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7 R1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以少年的身體作為武器,雖然名為兒子但實際上是禁臠,アロイス的少爺生活過得並不愉快,所以才會在トランシー伯爵死後,早早就成為了老爺,想要忘卻那段過去。

一直以來,他都是被壓倒在床上,任由男人為所欲為地踐踏他的自尊糟蹋他的身體…來到トランシー邸之後,他一直是這樣活著的。

還不到年紀卻被大人的慾望強制玷汙,跳過了少年直接成為了大人,但アロイス所知道的,也只是如何承受男人給予的各種快樂和痛苦。即使對性的一切瞭若指掌,要如何服侍男人且讓他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アロイス有著絕對的自信。

這樣的他,卻從來沒有碰過女人。

即使被羞辱被玩弄,アロイス的男人部分也一直由他自己保護著,可以說是他留下的唯一的純潔。而這份純真,他自己也決定要使用在シエル身上。

即使是少女,也和男人的身體完全不同的柔軟,甚至比アロイス的少年身軀還要柔嫩,只要一旦撫上,手就再也無法離開了。

雙手被綁在背後無法自由動作的シエル,想要有技巧的靈活掙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纖細的腳踝被抓住,隱藏在腿間的少女部分毫無遮掩餘地地曝露了出來,即使咬著牙,難堪和羞辱的紅迅速在臉上蔓延。

沒有給予充分的愛撫,或者該說,アロイス認為一點都不需要。

緊閉著拒絕一切外敵的深處,在一點濕潤都沒有的狀況下,アロイス強迫用自己的慾望拓開那窄小,撕裂的疼痛感讓シエル咬破了唇,不願意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她知道,不管是痛苦的悲鳴還是快樂的嬌啼,都會讓身上正在侵犯她的男人得到滿足,所以她只能忍耐著,不發出一點聲音作為她最後的抵抗。

「啊啊,流血了呢。」沒有濕潤而強迫頂入的慾望,太過強硬的做法撕裂了她,從結合處微微滲出的血絲讓アロイス瘋狂地高笑著。

「這樣就像是,在侵犯シエル的處女呢…高貴的臉被疼痛給扭曲的樣子,真是大快人心啊!」

回瞪アロイス,シエル不發一語。

只是這種程度就想要她哭泣,實在是太看扁她了!

還在發育途中的アロイス,少年的身軀不比セバスチャン那樣成長的大人,那不過跟セバスチャン手指差不多程度的東西,沒讓シエル嗤笑就已經很不錯了。

反而是アロイス那邊,第一次體驗女人的感覺讓他渾身發顫。

從未有過的包容感和溫暖感,緊緊收縮像是要榨著他的內部,讓他完全無法忍耐地將一切都交給了本能,不顧一切地在燙熱的窄小中奔馳著。

沒有經過適應和濕潤的地方,緊繃到幾乎無法動彈,僅有一開始撕裂的血作為潤滑,每一個動作都會讓シエル握緊拳,冀望用指甲刺出的疼,可以超越腿間的痛。

不管心中再怎麼排斥,疼痛刺激著身體的保衛本能,乾硬的部分也緩緩地濕潤柔軟起來,只為了不讓疼痛繼續擴大,到無法忍受的程度。

伴隨著溢出的花蜜,韻律的聲音變得清晰可聞,和忍耐住自己聲音的シエル對比似的,アロイス粗啞的聲音在她頭上響著,像是在告訴著她這個身體是多麼人盡可夫,哪怕是仇敵都會讓她搖著腰接納,是最下賤的女人。

「哈,開始濕起來了呢。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其實在床上也跟婊子沒什麼兩樣!只要是男人誰都可以讓妳扭起腰。」

