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夜伽のいろは 试阅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夜伽のいろは

 

大包平+莺丸x女审神者

 

 

“莺丸,我有话要问你!”
早餐时间刚结束没多久,大包平就气势汹汹地拉开古备前的房门,声音宏亮地问著坐在房间整理著茶叶,有着柔软莺色短发的男人。

“怎么了吗?”
拿着茶叶的莺丸噙著微笑,望着自顾自在桌子前盘腿坐下,一脸严肃的高大男人。

大包平一身赤色内番服,肩膀上搭著毛巾,这个时间的他不是去帮忙内番就是在道场自主训练,会在这种时间回房间来,一点都不像有过动症的大包平会做的。

双手按在大腿上,难得十分正经严肃的大包平,不管大包平什么表情,莺丸永远都是笑盈盈的。

“……我作为包平最高杰作的大包平,到底是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让主人不重用我也不信任我?”
自认比天下五剑更强,与童子切安纲并称为东西两横纲的大包平,怀抱着比其他刀剑男士更高的自尊心,今天的事情无疑是狠狠给了他一巴掌,让他实在难以接受。
“莺丸,你在本丸的资历比我长,一定知道原因吧!”

“嗯,不急,慢慢说,你跟主人说了什么?”
相对于大包平的激动与愤怒,莺丸还是一派气定神闲,只是他整理著茶叶的手倒是停了下来,把茶叶罐的盖子盖上,认真地听大包平的抱怨。

大概是受到发掘他的池田辉政的影响,大包平与他华丽外表不同地性格非常单纯朴实,甚至可以说是傻气,但他作为刀剑男士的实力无可挑惕。
既不会对工作挑三拣四,也不会抱怨工作对他大材小用,每天都生活得极为认真的大包平,从未听他抱怨过什么。当大包平正面地找他商量,肯定是非常严重,连爽朗大方的他都吞不下这口气了。

“不受重用和不信任,是什么事情?”
不管大包平说了什么都脸色不变,莺丸的笑容下,隐藏着迟钝的大包平无法发现的情绪。

虽然傻气十足,不过大包平可是他们古备前的代表刀,看不起大包平的家伙,就算大包平大人大肚不放在心上,可不代表他莺丸不介意。

“我去跟主人说,想要让她安排我侍寝。”

“哦?”
莺丸挑了挑眉毛,非常意外一向傻钝的大包平,居然会去主动请缨,是天降风雨的前奏吗?
“怎么被拒绝的?”

“主人她说我还太早了,这不是在说我的实力不足吗!?”
想起纤弱美丽的女主人听了他的请求一脸愕然,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摇头拒绝。
对自己的实力极度自信的大包平来说,不管什么原因,来自主人的否定是他的刃生最大的耻辱与污点!
他一定要知道问题症结在哪里,努力加强自己去得到主人的承认方休。

“大包平,你是从哪里知道侍寝这个工作的?”
莺丸微眯了他的眼眸,动作太过细微地大包平完全注意不到。

“从三日月那边。”
跟三日月宗近有着异常的敌对意识,任何三日月宗近能做的,大包平都相信自己能够做得更好,这个异常的对抗意识,经常让大包平做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而作为同一刀派的刀剑,莺丸不仅没有阻止大包平的意思,甚至壁上观地享受看戏的乐趣,真是恶友的最佳代表。

“三日月……?”
那个三日月宗近用侍寝来挑衅大包平,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说那个家伙也不是表面看来的那么无欲无求,但他也不会闲著无聊去挑衅大包平。
“大包平,能把状况说来听听吗?”

“好,事情是这样的……”
跟莺丸说话后,大包平的情绪也略为缓和了下来,叙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我今天早上去晨练时,遇上了根本不可能那么早起的三日月。那家伙虽然早起,不过也只会在庭院边喝茶哈哈笑,才不可能跟我一样去晨练,不过遇上也是机会,我就问他要不要顺便一起晨炼。”
回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大包平还是难掩气愤地握紧拳头。
“那家伙跟我说,他不是早起晨练,而是侍寝回房间的路上。”

“哦,原来三日月那时间才离开啊…”
莺丸的自言自语,并没有传入大包平的耳中。
也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在想什么,居然主动对大包平提起侍寝的事情,这样说起来也是他主动挑衅大包平了。

“主人居然找三日月侍寝,而不使用比较身体力强的我,一定是哪里有问题!”

