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夜伽のいろは 試閱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夜伽のいろは

 

大包平+鶯丸x女審神者

 

 

「鶯丸,我有話要問你!」
早餐時間剛結束沒多久,大包平就氣勢洶洶地拉開古備前的房門,聲音宏亮地問著坐在房間整理著茶葉,有著柔軟鶯色短髮的男人。

「怎麼了嗎?」
拿著茶葉的鶯丸噙著微笑,望著自顧自在桌子前盤腿坐下,一臉嚴肅的高大男人。

大包平一身赤色內番服,肩膀上搭著毛巾,這個時間的他不是去幫忙內番就是在道場自主訓練,會在這種時間回房間來,一點都不像有過動症的大包平會做的。

雙手按在大腿上,難得十分正經嚴肅的大包平,不管大包平什麼表情,鶯丸永遠都是笑盈盈的。

「……我作為包平最高傑作的大包平,到底是有什麼不足的地方,讓主人不重用我也不信任我?」
自認比天下五劍更強,與童子切安綱並稱為東西兩橫綱的大包平,懷抱著比其他刀劍男士更高的自尊心,今天的事情無疑是狠狠給了他一巴掌,讓他實在難以接受。
「鶯丸,你在本丸的資歷比我長,一定知道原因吧!」

「嗯,不急,慢慢說,你跟主人說了什麼?」
相對於大包平的激動與憤怒,鶯丸還是一派氣定神閒,只是他整理著茶葉的手倒是停了下來,把茶葉罐的蓋子蓋上,認真地聽大包平的抱怨。

大概是受到發掘他的池田輝政的影響,大包平與他華麗外表不同地性格非常單純樸實,甚至可以說是傻氣,但他作為刀劍男士的實力無可挑惕。
既不會對工作挑三揀四,也不會抱怨工作對他大材小用,每天都生活得極為認真的大包平,從未聽他抱怨過什麼。當大包平正面地找他商量,肯定是非常嚴重,連爽朗大方的他都吞不下這口氣了。

「不受重用和不信任,是什麼事情?」
不管大包平說了什麼都臉色不變,鶯丸的笑容下,隱藏著遲鈍的大包平無法發現的情緒。

雖然傻氣十足,不過大包平可是他們古備前的代表刀,看不起大包平的傢伙,就算大包平大人大肚不放在心上,可不代表他鶯丸不介意。

「我去跟主人說,想要讓她安排我侍寢。」

「哦?」
鶯丸挑了挑眉毛,非常意外一向傻鈍的大包平,居然會去主動請纓,是天降風雨的前奏嗎?
「怎麼被拒絶的?」

「主人她說我還太早了,這不是在說我的實力不足嗎!?」
想起纖弱美麗的女主人聽了他的請求一臉愕然,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搖頭拒絶。
對自己的實力極度自信的大包平來說,不管什麼原因,來自主人的否定是他的刃生最大的恥辱與污點!
他一定要知道問題癥結在哪裡,努力加強自己去得到主人的承認方休。

「大包平,你是從哪裡知道侍寢這個工作的?」
鶯丸微眯了他的眼眸,動作太過細微地大包平完全注意不到。

「從三日月那邊。」
跟三日月宗近有著異常的敵對意識,任何三日月宗近能做的,大包平都相信自己能夠做得更好,這個異常的對抗意識,經常讓大包平做出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而作為同一刀派的刀劍,鶯丸不僅沒有阻止大包平的意思,甚至壁上觀地享受看戲的樂趣,真是惡友的最佳代表。

「三日月……?」
那個三日月宗近用侍寢來挑釁大包平,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雖說那個傢伙也不是表面看來的那麼無欲無求,但他也不會閒著無聊去挑釁大包平。
「大包平,能把狀況說來聽聽嗎?」

