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8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和クロード分手后,セバスチャン突然觉得一股强烈的不安浮上心头,对于任何事物从来都是从容淡定的他来说,这种打从心中感到慌乱不安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就像是人类所说的第六感,恶魔不该有的感觉。

失去右手的契约,就等于不再跟シエル的灵魂有着联系,无法用契约去束缚猎物的同时,也代表シエル的呼唤也无法透过契约传达给他。

シエル所遇到的任何一切、紧张、兴奋、不安等等强大的感情,都无法再透过契约得知;也无法在肌肤相亲的时候品味到她的灵魂,真正的就是两个陌生人,这样的感觉让他不安。

特别是像现在,跟シエル离的远远的无法得知她的状况,如果她遭遇到任何事情………

硬是吞下不安的感觉,セバスチャン快步往シエル所在的房间而去。

在敌人地盘更是要万事小心,不能依仗自己的能力而疏忽了事情。

曾经是シエル说的话,却总是被セバスチャン拿来取笑她,因为每次出问题的永远都是シエル那边。现在セバスチャン却开始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和,人类总是战战兢兢的意义了。

还没来到房间,恶魔那过于灵敏的听觉和嗅觉,就已经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シエル房间飘荡出男女欢爱的气息,极浅也听得见少年的粗哑呼吸和少女绞在喉头的声音,再怎么聪明的セバスチャン,还是花了数秒去理解发生的事情。

红茶色的眼瞬间变得血红,漆黑的恶魔气息也从セバスチャン背后蔓延出来,几乎让整栋宅邸都摇晃起来如同地震的压力,让アロイス停下了他的动作。

砰的一声,在没有人触碰的状况下,シエル的房门被用力打开。

在房间里面,是一对男女在床上的情景。大红色和服被抛到了地上,シエル被撕破的衣服就在一旁。娇小的少女像是玩偶般地躺在床上,任由少年的蹂躏。

“……チャン……セ…バス…チャン………”听见シエル断续脆弱的呼唤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听见了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

不到一秒钟,アロイス冰蓝色的眼中,只见到挟著强大力量,快速向他袭来的黑影,速度之快让アロイス完全来不及反应,只有求生本能告诉他,他将会死在这里。

连闭上眼睛的时间都没有,アロイス只能张着眼睛迎接他的死亡。

一滴、两滴,赤红温热的血溅到他的脸上和身上,却没有伴随任何痛感,太过安祥的死亡让アロイス有点反应不过来,冰蓝色的眼眨了又眨,好不容易才理解了状况。

“クロード!”那来势汹汹要撕裂他的胸口的黑色恶魔,并没有真正撕裂了他。所有一切由他的执事,他契约的恶魔クロード接受了下来。

クロード的胸口被セバスチャン直接刺穿,肺部和心脏都破损的他咳了几口血出来,看得アロイス浑身发抖,几乎想要扑上他。

对人类来说的致命伤,恶魔就算受伤了也不会死。不管怎么样都杀不死,那就是恶魔。

セバスチャン血色的眼看着クロード,眼角瞥了下已经奔到アロイス身边准备动手的ハンナ,即使一次要跟两个恶魔动手也无所谓的他,只是看到シエル在床上悽惨无助的样子,让他挣扎了一下,还是选择以シエル的状态优先。

寒著脸,セバスチャン将手从クロード胸口抽出,瞬间喷出大量的血,将セバスチャン的衣服和周围的部分都染上了刺眼的色泽。

不过就算如此,クロード也会马上就恢复,只会感觉到穿胸之痛,这就是恶魔。

脱下染了恶魔血的手套往旁边一丢,知道现在的セバスチャン绝对不可能手下留情,ハンナ慌忙地将アロイス给抱远,让他离开シエル也离开セバスチャン怒气范围。

有必要的话,她也会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アロイス,就像クロード一样。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看都没看他们那边一眼,只是迳自往シエル走去。

无力地躺在床上的シエル,身体各处遍布著不知道是谁的体液,白皙的身体污秽不堪,腿间一片狼藉的同时,咬得红肿的粉唇边也沾了不愿意吞下的男人欲望。从里到外都被玷污的样子,教セバスチャン好不容易收下的恶魔气息又燃烧了起来,光是这份怒气就可能将整个トランシー邸移为平地,就像他在恶魔的圣域死之岛所做的一样。

在知道シエル的灵魂被抢走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放任感情地毁了那个地方。

要不是看着シエル楚楚可怜的样子,他也许会真的会无法控制自己。

脱下燕尾服披上シエル的裸身,将她的双手綑绑在背后的,居然是用大男人的力量都扯不断的恶魔蜘蛛的丝,用在小女孩身上,只能说小题大作的太过分了。

用恶魔的力气拉断它,被綑绑的手腕已经红肿割伤,点点血迹残留在床上更是教人不忍。

忍耐到了现在,终于是见到了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紧张的心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但也没有因此而昏厥过去。

