。

今晚的拍賣遊戲,彌彌切丸社長早就與她們說好,最終拍賣金額她們五五分,所以能讓客人喊得越多,她們就能得到更多。

不過少女們也是很有自知之明。

她們早就不是處女,也不是什麼希世珍寶,面對著這些盡情玩弄過她們的男人們,肯定賣不到什麼好價錢,況且這份買賣只有一夜而不是永久,貴賓們給彌彌切丸社長一點面子,意思意思喊到一百萬就很了不起了。

為此,少女們有了個計畫。

既然社長都說好金額可以對分了,那她們稍微撒嬌一下,讓那些平常頗為光顧她們的客人,稍微給她們一些零用錢,應該也不算太過分吧。

在喊價的時候,稍微對那些客人拋拋媚眼,要是能喊上三百萬就好了,少女們是這麼盤算的。

可是,一切都超出了她們的掌控。

「二…千…萬………」
近乎天文數字的金額,讓雪繪暈眩,是文乃跟紫即時抓住她,才沒有很失態地倒了下去。

出價的是那個獨眼的黑道組合!
不管平常有多麼紳士,也不能改變他們是黑道的事實啊!

「文、文乃,我們會不會被賣內臟啊!」
幾乎要抽噎起來,最高大的雪繪像孩子一樣抓著年紀最小的文乃。
「會不會被刺青了,然後把皮剝下來呢?」

雪繪還記得那個75號桌的客人,摸著她的身體說想要刺青,她們會不會就這樣被刺青,然後把皮剝下來,最後賣內臟呢?
不知道這樣能不能賣到二千萬啊!

「不、不會的……」
抓著雪繪的手,文乃的回答也很沒把握。

到底有什麼理由,要花二千萬買她們一個晚上呢?

「二千五百萬。」
看著不住發抖的文乃,髭切一噘唇,聲調軟綿地繼續加碼。

難得有了可以跟文乃過夜的機會,髭切覺得花錢就能買實在是划算啊!

突然又喊高的價格,大般若看著一旁的光忠,只見他苦笑搖頭,表示伊達組沒辦法出這樣的閒錢了。

二千萬可不是小數字,買少女們的一夜就跟買夢沒有兩樣,喜歡浪漫的光忠也善於經營,必須要量力而為的事實,今晚只能成為遺憾了。

「三千萬。」
眼皮也不眨一下,一期也繼續加碼。

「了不起啊。」
日本號嘖嘖有聲,對這些有錢人不可置信地搖搖頭。

「你覺得最後會到多少啊?」
到了這個數字,就算是不怕事情大的鶴丸也不敢隨便加碼,跟一旁的鶯丸討論了起來。

「嗯,我覺得五千萬以上吧。」

「這可不是小數目啊。」
雖然現在離五千萬,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就是了。

「三千五百萬。」
看著可憐兮兮地抱緊著雪繪的文乃,髭切又再度加碼了。

文乃越是恐懼,髭切就覺得自己更要成為解救她的英雄,不能讓她淪落給別人欺負。

「五千萬。」
仍舊維持著不溫不火的語調,一期再度喊出了價碼。

「六千萬。」

競爭已經白熱化,變成財力雄厚的髭切與一期的戰爭,這種天方夜譚般的數字,不是一般人拿得出來的金額。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觀望著這兩人會將這場戰爭延燒到什麼地步。

單純競爭古董或寶石,可能還不會讓人如此熱衷。
他們所競價的,是活生生的美少女,是他們所中意的女人,想要在女人面前表現自己,是所有雄性的本能,就算是貴公子也不例外。

看了不打算放棄的髭切一眼,一期不耐煩地嘆了口氣。
「一億。」

春宵苦短,一期可沒興趣在這邊跟男人磨蹭時間,做著無意義的競爭。
一鼓作氣地用金錢碾壓,拿下自己想要的,才是他的一貫手法。

「一、一億……?」
不要說少女們,在座的男人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覺得這位社長大人大概是瘋了,為了一夜情拿出一億。

一億可是能在東京的精華地段買個小公寓的金額,如此豪氣地一擲千金,讓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呃…還有人要加碼嗎?」
屏息的氣氛,讓主持的蜻蛉切清了清喉嚨,禮貌上詢問在場的貴賓們。