繼續殘忍的用言語凌遲シエル的自尊,不管是身心都讓アロイス得到極大的滿足,殊不知シエル的身體只是為了自我保護,抽搐著將身體的傷害減得最低。

咬著牙不發一聲,シエル沒有含淚地背開眼像是可憐的受害少女般低聲啜泣著求饒,只是靜靜地看著アロイス,靜謐的藍眸燃著復仇的火炎。

屈辱不會折損她的驕傲,只會讓她變得更為堅強。

當然シエル也不會放任アロイス繼續折磨踐踏她,只是現在無力反抗的她,除了在心中呼喚著那個人……那個承諾她不管任何時候只要她一聲呼喚,絕對會來到她身邊的男人。

漆黑絕望中僅存的蜘蛛絲,那屬於她的惡魔。

只是不管シエル怎麼在心中呼喚他,她所期望的那個人卻一直沒有回應她的呼喚。

「嗚嗚…」被包容的感覺實在是太過於舒服,不用多久アロイス就在緊窄中釋放了他的全部,深深地狠狠地,將シエル的全部握在手中捏碎,在腳下踩爛。

不斷灌入體內的熱讓シエル瞬間白了臉,一直忍耐的淚水也終於忍不住,從眼眶滑了出來。

即使如此,她也不發出任何聲音。

不對敵人討饒投降,那是她過份的驕傲。

美麗的シエル,透明清澈卻又脆弱地如同美麗的水晶,只要給予打擊很容易就碎去……アロイス是這麼想著。

期望看到她哭叫求饒的樣子,在自己身懷中嬌啼嚶嚀,做為只屬於自己的存在……只要佔有了她的身體,就等於是得到了她…事情確實是照著他的期望進行,アロイス心中卻沒有任何一丁點的滿足感。

身下的女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悽慘可悲,卻半點都無法玷汙她的驕傲,挫敗的感覺讓アロイス不快,咬著牙,那尚未因為解放而軟下去的部位,沒有離開シエル又再度在裡面律動了起來。

除了花蜜這次還混合了男人的白濁,讓內部更容易接納男人,疼痛的感覺讓シエル想要大口喘氣,卻又不希望發出任何聲音。

很快地,男人醜惡的慾望再一次玷汙了少女的純潔,連體內深處也被侵犯的感覺,讓シエル胃裡一陣翻攪,忍耐地不要讓自己吐出來。

一次又一次的凌遲和羞辱,終於是讓シエル忍耐到極限的意識出現了裂痕,咬得血跡斑斑的粉唇漏出了嗚噎和意義不明的聲音,狂喜中的アロイス,花了很多功夫才聽懂她濁亂的聲音。

「…ン……スチャ……セバス………セ…バス…チャン……」沒有嬌喘沒有媚吟,シエル只是不斷地重複著這個單語。

黯淡下來的藍寶石,並沒有因為屈辱變得空洞無神,復仇的火炎燃燒著,即使她的騎士;屬於她的惡魔遲遲沒有到來,シエル也不放棄任何希望。

如果要放棄的話,她早在十歲那年就拋棄一切,無須堅持到現在。

隨著她的呼喚,右眼的琉璃紫眸也閃著血色的光,是契約正在發動的證據。

終於聽懂了シエル發出的言語,躺在他身下卻呼喚著別的男人的名字,讓アロイス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似的難堪地紅了臉,握緊的手也在シエル嬌嫩的身軀上留下紅色的指痕。

抽出染滿了兩人體液的男性象徵,十四歲少年那部份還是相當幼嫩且透出淡淡粉紅,即使如此沾染了體液還是發出讓人不快的味道,勒著シエル的脖子迫她開口,アロイス硬是要她含了進去,開始侵犯粉嫩的唇。

也只有這樣,シエル的聲音才可以被封印,不會再繼續喊出那個人的名字……他最憎恨的那個人,害他落入地獄的罪魁禍首!

頂住氣管的感覺讓她想要咳嗽,甚至想要就這樣咬斷侵犯著她的嘴的東西,但是擅長於此道アロイス,知道要如何讓人無法閉上嘴,只有被當成肉做的玩具,讓人玩弄到厭倦為止。

男孩的喘息和少女痛苦的嗚噎,在寬大的房間中回蕩著。

有著淺色頭髮深色肌膚的美麗女僕,從頭到尾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自家老爺如何蹂躪少女的事實似乎進不了她的眼中,只是冷眼旁觀著一切。

 

トランシー伯爵邸的後院,即使是後院也是華麗氣派,但就像是將所有一切高貴奢華的東西都硬塞在一起,俗麗地教人看著只有搖頭的份。

唯一吸引セバスチャン視線的,只有那綻放了滿園即使夜裡也瀰漫著幽香,不輸給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的豪華薔薇庭院,給予了他一點參考,想著該怎麼變化自己家的花園。

不過花園的事情先擺一邊,現在的他需要跟專注於眼前的事情……那個,名為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的惡魔身上。

惡魔彼此就算不知道對方,只要互相照面的瞬間,不管對方是什麼樣子什麼形體,本能都會知道那個傢伙是自己的同族。

雖然不會同族相斥,但也不是群居生物。惡魔是彼此獨立的個體,不管是生活方式還是狩獵型態,沒有劃分地盤,也不會爭奪彼此的獵物,互不干涉就是他們的基本生活理念。

可是,クロード卻違背了這個惡魔之間,水面下不成文的規矩,擅自從セバスチャン手中將契約者的シエル的靈魂給搶走。雖然セバスチャン又搶了回來,但是規矩已經破壞,是鐵般的事實。

