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和クロード分手後,セバスチャン突然覺得一股強烈的不安浮上心頭,對於任何事物從來都是從容淡定的他來說,這種打從心中感到慌亂不安的感覺還是第一次。

就像是人類所說的第六感,惡魔不該有的感覺。

失去右手的契約,就等於不再跟シエル的靈魂有著聯繫,無法用契約去束縛獵物的同時,也代表シエル的呼喚也無法透過契約傳達給他。

シエル所遇到的任何一切、緊張、興奮、不安等等強大的感情,都無法再透過契約得知;也無法在肌膚相親的時候品味到她的靈魂,真正的就是兩個陌生人,這樣的感覺讓他不安。

特別是像現在,跟シエル離的遠遠的無法得知她的狀況,如果她遭遇到任何事情………

硬是吞下不安的感覺,セバスチャン快步往シエル所在的房間而去。

在敵人地盤更是要萬事小心,不能依仗自己的能力而疏忽了事情。

曾經是シエル說的話,卻總是被セバスチャン拿來取笑她,因為每次出問題的永遠都是シエル那邊。現在セバスチャン卻開始了解這句話的意思,和,人類總是戰戰兢兢的意義了。

還沒來到房間,惡魔那過於靈敏的聽覺和嗅覺,就已經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從シエル房間飄蕩出男女歡愛的氣息,極淺也聽得見少年的粗啞呼吸和少女絞在喉頭的聲音,再怎麼聰明的セバスチャン,還是花了數秒去理解發生的事情。

紅茶色的眼瞬間變得血紅,漆黑的惡魔氣息也從セバスチャン背後蔓延出來,幾乎讓整棟宅邸都搖晃起來如同地震的壓力,讓アロイス停下了他的動作。

砰的一聲,在沒有人觸碰的狀況下,シエル的房門被用力打開。

在房間裡面,是一對男女在床上的情景。大紅色和服被拋到了地上,シエル被撕破的衣服就在一旁。嬌小的少女像是玩偶般地躺在床上,任由少年的蹂躪。

「……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聽見シエル斷續脆弱的呼喚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聽見了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

不到一秒鐘,アロイス冰藍色的眼中,只見到挾著強大力量,快速向他襲來的黑影,速度之快讓アロイス完全來不及反應,只有求生本能告訴他,他將會死在這裡。

連閉上眼睛的時間都沒有,アロイス只能張著眼睛迎接他的死亡。

一滴、兩滴,赤紅溫熱的血濺到他的臉上和身上,卻沒有伴隨任何痛感,太過安祥的死亡讓アロイス有點反應不過來,冰藍色的眼眨了又眨,好不容易才理解了狀況。

「クロード!」那來勢洶洶要撕裂他的胸口的黑色惡魔,並沒有真正撕裂了他。所有一切由他的執事,他契約的惡魔クロード接受了下來。

クロード的胸口被セバスチャン直接刺穿,肺部和心臟都破損的他咳了幾口血出來,看得アロイス渾身發抖,幾乎想要撲上他。

對人類來說的致命傷,惡魔就算受傷了也不會死。不管怎麼樣都殺不死,那就是惡魔。

セバスチャン血色的眼看著クロード,眼角瞥了下已經奔到アロイス身邊準備動手的ハンナ,即使一次要跟兩個惡魔動手也無所謂的他,只是看到シエル在床上悽慘無助的樣子,讓他掙扎了一下,還是選擇以シエル的狀態優先。

寒著臉,セバスチャン將手從クロード胸口抽出,瞬間噴出大量的血,將セバスチャン的衣服和周圍的部分都染上了刺眼的色澤。

不過就算如此,クロード也會馬上就恢復,只會感覺到穿胸之痛,這就是惡魔。

脫下染了惡魔血的手套往旁邊一丟,知道現在的セバスチャン絕對不可能手下留情,ハンナ慌忙地將アロイス給抱遠,讓他離開シエル也離開セバスチャン怒氣範圍。

有必要的話,她也會用自己的身體去保護アロイス,就像クロード一樣。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看都沒看他們那邊一眼,只是逕自往シエル走去。

無力地躺在床上的シエル,身體各處遍佈著不知道是誰的體液,白皙的身體污穢不堪,腿間一片狼藉的同時,咬得紅腫的粉唇邊也沾了不願意吞下的男人慾望。從裡到外都被玷汙的樣子,教セバスチャン好不容易收下的惡魔氣息又燃燒了起來,光是這份怒氣就可能將整個トランシー邸移為平地,就像他在惡魔的聖域死之島所做的一樣。

在知道シエル的靈魂被搶走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無法控制自己的怒氣,放任感情地毀了那個地方。

要不是看著シエル楚楚可憐的樣子,他也許會真的會無法控制自己。

脫下燕尾服披上シエル的裸身,將她的雙手綑綁在背後的,居然是用大男人的力量都扯不斷的惡魔蜘蛛的絲,用在小女孩身上,只能說小題大作的太過分了。

用惡魔的力氣拉斷它,被綑綁的手腕已經紅腫割傷,點點血跡殘留在床上更是教人不忍。

忍耐到了現在,終於是見到了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緊張的心好不容易才放鬆下來,但也沒有因此而昏厥過去。