想也知道,應該不會有人再加碼了。
用一億買下少女們的一晚,就連老實的蜻蛉切都忍不住覺得,這位貴客的想法實在是太難理解了。

「那麼,就由25桌的貴賓得標,得到僅限今晚的少女們的所有權。」

整個競標塵埃落地,反而不讓少女們輕鬆,更大的恐懼籠罩著她們。

被用一億買下了一個晚上,被允許對她們為所欲為……今晚這位貴客是她們的主人,少女們是被買下的女奴……
主人會怎麼對待女奴們,少女們完全不敢想像。

在俱樂部之中,禁止做出傷害她們的事情,而且現場還有蜻蛉切保護著,就算是可怕的深夜招待,少女們也不覺得自己的生命或身體會受到損害。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她們三人將單獨地與這個男人共度一晚,作為主人的他,任何行為都被允許,身體與性命的傷害都有可能,即將面對的可怕夜晚,讓她們不由自主地抱在一起,止不住恐懼顫抖。

輕拍著不斷顫抖的文乃與雪繪的肩膀,紫雖然緊張不安,也努力要表現出冷靜自持的模樣,不能讓兩人更來得害怕。
況且,只要她們三人一起,男人也是人,只要讓他累了就好了!

對喊出了一億這樣大金額的一期,坐得有些距離的髭切,蹺著的腳像貓尾巴一樣上下晃動,噘著嘴表示不滿。
說真的一億他也不是拿不出來,只是這樣的金額就不是能矇混過去的數字,要是弟弟追問起來連累到了文乃,那事情可就大了。

終於得標的一期,看著在舞台上的紫,眼神也不自覺地柔和下來,彷彿要滴出蜜的眼睛,溫柔地讓人不敢直視,教紫自然地偏開了視線。

紫的反應讓一期的笑容更深了些,當他的視線來到文乃與雪繪身上時,那份溫柔就消失無蹤,恢復成他作為經營者的面容。
「107桌的,僅限今晚,那邊的文乃五千萬賣你一個晚上如何?比剛剛還便宜多了喔。」

只要有腦袋的都知道,一期這提案根本不是便宜,是貴了好幾倍啊!
先才的六千萬是三個人,現在出五千萬只有文乃一個,不管怎麼想都不是划算的交易,傻了才會點頭。

「啊呀,這還真是令人意外的提議啊。」
髭切晃動的腳停了下來,視線從文乃移動到一期身上,淡金色的眼露出獅子看著敵人的兇意,看著喊出了一億仍舊淡然的男人。
「喊高了要我分攤是嗎?」

「哈,不過是區區一億圓,一間小公寓的金額罷了,這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在座的人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身家,一期這傲慢的態度,得到全場一致的嫌惡,卻也無法否認這個人有這樣的豪氣。
「我只不過是,將物品的價值發揮到極限罷了。」

對著文乃與雪繪,一期那不同於看著紫的溫柔眼神,讓兩名少女更是瑟縮起來。

「我想要的只有一個而已,剩下的兩個怎麼處置都無妨,不過既然要處置,當然要物盡其用。」

「意思是……我們要被分開嗎?」
雪繪被一億圓大錢給嚇傻的腦袋,幾秒鐘後終於是回過神,整理出她最不想面對的事實。

一臉苦澀,文乃與紫都輕輕點頭,思索著該如何是好。

打從一開始她們就盤算著,不管被什麼人給標下都沒關係,只要她們三人一起努力,把男人累倒了就沒事了。

拆賣什麼,完全不在她們的計畫之內!

「客人,這樣很困擾……」
比起少女們的抗議,主持人的蜻蛉切先發聲了。
「今晚的拍賣是她們的一夜所有權,如此的行為必須要得到社長指示才行。」

「那就快去問吧。」
一期一抬下巴示意蜻蛉切快點。
「既然今晚她們都屬於我,那麼要怎麼處置也當然看我吧。」

「是…請稍等片刻……」
拿出了手機的蜻蛉切,無奈地跟電話那端的彌彌切丸社長聯絡今晚的狀況,該如何應對貴客這樣無理的要求,蜻蛉切一點頭緒都沒有。
「是、是、我明白了。」
切了電話的蜻蛉切,吸了口氣才對一期開口。
「社長說,這一億圓必須由您來負擔,只要不傷害商品,要如何處置她們都沒關係。」

