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5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トランシー伯爵邸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宅邸之間,有著相當的距離。

和深受女王寵愛且重用的獵犬不同,蜘蛛的宅邸離行政中樞的倫敦相當遠,比起馬車疾走起來連兩個小時都不用,被允許建設將大宅在倫敦周邊的大貴族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トランシー就像是個小貴族拜領著十分偏僻的封地。

必須先搭乘火車一段距離,然後再改乘坐馬車,早上出發到達トランシー伯爵宅的時候已經夕陽西下,正好是開始準備派對的時間。

人手多總是比較好,本來想要連三傭人都一起帶來,但是沉思的結果還是只有主僕兩人單身赴宴,這也是セバスチャン建議的結果。免得太多人讓他分身乏術,無法只專注在シエル身上。

佔地寬廣建築物奢華氣派,不管是花園還是噴水池都充分表現出伯爵宅邸該有的尊貴,只可惜略嫌俗麗給予人暴發戶的感覺,而不是像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那般有著讓人讚嘆的氣質。

「歡迎光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我家主人已經恭候多時。」像是算準了シエル到來的時間似的,大門在她到達的時候應聲敞開,戴著眼鏡無表情的執事用著沒有起伏的聲音歡迎著。

唯一稍微透漏出他的情緒的,只有微閃著紅光的金色瞳眸。

抬頭挺胸步伐沉穩,シエル帶著セバスチャン踏入了敵人的大本營,靜靜地從クロード身邊通過時,セバスチャン卻在門口停下了腳步。

「這種地方居然有蜘蛛呢。」セバスチャン的話讓シエル也停下腳步,大家隨著他的視線看去。

在伯爵家的大門;用來迎接重要客人的地方,其天花板居然有久未打掃才會出現的蜘蛛在結著網,允許蜘蛛出現在如此顯眼的地方,簡直就是在告訴人此宅邸的疏於管理。

「恕我冒昧,蜘蛛乃為我們トランシー的守護神,蜘蛛結網為守護的象徵,不可隨意將守護神趕離。」

「呵,說得也是呢。蜘蛛這種東西,強迫驅離恐怕只會被蜘蛛絲給纏上,徒增麻煩呢。」紅茶色的眼瞥了他一眼,可是クロード卻視而不見連回應的意思都沒有。

無視兩名執事莫名其妙拔劍張弩的氣氛,シエル繼續往前走,才剛剛踏入トランシー宅邸中,一陣頭暈目眩就襲擊了她。眼前的一切像是在旋轉似的,莫名的既視感和熟悉感讓シエル呼吸困難地嗆踉退後,還是セバスチャン從後面扶住她。

「少爺?」

「沒事……」平撫著呼吸,シエル甩掉他的手。

明明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卻有著莫名的熟悉感,那種感覺讓シエル感到可怕。即使如此,她也絕對不會在人前表現出來,更不要說依賴セバスチャン這種蠢事。

「伯爵,很抱歉必須報告您,我家主人現在有著分不開身的工作,暫時不在宅邸中,無法親自跟伯爵打招呼,招待不周實在是非常抱歉。」

「不要緊。」

「主人預定在派對開始前會回來,在那之前還請您稍事休息,悠閒地在宅邸中打發時間。若有任何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您海涵。」

「嗯。」

「ハンナ,帶伯爵去房間休息。」

隨著クロード的呼喚,一名有著深色肌膚淡色長髮,表情微帶著憂鬱的美女應聲而來,唯一可惜的是左眼包著繃帶,但依舊不影響她的美麗。穿著圍裙和白色帽子的樣子,應該是トランシー家的女僕。

「伯爵,這邊請。」朝著シエル彎腰行禮,ハンナ甩著長長的辮子帶著シエル前進。

跟著ハンナ的腳步前進,沿路所見一切不斷讓シエル感到暈眩。

不管是弔著炫目水晶弔燈的大理石的大廳,還是全部用紅地毯裝飾的雙邊樓梯,登上樓梯後那長長迴廊,甚至連一旁裝施用的椅子和牆上所掛的畫,一切的一切都讓シエル有著在哪裡看過的感覺……明明這是她第一次來到トランシー伯爵邸。

吸著氣,シエル努力讓自己的思考保持平靜,不要被奇異的影像給迷惑了。

畢竟她失去了一部分的記憶,對於沒看過的物品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也是理所當然。

來到的房間,是有著寬闊落地窗迎接著陽光,舖著鮮紅地毯的分著客廳和臥室還有更衣室的豪華房間,從家具、沙發到每一件擺飾都是經挑細選,憑シエル的教養只要一看就知道,這間跟主臥房同樣級別的房間,是用來招待最重要客人用的。

