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9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09

 

抱著シエル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鄉間大宅,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

那是因為セバスチャン比平常更要來得著急,顧不得シエル可能會有點喘不過氣來,將小小的頭顱偎在自己懷中不會受到寒風襲擊,他用最快速度前進。

在所有傭人都沒有發現的狀況下,セバスチャン抱著她回到了房間,踏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蒸氣騰騰的浴室,他小心地將已經發冷的嬌小身軀沉入熱水中。完全發冷的身體接觸到熱水時,還不自覺地哆嗦了一下的樣子,更讓人心痛。

在浴室中點起了帶著薰衣草味的蠟燭,熱水也放入了整包乾燥的薰衣草花,藉用這香味來安定シエル混亂不安已經忍耐到了極限的精神。

薰衣草這種東西,除了剛剛契約的時候小小的主人經常被惡夢給驚醒而使用以外,已經好幾年沒有再用過這東西。沒想到,這東西會有再度派上用場的機會。

明明是泡在熱水中,シエル卻抱著雙臂渾身顫抖,像是受傷的小動物的樣子讓他嘆氣。

那可惡小鬼今晚對シエル做得一切,恐怕觸動了她已經封印了好幾年的心傷了。

セバスチャン知道的很清楚,在跟他契約前那一個月,シエル過得是什麼樣的生活。脆弱無力的孩子被男人的慾望給凌辱給污穢,以她的呼喊和哭笑為樂的人類們,簡直就比惡魔更加惡魔。

一旦受過的傷,必須等它痊癒。

可是シエル卻不一樣,看來已經痊癒的傷口,其實底下已經完全化膿腐爛。

性的暴力對シエル來說,是絕對不能觸碰的禁忌,會將她幼年的惡夢再一次狠狠揪出,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再恢復平常的她。

就算セバスチャン已經教導了她,女人的快樂,讓她可以將所有加諸於身體上的暴行,都自動轉換成快樂好了,人類複雜的情緒卻無法如惡魔所想的如此簡單,接納了他的シエル,並不代表也會接受其他男人。

身體的接受跟心的接受永遠都是兩回事,只是單純的惡魔不懂。

拿起沐浴海綿,セバスチャン細細地從肩膀開始替她沐浴。

比任何時候都還要細心體貼地,一點一點將アロイス殘留在她身上的一切洗去。

看著シエル面無表情地瞪著水面的樣子,讓他想起去年冬天,紅夫人去世的那個晚上。

那天,シエル也是一樣的表情,面無表情地垂下長長的睫毛,明明只要哭出來就可以解決了一切問題,傲慢頑固的她卻不願意,只是將一切都忍在自己心中。

這是第二次,看到她這個模樣了。

就算失去了部分的記憶,不願意讓任何人看到自己脆弱一面的傲慢,也不會因此改變。

用惡魔的力量讓水溫維持的溫暖,不管泡多久溫度都不會降下,讓シエル有時間慢慢適應自己的心情的同時,冰冷的身心也可以藉由熱水得到充分的撫慰。

在熱水中,蒼白的臉色緩緩地恢復了血色,柔軟的肌膚也同樣染上了可愛的粉紅,シエル紊亂的呼吸也恢復了正常。這應該就是代表,她已經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強迫自己去接受且消化,不再委屈地堆積在自己心中。

在シエル終於放鬆了自己躺上浴槽邊緣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也才將手伸入她的腿間,被觸碰的感覺瞬間讓嬌小的身體僵硬了起來。

「做、做什麼!」斥喝聲中還是有著無法完全隱藏的恐懼。

「請不用擔心,只是替您洗乾淨而已。」對著緊閉的雙腿,セバスチャン也沒有強硬要分開她的意思。

「……那個,怎樣好吧!」僅僅只是觸摸就讓她想起先才的事情,翻攪的胃部讓她噁心難耐。

雖說沒有被毆打什麼,但是男人用蠻力侵犯了她是事實。受創的身體讓她不管碰到什麼都會緊張,就算她拼了命想要維持平靜,身體的自然反應還是騙不了人。

就像是十歲的那一個月,被大人們的慾望給污辱的每一天,讓她的心中留下深深的傷。而今天アロイス的行為也是一樣,污辱著她的自尊,踐踏著她的驕傲…將復仇當作人生大意義的シエル來說,這筆帳她說什麼都要算。

看著シエル強烈的拒絕,セバスチャン嘆了口無聲的氣。

「小姐您已經是大人了,知道那東西殘留在裡面,會有什麼影響吧。」靜靜地回蕩在浴室的低音,像炸彈一樣衝擊著シエル。好不容易恢復血色的雙頰,即使在熱水中也瞬間刷白,嫩唇顫抖著發不出聲音。

