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4 R1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トランシー伯爵的招待狀?」不自覺地揚起聲音,シエル問著。

「是的,少爺。」

「為什麼那種東西會在你手上?」所有的招待狀,應該都是統一放在一起,由シエル自己過目決定是否要賞光才對。

直接交給執事讓他來通報主人,這種事情可不被允許呢。

「前幾天,少爺您命令我去調查トランシー伯爵。是的,就是在您從王宮回來那天,您不記得了嗎?」

「唔……」這麼說來好像確實有這回事,只是她完全忘了。那天在王宮發生的事情,讓她想要不對トランシー伯爵產生好奇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出身於貴族世家看來一帆風順的年經伯爵,事實上她的人生卻是坎坷的。

十歳生日那天,全家被不名人物慘殺且宅邸都被燒掉,自己也被捉去賣掉成為大人們的玩物,最後還要被當做黑彌撒的祭品了結生命,幾乎是死在當場還比較幸福的人生。

可是,シエル並沒有選擇死亡。

在極度的孤獨、絕望和願意用一切去交換的意志力下,漆黑的惡魔回應了她的呼喚。

黑彌撒的現場,用靈魂為代價;復仇為目的地和召喚出來的惡魔簽訂了契約,得到了惡魔的忠誠和力量,半年後繼承了家產,但實際上受領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這個身分成為女王的獵犬,是約一年多前的事情。

令人意外的,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跟她有著類似的遭遇。

幼年時候遭到妖精綁架而失蹤的他,約在十三歲的時候才回到自己家,被前トランシー伯爵確認為自己的孩子。之後不到一年,トランシー伯爵就因病過世,而アロイス就這樣繼承了爵位,也繼承了女王蜘蛛的工作。

比起シエル,アロイス要繼承起來可真是輕鬆太多了。

要成為女王的獵犬,這種小孩子不可能負擔的重責大任,シエル付出了許多努力,才讓女王承認自己有能力跟自己的父親做同樣的工作,到了現在還需要繼續接受著女王的審查。

比起來,能夠輕易繼承爵位的アロイス,且受到女王重用的他,是完全不可能了解她的辛苦。

「東西呢?」伸出手,セバスチャン馬上托盤遞了過去,讓シエル可以閱讀招待狀。

本來還以為,會是用其他人的名字去要來的招待狀,招待狀上面堂堂寫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讓シエル有著自已的名字就這樣曝露在敵人面前的感覺。

從資料上知道トランシー伯爵是個喜好熱鬧的人,不管是前伯爵還是現任的アロイス都一樣,在夏天舉辦的化裝舞會,讓人想到妖精們的宴會│仲夏夜之夢,確實是很符合トランシー那被妖精給誘拐的過去。

拿著招待狀,シエル沉吟著。

這份屬名給她的招待狀,到底是去還是不去比較好呢?

化裝舞會來說,基本上就是比較放鬆的場合,但是另外的意思也是,閒雜人等也會更多,如果真的去參加了,到時候會有多少敵人,也完全是未知數。

只是,因為這種事情而退縮,那就不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了。

「セバスチャン,去準備赴宴。」將招待狀放回銀盤上,シエル吩咐著。

「……這樣好嗎?」看著那張招待狀,セバスチャン神色複雜地低問。

「什麼意思?」

「……トランシー伯爵對少爺不懷好意,就這樣莽撞地參加派對,我認為實在是不妥。」斟酌著語句,セバスチャン想著該怎麼勸導主人比較好。

セバスチャン並沒有告訴她,二個月前的天使之戰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將契約完成的主人帶到惡魔的聖域│死之島,在那個奇蹟之地準備將契約完成的時候,她的靈魂在那瞬間被搶走,在セバスチャン措手不及的狀況下……三年來誠心誠意侍奉的主人,盡心盡力守護的小姐,心心念念的大餐,像是嘲笑他似的從他的手中如同淡雪般地消失了。

花了二個月,好不容易才找到シエル的靈魂,誰都想不到會是在トランシー伯爵家的地下室,封印在名為New Moon Drop的紅茶罐之中。放在那種充滿著靈魂味道,惡魔才能飲用的紅茶中,也難怪セバスチャン沒有辦法找到。

雖然不知道理由,但是搶走シエル的靈魂是事實,那邊的傢伙們到底打什麼主意,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光是照顧シエル就分不開身,沒有餘力去調查他們的真意。