區區只是伯爵的シエル,來到同樣是伯爵的アロイス家作客,如果單單算身分,還不一定可以住到最高級的房間,這份殊榮該說是アロイス對她的另眼相看嗎。

「伯爵,還請隨意打發時間。有什麼需要還請傳喚一聲。」輕輕一禮,美麗的女僕就不發出聲音地退了出去,留下主僕兩人在房間裡。

終於是放下緊張,シエル吁了口氣在長椅子上坐了下來。而セバスチャン也沒有像平時一樣,有機會就對主人冷嘲熱諷,只是將行李箱的衣服拿出來一件一件地掛好。

シエル對於這宅邸有著特殊反應,セバスチャン一點都不奇怪。

會奪走シエル的靈魂且將靈魂囚禁起來,其不懷好意的程度就不用多加說明了。只是讓他不解的是,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

三年來隨侍在シエル身邊,對她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一切瞭若指掌的セバスチャン,自然也知道シエル跟アロイス間的關係。只是,就他所知道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和トランシー兩家的淵源,不管是アロイス還是クロード都不應該對シエル有著非分之想。

「少爺,我去泡茶好嗎?」舟車勞頓了一天,想要喝紅茶吃點心的樣子,完全表現在臉上。平常任性慣了的主人,也只有出門的時候會體貼一下張羅的不便,不會隨便吵著要吃點心。

「去吧。」揮了揮手,シエル似乎還沒從暈眩的感覺解放出來。

忍耐著痛苦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從行李箱之中拿了個盒子出來。

「少爺,請用。」

「餅乾!」看到甜食,一秒鐘前還疲倦的眼整個都亮了起來。「為什麼…?」

她可不認為這整天叨唸她點心吃太多的惡魔執事,會這麼溫柔體貼地替她準備餅乾。

「呵,知道少爺您一路辛苦,一定想吃點甜的。」即使只是區區幾片小甜餅,對シエル來說卻是解除壓力最棒的特效藥呢。

「可惡,不早點拿出來啊!」可愛地嘟囔著,小小的臉孩子氣地漲了起來,只有這個時候才會露出真正屬於十三歲少女的樣子。

拿起餅乾放入口中,瞬間露出幸福笑容的樣子,是因為這些都是シエル喜歡的口味。

「那麼,我去泡茶過來。」

「唔,快去。」這一次的回應就不是有氣無力,而是萬分期待了。

吃著セバスチャン親手做的餅乾,當然要加上一壺他親手泡的紅茶才算享受呢。

シエル瞬間解除壓力的樣子讓他微笑,還沒準備踏出房門,敲門聲就先驚擾了他。會在這種時間過來敲門,也只有トランシー家的傭人才會這麼做。

不出セバスチャン所料,房門打開是先才帶路的女傭,ハンナ捧著一個大盒子站在門口,沒有拒絕她的藉口,只好讓她進房間了。

「伯爵,今晚舉辦的化妝舞會,十分歡迎且感謝您的賞光,我家老爺期待伯爵您的到來,早早為了伯爵您準備了特別的衣服,希望您能考慮我家老爺的心意,以這套衣服作為您的打扮蒞臨會場。」除了ハンナ手上的盒子以外,三胞胎樣子的傭人們又陸續搬入了幾個盒子,從盒子的大小可以推測,應該是衣服、帽子、鞋子甚至連裝飾品都一倂準備了吧。

「請替我謝謝伯爵的好意。」沒有說要穿或是不穿,シエル充滿著貴族的威嚴,打發ハンナ等人退下。

等眾人們都退出後,セバスチャン才開始拆開盒子看看他們到底是計畫什麼。只不過打開其中一盒,內容物就讓他臉色大變,紅茶色的眼瞬間轉成了腥紅。

「怎麼了?」敏感地察覺到空氣不尋常的變化,シエル過來看盒子裡面的東西。「這、這不是女裝嗎?」

盒子裡面裝的,是用最高級的法國絹緞和蠶絲般輕柔的白色蕾絲搭配而成,只有在舞會才可以穿著的粉紅色晚禮服,各處還用粉紅色的絲線搭配著刺繡。除了衣服以外,手套、鞋子、帽子等等所有的配件都一應聚全,簡直就像是送衣服給心儀女星或者是愛人的貴族的行為。

要シエル扮女裝,對一介伯爵來說,就已經是個污辱。但更讓セバスチャン臉色丕變的理由卻是,這套衣服是跟シエル曾經穿過的衣服完全一樣的設計,被稱為可愛的小駒鳥的那套粉紅色的晚禮服。