面对大包平的振振有词,莺丸只是微笑而已。
侍寝是非常纤细且复杂的工作,并不是人人都能胜任。主人说得没错,对现在的大包平来说,侍寝实在是太早了些,被拒绝也是无可厚非。

只是这个事实,莺丸不觉得大包平听得懂,毕竟他是把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的朴实刀剑,不管再困难再辛苦,一切都是有志者事竟成,实在不是能够沟通的对象。

“莺丸,我需要你的帮忙!”

“帮什么?”

“训练我侍寝的能力!”
看着一脸认真地握紧拳头的大包平,莺丸要非常努力才能忍耐住嘴角上扬的弧度。
“我一定要从三日月手上,把侍寝的工作给夺过来!”

“……让我去主人面前美言几句,可能会比较快喔。”

“那样一来,就不是主人满意我的能力招我侍寝了。”
大包平理直气壮的气势。莺丸拼命忍耐的嘴角,终于是忍不住勾起了些。

“明白了,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当然会帮你。”
莺丸更细地眯起金色眼眸。
“我会好好训练你侍寝的能力。”

“拜托了啊,莺丸!果然只有你可靠!”
得到承诺的大包平,喜出外望地握住莺丸的手。
“主人一定会知道,就连侍寝这么简单的事情,也一定是我大包平比三日月更来的优秀!”

“这当然,你可是大包平啊。”

在大包平提出想要侍寝要求的一个月后,这个夜晚,莺丸带来了好消息。

“大包平,主人允许你侍寝,时间也定下来了。”

相对于微笑的莺丸,擦著头发的大包平,没有半点喜悦之色。

“莺丸,我不能去。”

“哦?”
他好不容易才说服了主人让大包平侍寝,关键人物居然自己拒绝,是不是训练过度,让他的脑袋也一起不正常了?
“为什么?”

将溼毛巾披在肩膀上,大包平正气凛然,拒绝了莺丸好意的他,也并没有因为好友的多管闲事而生气。
“主人招我侍寝,并不是看到了我锻炼的结果,而是莺丸去说好话的吧,所以我不能去。”
还以为大包平脑子不正常,其实是非常正常,正常到令人生气的程度。
“我希望主人承认我的实力,才招我侍寝。”
双手握拳扣在膝盖前面,大包平身体微倾。
“莺丸,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你。”
一脸诚恳地道谢低头的大包平,莺丸也维持着他一贯不变的微笑。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啊,忙碌的主人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的努力,并且承认你的能力呢?”
莺丸针对事实毫不留情的指摘,让大包平语塞,张著嘴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确实如莺丸所说,他这一个月的努力训练,如果主人没有看到,这一切都是白费,主人仍旧不会发现他比三日月宗近更适合这个工作。

抿著唇,眉头深锁,大包平双手环胸努力思索著,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所以,直接到主人面前,表现给她看吧。”
凭大包平那单纯的脑袋,是不可能想出什么有用的对策,而他傻气的自我训练,就算再过几个月也不会被女主人给发现,这时候当然要用力推他一把。
“只要一次,让主人满意了,以后就会招你侍寝了。”

莺丸的建议宛如恶魔的诱惑,让大包平十分挣扎。

“…………我明白了。”
深思熟虑一番,大包平艰难地接受了莺丸的提议。
“就听你的吧。”

不管怎么努力,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就没有意义了,也只有主人才能评断他的能力。

“这几天,我会再加强训练,绝对会在主人面前做出最佳表现。”

“加油啊。”
只要让大包平能够接受,剩下的就不是问题了。

勾起难以察觉的满意微笑,莺丸自顾自做起入睡的准备,接下来就是大包平自己的努力了。

侍寝当天,大包平从一大早就坐立不安,虽然他还是努力用心完成一天的工作,不过谁都看得出来他有心事,但谁都不敢像莺丸一样调侃他。

虽说是侍寝主人,却没有一个准确的工作时间。
审神者的每天就寝时间会因为工作量有所变化,晚餐后有时候会陪短刀玩耍,也有可能亲自手入刀剑,或者临时军议。
如果没有特殊状况,侍寝的人约莫亥时三要到主人房间,做好伺候主人入睡的准备。

早在戊时,大包平就已经在自己房间中正座著,确认自己的准备是否什么不足的地方。
大包平这紧张的模样,莺丸只是笑而不语,自顾自品味饭后的玉露茶。

好不容易熬到时刻,拿着本体想要踏出房门的大包平,却被莺丸喊停了。
“你穿那样要去哪里?”

“哪里?当然是侍寝啊。”
一身红色出阵正装的大包平,觉得莺丸的问题莫名其妙。

“既然是侍寝,穿着出阵的衣服见她,主人可没办法安心入睡啊。”

“唔……”
莺丸的指摘,让大包平昂起头,眉头紧紧纠结,思考着怎么做最好。
“难道,要我穿睡衣去?”