「好,事情是這樣的……」
跟鶯丸說話後,大包平的情緒也略為緩和了下來,敘述不久前發生的事情。

「我今天早上去晨練時,遇上了根本不可能那麼早起的三日月。那傢伙雖然早起,不過也只會在庭院邊喝茶哈哈笑,才不可能跟我一樣去晨練,不過遇上也是機會,我就問他要不要順便一起晨鍊。」
回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大包平還是難掩氣憤地握緊拳頭。
「那傢伙跟我說,他不是早起晨練,而是侍寢回房間的路上。」

「哦,原來三日月那時間才離開啊…」
鶯丸的自言自語,並沒有傳入大包平的耳中。
也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在想什麼,居然主動對大包平提起侍寢的事情,這樣說起來也是他主動挑釁大包平了。

「主人居然找三日月侍寢,而不使用比較身體力強的我,一定是哪裡有問題!」

面對大包平的振振有詞,鶯丸只是微笑而已。
侍寢是非常纖細且複雜的工作,並不是人人都能勝任。主人說得沒錯,對現在的大包平來說,侍寢實在是太早了些,被拒絕也是無可厚非。

只是這個事實,鶯丸不覺得大包平聽得懂,畢竟他是把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的樸實刀劍,不管再困難再辛苦,一切都是有志者事竟成,實在不是能夠溝通的對象。

「鶯丸,我需要你的幫忙!」

「幫什麼?」

「訓練我侍寢的能力!」
看著一臉認真地握緊拳頭的大包平,鶯丸要非常努力才能忍耐住嘴角上揚的弧度。
「我一定要從三日月手上,把侍寢的工作給奪過來!」

「……讓我去主人面前美言幾句,可能會比較快喔。」

「那樣一來,就不是主人滿意我的能力招我侍寢了。」
大包平理直氣壯的氣勢。鶯丸拼命忍耐的嘴角,終於是忍不住勾起了些。

「明白了,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當然會幫你。」
鶯丸更細地眯起金色眼眸。
「我會好好訓練你侍寢的能力。」

「拜託了啊,鶯丸!果然只有你可靠!」
得到承諾的大包平,喜出外望地握住鶯丸的手。
「主人一定會知道,就連侍寢這麼簡單的事情,也一定是我大包平比三日月更來的優秀!」

「這當然,你可是大包平啊。」

在大包平提出想要侍寢要求的一個月後,這個夜晚,鶯丸帶來了好消息。

「大包平,主人允許你侍寢,時間也定下來了。」

相對於微笑的鶯丸,擦著頭髮的大包平,沒有半點喜悅之色。

「鶯丸,我不能去。」

「哦?」
他好不容易才說服了主人讓大包平侍寢,關鍵人物居然自己拒絕,是不是訓練過度,讓他的腦袋也一起不正常了?
「為什麼?」

將溼毛巾披在肩膀上,大包平正氣凜然,拒絕了鶯丸好意的他,也並沒有因為好友的多管閒事而生氣。
「主人招我侍寢,並不是看到了我鍛鍊的結果,而是鶯丸去說好話的吧,所以我不能去。」
還以為大包平腦子不正常,其實是非常正常,正常到令人生氣的程度。
「我希望主人承認我的實力,才招我侍寢。」
雙手握拳扣在膝蓋前面,大包平身體微傾。
「鶯丸,你的好意我心領了,謝謝你。」
一臉誠懇地道謝低頭的大包平,鶯丸也維持著他一貫不變的微笑。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啊,忙碌的主人什麼時候才能看到你的努力,並且承認你的能力呢?」
鶯丸針對事實毫不留情的指摘,讓大包平語塞,張著嘴找不到反駁的話語。

確實如鶯丸所說,他這一個月的努力訓練,如果主人沒有看到,這一切都是白費,主人仍舊不會發現他比三日月宗近更適合這個工作。

抿著唇,眉頭深鎖,大包平雙手環胸努力思索著,有什麼更好的方法。

「所以,直接到主人面前,表現給她看吧。」
憑大包平那單純的腦袋,是不可能想出什麼有用的對策,而他傻氣的自我訓練,就算再過幾個月也不會被女主人給發現,這時候當然要用力推他一把。
「只要一次,讓主人滿意了,以後就會招你侍寢了。」

