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6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沐浴過後的肌膚散著薔薇淡香透出淡淡粉紅,明明是這麼可愛,シエル卻一臉不悅地坐在床上,讓セバスチャン替她擦頭髮。

出遊不比在自己家中,最多也只是擦擦澡的シエル,今天難得的要求沐浴。不用說也知道,一定是因為跳舞時過於親近而殘留在身上,那屬於アロイス的味道讓她不快,教シエル想要快點洗去那氣味。

而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愧是セバスチャン,所有需要的物品一應俱全,不管主人給予什麼吩咐都不會難倒他,說要沐浴當然シエル愛用的沐浴組他也全部都安排妥當。

細細地擦著シエル那頭如貓毛般細緻的頭髮,其實セバスチャン心中有著許些的後悔。

比起在這裡;在敵人的地盤替主人沐浴,不如就該直接帶她回家才對。

就算這裡是個要撘馬車再轉火車,需要長途的舟車勞頓才能到達的地方,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也完全不是問題。

只要シエル願意乖乖在他懷中坐著,應該只需要一個小時就可以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了。

當然他也可以強迫シエル這麼做,但是好不容易來到トランシー伯爵邸,正可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於是給予他照顧シエル的時間中,同時也可以找出敵人真意的機會。

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會不好好利用?

セバスチャン才不認為,這一切的事情都是那個骯髒小鬼計畫出來的。

畢竟那小鬼的身邊,有那傢伙的存在……

擾亂一切平衡,對惡魔的獵物出手的,應該是那個傢伙才對。

小鬼,只不過是一個良好的藉口罷了。

「セバスチャン,你要擦到什麼時候?」覺得自己已經不是被擦頭髮,而是根本就是被弄亂,シエル訓著。

「因為少爺您的頭髮還沒有完全乾,這個樣子入睡的話,您可會感冒的喔。」

「囉唆,我想睡了。」她的眼皮已經快要掉下來,誰還在管頭髮的問題啊。

「我明白了,那麼您能等到我端牛奶過來後再睡嗎?」拿開毛巾,其實短髮已經乾的差不多了。

「唔……快去快回。」

「是的。您可別在我回來前睡著了喔。」

「你很煩啊!快點去。」

「是的,少爺。」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優雅行禮。

話是這麼說,他也很清楚只要前腳踏出房門,シエル就會躺在床上,自顧自地抱著被子入睡。即使如此,セバスチャン還是會盡責地端著牛奶回來強迫她起床喝下。

來到トランシー家的廚房,在派對結束的深夜中廚房裡已經空無一人,所有的一切也都被收拾乾淨。看著這麼努力的傭人們,セバスチャン想到自家的三傭人,不禁有嘆氣的衝動。

那些傢伙什麼時候才能做到這樣,讓他的工作輕鬆點,可以有更多時間在シエル身邊呢。

嘆著氣,トランシー在空無一人的廚房中,像是自己家似的,快手快腳地安排著主人的睡前牛奶。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表面上聽起來沒有起伏的聲音,但那隱藏在聲音中的傲慢,卻逃不過セバスチャン的耳朵。

「有什麼事呢?クロード先生。」皮笑肉不笑地,セバスチャン轉身回應著他。

「有些話想要跟你單獨談談。」

「我?」冷笑著,セバスチャン根本不認為自己跟眼前的傢伙有什麼好談的。

就算他想談,セバスチャン也不想。

「關於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靈魂。」一副將シエル的靈魂當做自己的東西的說話方式,讓セバスチャン蹙眉,即使不願還是無奈地跟著他的腳步離開廚房。

臨走前還看了眼牛奶,不過想著シエル沒有那個也應該可以入眠,セバスチャン選擇先跟クロード弄清楚狀況。

 

「……那傢伙,好慢…」趴在床上,シエル即使眼皮沉重也完全無法入睡。

神經纖細且對所有一切都懷抱著警戒的シエル,唯一讓她安心入眠的除了自己房間以外,就只有セバスチャン的身邊。一旦遠行來到不熟悉的環境,不管身體再怎麼疲倦想睡,她也完全無法真的睡下,就連打瞌睡都做不到。

先才之所以會打起瞌睡,也是因為セバスチャン在幫她擦頭髮,身邊有著他的味道讓シエル感到放鬆。

抱著枕頭翻過身,小臉繼續因為氣惱而漲著,心中再一次罵著那該死的傢伙。

真的要呼喚他過來也不是問題,只是高傲的シエル絕對不會讓他知道,自己有多依賴著他,所以只有這樣翻來覆去,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歸來。

就在她快忍不下去想要叫人的時候,房門被敲響了,讓她忍住心中的欣喜,沉著聲說著進來。

看見進來的對象,シエル一臉冷淡地坐了起身,也將懷抱中的枕頭扔了開。

「這麼晚的訪問有什麼事情嗎?而且還那個打扮。」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金髮的少年揚著妖艷的笑,身上穿的不是別的,而是一襲大紅色織著金色蝴蝶的日本和服,敞開的胸口和裙擺,看得見過份白皙的胸口和曲線優美的腿部線條。

明明是少年卻有著超越性別的妖艷美麗,就連シエル也不自覺地紅了臉,不敢直接看著他的身體,特別是那雙完全露出的腿。

「嗯,シエル看著我這個樣子也會害羞啊。」不敢跟他直視的シエル,反而被他給取笑著。「我這樣子,很美吧。」

「不是美不美的問題吧。」根本就是,傷風敗俗!