既然會在那個時候搶奪シエル的靈魂,縱使這趟出門有他跟著,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敢保證現在的自己可以保護シエル全身而退,特別是,那邊的人都是針對著シエル而來。

可是,這一切他都沒辦法對シエル說明。

從扭曲的契約可以知道,シエル喪失了一部分的記憶,在生活中一點一點可以知道,扭曲的契約沒有影響到她日常的生活,失去的似乎只有,跟他相關的一切。

也因此,シエル對他也抱著相當程度的警戒,不像過去一樣信任著他,讓セバスチャン許多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樣開口比較好。

像現在,明明知道トランシー伯爵有多麼危險,他再怎麼盡力阻止,可是沒有記憶的シエル卻不會聽從他的建議。

「我說要去就是要去。」不知道セバスチャン心中懷抱的問題,シエル硬著聲音命令著。

失去了跟セバスチャン一起的記憶,對她來說,等於是失去了成為女王獵犬的工作相關所有的一切,少了這麼多重要的東西,說沒有不安是騙人的。

即使失去了部分記憶,她還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靈魂的本質不變,時間和經歷所給予她的磨練讓靈魂發光,天生對於危險的敏感直覺告訴她,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非常危險。

可是就因為危險,她才必須走這一趟。

不能只是站在原地,她必須要前進,自己去突破問題才行。

她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活下來的。

在シエル的堅持下,セバスチャン也拗不過她,只有聽話的領命,去做旅行的準備。

把セバスチャン趕出去,シエル終於可以回到自己的工作上。

只是沒過多久,シエル就放下筆,沒辦法在無法集中精神的工作上繼續浪費時間,她離開書房回到自己房間去。

夏天的風從敞開的窗戶吹入,新鮮充滿綠意的空氣,讓シエル舒服地深吸一口,在房間的貴妃椅坐了下來,在沒有人看得到的時候,才會孩子氣抱起安放在一邊的抱枕,將小臉埋了進去後,整個人在椅子上很不淑女的趴著。

會在椅子上放那麼多抱枕,也是因為聰明的執事熟知主人的習慣,才會不著痕跡地增加擺飾,讓主人可以在沒人看得到的時候發揮她的孩子氣。

埋在抱枕上,シエル無力地嘆氣。

這幾天…不,應該說,這一段時間以來,她都沒辦法好好專心工作。

自從那天…跟セバスチャン在床上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一切都不對勁了。

並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對她的態度有什麼改變,他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的,繼續做他的執事…有問題是在她身上。

從那天起,夜晚半夢半醒時,刻劃著契約著右眼就會開始發熱,燃燒著身體讓她翻來覆去無法好好入睡。

打個喝欠,シエル就這樣抱著枕頭閉上了眼。

晚上無法好好入睡,但是白天總可以吧。

連鞋子也沒有脫,也不管身上量身訂做的外套會起皺,シエル就抱著柔軟的枕頭,在夏天的薰風中進入了淺淺的夢鄉。

在半夢半醒意識快要進入沉睡的時候,右眼的深處又開始搔癢,淺淺的熱從眼底開始朝著身體四處蔓延開來。

首先是耳朵,低低的溫度吹在敏感的耳朵上,靈活的舌沿著輪廓探入裡面,耳垂被輕咬,癢得讓她翻過身去,不想要再這樣被騷擾。耳朵被閃了開,戲謔的吻沿著白嫩的頸子,灑下了薔薇色的花瓣,囓咬輕吸的感覺讓她抽了口氣,想要繼續掙脫的時候,低溫的大手就撫上了她的身體,耳邊似乎可以聽見領子上緞帶被解開的聲音。

低喘著,シエル的意識知道,現在自己在睡覺,只是一個疲倦需要午睡的午後罷了。

只是,這些過於現實的撫摸和親吻,讓她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的差異。身體確實有著,被溫柔的愛撫親吻的記憶,溫度微低的手指,總是能帶給她燃燒般快樂。