「就是這樣。」
一期得意地對髭切挑眉。
「不管是賣給你,還是讓文乃留在這裡供人玩弄,對我來說沒有不同,差別的只有她對你的意義罷了。」

明晃晃的挑釁,這種被擺佈的感覺,讓一向為所欲為的髭切感到不快,但拒絕的話語卻怎麼樣都無法說出。

在舞台上泫然欲泣的文乃,只要他不點頭,文乃不是被更賤價的賣給其他人,就是留在會場上成為這些敗犬搶食的肥肉,不管哪一個都不是髭切願意看到的結果。

這五千萬代表著文乃的價值,這樣一想就根本不貴了。
「我買了。」
剛才還舔著爪子準備攻擊敵人的獅子,認清了眼前並不是敵人後,懶洋洋地甩起了尾巴。

「雪繪的話…一千萬如何呢?75桌。」

「當然是買了。」
跟髭切不一樣,大般若跟光忠早就已經談好,用一千萬來買雪繪一個晚上是貴了些,不過想想今晚能對她做的事情,興奮與期待已經遠遠超過付出的金錢了。

「喂,我說……有沒有人說過你是奸商?」
實在是看不下去,鶴丸說出大家心中的話。

「敢在我面前說的,你是第一個。」
笑得愉快的一期,也懶得跟鶴丸計較他的無禮了。

男人們自顧自地分配著戰利品的模樣,更讓少女們理解自己在他們眼中,不過是金錢可以買賣的物品,而不是一個人。
從過往在俱樂部累積的經驗來推斷,就算小命沒了也不奇怪!

談好了手續,髭切率先站起來往舞台走去。

「不…不要過來……」
盡可能地縮著身體,文乃想要躲避髭切炙熱的視線,那火熱的渴望讓文乃害怕。

「抓到妳了,小野貓。」
抱住文乃的腰,將她從床上抱起來,髭切歡快地抱著文乃轉圈圈。

今晚的文乃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誰都不能分享也搶不走,光是這個事實就讓髭切心花怒放,抱著小小的文乃轉圈圈。

「笨蛋!放我下來!!」
搞不懂這個神經病,文乃只覺得頭昏,氣得大罵這個總是讓人無法捉摸的客人。

「好好,放下來。」
不是放她下來走路,而是打橫地公主抱,失去自由的文乃更是不從的反抗。

「不要!不要!放我下來啦!」

「噓,乖乖的,等一下餵妳喝牛奶。」

「我才不要什麼牛奶!」
理解髭切是在說什麼牛奶,文乃更是燒紅了臉掙扎,當然這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望著被髭切強硬帶走的文乃,剩下的兩人更是抱在一起,不想面對接下來的事情。

相對於髭切的強硬,勝利者的一期態度倒是溫和許多。

他單膝跪在大床上,執起紫戴著蕾絲手套的手,在她的指尖落下一吻。

這王子般的行為,讓紫跟雪繪都忘記要發抖,怔愣地看著一期這非常不合時宜的行為。

少女們沒有被男人們給溫柔禮貌地對待過,一期突然的行為也讓一向冷靜的紫愣了幾秒,羞恥的粉色從臉頰一路蔓延到耳朵去。

宛如被催眠一樣,紫沒有抗拒地讓一期牽起她的手,順從地跟著他離去,等雪繪回過神時,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小雪繪。」
戴著半邊面具,笑得戲謔的大般若,有趣地看著雪繪發白的樣子。

「不要不要,會很痛對不對……」
眼前的男人雖然俊美,但可是說過想要替她刺青的可怕黑道,她一定會被刺青後剝皮的!

「哈哈,不會痛的。」
他大般若可沒有弄痛女孩子的興趣,也不是什麼虐待狂,完全可以保證絕對不會痛。

「不要,一定會很痛……」
刺青那麼痛,剝皮一定更痛,怎麼可能不痛呢!
光是想像,雪繪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文乃跟紫都被帶走了,蜻蛉切也不在,就剩下她一個去面對可怕的黑道,雪繪扁扁嘴,淚水已經在眼眶打轉了。

「小雪繪,放心吧,不會痛的。」
大般若彎下身,在雪繪旁邊低語。

摩擦著耳際的性感好聽低音,教雪繪蓋住耳朵,開閉著嘴發不出聲音,她燒紅的臉色已經完全出賣她了。

「真的不要啦……」

「別怕,真的不會痛。」
把雪繪摟進懷中拍背,對著未成年少女,大般若只有無奈苦笑的份。









後面的H就全部省略割愛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