「每個看了我的人,都會想要抱我……シエル,你呢?」拖著裙擺朝シエル前進,只見嬌小的身軀不自覺地往後退。

「別開玩笑了,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

「啊哈哈,因為シエル你才十三歲嘛。這個年紀比起抱人應該是被抱的那個…」說著就想要爬上床的アロイス,還沒有捉到她的手,就被シエル巧妙地避開了,而且她也趁這個空檔爬下了床。

還沒來的及逃離アロイス的範圍,手就被アロイス給捉住,整個人被壓倒在地上。

「シエル,要不要我來教你,男人跟男人間的快樂呢?」近在眼前的冰藍色眼眸,讓シエル瞪了上去。

「哈,少瞧不起人了。」在アロイス沒注意的時候,シエル用力一腳踢了上去,疼痛讓他不自覺地退了開,也讓シエル逮到空檔逃離了他的鉗制。「憑你這個樣子想要碰我,你還是乖乖去給自己的執事疼愛吧。」

「你怎麼知道?」提到アロイス的秘密,瞬間讓他危險地陰沉了臉。

「這種事情還用說嗎?」シエル可是女王的獵犬,管理英國黑社會君臨著他們的女王,男娼臠童她看了可多了,アロイス是什麼貨色她會看不出來?

アロイス對著自己執事的眼神,女人的直覺很清楚那是什麼意思。

趁著アロイス因為疼痛無法自由活動的時候,シエル冷哼一聲朝著房門走去。

今天這壞了心情的房間,估計是不能住了。

她得去喚セバスチャン,讓他想想辦法。

「ハンナ!」シエル才剛舉步,アロイス就大喊了起來。

「是的,老爺。」淡色長髮深色肌膚的女僕,輕輕地回應アロイス的召喚,像是幽靈一樣出現在房間中。

「抓住シエル!」

「是的,老爺。」

ハンナ話語剛落,シエル的身體就像是被麻痺似的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看似嬌弱的女僕扭過她的手,將她的雙手在背後用細繩綑綁住。

行動自由被剝奪的シエル整個人被扔到床上,讓人為所欲為。

「可惡…」明明捆著她的繩子那麼細,就像是蜘蛛絲似的,卻不管她怎麼掙扎都扯不開。

「シエル,你就乖乖認命吧。」壓在シエル身上,アロイス陰邪地笑著。

「混帳!做這種事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只是想,看你這清高傲然的臉,當高貴自尊被污辱的時候是什麼樣的表情。總是傲慢著看扁一切的貴族,自尊被踐踏的表情,哭天喊地地求饒的樣子,一定非常棒。」

「變態!」即使情勢對她不利,シエル口頭上絕不認輸。

アロイス的想法沒有錯,如果她沒有經歷過十歲那年的事情,而且還是個男性的話,對於自己被當成洩慾工具的事情,高傲的自尊一定無法忍耐。即使她不是男性,被侵犯也絕對不是讓人感到愉快的事情。

只可惜,已經經歷過地獄的她,アロイス對她的威脅根本不會讓她恐懼。

「做這種事情,對你有什麼好處?」

「好處?」シエル的疑問像是天底下最可笑的言語似的,讓アロイス獰笑了起來。「能看到清高傲慢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被污辱時候的嘴臉,不是好處嗎?想要得到你,把你變成我的,這是最好的方法。」撫摸著シエル柔嫩的臉頰,アロイス笑著。

「哈,不管你做了什麼,我也不會成為你的。」被壓在身下,毫無反抗能力的白嫩羔羊,卻有著女王般的氣度,無法給予シエル足夠的壓力,讓アロイス妖豔的面容扭曲了起來。

口口聲聲說要將得到她的アロイス,讓シエル不解。

她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會讓アロイス這麼堅持一定非她不可。而且,如果沒錯的話,アロイス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女兒身的事情,更不可能會有什麼感情問題這種笑話。

「就算你對我做了什麼,蜘蛛也無法取代獵犬的存在。」兩人間硬要說什麼過節的話,シエル也只想得到這個了。

「獵犬……啊啊,你是說這個啊。老頭子可能很有興趣,但是對我來說怎樣都好。」沒想到シエル會提到這事情,他嗤著。「嗯…那個整天想要超過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老頭子,做出什麼都是可能的事情,也許,シエル你的父母,就是老頭子安排殺掉的呢。」

