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试阅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山姥切国广+山姥切长义X女审神者
完整版 收录于 轮舞

漆黑长发梳了上去,剩下几缕不听话的发丝,沾染了水气贴在雪白裸背上。
女人坐在桧木浴池的边缘,双脚泡在温泉中,欣赏著用细桧木障子屏风隔开的夜景,满足地吁了口气。

宽敞豪奢的私人桧木温泉浴池,搭配着外边十二叠大的卧室,舒适宽敞的一点都不像是审神者会议的夜晚,反倒像是难得的休假旅行了。

被女将引导到这个房间的审神者,一脸疑问地再三确认了一遍没有弄错房间,因为这实在不像审神者会议会提供的房间,太过奢华了!

由时之政府所提供的房间,基本都是六叠的简易房间,审神者与带来的刀剑男士,在狭小的房间挤一个晚上,是审神者一直以来的常识。

为了审神者的人身安全起见,参加会议的审神者均允许配戴一把刀剑,对没有足够人力保护众多审神者的时之政府来说,刀剑男士等于是审神者自备的武器,而武器与主人同房是理所当然,自然也不需要宽敞房间,足够一人起居的房间就行了。

因此,审神者来到这个房间时,怎么想都是女将弄错了房间,一般的审神者不可能有此等待遇。

在女将的坚持下,审神者也只能点头,在这个房间过夜了。

宽敞的房间就是不一样啊……欣赏著夜景,审神者满足地放松了僵硬的肩膀。
虽然她并不介意在出差时住小房间,可是在精神紧张忙碌的会议后,能悠闲地住在这样的房间,充分放松僵硬的身心,以放假心情度过的夜晚,更会解放平常在本丸所累积的压力。

双脚泡在温泉中温暖著身体,审神者半瞇着眼享受蒸氲惬意,从门口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这样的走路方式是她这次带来的刀剑男士,审神者也不想张开带着倦意的眼睑,就这样对着背后的男人开口。
“山姥切,回来了就帮我擦背吧。”

突然的要求让脚步声略停了下,然后才往她的方向走来,是那个对着主人会变得害羞又青涩的刀剑男士,衣料的磨擦声与听惯的步伐,让审神者不疑有他,用极为松懈的模样迎接朝她接近的男人。

戴着皮手套的男人大手抚上肩膀,质料良好的布料欺上赤裸肌肤,这一切的不寻常让审神者一颤,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被男人从背后搂入怀中,低沉戏谑的声音轻轻在耳畔响起。
“终于承认我是山姥切了啊。”

“………长义?”
银绢般的发丝在她眼前晃动,审神者回过眼,掩饰不住满脸惊讶,看着这个不应该出现在此的监察官,而且还紧贴著彼此。

“为、为什么…会在这里?”
今天的会议作为监察官的山姥切长义并未出席,不应该在这里的人为什么突然出现,审神者一下子无法理解过来。

“工作结束后过来看看。”
靠在审神者的裸肩上,山姥切长义享受着女人娇嫩馨香的肌肤,混合了温泉气味的体香十分好闻,让他的嗓音也不自觉柔软了些。

“到这里来?”
就算如此,准确地来到这个房间,也实在是巧合的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我的房间。”
山姥切长义理所当然的回答,审神者掩饰不住满脸讶异,但也能解释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了。

“我弄错房间了?”
居然会跑到监察官的房间来,那个女将信誓旦旦说没有弄错房间,结果还是弄错了吧。
依照时之政府配给预算的习惯,怎么可能会给审神者公费居住这么好的房间,果然不是审神者的房间,而是她的等同于她的上司的监察官的房间。

“不,是我吩咐让妳过来。这个房间比较舒服,有温泉也比较适合。”
在耳边落下一吻,不需要言语,女人的困惑清楚地从相接的肌肤上来,山姥切长义只是轻勾嘴角,不着痕迹地将她圈得更紧。

身为监察官的山姥切长义,可是比审神者更清楚时之政府的各种待遇,出差会议安排审神者住宿的房间,实在是不让人喜欢的狭小,为了自己的审神者,山姥切长义也忍不住耍了特权。

“……这样劳烦长义,真是很抱歉…”

“叫我山姥切,跟刚刚一样…”
环著怀中女人,山姥切长义慵懒放软的嗓音摩擦在耳际,审神者就算脸上维持着平静,她加剧的心跳声音也完全出卖了她。

冷傲的监察官偶尔放软撒娇的声音,让审神者抓紧了手上的毛巾,干渴的喉咙好不容易终于挤出了声音。

“那个……我弄错了。”
要承认自己的错误非常困难,特别要用自己的手打碎这个美丽的误会,想到那个结果更是让审神者难受,可是她必需要说出来。

“什么?”