她也知道,自己不再是十歲的孩子,男人的醜陋的慾望在女人的身體中會發生什麼事情。運氣好的話還好,如果運氣不好……肚子中可能就會有一個新的生命在等著她。

生命中只存在著復仇的她來說,女性成為母親的喜悅和幸福是不必要的,她沒有孕育生命的資格,同時也沒有那個必要。

特別是,這個孩子從開始就不被期望。

看得見她的小手從放鬆後又狠很握緊,表示著她的決心。

「把它清理乾淨。」沉冷的聲音,像是在命令打掃一下打翻的紅茶般。

「是的,小姐。」セバスチャン的手再一次伸入水中,撫上了那拒絕著一切的窄小。

從緊繃的內部可以知道,剛剛シエル有多害怕。少女毫無抵抗之力地承受男人的蹂躪,傲慢讓她不會對任何人求饒,打從心中抵抗的結果就是,讓自己受更多的傷。

花了好一番功夫終於稍稍放鬆的她,探入的手指發現裡面已經撕裂,疼痛讓シエル咬著唇,也讓セバスチャン紅茶色的眼中混合著不捨和憤怒。

他現在有點後悔,自己沒有將那個小鬼在當場直接大卸八塊。

「……這樣,不好弄吧。」

「小姐?」

沉默著,シエル站起身在浴槽邊緣坐下,水沿著纖白裸足滴在地上做出了陰影。

セバスチャン拿過毛巾包著她的裸身,才在她的腳邊跪下。

好不容易在他手中綻放的花蕾,依舊是緊繃地連一隻手指都很困難。縱使每一下動作都會讓她疼痛,這個時候也不能心軟,必須確實地把內部也完全洗淨。

沉靜的浴室中,聽得見曖昧黏質的聲響,男人的手指在少女的體內進出著,每一下都帶出一點混著白濁的透明花蜜。看似淫穢的場面卻因男女雙方都面無表情,反而有著說不出來的詭異。

シエル只是垂著長長的睫毛,看著セバスチャン的動作,藍紫雙眸像是在思考什麼似的,緊閉著嫩唇讓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好不容易確定全部都清理出來後,セバスチャン又讓她回到熱水中,將略寒的身體再度溫暖,才披上衣服送她回房間休息。

換好乾淨的睡衣,讓她躺上有著陽光氣味的床,令人安心地氣味和感覺,終於是讓シエル一直緊繃的情緒緩了下來,身體也不再那麼僵硬地,在自己的床上放鬆下來。

「那麼,我去泡杯協助您入睡的牛奶過來。」添加蜂蜜和白蘭地,可以讓她好好地睡上一覺。

沒有回話,シエル只是躺在床上,看著他右手放在胸前輕輕行禮,轉身離開房間。

「…………為什麼沒有回應我的呼喚?」在セバスチャン手摸上門把的瞬間,シエル輕問著。輕到幾乎消失在空氣中的聲音,只有惡魔的耳朵可以勉強辨認。

無法回答的問題讓他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但セバスチャン還是堆滿微笑地回過身來。

「少爺,您剛剛有說什麼嗎?」看著盯著天花板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恭敬問著。

「………沒事,你去吧。」

再一次躬身,セバスチャン不發出一點聲音地退出房間。

等他回來的時候,シエル已經進入沉沉夢鄉,完全不需要他那杯添加了白蘭地和蜂蜜的牛奶,她就可以安然入睡,透著規律呼吸的樣子就像是平日的夜晚,完全不會想到今晚的她遭遇了那麼可怕的事情。

即使身體沒有長大多少,她也不再是那個會被恐怖的夢魘給嚇到無法入睡的孩子了。在床邊坐下,セバスチャン用手指梳著她藍灰色的頭髮。

沐浴過後尚帶溫暖的肌膚,小臉還透著可愛的淡淡粉紅,粉嫩地讓人想要這樣捏上。沉睡到可能連打雷都喚不醒她的模樣,是今晚真的累壞了的證明。

一天下來發生這麼多事情,普通人早就受不了,更何況是這個年紀的孩子,沒有哭著睡去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可是他的小姐,不要說淚痕,就連眉頭都沒皺地就這樣入睡,還真是堅強地有點過頭了。

三年的時光,以人類來說不算很長,時間近乎無限的惡魔來說更是短到幾乎是眨眼……總是放任時間像沙子在手中流過的惡魔,第一次有著想要掌握什麼的衝動。

脆弱幼小的人類靈魂,並不是每一個都有打磨的價值。將一顆有可能性的石頭打磨成晶瑩剔透的藍寶石,靜謐沉澱的深藍,在光線下偶爾看起來會是透明的珍寶,是他呵護在掌中的存在。