「啊……嗯……」小嘴張開吐著甜美喘息的時候,靈活的紅舌就探了進來,與她纏綿著。

小手不自覺地更加抱緊手上的枕頭,盪漾在快感中的身體也輕輕扭了起來,粉紅色的小臉是發情的證據,這樣的シエル卻是在自己房間的椅子上午睡著。

「……セ…バスチャン……」嬌嗔的呼喚像是信號,她被從甜美的夢硬生生地踢出,突然張開眼睛恢復意識的感覺,讓シエル錯愕地看著一切,不敢相信那一切全部都是夢。

坐起身,她的衣服跟睡下去前相同,除了領口的蝴蝶結因為她的睡相而鬆開以外,其他一切都跟她睡下去前完全相同,就連鞋子都還在她腳上。

撫上胸口,感覺得到發熱的體溫和加速的心跳,沒有任何觸摸的腿間也濕潤了起來,教她害羞地紅了臉。

抱著枕頭繼續躺回去,シエル將臉埋在枕頭中,想要繼續回到午睡中。

只是已經被激起的情慾,沒有那麼容易消去。了解著快感的身體,體內深處搔癢難耐,讓她不自覺地夾緊了腿,纖腰搖擺著,想要用其他方法來解放這難受的感覺。

「啊…啊……」等她發現的時候,自己的手已經伸入了腿間,隔著衣服摩擦著少女部位,照著身體的記憶,模仿著他的手指的動作,在已經濕潤的地方來回著。

「セバス…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寂寞的身體呼喊著他,連シエル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習慣,在情慾高昂的時候,眼前全部都是他的面容,紅茶色的眼轉成閃爍的赤紅,有著肉食獸般掠奪著一切眼眸,卻讓她十分滿足。

只要望著那雙眼睛,身體就會變得更熱,雙腿夾的更緊,手上的動作也變得更快。

「少爺?」突然響起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讓シエル嚇得整個人都停住,看著他靜靜推入承載著下午茶的餐車,紅茶色的視線停在她的手上。

終於是意識到自己做了多麼羞恥的事情,在執事面前、在男人面前、在セバスチャン面前!而且她的手還繼續放在腿間!

「出去!滾出去!」雙手緊抱著枕頭,羞恥地將臉整個埋了進去,シエル慌亂地叫著。

「哎哎,真是沒辦法的主人。」無奈地苦笑,セバスチャン踏著無聲的腳步來到她面前。「如果您有這個需要,只要呼喚我一聲,保證讓您腰酸腿軟,幾天都下不了床呢。」捉起シエル的手,セバスチャン放入口中用紅舌細細舔吻著。

「真的?」依舊將臉埋在枕頭裡,她輕問著。

沒有回應シエル的疑問,紅舌舔上了她露出的白嫩耳朵,不管是領口的緞帶,還是外套和襯衫的釦子都在他的手中緩緩鬆開。

「真熱呢,您的身體。」已經透著淡淡粉紅,完全就是發情中的樣子,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還真是稀奇的事情。平常總是要一點一點慢慢地放鬆她尚未成熟的身體,才能勉強能接納他,像這樣自己要求著男人的樣子,是否代表她已經是大人了呢。

三兩下就剝掉她的衣服,脫下褲子的時候牽引著白色絲線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樣子,讓シエル害羞地背過臉去。

「想要的是您,沒有什麼需要害羞的。」咬下手套,透白皮膚下是漆黑指甲,左手背上是和她的眼中成對的契約印,熟悉的場景讓シエル安心將自己交給他。

長指伸入腿間,已經足夠濕潤的地方馬上發出羞恥的聲音。靈活地探入一指、然後再一指,每一下韻律所發出的聲音和自己的嬌喘聲,從聽覺侵犯著她的意識。

和自己細嫩的手指不同,男人的手了解著她的敏感,每一下都確實給予她快感,眼角幾乎可以見到隨著他的手而不斷噴出的花蜜。

不管是吻的感覺還是愛撫的方法甚至是摟抱她的溫度,都和夢中一樣,讓シエル覺得自己一定是太過於欲求不滿,才會做那種春夢。

「啊啊!」不要多久就攀爬到快樂的頂點,シエル滿足地在他懷中喘著。

「呵,只是這種程度還不夠吧,小姐。」舔著被花蜜給濕濡的手指,鮮紅如同肉食獸盯著美味獵物般的笑容,讓シエル感覺著自己心跳加速到無法平靜的程度。

不知道什麼時候,場所已經從貴妃椅移動到シエル那張大床上,一絲不掛的白嫩身軀在午後的陽光下炫目地讓人張不開眼睛,甜美的喘息無法壓抑,纖腰隨著他靈活的手指動作輕扭著,迎接了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

