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9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09

 

抱着シエル回到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乡间大宅,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那是因为セバスチャン比平常更要来得着急,顾不得シエル可能会有点喘不过气来,将小小的头颅偎在自己怀中不会受到寒风袭击,他用最快速度前进。

在所有佣人都没有发现的状况下,セバスチャン抱着她回到了房间,踏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蒸气腾腾的浴室,他小心地将已经发冷的娇小身躯沉入热水中。完全发冷的身体接触到热水时,还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的样子,更让人心痛。

在浴室中点起了带着薰衣草味的蜡烛,热水也放入了整包干燥的薰衣草花,藉用这香味来安定シエル混乱不安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的精神。

薰衣草这种东西,除了刚刚契约的时候小小的主人经常被恶梦给惊醒而使用以外,已经好几年没有再用过这东西。没想到,这东西会有再度派上用场的机会。

明明是泡在热水中,シエル却抱着双臂浑身颤抖,像是受伤的小动物的样子让他叹气。

那可恶小鬼今晚对シエル做得一切,恐怕触动了她已经封印了好几年的心伤了。

セバスチャン知道的很清楚,在跟他契约前那一个月,シエル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脆弱无力的孩子被男人的欲望给凌辱给污秽,以她的呼喊和哭笑为乐的人类们,简直就比恶魔更加恶魔。

一旦受过的伤,必须等它痊愈。

可是シエル却不一样,看来已经痊愈的伤口,其实底下已经完全化脓腐烂。

性的暴力对シエル来说,是绝对不能触碰的禁忌,会将她幼年的恶梦再一次狠狠揪出,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再恢复平常的她。

就算セバスチャン已经教导了她,女人的快乐,让她可以将所有加诸于身体上的暴行,都自动转换成快乐好了,人类复杂的情绪却无法如恶魔所想的如此简单,接纳了他的シエル,并不代表也会接受其他男人。

身体的接受跟心的接受永远都是两回事,只是单纯的恶魔不懂。

拿起沐浴海绵,セバスチャン细细地从肩膀开始替她沐浴。

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细心体贴地,一点一点将アロイス残留在她身上的一切洗去。

看着シエル面无表情地瞪着水面的样子,让他想起去年冬天,红夫人去世的那个晚上。

那天,シエル也是一样的表情,面无表情地垂下长长的睫毛,明明只要哭出来就可以解决了一切问题,傲慢顽固的她却不愿意,只是将一切都忍在自己心中。

这是第二次,看到她这个模样了。

就算失去了部分的记忆,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脆弱一面的傲慢,也不会因此改变。

用恶魔的力量让水温维持的温暖,不管泡多久温度都不会降下,让シエル有时间慢慢适应自己的心情的同时,冰冷的身心也可以借由热水得到充分的抚慰。

在热水中,苍白的脸色缓缓地恢复了血色,柔软的肌肤也同样染上了可爱的粉红,シエル紊乱的呼吸也恢复了正常。这应该就是代表,她已经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强迫自己去接受且消化,不再委屈地堆积在自己心中。

在シエル终于放松了自己躺上浴槽边缘的时候,セバスチャン也才将手伸入她的腿间,被触碰的感觉瞬间让娇小的身体僵硬了起来。

“做、做什么!”斥喝声中还是有着无法完全隐藏的恐惧。

“请不用担心,只是替您洗干净而已。”对着紧闭的双腿,セバスチャン也没有强硬要分开她的意思。

“……那个,怎样好吧!”仅仅只是触摸就让她想起先才的事情,翻搅的胃部让她恶心难耐。

虽说没有被殴打什么,但是男人用蛮力侵犯了她是事实。受创的身体让她不管碰到什么都会紧张,就算她拼了命想要维持平静,身体的自然反应还是骗不了人。

就像是十岁的那一个月,被大人们的欲望给污辱的每一天,让她的心中留下深深的伤。而今天アロイス的行为也是一样,污辱着她的自尊,践踏着她的骄傲…将复仇当作人生大意义的シエル来说,这笔帐她说什么都要算。

看着シエル强烈的拒绝,セバスチャン叹了口无声的气。

“小姐您已经是大人了,知道那东西残留在里面,会有什么影响吧。”静静地回荡在浴室的低音,像炸弹一样冲击著シエル。好不容易恢复血色的双颊,即使在热水中也瞬间刷白,嫩唇颤抖著发不出声音。