愤怒的眸子瞪着アロイス,她几乎是马上就想命令セバスチャン将在场的人都给杀了。

污辱她的尊严和骄傲的人,不管是什么对象都一样,シエル绝对会追究到底,让他们品尝到跟她一样的痛苦。

“…セバスチャン……”即使声音有点沙哑,依旧是清晰可闻。

“小姐,现在的您需要休息。”

“什……”她本来想要命令セバスチャン杀掉这里全部的人,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你、你有没有…咳、咳……”

“唉唉,您看,身体已经着凉了呢。”微凉发颤的身体已经在打着哆嗦,还要硬撑的性格真是让人苦笑。“回去替您泡杯热牛奶,您说好吗?”

“你…少、少来…”一口气没上来又呛咳了起来,让セバスチャン将她抱紧了点。

“您放心,公道我会替您讨回来的。羞辱您、污辱您的人,都会伏匍在您的面前,用其鲜血和性命为其愚昧而忏悔。您是我的主人,请相信您最忠实的仆人,我的小姐。”

不知道セバスチャン葫芦中卖什么膏药,但既然他抱持反对意见,就算下令也无用了。

“……那就…交给你了……”靠在セバスチャン的肩膀上,シエル第一次露出脆弱的样子。

“一切请交给我吧,我的小姐。”环抱着シエル的手是无以伦比的轻柔,像是捧著最珍惜的宝物的样子,可是血色的眼眸却毫不留情的扫向トランシー的众人。

“今晚的事情,会改日再来跟トランシー伯爵讨个公道。请容我们先失礼了。”

搂抱着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从窗户跃出。身上仅有一件燕尾服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件温暖的披风,将娇小的她整个紧紧地包裹着,勉强可以让她的身体不再继续颤抖。

抱着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以最快的速度往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前去。

“老爷,您有没有受伤。”看着セバスチャン的远去,クロード才站起身来去查看アロイス的状况,虽然身上已经没有伤迹,但是胸口一整片血红的样子还是相当骇人。

“……我、我没事………”被セバスチャン的恶魔气息吓得惊魂未定,アロイス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倒是クロード……クロード你有没有事情!”

看着一个人在自己的眼前被贯穿胸口,而且还是自己重要的クロード,アロイス一瞬间以为自己的心脏要停下来了。

不是因为被杀的恐惧,而是因为将会失去クロード……

一直到刚刚,アロイス才发觉,クロード对他有多重要。看到クロード重伤的瞬间,就像是那一年看到弟弟死在眼前一样,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我不要紧,谢谢老爷关心。”没有理会アロイス的紧张,クロード淡道。“ハンナ,去准备热水让老爷沐浴。”

接到了クロード的命令,ハンナ才放开アロイス站起了来,一个行礼离开了房间。

“老爷,您这个样子会着凉,还请先穿件衣服。”不是拿起地上那件大红色的衣服,クロード从一旁拿起睡袍披上他的裸身。

“クロード!”抓住他的手臂,アロイス叫着。“你不会…你不会有事吧……”

“老爷,那种程度还伤不了我,请您安心。”不着痕迹地剥开アロイス的手,他应着。

“真的?”

“是的。”

“呼,那就好……”生命中不能再承受任何失去的アロイス,安心地抚著胸口。“还有,那个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居然敢威胁我!”等最担心的事情结束了,アロイス再来烦恼第二个。

在那个瞬间,他被セバスチャン的怒气给吓到是不争的事实,特别是可以一击杀伤クロード的他,瞬间的体会到生命的危机和失去クロード的恐惧,让他慌了手脚,整个人僵在那边无法反应。

“请别担心,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我会负责,就连一根头发都不会让他摸到。”手放在胸前,明明是忠诚的发言却无法从他的声音中感觉到任何感情。

可是早就习惯クロード的说话方式,アロイス也不以为意。

面对他这样的主人,クロード可以奋不顾身地用性命保护他,光是这点就已经很让他感动。

从小到大,アロイス一直都是被人当做垃圾对待,不然就是玩具……除了一个人以外,完全没有任何人珍惜过他,没有人需要过他。

为了活下去而自暴自弃,接受了悲惨命运的折磨以为世界就是这样的时候,クロード回应了他的呼唤而出现了。

跟他契约给予他力量,让他从一介玩物变成了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到了最后还继承了伯爵之位。以一个灵魂能换到的代价来说,实在是多到难以相信。