這些傢伙,到底是知道シエル的事情到何種程度。

掩飾住自己的不快,セバスチャン盒子裡的衣服拿了出來,裙擺飄揚的感覺讓他想起了那個共舞的夜晚。雖然是為了工作,主僕偽裝成小姐和家庭教師,這套可愛的粉紅色禮服也是為了誘惑那個男爵而選的,即使如此,第一次見到シエル換上正式且符合她的年紀和身分的衣著,還是讓大大地驚艷了一下。

「少爺,難得トランシー伯爵準備了這麼漂亮的衣服,您要不要就這樣換上呢?」

「別說笑了,這傢伙想要污辱我,就連你也一起啊。」手肘靠在椅子上,シエル剛才拿到餅乾的好心情,全被這衣服給毀了。

就算她實際上是女性,在人前她可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女王的獵犬。堂堂的貴族有著穿異性服裝的興趣,而且還是扮女裝!這種事情要是給人知道了,她還要不要臉?她要拿什麼面對女王啊!

穿女裝這種事情,除了不可能以外還是只有不可能。

シエル氣呼呼的回應,只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哎呀,這還真是可惜呢。」話是這麼說,他很高興シエル的拒絕。

「哼,要是這麼喜歡的話,你就拿去穿啊!」像是想像到セバスチャン穿上這套可愛女裝的樣子,シエル一秒鐘前還在生氣的臉,瞬間因為過於可笑的畫面而整個放鬆了下來,甚至幾乎就要這樣笑出來了。

「少爺……」分不出是苦笑還是無奈,セバスチャン嘆著。

這喜歡找他麻煩,看他困擾樣子的性格,倒是跟記憶無關地不會改變呢。

將那套可愛的粉紅色晚禮服隨手往旁邊放,免得看著那東西,讓人有撕掉的衝動。

「那麼,化妝舞會的時候,少爺打算怎麼打扮呢?」

「哼,還問我,你都準備好了吧。」不用問不用看也可以保證,她這萬能有能的執事,一定可以做出完美的準備,讓她萬事具備連東風都不欠。

「是有準備了兩三個預備,一切端看少爺的心情來決定。」

「這種事情你安排就好了。」揮揮手,シエル表示她完全不想管。「比起舞會什麼的,セバスチャン。」

「是的,少爺。」充滿著思考的微低聲線,就是シエル策劃什麼的時候了。

「找個時間調查這個宅邸,徹底的。」

「是的,少爺。」

 

 

 

 

 

 

 

化妝舞會準時晚上八點在トランシー伯爵宅的舞會廳舉行。

聽著宴會廳傳來的音樂,漆黑的執事似乎要融入夜色般,在大宅的房間裡東翻西找。翻來翻去都沒看到什麼有用的東西,讓セバスチャン沉吟著。

在セバスチャン翻找物品的時候,背後的門輕輕地被打開。不管開門的聲音再怎麼輕微,也逃不過惡魔過分靈敏的耳朵。

「這真是間打理的很好的房間呢。從床舖整理,裝潢擺飾以致於抽屜的角落都有用心規劃,可以看得出來對此房間主人的用心,真是讓我上了一課。」

「為了工作而做出小偷般的行為,你對工作的熱誠也真讓我感佩。」金色的眼眸沒有表情,クロード踏入了房間。

彼此來說都不是第一次見面,甚至幾週前就在這宅邸中發生過節。セバスチャン洋洋灑灑地從這裡搶走裝著シエル靈魂的紅茶罐,兩邊對彼此都有怨恨,嘴上自然也更不留情。

即使如此,兩位執事見面不會不顧主人狀況的打起來,最多就只是互相警戒而已。

了解著彼此的立場,セバスチャン一點都不擔心クロード會做什麼,他微笑地準備離開,卻在離開前自己停下了腳步。

「少爺絕對不交給你們。我可是,少爺的執事。」一瞬,紅茶色的眼變得緋紅,只可惜角度上クロード完全看不見。

「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老爺既然想要得到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我就要盡力完成老爺的希望。因為我也是,他的執事呢。」

推了推眼鏡,クロード不帶任何感情地說著。

想到那個會污穢他的小姐的骯髒小鬼,セバスチャン就不禁冷哼一聲。不要說什麼得到,光是想像珍惜保護的小姐被其他人觸摸到,就足夠讓セバスチャン不快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不動聲色,連聲音都沒有任何動搖。

「失禮了。」輕輕一個側身,セバスチャン從クロード背後穿越了過去。

在兩位執事發動著水面下的戰爭的時候,シエル一個人在宴會廳站著。

即使裝扮成海盜模樣,戴著黑眼罩的獨眼少年是誰,只要對社交界有點知識的人都知道,那位就是鼎鼎大名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

一個人拿著杯子站在牆邊當著壁花的シエル,不管是誰都不敢上前打招呼。

從以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和トランシー的關係就不是非常良好,或者該說トランシー單方面的排斥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才對。看到接受邀請出現在舞會中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賓客們都不禁竊竊私語,臆測著社交界未來的變化,

當然,出席的貴族們,シエル也一一用眼睛確認,都知道這些人的來頭並不是很大,都差不多是陪客等級,沒有一個有主客的架式。

這樣的話,特別舉辦這個派對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呢?