一次又一次疊堆起來的高潮讓感官變得麻痺,只能盪漾在被給予的快感中,卻也讓她的心中的空虛不斷的擴大。

被生理上的淚水給模糊的視線,看得見摟著她的男人,像是跟她對比似的,身上的衣服除了被她給抓住的地方外一點皺折都沒有,教シエル有點不甘心地爬了起來。

她想要,這總是遊刃有餘的紅茶色,變成只有她才見得到的血紅……只有那樣,才能讓她的胸口的空洞感到滿足。

「セバスチャン,不要…只是用…手指……」被快感給過分沖刷的意識,已經讓她將羞恥拋在一邊。一次又一次重複的高潮,反而是讓她體內深處那手指無法觸碰到的地方,變得更加的火熱,無法忍受的感覺讓她扭著腰要求著男人的寵愛,小手也撫上了他的腿間。

既然身為執事的他不敢跨過那條界線,那就由主人的她來。

只是,手指摸上的感覺,似乎跟她感覺起來不太一樣,黑色西褲下的東西,不管是溫度還是形狀,都不是她的手記得的東西。

「小、小姐…」沒想到シエル會這麼做,セバスチャン想要拉住她的手,卻被她直接甩開,小手解開了褲子,看到的東西讓她詫異地望著。

她並不是沒看過男人腿間猙猛的慾望,就算記憶中不知道他的東西是什麼樣子,卻也不影響シエル的知識。

尚未膨脹挺起的東西,軟軟地垂著的樣子讓她眨眨眼,即使如此也是比她看過的所有男性都來得巨大。小手輕輕握住上下撫弄,軟軟的時候直接含入的時候可以更容易地頂到喉頭,梗住的感覺讓她痛苦地嗚噎一聲,柔軟的舌圈著他的先端,在小嘴中吸吮的溫暖讓他身體一震。

「小姐,您不需這樣做………」捉著シエル的手,セバスチャン阻止著。

「你很煩呢!」揮開他的手,濕潤小舌舔著他的先端,媚惑的眼神已經不是孩子,而是女人。

舌頭靈活地纏著,小嘴吸吮的感覺,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會忍不住,就連セバスチャン也一樣,眉頭深鎖呼吸變得低沉,但是在シエル手中的東西卻沒有任何改變。

眨眨眼,シエル繼續賣力地埋頭取悅著他,連根部都被唾液濕潤地發出妖異的光,卻依舊沒有膨脹起來的意思。

「呵,您的心意我已經感覺到了。」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將人翻了過來,白嫩的小屁股對著他的臉的樣子,讓シエル羞恥地喊著。

「小姐您這麼努力,該給您一點獎賞才對呢。」微笑著,セバスチャン張開嘴將整著嬌嫩花園包容入口中,舌頭靈活上下擺動給予的刺激,讓シエル抓著床單嬌喘不已。

「啊、啊…セ、セバスチャン…不、不要…啊、壞、壞心眼……」只會焦躁她,不給予她真正想要的,讓シエル幾乎是要哭了起來。

「呵,您什麼都不用想,只要享受被給予的一切就好了。」

「笨、笨蛋…啊、啊……」除了扭腰嬌喘以外,シエル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好不容易累得睡去,已經是夕陽時間了。小臉上除了情慾的粉紅外,還有令人心痛的淚痕殘留在上面。

從頭到尾都沒有脫下衣服,也沒有做到最後一步的セバスチャン,只是靜靜地坐在床邊,大手撫摸的她的臉而已。

「失去了記憶…似乎也變得比較會撒嬌了呢……」看著沉睡的小臉,セバスチャン苦笑著。或者這才是她的本性,任性自我中心且懂得撒嬌,沒有被自尊和傲慢給武裝的シエル,就像是頭愛撒嬌的貓一樣惹人愛憐。

「這樣的您也是很可愛沒錯,只是…畢竟不是我的小姐呢……」比起嬌羞可愛的小姐,他更想要那個身處於絕對的絕望和孤獨之中,即使痛苦也依舊選擇活下去,不緬懷過去、不原地踏步、不喪失對著世界的溫柔,卻也拒絕著任何的救贖。

擁抱著黑暗,和惡魔一起墮落到世界的深處。

那才是他所期望的靈魂。

長指梳著藍灰色頭髮,一點都不像是惡魔的感傷語氣,淡淡地消失在空氣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