成为忠心的仆人侍奉在身边,那个高傲的恶魔愿意在自己面前弯下膝盖,经常让アロイス怀疑自己是否有这份价值,自己跟クロード的关系到底是如何。

贪婪你直到厌倦为止……完全没有保证性的誓言,总是让アロイス对一切感到不安。

只要クロード哪天厌倦了,契约就会终止,如此的不安一直悬挂在他的心头。直到刚才,クロード奋不顾身用身体挡下セバスチャン的那一击。

不管恶魔是否会死,有个人愿意以性命为代价来保护自己,怎么会不让人感动呢。

クロード终于承认他为主人,胸口的热让他将刚刚セバスチャン给予的威胁抛在一旁,在刚刚侵犯过シエル大床下坐了下来。

“哈哈,还是我的クロード比较有用呢。”

将シエル遗留在床边柜子的戒指拿起来,巨大的蓝宝石反射著清澈透明的光,就如同シエル的眼眸一样的色泽,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的象征。

“这个颜色才适合シエル呢。那肮脏的恶魔玷污了她的眼睛…”高贵透彻的蓝宝石,其中一只眼睛染上了恶魔的色彩,成为了琉璃紫色。

美丽的容颜搭配上异色的双眸,就像是娃娃一样漂亮,只可惜那是恶魔的色彩,对于追求着高贵傲慢的シエル的他来说,那无疑是个污点。

像是シエル的纯洁已经被恶魔给污秽似的,令人不快。

对于身分和血统有着劣等感的アロイス,不自觉地什么都跟贵族比较著,而シエル更是他比较的目标。同样是女王的秘密部下,女王的猎犬和女王的蜘蛛,两人间什么都可以比较。

最适合作为比较对象的,就是彼此契约的恶魔。

完美地达成了他的要求的クロード,保护主人不周的セバスチャン,仅仅如此就大快人心了!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倾力保护的少爷,就这样被我给污辱了,给污秽了……哈哈哈,还说什么我不可以摸?我就是要摸!而且从里到外全部都弄脏给他看!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品尝到比死还痛苦的痛。哈哈!让他整天对着被我给玷污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那脸色还真是让人想看呢!”

光是想像セバスチャン臭著脸的样子,就让アロイス心情愉快到几乎要跳起舞来。等于是恶狠狠给了セバスチャン一巴掌的行为,虽然还没让他品尝到比死更痛苦的事情,不过光是这样应该也很让他痛苦了。

那眉头深锁像是珍宝般捧著シエル的样子让他不快,可是相较于让セバスチャン气愤到想杀人的情绪,在アロイス心中勉强可以相互抵销吧。

“老爷,您做的非常好。”勾起嘴角,第一次露出笑容且赞美他的クロード,让他怔住不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

“我…做得很好……?”只有有点良心的人都知道,不管是侵犯凌辱シエル那年纪的孩子,还是对女性做出这种事情,都绝对不是可以赞许的行为。

可是クロード却微笑地赞美他,让アロイス在惊讶之余,也不禁讶异恶魔的价值观到底如何。

不过到了现在,去质疑クロー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的,您做得非常好。”再一次,クロード微笑赞美,让アロイス更是笑得脸上发光,周围也像是开出花瓣般欢娱。

“哈哈!クロード你赞了我!”钻入クロード怀抱,也不管对方没有伸手回抱他,アロイス在他身上磨蹭著。“我好高兴呢!”

没有回抱アロイス,クロード只是用着金色的眼眸静静看着アロイス,面无表情地让人无法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老爷,热水准备好了。”在气氛正好时前来来打扰的ハンナ,被アロイス狠狠地瞪了眼,平常的话早就一顿教训,只是现在他心情好不跟他计较。

“クロード,陪我洗。”虽然洗掉シエル的味道有点可惜,不过要换上クロード的味道的话,那也不错。

“是的,老爷。”一样是平淡无调的声音,クロード领命。“ハンナ,这边就我来收拾。”

身为女佣无法否定クロード的命令,ハンナ点头领命。在主人和执事都离开房间后,她就端著蜡烛将房间上锁后离开。

服侍完主人的入浴和休息后,クロード才再度回到房间来。

没有点灯也不需要蜡烛,这种程度的黑暗对恶魔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闻到一股不可思议的香甜味道,只有熟成等着人来撷取的果实,才会漫出那种充满诱惑的香味。

不是香水,不是植物,也不是体香,那是只有恶魔才闻得到的,熟成灵魂的香味。

金色的视线扫过遗留在房间的各种物品,戒指、眼罩、衣服……没有一样有着那个浓厚的气息,让クロード举步来到的床边,看着在白色床单上残留着赤色痕迹,那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血。

抓起床单那诱惑的香味更加强烈,刺激著恶魔的食欲和贪欲的本能,让クロード抱着那块布,拼命地嗅着上面的味道。

“这就是,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味道啊………”金色的眼眸瞬间转成红色,透著疯狂的眼眸有着说不出来的骇人。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