跟隨著クロード的腳步,兩人穿越了花園和森林,來到一個架著橋墩的巨大湖面,那裡應該是トランシー家的自有湖泊,平常供主人玩耍遊湖用。

寂靜的湖面倒映著青藍色的滿月,波光瀲灔卻沒有人想要欣賞。

クロード在橋墩上停下腳步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也停了下來,彼此間距離一個橋墩這麼遠,那是警戒距離。

「真是讓人厭煩呢,如此執著著少爺。」那可是他的小姐,屬於他的靈魂,可不允許任何人覬覦屬於他的東西,就算是惡魔也不行。

「一切都是主人的命令。」遵守契約;服從主人命令,這對惡魔來說是最基本的事情,只要主人的命令,不管是什麼事情………不過只是破壞惡魔間的水面下均衡而已,根本就不算什麼。

「從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手中奪取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不帶感情,クロード重複著主人的命令。

「那一位,是我的少爺。」無法忍耐的揪著眉,セバスチャン強調著。

不管是命令還是什麼都好,那可是他辛苦養育的小姐,小心翼翼細心呵護地讓她成長,經過打磨的靈魂閃閃發亮,是セバスチャン的驕傲。

誠心誠意侍奉的主人,捧在手掌心上寵愛的小姐,事到如今怎麼能容許被人橫刀奪愛呢!

「那感觸…」像是回憶起觸摸著靈魂時候的感覺,クロード像是在搓圓捏扁似的擺著手。「是難得的高級品。」金色的眼眸,在一瞬間閃爍了紅光又趨於平靜。

「想要少爺被我以外的人觸碰就覺得噁心。」忍耐不住的怒氣可以清楚感覺得到,紅茶色的眼更是充滿了殺意。

總是冷靜沉著地算計一切的セバスチャン,在和シエル契約的三年間,唯一一次可以稱為失誤的事情,就是在失去了契約手狀態要完結シエル的契約。

所謂小心謹慎的人一旦失誤,就會無法彌補,這句話用在セバスチャン身上真是再貼切不過。

唯一一次的失誤,就讓シエル的靈魂被奪走,只留下軀體這個空容器給他。

契約的獵物被搶,對惡魔來說是沒有比這更屈辱的事情。但是比起受傷的自尊,セバスチャン更介意的是,被搶的シエル;那有可能不會再度回到他手上的珍貴靈魂。

「你用那白黏的蜘蛛絲,玷汙了少爺的靈魂。」被クロード搶走再回到手上的這兩個月間,シエル的靈魂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不只是封印靈魂的戒指被放置在紅茶罐裡面這麼簡單,一定還有其他的事情………

只是現在的他不得而知。

面對敵人應該要冷靜,セバスチャン自己也很清楚,但是想到クロード將シエル給奪走這個事實,他就怎麼樣都無法冷靜下來。

瞬間高漲的惡魔怒氣,讓空氣怯懦、樹木們恐懼地顫抖,寂靜的湖水也蕩起了波紋,同時クロード也拿下了他的眼鏡。

從背後偷襲而來セバスチャン的一擊,被クロード輕易閃開,瞬間回敬一拳,有著打到什麼的感覺實際卻是撲空,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回到了他的身後挑釁地張開手。

一旦開始用拳頭解決事情,就什麼都停不下來了。

飛躍在空中的兩位惡魔,即使一拳一腳看起來是那麼簡單,實際上造成的傷害,卻是人類無法比擬。可以輕鬆地站在水面上,輕輕一腳就可以用水製造出驚人龍捲,震撼大地的聲響讓動物們逃竄而去,即使這樣他們也已經很節制很手下留情了。

「那個時候,你從我手上奪手了少爺的靈魂。把我重要的少爺的靈魂給…」因為失去了左手的的契約,讓而自己跟シエル之間強固的契約產生唯一一次的裂痕,讓其他惡魔可以趁虛而入。

就算是主人的命令好了,這時間帶也實在是抓得太巧……以他對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那骯髒小鬼的認知,那小鬼才沒這種程度的聰明才智,一切都應該是別人搞的鬼……

而且可以完全肯定,就是眼前的蜘蛛執事所為。

潛伏在トランシー家作為守護神的惡魔,協助其當主給予力量,藉此狩獵靈魂的惡魔,這種在某個家族中築巢,將其中所有的對象都當作糧食吞噬,這種惡魔他也不是沒見過。

只是蜘蛛就要像蜘蛛,既然築了巢就別覬覦別人獵物,吃著網上還看著樹上。貪婪雖然是惡魔的本性,但也要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實力做這種蠢事!