憤怒的眸子瞪著アロイス,她幾乎是馬上就想命令セバスチャン將在場的人都給殺了。

污辱她的尊嚴和驕傲的人,不管是什麼對象都一樣,シエル絕對會追究到底,讓他們品嘗到跟她一樣的痛苦。

「…セバスチャン……」即使聲音有點沙啞,依舊是清晰可聞。

「小姐,現在的您需要休息。」

「什……」她本來想要命令セバスチャン殺掉這裡全部的人,沒想到他居然會這樣說。「你、你有沒有…咳、咳……」

「唉唉,您看,身體已經著涼了呢。」微涼發顫的身體已經在打著哆嗦,還要硬撐的性格真是讓人苦笑。「回去替您泡杯熱牛奶,您說好嗎?」

「你…少、少來…」一口氣沒上來又嗆咳了起來,讓セバスチャン將她抱緊了點。

「您放心,公道我會替您討回來的。羞辱您、污辱您的人,都會伏匍在您的面前,用其鮮血和性命為其愚昧而懺悔。您是我的主人,請相信您最忠實的僕人,我的小姐。」

不知道セバスチャン葫蘆中賣什麼膏藥,但既然他抱持反對意見,就算下令也無用了。

「……那就…交給你了……」靠在セバスチャン的肩膀上,シエル第一次露出脆弱的樣子。

「一切請交給我吧,我的小姐。」環抱著シエル的手是無以倫比的輕柔,像是捧著最珍惜的寶物的樣子,可是血色的眼眸卻毫不留情的掃向トランシー的眾人。

「今晚的事情,會改日再來跟トランシー伯爵討個公道。請容我們先失禮了。」

摟抱著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從窗戶躍出。身上僅有一件燕尾服的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了件溫暖的披風,將嬌小的她整個緊緊地包裹著,勉強可以讓她的身體不再繼續顫抖。

抱著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以最快的速度往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前去。

「老爺,您有沒有受傷。」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的遠去,クロード才站起身來去查看アロイス的狀況,雖然身上已經沒有傷跡,但是胸口一整片血紅的樣子還是相當駭人。

「……我、我沒事………」被セバスチャン的惡魔氣息嚇得驚魂未定,アロイス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倒是クロード……クロード你有沒有事情!」

看著一個人在自己的眼前被貫穿胸口,而且還是自己重要的クロード,アロイス一瞬間以為自己的心臟要停下來了。

不是因為被殺的恐懼,而是因為將會失去クロード……

一直到剛剛,アロイス才發覺,クロード對他有多重要。看到クロード重傷的瞬間,就像是那一年看到弟弟死在眼前一樣,讓他幾乎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我不要緊,謝謝老爺關心。」沒有理會アロイス的緊張,クロード淡道。「ハンナ,去準備熱水讓老爺沐浴。」

接到了クロード的命令,ハンナ才放開アロイス站起了來,一個行禮離開了房間。

「老爺,您這個樣子會著涼,還請先穿件衣服。」不是拿起地上那件大紅色的衣服,クロード從一旁拿起睡袍披上他的裸身。

「クロード!」抓住他的手臂,アロイス叫著。「你不會…你不會有事吧……」

「老爺,那種程度還傷不了我,請您安心。」不著痕跡地剝開アロイス的手,他應著。

「真的?」

「是的。」

「呼,那就好……」生命中不能再承受任何失去的アロイス,安心地撫著胸口。「還有,那個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居然敢威脅我!」等最擔心的事情結束了,アロイス再來煩惱第二個。

在那個瞬間,他被セバスチャン的怒氣給嚇到是不爭的事實,特別是可以一擊殺傷クロード的他,瞬間的體會到生命的危機和失去クロード的恐懼,讓他慌了手腳,整個人僵在那邊無法反應。

「請別擔心,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我會負責,就連一根頭髮都不會讓他摸到。」手放在胸前,明明是忠誠的發言卻無法從他的聲音中感覺到任何感情。

可是早就習慣クロード的說話方式,アロイス也不以為意。

面對他這樣的主人,クロード可以奮不顧身地用性命保護他,光是這點就已經很讓他感動。

從小到大,アロイス一直都是被人當做垃圾對待,不然就是玩具……除了一個人以外,完全沒有任何人珍惜過他,沒有人需要過他。

為了活下去而自暴自棄,接受了悲慘命運的折磨以為世界就是這樣的時候,クロード回應了他的呼喚而出現了。

跟他契約給予他力量,讓他從一介玩物變成了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到了最後還繼承了伯爵之位。以一個靈魂能換到的代價來說,實在是多到難以相信。