鶯丸的建議宛如惡魔的誘惑,讓大包平十分掙扎。

「…………我明白了。」
深思熟慮一番,大包平艱難地接受了鶯丸的提議。
「就聽你的吧。」

不管怎麼努力,沒有達到應有的效果就沒有意義了,也只有主人才能評斷他的能力。

「這幾天,我會再加強訓練,絕對會在主人面前做出最佳表現。」

「加油啊。」
只要讓大包平能夠接受,剩下的就不是問題了。

勾起難以察覺的滿意微笑,鶯丸自顧自做起入睡的準備,接下來就是大包平自己的努力了。

侍寢當天,大包平從一大早就坐立不安,雖然他還是努力用心完成一天的工作,不過誰都看得出來他有心事,但誰都不敢像鶯丸一樣調侃他。

雖說是侍寢主人,卻沒有一個準確的工作時間。
審神者的每天就寢時間會因為工作量有所變化,晚餐後有時候會陪短刀玩耍,也有可能親自手入刀劍,或者臨時軍議。
如果沒有特殊狀況,侍寢的人約莫亥時三要到主人房間,做好伺候主人入睡的準備。

早在戊時,大包平就已經在自己房間中正座著,確認自己的準備是否什麼不足的地方。
大包平這緊張的模樣,鶯丸只是笑而不語,自顧自品味飯後的玉露茶。

好不容易熬到時刻,拿著本體想要踏出房門的大包平,卻被鶯丸喊停了。
「你穿那樣要去哪裡?」

「哪裡?當然是侍寢啊。」
一身紅色出陣正裝的大包平,覺得鶯丸的問題莫名其妙。

「既然是侍寢,穿著出陣的衣服見她,主人可沒辦法安心入睡啊。」

「唔……」
鶯丸的指摘,讓大包平昂起頭,眉頭緊緊糾結,思考著怎麼做最好。
「難道,要我穿睡衣去?」

「主人也是穿著睡衣。」

「可是,穿著睡衣見主人,怎麼說……不太妥當吧。」
抓抓頭,拘謹的大包平覺得用那樣睡衣鬆散的打扮去覲見主人,實在是無法表現出大包平的氣勢。

「唉……這一個月來,你不是為了侍寢做了很多訓練嗎?侍寢主要的目的是什麼?」

「讓主人平穩且安心舒服地入睡。」
即刻回答的大包平,讓鶯丸勾起微笑。

「你現在的樣子,會讓主人安穩入睡嗎?」

低頭看著自己引以為傲的出陣服,大包平面有難色地拉著自己的外套。
就算沒有戰甲,穿著殺氣洶湧的出陣服前去晉見主人伺候侍寢,確實是無法讓主人安心入睡。

「………好吧。」
就算萬分不願,大包平還是決定換下自己帥氣的出陣服,換上有備前蝶暗紋的深緋色的睡衣,照著鏡子的他非常不以為然。
「這樣實在是不夠表現出我的氣勢……」

「侍寢又不是要表現氣勢。」
大包平著重的地方,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鶯丸要非常努力才能忍住嘴角不要上揚的太明顯。