「只有靈魂還不是完美,肉體也是必須的。」只搶到靈魂是他的失策,要達到他的目的,身體也是必要的要素。「然後,你就來了。」帶著他所需要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肉體出現的セバスチャン,對クロード來說只有狂喜。

「是的,我是來要回靈魂的。」將重要的小姐的靈魂關在New Moon Drop之中,要不是他的呼喚傳達到シエル得到她的回應,還不知道要花多久才找得到呢。

「只是,那位還不是…我的少爺。」彼此間的契約,被某種東西給扭曲,光是看著シエル眼中的印記就很清楚的可以知道。只是…失去了自己那份契約的セバスチャン,沒有辦法知道契約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シエル的記憶也因為契約扭曲的關係,變得混亂而失去了某些部分。

只要任何有觸動到契約的記憶,因為契約力影響的關係,現在一切都變成了空白。這本來是惡魔在簽訂契約時候所做的小小手腳,當惡魔跟契約者之間毀去契約之時,也會失去相關的記憶……本來只是為了如此用途的行為,沒想到契約被扭曲的時候,也會連帶發動。

在這三年間,他所傾注心力培育出來的靈魂,僅僅如此就回到了空白!

現在的シエル對他來說,就像是裝了變色變質紅茶的高級茶杯,外表沒有改變但內容物已經完全不同。

就算セバスチャン沒有完美主義到過頭,對一切吹毛求疵好了。已經變了質變了味的靈魂,也就說什麼都無法入口了。

當一切恢復平靜,セバスチャン從水中站起,聽著隨著水波在四處都可以聽得見的クロード的聲音。

「原來如此,你所期望的是完成了復仇願望的靈魂……」不回應クロー的話,セバスチャン只是觀察著周圍。

從水中冒出的人,在セバスチャン還來不及應對的時候握住他的脖子。

「你對那靈魂有著特別的執著…」

「哼,那是我的少爺。你不是也有主人嗎?身為執事你應該也很了解。」

「確實,培育靈魂,是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少數的樂趣。我的主人,也是少數有此價值的人類。」璞玉需要琢磨才會發亮,惡魔也是一樣,在人類世界這個地方,從眾多的石頭中尋找璞玉,甚至是寶石。「只是一旦契約完成,就算再一次重複同樣的事情,也不會再度給予靈魂同樣的感動,無法到達你的理想。而且,第二次的復仇也許只會讓靈魂更加變質……人類的靈魂,沒有那種價值。」

對惡魔來說,人類不過是家畜,有時候會為了自己的胃口給予特別的養育方式,讓靈魂更加合乎自己的興趣。

「我的少爺,跟你以往見過的靈魂完全不同。」能和シエル定下契約,セバスチャン眼中有著自信和自傲。

セバスチャン那宣示著自己所有物的態度,讓クロード迅速地閃了下表情,只是因為在背後的關係,セバスチャン完全沒有看到。

對於自己位於被箝制的狀況感到不滿,セバスチャン一拍水面跳了起來,瞬間來到クロード的背後。不像是クロード那樣溫吞地用手扼住他而已,セバスチャン用刀子架著。

即使如此彼此也都知道,這種程度的威脅,對惡魔來說毫無意義。

「奪取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給予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給死還要強烈的痛苦,主人是這麼命令的。」沒有道理卻被當作目標物,這種無理的命令連セバスチャン都不知道為什麼。

他可不記得,自己還是シエル,有得罪過那個小鬼。

連半句話都沒有說過,到底要如何讓アロイス對他們主僕懷抱著如此強烈的感情。

「就算你想讓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再一次復仇成功成為理想的靈魂,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從胸口拿出眼鏡戴上,クロード的聲音有著淡淡輕蔑。

「呵,我確實是打算,讓少爺再一次進行復仇。」既然找不到契約印,只好用強制的方法,讓契約回到原來的樣子。「只是,這樣做的話,拼圖缺少了一角。」

「嗯?」

「復仇的對象。」シエル真正該復仇的對象,早在兩個月前在倫敦大橋上,被他給切成了碎末,僅存能看的部分也是由葬儀屋拼湊起來。要在英國這麼小的地方,尋找一個適合當シエル復仇對象的存在,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也覺得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畢竟他的主人可不是笨蛋,隨便弄一個角色來當復仇對象,不要說污辱她,就連セバスチャン自己都看不下去。

但是現在他想到了,一個極度適當的對象,就放在自己眼前呢。

「既然你的主人說要奪取少爺,那就請你家主人來做少爺的復仇對象吧。」揚著嘴角,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完全就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低劣惡魔。只要能達成自己目的,不管犧牲什麼都無所謂,特別是為了他的主人而犧牲,更是無關緊要。

「你以為我會允許這種事情嗎?」

「想要奪取少爺,只是成為復仇對象這點代價,應該還不算多呢。」收下手中刀子,クロード這個傢伙已經沒有繼續箝制的必要了。

「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將會成為我家主人的東西。」痕癢的左手背,クロード輕輕用右手指甲抓著。

「呵,結果如何還不知道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