她也知道,自己不再是十岁的孩子,男人的丑陋的欲望在女人的身体中会发生什么事情。运气好的话还好,如果运气不好……肚子中可能就会有一个新的生命在等着她。

生命中只存在着复仇的她来说,女性成为母亲的喜悦和幸福是不必要的,她没有孕育生命的资格,同时也没有那个必要。

特别是,这个孩子从开始就不被期望。

看得见她的小手从放松后又狠很握紧,表示着她的决心。

“把它清理干净。”沉冷的声音,像是在命令打扫一下打翻的红茶般。

“是的,小姐。”セバスチャン的手再一次伸入水中,抚上了那拒绝著一切的窄小。

从紧绷的内部可以知道,刚刚シエル有多害怕。少女毫无抵抗之力地承受男人的蹂躏,傲慢让她不会对任何人求饶,打从心中抵抗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受更多的伤。

花了好一番功夫终于稍稍放松的她,探入的手指发现里面已经撕裂,疼痛让シエル咬著唇,也让セバスチャン红茶色的眼中混合著不舍和愤怒。

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将那个小鬼在当场直接大卸八块。

“……这样,不好弄吧。”

“小姐?”

沉默著,シエル站起身在浴槽边缘坐下,水沿着纤白裸足滴在地上做出了阴影。

セバスチャン拿过毛巾包着她的裸身,才在她的脚边跪下。

好不容易在他手中绽放的花蕾,依旧是紧绷地连一只手指都很困难。纵使每一下动作都会让她疼痛,这个时候也不能心软,必须确实地把内部也完全洗净。

沉静的浴室中,听得见暧昧黏质的声响,男人的手指在少女的体内进出著,每一下都带出一点混着白浊的透明花蜜。看似淫秽的场面却因男女双方都面无表情,反而有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シエル只是垂著长长的睫毛,看着セバスチャン的动作,蓝紫双眸像是在思考什么似的,紧闭着嫩唇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好不容易确定全部都清理出来后,セバスチャン又让她回到热水中,将略寒的身体再度温暖,才披上衣服送她回房间休息。

换好干净的睡衣,让她躺上有着阳光气味的床,令人安心地气味和感觉,终于是让シエル一直紧绷的情绪缓了下来,身体也不再那么僵硬地,在自己的床上放松下来。

“那么,我去泡杯协助您入睡的牛奶过来。”添加蜂蜜和白兰地,可以让她好好地睡上一觉。

没有回话,シエル只是躺在床上,看着他右手放在胸前轻轻行礼,转身离开房间。

“…………为什么没有回应我的呼唤?”在セバスチャン手摸上门把的瞬间,シエル轻问著。轻到几乎消失在空气中的声音,只有恶魔的耳朵可以勉强辨认。

无法回答的问题让他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但セバスチャン还是堆满微笑地回过身来。

“少爷,您刚刚有说什么吗?”看着盯着天花板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恭敬问著。

“………没事,你去吧。”

再一次躬身,セバスチャン不发出一点声音地退出房间。

等他回来的时候,シエル已经进入沉沉梦乡,完全不需要他那杯添加了白兰地和蜂蜜的牛奶,她就可以安然入睡,透著规律呼吸的样子就像是平日的夜晚,完全不会想到今晚的她遭遇了那么可怕的事情。

即使身体没有长大多少,她也不再是那个会被恐怖的梦魇给吓到无法入睡的孩子了。在床边坐下,セバスチャン用手指梳着她蓝灰色的头发。

沐浴过后尚带温暖的肌肤,小脸还透著可爱的淡淡粉红,粉嫩地让人想要这样捏上。沉睡到可能连打雷都唤不醒她的模样,是今晚真的累坏了的证明。

一天下来发生这么多事情,普通人早就受不了,更何况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没有哭着睡去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可是他的小姐,不要说泪痕,就连眉头都没皱地就这样入睡,还真是坚强地有点过头了。

三年的时光,以人类来说不算很长,时间近乎无限的恶魔来说更是短到几乎是眨眼……总是放任时间像沙子在手中流过的恶魔,第一次有着想要掌握什么的冲动。

脆弱幼小的人类灵魂,并不是每一个都有打磨的价值。将一颗有可能性的石头打磨成晶莹剔透的蓝宝石,静谧沉淀的深蓝,在光线下偶尔看起来会是透明的珍宝,是他呵护在掌中的存在。