“主人也是穿着睡衣。”

“可是,穿着睡衣见主人,怎么说……不太妥当吧。”
抓抓头,拘谨的大包平觉得用那样睡衣松散的打扮去觐见主人,实在是无法表现出大包平的气势。

“唉……这一个月来,你不是为了侍寝做了很多训练吗?侍寝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让主人平稳且安心舒服地入睡。”
即刻回答的大包平,让莺丸勾起微笑。

“你现在的样子,会让主人安稳入睡吗?”

低头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出阵服,大包平面有难色地拉着自己的外套。
就算没有战甲,穿着杀气汹涌的出阵服前去晋见主人伺候侍寝,确实是无法让主人安心入睡。

“………好吧。”
就算万分不愿,大包平还是决定换下自己帅气的出阵服,换上有备前蝶暗纹的深绯色的睡衣,照着镜子的他非常不以为然。
“这样实在是不够表现出我的气势……”

“侍寝又不是要表现气势。”
大包平着重的地方,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莺丸要非常努力才能忍住嘴角不要上扬的太明显。

“说得也是。”
对着镜子拉好衣襟,再次摆出帅气姿势,大包平确定一切妥当。
“我走了。”

才踏出房门的大包平,就发现莺丸也跟了上来。
“你也来?”

“是我推荐的,总要去露个脸。”
穿着莺绿色睡衣的莺丸,还是跟平常一样气定神闲,跟紧张的大包平是强烈对比。

虽然不是第一次从女主人审神者拜领工作,可是像侍寝这么亲密的工作,只有被信任的刀剑男士才会被派予,光是想到这里,大包平就觉得多了些自信,紧张也消失了不少。

一路往主人房间前进,大包平那不断变化的表情,让走在后半步的莺丸噙著微笑,仿佛在欣赏一场好戏。

来到审神者的职务室门口,有着狂傲不羁外表的大包平,倒是非常遵守礼节地在门口跪坐下来,正式地跟主人报告请求入室许可。
“主人,大包平和莺丸求见。”

“进来吧。”
女人柔柔声音有点远,看样子她已经不在职务室,而是在隔邻的卧房了。

“失礼了。”
审神者职务室的灯已经熄灭,只剩下隔邻的卧房亮着灯火。

第一次在这个时间踏入女主人的房间,而且还要踏入从未进入的女主人闺房,大包平更是握紧了自己的本体,好平抚没来由的紧张。

白天时紧闭的闺房拉门,只有这时候是打开的,即使如此也无法一眼窥见房间内部,因为有一片描绘著四季景色的狩野流风格屏风遮挡着视线,这肯定是歌仙兼定亲自绘制的屏风了。

踏入房间,平常在审神者身边可以闻得到的香味变得浓郁,意识到那是女人香味的瞬间,让大包平僵直起来。

绕过屏风,大包平在房间下座的位置,姿势端正地面对审神者正座,将自己的本体刀横放在面前,双手放在大腿上对审神者低头致意。
“此次召我大包平侍寝,主人对我的器重真是非常感谢,我大包平绝对会献上让妳满意的结果。”

“抬起头来,不用这么拘谨。”
夜里的女主人似乎也没有白昼那般紧绷,带着有趣轻笑的柔软声音,银铃般在耳边回荡著。

“是……”
一抬头,只见审神者已经穿着薄樱色的睡衣,领口较白昼宽松地露出锁骨,梳得闪亮的乌黑长发放了下来,慵懒地跪坐在已经铺好的厚厚被舖上。

“咳,那么,容我失礼了。”

拿着本体刀起身,大包平首先走到审神者房间面对庭院的帐子门旁,轻轻地打开又关上,确定帐子门外没有任何人,且帐子门可以完全关闭。
检查过了帐子门,大包平转身打开壁橱,确认每一个壁橱里面都没有躲藏可疑人物。

大包平这不可思议行为,审神者并没有开口,只是疑问地微偏著头,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检查好了,房间内没有躲人。”

“嗯,辛苦了。”
除了苦笑慰劳,审神者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才好。

她是房间的主人,最清楚这个房间内有没有躲人,她不懂大包平这样检查一通有什么意义,不过她也有礼貌的不打断他也不嘲笑他,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一切。

当然,莺丸忍笑的模样,也全都被审神者给看了去,很清楚这肯定又跟他有关系了。
莺丸也好鹤丸也好,为什么鸟太刀都有惟恐天下不乱的兴趣呢?
还好莺丸的兴趣只在大包平身上,其他刀剑男士才幸免于难。

“在开始前,我先问一下妳的喜好。”

“喜好…?”
太过突然的询问,审神者忍不住眨眼回问。
从来没有人在这种时候问过这个问题,这一下子真是不好回答的问题呢。
“是…关于什么的?”