玩笑般的話語,卻讓シエル的表情變得險惡。

「……你說什麼……」

「殺掉你全家的可能就是トランシー伯爵,而你現在就可能被仇人的兒子給污辱了呢!能污穢到老頭子整天都想踐踏的對象,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慘劇並不是秘密,シエル會那麼年輕就繼任伯爵的位置,也是因為父母雙亡的關係。只是,就連アロイス都不知道,シエル曾經經歷過的地獄。

第一次見到シエル的時候,那份靜謐的傲然,不可侵犯的高貴和讓人自然就會伏匍在腳邊的氣度,那是真正的貴族才會有矜貴氣質,讓アロイス看傻了眼,也抽動了胸口某樣東西。

Highness,這個單字就像是為了她而存在一樣。

讓他稱為父親的污穢老頭子,不過只是頭有錢的豬,跟シエル站在一起的時候,就連提鞋子也不配。

是的,就如同高掛在空中的孤高明月般,那是讓人可望不可及的絕對魅力。

而那月亮現在就在自己的手中,可以讓他自由地染上屬於自己的色澤,怎麼會不讓アロイス興奮到停不下胸口的悸動。

「不管你成不成為我的都無所謂!我要污辱你!弄髒你!讓你跟我一樣!哈哈,當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知道他珍惜的契約者被玷汙的時候,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呢,哈哈哈哈!」

「セバスチャン?」為什麼這個時候アロイス會扯出セバスチャン來,讓シエル愕然。

「被我摸了就會弄髒的高貴少爺,哈哈!被我侵犯,被我玷汙之後,這髒兮兮的少爺,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要呢。」

「這跟セバスチャン什麼關係?」

「想知道嗎?哈,不告訴你!」佔上風的アロイス,不管是言語還是表情都瘋狂了起來。「要讓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品嚐最大的絕望,污穢你是最好的方法!」

讓那清澈到幾乎透明的藍,變得跟他一樣的骯髒污穢!不再是那麼高高在上讓人難以接觸,變得跟自己一樣……期待讓アロイス的眼透出瘋狂的色彩。

「你到底在說……」話還沒說完,アロイス撫上她大腿的手,讓シエル不自覺地抽倒了口氣,身體也因為噁心變得寒冷。

シエル那套幾乎等於男性大襯衫的睡衣,平常總是露出一雙小鹿般健康白皙的腿,不只是對眼睛很好,也給了セバスチャン許多方便。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就不是只給セバスチャン方便,也是給其他人方便了。

即使噁心難耐,シエル也不會叫喊出聲,只會忍耐著一切污辱而已。

像是要享受シエル的不悅似的,アロイス的手緩緩地向上,伸入衣擺的時候,アロイス瘋狂的表情轉變成驚愕。

「シエル,你、你……」伸手觸摸到的東西,讓アロイス瞪大了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摸到了什麼。毫不猶豫,他伸手扯開了睡衣,彈開的紐扣無聲地落了地,房間沉靜地只聽得見急促的呼吸聲。

睡衣下面的是同樣白皙的身體,雖然年幼也依舊透出圓滑的出少女曲線,光澤細緻的肌膚讓人愛不釋手,那是生來就嬌生慣養的千金,且被セバスチャン捧在手中細細寵愛呵護,才會有如此美麗誘人的肌膚,晶瑩的裸身還透出高貴的白薔薇淡香。

從來沒有撫摸過女人身體的アロイス,詫異地撫摸著シエル的身體,像是確定商品一樣,從尚未發育的胸部沿著腰部的線條,一路來到少女部分。充分被羞辱的感覺,讓シエル咬牙忍耐。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確定了シエル真正狀況後,アロイス狂笑了起來。「沒想到,真的沒想到,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居然是女的!」

「是女的又如何?」冷冷的回應,シエル不覺得性別有什麼問題。而且就因為是女性,アロイス所期待的污辱,對她才更沒有意義。

同樣是身體被污辱,尊嚴被踐踏,但對有著女性身體且已經完全被污穢過的シエル來說,アロイス的威脅不具任何意義。

最多就是,再一次被玷汙罷了。

冷眼地看著變得污濁的冰藍色眼眸,染上了慾望後的男人每一個都一樣,不管生來多美麗的男人都只剩下一張醜惡的嘴臉。

「嘻嘻,是女的才有趣啊。」猙獰的笑,第一次讓シエル對アロイス感到了恐懼。「就因為是女人……如果在這個地方,孕育了我的血脈,妳覺得會如何?」

在這個瞬間,アロイス終於滿足地見到,シエル那張總是倨傲的面容變得慘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