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也瞬间黯淡失光的宝石,说不让他震惊失望是骗人的。

三年来他投注在シエル身上的努力,失去了打磨光彩的宝石,拿在手上是否有那个价值,曾经让セバスチャン不断自问。

就算灵魂多少有点变质,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本质依旧不变。那份坚毅的傲慢隐藏在灵魂的深处,就算因为契约的扭曲而让灵魂变质,其本质依旧没有改变。

只要能再度施予同样的打磨的话,失去的光彩应该依旧可以回到灵魂上。

其他人类的灵魂或许没有办法,但是セバスチャン相信,这对他所看上的灵魂…他的灵魂;他的小姐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晚安,小姐。明天起还有您要忙的。就请趁这个时候,好好休息吧。”勾起嘴角,分不出恶魔还是执事的笑,和他的身影一起消失在黑暗中。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的午后了。厚重的窗帘和床帘阻挡着阳光,即使是夏天的午后依旧阴暗好睡,没有来唤醒她该是セバスチャン的温柔,或者是因为,今天本来就没有行程,就算她整天都赖在床上也不要紧。

“早安,少爷。”推著餐车来的セバスチャン,优雅地道早安。

“什么早安,都下午了吧。”扒过睡乱的头发,シエル啐著这个口不对心的家伙,根据セバスチャン的认识,等等这家伙一定会讽刺她晏起或者是浪费时间的话语。

将餐车推到窗边,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刺眼的阳光瞬间让シエル睁不开眼睛,待她稍微适应之后,セバスチャン才将最后一层屏障的床帘拉开。

“今天的红茶是刚从印度直接送达的阿萨姆红茶,加上一点蜂蜜和牛奶……”

“不用了,那样就好。”傲慢的命令语气让セバスチャン怔了一下,放下已经拿起的牛奶,他将杯子递了给主人。

闻了下红茶香味才轻轻含入一口,即使是喝杯茶都傲然,举手投足充满了淡漠气质,那似曾相识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

即使只是一点影子,但是セバスチャン也绝对不会看错……眼前的少女,是他所心心念念,以为不会再度见到的契约者。

“愣著做什么。”

“啊啊,真是失礼了。”将喝干的杯子收回,セバスチャン不明白シエル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些转变。

细心照料了这一段时间,也没见过シエル想起什么的奇蹟。期望着奇蹟这种事情对恶魔来说,本来就是愚蠢的行为,渺茫无意义到他自己都想自嘲的程度。

只是,如果不是奇蹟的话,现在シエル的样子又是什么……

替シエル梳洗更衣的时候,セバスチャン的脑中一直在回转着这个问题,直到小腿被シエル踢了一下。

“不专心的家伙。”冰冷傲慢的眼中蕴藏着淡淡关心,是契约时他的小姐才会有的神情,如果是现在的她的话,就会因为心中的不安而直接对他开口。

到底是什么因素,仅仅一个晚上就让她有这样的转变……

更衣完后,惯例要戴上戒指的时候,他们才想起那个东西匆忙中留在トランシー邸了。居然连セバスチャン都没有发现,真的是太稀奇了。

“少爷,真的是非常抱歉。”

提到トランシー邸的瞬间,可以看得见シエル眼中燃烧起复仇的火炎,像是灯火似的给了セバスチャン一个信号。

最当初他们的契约,是因为シエル强烈的复仇心才会签订。

对シエル来说,复仇是最重要的因素,也是灵魂中最重要的调味料。累积著复仇给予的满足感和各种悲伤痛苦的历练,让灵魂变得更加闪闪发亮。

他明白了。

必须要重新让シエル体会起复仇的情绪,才有可能让她恢复原状。纵使扭曲的契约无法复原,シエル依旧会是他的シエル,他所宠爱的灵魂。

“请别担心,重要的戒指会回到您手上。”被エリザベス给摔坏的戒指,セバスチャン捡了回了修理好再一次替她戴上,这次可得去那些家伙手上拿回来。

就像是那晚,他去拿回シエル的灵魂那样。

“哼,就算没有那东西,我依旧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这里的主人。”和黑袜子搭配的白色皮鞋,无声地踏在厚重的地毯上,挺直著背脊向前走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息,那是货真价实他的主人没有错。

“是的,如少爷所说。”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着。

当然,就算シエル这样说,セバスチャン也会去将那戒指给拿回来。

“等会送茶到书房来。”迳自开门出去的シエル,セバスチャン在后面恭送。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