成為忠心的僕人侍奉在身邊,那個高傲的惡魔願意在自己面前彎下膝蓋,經常讓アロイス懷疑自己是否有這份價值,自己跟クロード的關係到底是如何。

貪婪你直到厭倦為止……完全沒有保證性的誓言,總是讓アロイス對一切感到不安。

只要クロード哪天厭倦了,契約就會終止,如此的不安一直懸掛在他的心頭。直到剛才,クロード奮不顧身用身體擋下セバスチャン的那一擊。

不管惡魔是否會死,有個人願意以性命為代價來保護自己,怎麼會不讓人感動呢。

クロード終於承認他為主人,胸口的熱讓他將剛剛セバスチャン給予的威脅拋在一旁,在剛剛侵犯過シエル大床下坐了下來。

「哈哈,還是我的クロード比較有用呢。」

將シエル遺留在床邊櫃子的戒指拿起來,巨大的藍寶石反射著清澈透明的光,就如同シエル的眼眸一樣的色澤,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象徵。

「這個顏色才適合シエル呢。那骯髒的惡魔玷汙了她的眼睛…」高貴透徹的藍寶石,其中一隻眼睛染上了惡魔的色彩,成為了琉璃紫色。

美麗的容顏搭配上異色的雙眸,就像是娃娃一樣漂亮,只可惜那是惡魔的色彩,對於追求著高貴傲慢的シエル的他來說,那無疑是個汙點。

像是シエル的純潔已經被惡魔給污穢似的,令人不快。

對於身分和血統有著劣等感的アロイス,不自覺地什麼都跟貴族比較著,而シエル更是他比較的目標。同樣是女王的秘密部下,女王的獵犬和女王的蜘蛛,兩人間什麼都可以比較。

最適合作為比較對象的,就是彼此契約的惡魔。

完美地達成了他的要求的クロード,保護主人不周的セバスチャン,僅僅如此就大快人心了!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傾力保護的少爺,就這樣被我給污辱了,給污穢了……哈哈哈,還說什麼我不可以摸?我就是要摸!而且從裡到外全部都弄髒給他看!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品嘗到比死還痛苦的痛。哈哈!讓他整天對著被我給玷汙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那臉色還真是讓人想看呢!」

光是想像セバスチャン臭著臉的樣子,就讓アロイス心情愉快到幾乎要跳起舞來。等於是惡狠狠給了セバスチャン一巴掌的行為,雖然還沒讓他品嚐到比死更痛苦的事情,不過光是這樣應該也很讓他痛苦了。

那眉頭深鎖像是珍寶般捧著シエル的樣子讓他不快,可是相較於讓セバスチャン氣憤到想殺人的情緒,在アロイス心中勉強可以相互抵銷吧。

「老爺,您做的非常好。」勾起嘴角,第一次露出笑容且讚美他的クロード,讓他怔住不確定自己看到了什麼。

「我…做得很好……?」只有有點良心的人都知道,不管是侵犯凌辱シエル那年紀的孩子,還是對女性做出這種事情,都絕對不是可以讚許的行為。

可是クロード卻微笑地讚美他,讓アロイス在驚訝之餘,也不禁訝異惡魔的價值觀到底如何。

不過到了現在,去質疑クロード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是的,您做得非常好。」再一次,クロード微笑讚美,讓アロイス更是笑得臉上發光,周圍也像是開出花瓣般歡娛。

「哈哈!クロード你讚了我!」鑽入クロード懷抱,也不管對方沒有伸手回抱他,アロイス在他身上磨蹭著。「我好高興呢!」

沒有回抱アロイス,クロード只是用著金色的眼眸靜靜看著アロイス,面無表情地讓人無法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老爺,熱水準備好了。」在氣氛正好時前來來打擾的ハンナ,被アロイス狠狠地瞪了眼,平常的話早就一頓教訓,只是現在他心情好不跟他計較。

「クロード,陪我洗。」雖然洗掉シエル的味道有點可惜,不過要換上クロード的味道的話,那也不錯。

「是的,老爺。」一樣是平淡無調的聲音,クロード領命。「ハンナ,這邊就我來收拾。」

身為女傭無法否定クロード的命令,ハンナ點頭領命。在主人和執事都離開房間後,她就端著蠟燭將房間上鎖後離開。

服侍完主人的入浴和休息後,クロード才再度回到房間來。

沒有點燈也不需要蠟燭,這種程度的黑暗對惡魔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從剛剛開始,他就一直聞到一股不可思議的香甜味道,只有熟成等著人來擷取的果實,才會漫出那種充滿誘惑的香味。

不是香水,不是植物,也不是體香,那是只有惡魔才聞得到的,熟成靈魂的香味。

金色的視線掃過遺留在房間的各種物品,戒指、眼罩、衣服……沒有一樣有著那個濃厚的氣息,讓クロード舉步來到的床邊,看著在白色床單上殘留著赤色痕跡,那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血。

抓起床單那誘惑的香味更加強烈,刺激著惡魔的食慾和貪慾的本能,讓クロード抱著那塊布,拼命地嗅著上面的味道。

「這就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味道啊………」金色的眼眸瞬間轉成紅色,透著瘋狂的眼眸有著說不出來的駭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