眼睛專注地看著周圍賓客的シエル,完全沒有注意到一位金髮的少女來到了她面前。

「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跳隻舞嗎?」少女的聲音嚇了她一跳,畢竟從來沒有女性敢這樣子來跟シエル邀舞,一下子讓她慌了手腳。

像她這種年紀的孩子,就算有著伯爵頭銜依舊還是孩子,而且還有エリザベス這位未婚妻在,參加舞會的時候,可是沒有任何跟她類似年紀的淑女會想要跟小小的男伴跳舞,再加上永遠站在她身邊的セバスチャン,完美優雅又風度翩翩地吸引了所有淑女的視線,誰又會注意到她呢。

金髮的少女同樣有對藍色的眼眸,只是跟シエル的顏色不太一樣,少女的眼更淡一點,是美麗的冰藍色。身上也穿著輝映著她的顏色,一套以寶藍色為基調,用著金色和白色裝飾的晚禮服,是正統英國淑女的打扮。

看著少女微笑伸出的手,シエル困擾地不想回握。不擅長跳舞的她,只會讓兩個人在舞池上彼此尷尬而已。

看著シエル煩惱的樣子,少女揚起有趣的笑。當樂團奏起第一首華爾茲的時候,少女就扯著シエル的手,不顧她的拒絕帶起了舞。

面對著不擅長跳舞的シエル,少女卻可以沒有困難地帶舞,雖然舞步沒有錯,但卻給人男女立場反轉過來的感覺。

為了不給淑女難堪,シエル勉強忍著氣跳完一曲,想要離開的時候手卻被少女給扯緊,那不像是女性的力氣,才讓シエル好好正眼地看了少女一眼。

金髮、冰藍色的眼眸,還有那狂妄的笑容,馬上讓シエル將眼前的人跟另外一個人的樣子給連結在一起。

「トランシー伯爵…」壓著聲音,シエル低罵著。

「シエル認得出我來,真高興呢。」拉著シエル的手,アロイス繼續在舞池上旋轉著。

「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想跟シエル跳舞而已。」幾乎是要哼起歌,アロイス笑著。「既然シエル不要那樣打扮,那就由我來囉。」一點都不覺得穿女裝是什麼奇怪的事情,アロイス輕鬆回答。

「放開我!」

「不要。」捉著シエル的手,アロイス完全沒打算放手。「シエル,你打算在這裡甩開淑女,讓大家笑話嗎?」

「你也不想落個,男扮女裝的名聲吧。」要威脅的話,他們是彼此彼此。

而且說什麼,主人有事外出,其實根本就是打扮成這個樣子來戲弄她才是!

「我無所謂。反正這是化裝舞會,打扮成什麼樣子都可以啊。」吃吃笑著,可以名正言順的扮裝,才是アロイス的真正目的。

咬著牙,進退兩難的シエル,只好忍著氣等這首華爾茲結束再說。

「……好漂亮的藍色……」跳舞中,一直看著シエル的アロイス,突然發出她無法理解的話語。「清澈到近乎透明的深藍,你的靈魂是不是就是這樣的…?如果跟你合為一體,我是不是也可以有同樣的顏色呢。」

趁著旋轉的時候在シエル耳邊親上一吻,因為突然的偷襲而渾身僵硬的她,馬上也不甘示弱地回敬了一下──用力地從アロイス的腳上踩下。

沒有料到會有這一擊,瞬間讓アロイス調侃的神情因為疼痛而扭曲起來,就在這個空檔,シエル像是扶著不舒服的少女似的離開舞池,無視アロイス怒瞪的神色。

她已經不再是,遇到羞辱只能忍氣吞聲的孩子,既然想要挑戰她的尊嚴,那就得付出相對的代價,不管對象是誰。

即是是在アロイス的地盤,シエル也毫不畏懼地迎著他挑戰的視線。

就在兩人間一觸即發的時候,像是約好似的,兩名執事都分別了回到主人身邊。

比起シエル,被狠狠地踩了一腳的アロイス步伐困難,只有在クロード的攙扶下緩步離去。

「クロード,去絆住那個傢伙,越久越好。今晚,我要得到シエル。」

「Yes, Your Highness」

主僕間隱藏在黑暗的對話,就連惡魔的耳朵都無法傾聽。

邪惡的計謀正在悄悄進行,

誰都不會知道,今晚發生的事情,將會如同暴風雨般衝擊這個宅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