在侍寝时分,难得能与女主人独处的时刻,刀剑男士也有不少风雅之辈,会跟审神者聊聊天,和缓一下紧张气氛。

“因为不知道妳的喜好,我准备了很多!”
听审神者这样问,大包平喜孜孜的拿出他这个月训练的成果。
“孙子兵法、六韬、武经总要,妳比较喜欢哪一个?”

“呃……”
看大包平手上拿的兵法书,审神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都……不太喜欢…”
作为审神者,这些兵法书在白天都已经读得够多了,完全不会想在深夜继续接触。

“大包平,主人可是女性。”
在一旁正座看戏的莺丸,终于开了金口。

“说得也是……”
手上这些兵法书,确实不是年轻女性会喜欢的深夜读物,不过这并不是问题,他可是准备的万般周到呢!
“还有源氏物语、狭衣物语、今昔物语集,哪一本比较好?”

“………这些是要做什么?”
第一次有人在侍寝时间拿这些东西出来,审神者还真的摸不清楚大包平的用意。

“这些是深夜读物。”

“深夜…读物?”
审神者真的完全不了解大包平在说什么,夜深了当然是要睡觉,这些读物有什么用吗?

“对啊,不用担心睡不着,我会一直唸书,就当床边故事一样入眠吧!”
大包平完全没有理会一脸困惑的审神者,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已经好好训练过,可以读一整晚的书也没问题。”
得意洋洋脸上写着快夸我的大包平,审神者的视线先是飘到了莺丸脸上,看他的嘴角比平常更高了些的角度,就知道大包平肯定是被他整了。

不过她作为主人,也不能太过残酷直接给大包平掀底,只能陪着苦笑了。
“大包平训练了什么?”

“呼呼呼,听了可不要吓到喔,现在的我,可以连续三天两晚不睡觉,这都是为了侍寝的训练!”

“嗯,真棒呢。”
虽然完全不能理解这个训练的目的,不过审神者还是陪笑赞美。

“哈哈哈,当然吧!我可是大包平啊。”
得到的主人的称赞,大包平更是得意地伸出拳头,作势地摆动了下。
“侍寝交给我,绝对可以让妳平安的一觉到天亮,连一只蚊子都不可能逃过我的刀锋!”

都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审神者也发现,大包平口中的侍寝,跟她所理解的侍寝似乎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他理解的侍寝,似乎是更倾向武将与臣下之间,持刀在主人房外守夜整晚,读书给主人听的同时也保持精神,确保整夜无眠守护主人。

“嘻嘻…”
理解了大包平想法的瞬间,审神者忍不住掩著嘴笑了出来,顾不上一脸愕然的大包平了。
“莺丸,你真是坏心眼啊。”
他明明知道大包平一直都误会,却也没有纠正他,就这样看着大包平做着奇怪的训练,真的是太恶劣了。

鸟太刀,真的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脾气啊。

“大包平的训练,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被审神者给掀了底,也还是一派气定神闲,甚至还拉了大包平一把。

明明是话题的主角,大包平却完全听不懂他们两人的交谈重点,他左看看右看看,找不到半点可以插嘴的地方。

“主人很快就会见识大包平的实力了。”

“我期待着。”
莺丸这般努力不懈,不断到她面前来推销大包平,也不知道是被莺丸的毅力给感动,还是不想被他继续骚扰,审神者终于是答应了莺丸的要求。

虽说已经显现的了一段时间,不过侍寝对大包平来说还太早,甚至可以说是还不必要,拒绝了大包平的请缨,接下来是莺丸的黏着攻势,淡如水的古备前意外的难缠,不得不说莺丸与大包平之间还是有相似之处。

在审神者与莺丸交谈这短短时间,大包平突然觉得房内属于女主人的香味变得浓烈,甜甜的旖旎空气让人喘不过气来,从睡衣中露出的雪白手臂,炫目的让人忍不住移开视线。

即使在情况险恶的战场上,也不曾有这种心跳加速,呼吸缓不过来的感觉,大包平相信这肯定是因为有宵小躲藏在房间附近,他的战斗本能在告诉他有危险了。

“主人,我失陪一下。”
拿起本体刀,大包平决定去房间周围巡逻一下,印证一下自己的第六感。

 

 

 

 

完整版 收录于 轮舞 I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