“我弄错人了。”
尽量让声音维持平静,审神者艰难缓慢地再说了一次。

她的山姥切是拥有太阳般亮丽金发的美刃,而不是银月色的他。只是他们彼此实在是太过相像,不管是脚步声还是走路的气息,如果不用心仔细分辨,在恍惚中无法分辨宛如镜像的两刃。

山姥切长义的沉默,更是让审神者不安。

耳边没有变化的呼吸莫名地给予压力,虽然被搂抱的力气没有加重,审神者却觉得背后的男人变得极为沈重,被男人手臂禁锢的身体动弹不得,她现在是砧板上任杀任刳的鱼。

空间中只有彼此的呼吸与心跳,看不见山姥切长义的表情,只有眼角的月光般的淡银色发丝,令人窒息的气压让审神者忍不住动了下,想要突破这难受的气氛。

“呀啊!”
比体温还要略低一些的温度,柔软地印上后颈的感觉,审神者一下压抑不住声音地喊了出来。
“长、长义!做什么?”

后颈被吻上,牙齿划过皮肤,平常被长发保护住的部份曝露出来,男人薄唇留下痕迹,沿着颈部曲线往下。

知晓了事实的山姥切长义并没有放手,即使隔着他的衣服,男人的体温还比小腿上的温泉还要炙热,被紧紧搂抱的女人忍不住轻颤起来。

“不是要我擦背?”
沿着曲线而下的薄唇来到背骨,轻吮地留下微红痕迹。
不只是吻而已,男人大手也一起移动,由下而上捧起她胸前丰满,手指陷入乳肉,享受女人特有的柔嫩。

“这…不是擦背…”
黑皮手套略硬的质感让她扭动着想退开,但这像是自己往山姥切长义靠过去般,让审神者进退两难地僵硬著,唯一自由的双手试着要拉开他不安分的手,可惜女人的力气根本比不上他,而且对象还是善于战斗的刀剑男士,审神者的挣扎根本毫无用处。

“长义,别这样!”
艰难地抓住他的手腕,理解男人意图的女人烧红著脸,希望能让他打消这念头。

在外出开会的夜晚,与刀剑男士在旅馆中翻云覆雨,就算时之政府默认刀剑男士与审神者之间的关系,也还是会让人感到羞耻!

难得看到审神者失了冷静,露出少女般羞窘神色,山姥切长义埋在她的裸背上,忍不住自己有趣的低笑声。

“长义!”
男人压抑的笑声让审神者更加气恼,觉得这一切都是他闹起来,居然还有资格笑她。

“哈哈,抱歉,我都忘了呢。”
轻易挣脱被审神者给抱住手腕,山姥切长义举起手,右手的拇指跟食指捏住左手的指尖,在审神者面前脱去他的手套。

从黑皮手套下缓慢露出的是,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双手,和人类不同全身都像是艺术品的刀剑男士,仅仅只是脱手套这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让人看得脸红心跳。

直到山姥切长义的手再次抚上她,审神者才回过神来。

没有了黑皮手套,男人的温度更是灼烫着她的肌肤,丰满胸乳被恣意揉玩在掌中,长指拧玩着顶端粉嫩的同时,裸背上是他光滑银发和滚烫呼吸,背骨上被囓咬的微痛,不可控制的哆嗦一路蔓延到脚尖。

“……长义,就说别这样了!”
抓着最后一丝理智,审神者压抑著差点脱口而出的低喘,抗拒著从体内浮起的燥热。

“心跳的那么快,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
他所抚摸的柔软胸口也好,亲吻著薄背也好,不管哪个角度都隐藏不了她剧烈的心跳,还有随着上升的体温红艳起来的肌肤。
“讨厌我的爱抚吗?”

烧红著耳朵,审神者没有正面回答他的疑问,可是女人身体诚实的反应,已经替她回答了一切。

男人的手指或轻或重,有着握刀薄茧的指尖,细腻地爱抚女人凝脂肌肤,享受只有人身才能感受到温暖柔滑。

就算拥有了人身,刀剑男士始终是把刀,对于人类的身体有着压抑不住渴望。

刀剑是冰冷凶残的铁器,与人类接触的瞬间,就会因为过度锋利切开一切,能够感受人类的一切,只有拥有了身体的现在而已。
滑嫩肌肤下的温暖血肉,生命的脉动与温度,触摸著活物的实感,总是让刀剑男士眷恋不已。

刀剑男士对人类的怜爱与珍惜,毫不隐藏地从他们的拥抱与指尖流露而出,颤动人心的温柔,让审神者怎么样都无法狠心地推开,总是任由他们从她身上享受这短暂的时光。

“一切都放心交给我吧…”
山姥切长义的低语宛如催眠般诱人,蒸酝身心的温泉与男人熨贴在身上的体温,逗弄著肌肤挑起情欲的指尖,在层层包围下,抗议也全都融化成荡漾低吟,交付身心依偎在他的怀抱中。