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也瞬間黯淡失光的寶石,說不讓他震驚失望是騙人的。

三年來他投注在シエル身上的努力,失去了打磨光彩的寶石,拿在手上是否有那個價值,曾經讓セバスチャン不斷自問。

就算靈魂多少有點變質,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本質依舊不變。那份堅毅的傲慢隱藏在靈魂的深處,就算因為契約的扭曲而讓靈魂變質,其本質依舊沒有改變。

只要能再度施予同樣的打磨的話,失去的光彩應該依舊可以回到靈魂上。

其他人類的靈魂或許沒有辦法,但是セバスチャン相信,這對他所看上的靈魂…他的靈魂;他的小姐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晚安,小姐。明天起還有您要忙的。就請趁這個時候,好好休息吧。」勾起嘴角,分不出惡魔還是執事的笑,和他的身影一起消失在黑暗中。

 

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艷陽高照的午後了。厚重的窗簾和床簾阻擋著陽光,即使是夏天的午後依舊陰暗好睡,沒有來喚醒她該是セバスチャン的溫柔,或者是因為,今天本來就沒有行程,就算她整天都賴在床上也不要緊。

「早安,少爺。」推著餐車來的セバスチャン,優雅地道早安。

「什麼早安,都下午了吧。」扒過睡亂的頭髮,シエル啐著這個口不對心的傢伙,根據セバスチャン的認識,等等這傢伙一定會諷刺她晏起或者是浪費時間的話語。

將餐車推到窗邊,拉開窗簾推開窗戶,刺眼的陽光瞬間讓シエル睜不開眼睛,待她稍微適應之後,セバスチャン才將最後一層屏障的床簾拉開。

「今天的紅茶是剛從印度直接送達的阿薩姆紅茶,加上一點蜂蜜和牛奶……」

「不用了,那樣就好。」傲慢的命令語氣讓セバスチャン怔了一下,放下已經拿起的牛奶,他將杯子遞了給主人。

聞了下紅茶香味才輕輕含入一口,即使是喝杯茶都傲然,舉手投足充滿了淡漠氣質,那似曾相識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有點不可置信地看著。

即使只是一點影子,但是セバスチャン也絕對不會看錯……眼前的少女,是他所心心念念,以為不會再度見到的契約者。

「愣著做什麼。」

「啊啊,真是失禮了。」將喝乾的杯子收回,セバスチャン不明白シエル身上為什麼會有這些轉變。

細心照料了這一段時間,也沒見過シエル想起什麼的奇蹟。期望著奇蹟這種事情對惡魔來說,本來就是愚蠢的行為,渺茫無意義到他自己都想自嘲的程度。

只是,如果不是奇蹟的話,現在シエル的樣子又是什麼……

替シエル梳洗更衣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的腦中一直在迴轉著這個問題,直到小腿被シエル踢了一下。

「不專心的傢伙。」冰冷傲慢的眼中蘊藏著淡淡關心,是契約時他的小姐才會有的神情,如果是現在的她的話,就會因為心中的不安而直接對他開口。

到底是什麼因素,僅僅一個晚上就讓她有這樣的轉變……

更衣完後,慣例要戴上戒指的時候,他們才想起那個東西匆忙中留在トランシー邸了。居然連セバスチャン都沒有發現,真的是太稀奇了。

「少爺,真的是非常抱歉。」

提到トランシー邸的瞬間,可以看得見シエル眼中燃燒起復仇的火炎,像是燈火似的給了セバスチャン一個信號。

最當初他們的契約,是因為シエル強烈的復仇心才會簽訂。

對シエル來說,復仇是最重要的因素,也是靈魂中最重要的調味料。累積著復仇給予的滿足感和各種悲傷痛苦的歷練,讓靈魂變得更加閃閃發亮。

他明白了。

必須要重新讓シエル體會起復仇的情緒,才有可能讓她恢復原狀。縱使扭曲的契約無法復原,シエル依舊會是他的シエル,他所寵愛的靈魂。

「請別擔心,重要的戒指會回到您手上。」被エリザベス給摔壞的戒指,セバスチャン撿了回了修理好再一次替她戴上,這次可得去那些傢伙手上拿回來。

就像是那晚,他去拿回シエル的靈魂那樣。

「哼,就算沒有那東西,我依舊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這裡的主人。」和黑襪子搭配的白色皮鞋,無聲地踏在厚重的地毯上,挺直著背脊向前走的樣子,渾身上下散發出的氣息,那是貨真價實他的主人沒有錯。

「是的,如少爺所說。」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微笑著。

當然,就算シエル這樣說,セバスチャン也會去將那戒指給拿回來。

「等會送茶到書房來。」逕自開門出去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在後面恭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