「說得也是。」
對著鏡子拉好衣襟,再次擺出帥氣姿勢,大包平確定一切妥當。
「我走了。」

才踏出房門的大包平,就發現鶯丸也跟了上來。
「你也來?」

「是我推薦的,總要去露個臉。」
穿著鶯綠色睡衣的鶯丸,還是跟平常一樣氣定神閑,跟緊張的大包平是強烈對比。

雖然不是第一次從女主人審神者拜領工作,可是像侍寢這麼親密的工作,只有被信任的刀劍男士才會被派予,光是想到這裡,大包平就覺得多了些自信,緊張也消失了不少。

一路往主人房間前進,大包平那不斷變化的表情,讓走在後半步的鶯丸噙著微笑,彷彿在欣賞一場好戲。

來到審神者的職務室門口,有著狂傲不羈外表的大包平,倒是非常遵守禮節地在門口跪坐下來,正式地跟主人報告請求入室許可。
「主人,大包平和鶯丸求見。」

「進來吧。」
女人柔柔聲音有點遠,看樣子她已經不在職務室,而是在隔鄰的臥房了。

「失禮了。」
審神者職務室的燈已經熄滅,只剩下隔鄰的臥房亮著燈火。

第一次在這個時間踏入女主人的房間,而且還要踏入從未進入的女主人閨房,大包平更是握緊了自己的本體,好平撫沒來由的緊張。

白天時緊閉的閨房拉門,只有這時候是打開的,即使如此也無法一眼窺見房間內部,因為有一片描繪著四季景色的狩野流風格屏風遮擋著視線,這肯定是歌仙兼定親自繪製的屏風了。

踏入房間,平常在審神者身邊可以聞得到的香味變得濃郁,意識到那是女人香味的瞬間,讓大包平僵直起來。

繞過屏風,大包平在房間下座的位置,姿勢端正地面對審神者正座,將自己的本體刀橫放在面前,雙手放在大腿上對審神者低頭致意。
「此次召我大包平侍寢,主人對我的器重真是非常感謝,我大包平絕對會獻上讓妳滿意的結果。」

「抬起頭來,不用這麼拘謹。」
夜裡的女主人似乎也沒有白晝那般緊繃,帶著有趣輕笑的柔軟聲音,銀鈴般在耳邊迴盪著。

「是……」
一抬頭,只見審神者已經穿著薄櫻色的睡衣,領口較白晝寬鬆地露出鎖骨,梳得閃亮的烏黑長髮放了下來,慵懶地跪坐在已經鋪好的厚厚被舖上。

「咳,那麼,容我失禮了。」

拿著本體刀起身,大包平首先走到審神者房間面對庭院的帳子門旁,輕輕地打開又關上,確定帳子門外沒有任何人,且帳子門可以完全關閉。
檢查過了帳子門,大包平轉身打開壁櫥,確認每一個壁櫥裡面都沒有躲藏可疑人物。

大包平這不可思議行為,審神者並沒有開口,只是疑問地微偏著頭,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麼。

「檢查好了,房間內沒有躲人。」

「嗯,辛苦了。」
除了苦笑慰勞,審神者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才好。

她是房間的主人,最清楚這個房間內有沒有躲人,她不懂大包平這樣檢查一通有什麼意義,不過她也有禮貌的不打斷他也不嘲笑他,只是面帶微笑地看著這一切。

當然,鶯丸忍笑的模樣,也全都被審神者給看了去,很清楚這肯定又跟他有關係了。
鶯丸也好鶴丸也好,為什麼鳥太刀都有惟恐天下不亂的興趣呢?
還好鶯丸的興趣只在大包平身上,其他刀劍男士才幸免於難。

「在開始前,我先問一下妳的喜好。」

「喜好…?」
太過突然的詢問,審神者忍不住眨眼回問。
從來沒有人在這種時候問過這個問題,這一下子真是不好回答的問題呢。
「是…關於什麼的?」

在侍寢時分,難得能與女主人獨處的時刻,刀劍男士也有不少風雅之輩,會跟審神者聊聊天,和緩一下緊張氣氛。

「因為不知道妳的喜好,我準備了很多!」
聽審神者這樣問,大包平喜孜孜的拿出他這個月訓練的成果。
「孫子兵法、六韜、武經總要,妳比較喜歡哪一個?」

「呃……」
看大包平手上拿的兵法書,審神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都……不太喜歡…」
作為審神者,這些兵法書在白天都已經讀得夠多了,完全不會想在深夜繼續接觸。

「大包平,主人可是女性。」
在一旁正座看戲的鶯丸,終於開了金口。

「說得也是……」
手上這些兵法書,確實不是年輕女性會喜歡的深夜讀物,不過這並不是問題,他可是準備的萬般週到呢!
「還有源氏物語、狭衣物語、今昔物語集,哪一本比較好?」

「………這些是要做什麼?」
第一次有人在侍寢時間拿這些東西出來,審神者還真的摸不清楚大包平的用意。

「這些是深夜讀物。」

「深夜…讀物?」
審神者真的完全不了解大包平在說什麼,夜深了當然是要睡覺,這些讀物有什麼用嗎?