大手沿着腰腹曲线而下,滑过平坦的腹部,来到她在阵阵快感中,已经不自觉地绽放的花瓣,淌出的蜜液溼润了腿间,指尖接触的瞬间让审神者从朦胧中回过神,眨著被情欲溼润的黑玉大眼,欲言又止地看着噙著微笑心情极好的男人。

聪明的男人不需要言语就能理解,山姥切长义起身,将身上那件四角有着金边装饰,他所喜欢的淡藤色披风往地上一扔,宝蓝色的内里床单般的摊开来,山姥切长义将审神者从水中抱起,安放在他的披风上。

“长义?”
揪着他的衬衫,审神者不理解明明离卧室只有一点点距离,为什么山姥切长义会选择在这里。

没有回答她的疑问,山姥切长义只是拉着审神者的手,让她解开自己的领结,衬衫的釦子,随着松开的布料显露出来精壮结实的男性身躯,肉眼可见的强烈性感,教审神者指尖都在颤抖,任由摆弄地解开他全部的釦子,小手贴上了他灼著指尖的皮肤。

彼此的视线胶着在一起,无法从男人蓝紫色的眼眸移开,那双清澈透亮的眼,无法与内心是山姥这样的形容连想在一起。

碍事的外套与背心都被扔到一旁,本体刀也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山姥切长义没有急着压倒她,只是欣赏著躺在宝蓝上披风上的雪白裸身,荡漾著情欲粉色的诱人肌肤。

手掌覆上嫩颊,额头轻碰,银月与漆黑交织,连喉底的声音都能听见,山姥切长义的声音极轻。
“想让妳染上我的颜色…”

除了点头,审神者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了。

热吻沿着脖子往下,舔著锁骨来到胸口,双手掬捧起饱满雪峰,舌尖打圈地挑弄已经硬起的乳尖,酸软快意使她揪起身下丝质披风,自己挺起胸膛送到他唇边。

不会过份急躁,山姥切长义耐心且细心地,挑起审神者最原始的女性欲望,让她自己来渴望他。

“嗯啊……”
咬着手指,审神者看着埋首在她腿间的美丽银发,技巧地探入的舌尖,恰到好处刺激著内壁,摩擦著大腿内侧的柔软发丝带来不同快意,挺直的脚趾勾乱了宝蓝色披风,炙热娇啼聚集成呼唤。
“…长义……”

虽然很不甘心,可是山姥切长义确实很清楚如何勾起她的快感,让她沈溺于他不可自拔。

“呵,想要我又一脸不服输。”
审神者的眼神完全泄漏了她的情绪,山姥切长义对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只有苦笑的份。

要到什么时候,审神者才会不把他当监察官看待,而作为本丸的刀剑男士呢?

碎吻落在女人脸上,山姥切长义不会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掩饰著真心等待她发现的那刻。

“嗯……哈啊……”
星眸半闭,穿入狭小体内的打刀肉刃,焦躁空虚被瞬间填满的充实,甜美销魂的喘息从唇边溢出的同时,女人也挺起纤腰诱惑他的更加深入。

“呵,真是贪婪…”
紧窄溼热主动诱惑着他的深入,山姥切长义自然也不客气,一鼓作气穿入深处,满足饥渴难耐的女主人。

熟悉著女主人的一切,打刀充满技巧的律动,每一下都进攻着她的敏感,荡漾全身的酥麻使她昂过头去,忘记自己在何处地高声娇啼。
“啊、啊……那里…不行……别…不要……”

沉溺于自己的女人让山姥切长义得意微笑,被女人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他,注意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杀气时已经太迟,山姥切长义的手还没握到自己的本体,银亮的打刀刀刃就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他只要一动就会人头落地了。

“给我起来。”
咬牙切齿的金色打刀,只得到山姥切长义轻蔑一眼。

“说什么呢,伪物君。”
面对山姥切国广的威胁,山姥切长义仍旧神闲气定,一点都没把脖子上的利刃放在眼中。

“给我从主人身上离开!”
对着山姥切长义,自己的本歌,山姥切国广也没有退缩的意思。
“主人都说不要了!”

“哈啊?”
山姥切国广太过冲击性的发言,让山姥切长义像看到白痴一样地看着他。
“你是童贞吗?连女人床笫间的话都听不懂!”

完整版收录于 轮舞 之中

2 thoughts on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Sweet Nightmare 试阅

  1. 啊,那个,有看到别字,“必须”跟“心跳‘得’那么快”。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