「對啊,不用擔心睡不著,我會一直唸書,就當床邊故事一樣入眠吧!」
大包平完全沒有理會一臉困惑的審神者,自顧自地說下去。
「我已經好好訓練過,可以讀一整晚的書也沒問題。」
得意洋洋臉上寫著快誇我的大包平,審神者的視線先是飄到了鶯丸臉上,看他的嘴角比平常更高了些的角度,就知道大包平肯定是被他整了。

不過她作為主人,也不能太過殘酷直接給大包平掀底,只能陪著苦笑了。
「大包平訓練了什麼?」

「呼呼呼,聽了可不要嚇到喔,現在的我,可以連續三天兩晚不睡覺,這都是為了侍寢的訓練!」

「嗯,真棒呢。」
雖然完全不能理解這個訓練的目的,不過審神者還是陪笑讚美。

「哈哈哈,當然吧!我可是大包平啊。」
得到的主人的稱讚,大包平更是得意地伸出拳頭,作勢地擺動了下。
「侍寢交給我,絕對可以讓妳平安的一覺到天亮,連一隻蚊子都不可能逃過我的刀鋒!」

都到了這個地步,就算審神者也發現,大包平口中的侍寢,跟她所理解的侍寢似乎完全不是一個意思。
他理解的侍寢,似乎是更傾向武將與臣下之間,持刀在主人房外守夜整晚,讀書給主人聽的同時也保持精神,確保整夜無眠守護主人。

「嘻嘻…」
理解了大包平想法的瞬間,審神者忍不住掩著嘴笑了出來,顧不上一臉愕然的大包平了。
「鶯丸,你真是壞心眼啊。」
他明明知道大包平一直都誤會,卻也沒有糾正他,就這樣看著大包平做著奇怪的訓練,真的是太惡劣了。

鳥太刀,真的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脾氣啊。

「大包平的訓練,並不是沒有意義的。」
被審神者給掀了底,也還是一派氣定神閑,甚至還拉了大包平一把。

明明是話題的主角,大包平卻完全聽不懂他們兩人的交談重點,他左看看右看看,找不到半點可以插嘴的地方。

「主人很快就會見識大包平的實力了。」

「我期待著。」
鶯丸這般努力不懈,不斷到她面前來推銷大包平,也不知道是被鶯丸的毅力給感動,還是不想被他繼續騷擾,審神者終於是答應了鶯丸的要求。

雖說已經顯現的了一段時間,不過侍寢對大包平來說還太早,甚至可以說是還不必要,拒絕了大包平的請纓,接下來是鶯丸的黏著攻勢,淡如水的古備前意外的難纏,不得不說鶯丸與大包平之間還是有相似之處。

在審神者與鶯丸交談這短短時間,大包平突然覺得房內屬於女主人的香味變得濃烈,甜甜的旖旎空氣讓人喘不過氣來,從睡衣中露出的雪白手臂,炫目的讓人忍不住移開視線。

即使在情況險惡的戰場上,也不曾有這種心跳加速,呼吸緩不過來的感覺,大包平相信這肯定是因為有宵小躲藏在房間附近,他的戰鬥本能在告訴他有危險了。

「主人,我失陪一下。」
拿起本體刀,大包平決定去房間周圍巡邏一下,印證一下自己的第六感。

 

 

 

 

完整版 收錄於 輪舞 I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