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0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10

 

「トランシー伯爵的資料就只有這些嗎?」翻著手上為數不多的紙張,シエル不快地問著。

「是的。」放上一杯加上了香橙調味的錫蘭紅茶,旁邊是一小塊不太甜卻有著鮮奶油裝飾的蘋果派,跳掉了早餐和午餐的シエル,就直接來到了下午茶。

對著執事的辦事不周而噘著嘴,不過好喝的紅茶跟點心可以稍微降下她的怒火,シエル端起盤子用力叉下蘋果派。

「這些調查都是現トランシー伯爵的內容,我需要更多前トランシー伯爵的資料。」

如果真的照アロイス所說,トランシー伯爵跟她家滅門的事情有關聯,是非常可能的事情。同樣是女王手下的秘密組織,蜘蛛跟獵犬間有什麼水面下的戰爭,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再加上,蜘蛛的工作跟她不太相同,可以把所有相關的資料全部抹消。就算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惡魔力量,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再怎麼樣都不可能恢復。

就像這棟宅邸一樣,在十歲那年燒去的大宅,由セバスチャン藉用了她和土地的記憶,將宅邸做到幾乎完全一樣的再現,可是不存在於她的記憶中東西,就算有著惡魔的力量,也無法複製。所有她從未看過的書物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歷史,就那樣一把火燒去,連犯人的痕跡一起,讓シエル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前進,尋找著犯人。

女王的獵犬有多少結仇的對象,シエル自己都非常清楚。

找不到資料本來就讓她感到奇怪,如果扯上女王的蜘蛛的特殊權力的話,那一切就說得通了。

照年紀來看,アロイス是不可能跟她家的事情扯上關係,所以唯一有可能的只有…前トランシー伯爵了。

從風評可以知道,トランシー伯爵並不是太受歡迎的存在。雖然是世襲的上級貴族,對領民苛刻也不事生產,同時還背棄英國國教飼養臠童,不管從哪個角度看絕對不是可以稱讚的對象,更可以說是貴族中的敗類。

這種人可以成為女王的秘密特務部下,實在是讓シエル疑問。

如果以シエル所知道的女王陛下的話,應該是會秘密地派人消滅汙點才對。

然後一年前トランシー伯爵過世,由アロイス繼承伯爵的位置。由於アロイス出生的時候被妖精給誘拐,直到三年前才回來的他並不受家族的歡迎,也有人認為他是假冒的,畢竟父子的長相差異之大,就連シエル都想要冷笑。

不過最後アロイス還是獨排眾議繼承了伯爵的位置,這點也讓シエル感到不可思議。

「和アロイス一起的執事……那個傢伙,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是跟你一樣的吧。」吃完了蘋果派拿起紅茶,シエル輕問著。

能挨了セバスチャン一下,連胸口都被貫穿還能不死,除了惡魔以外還會是什麼。

「是的,不愧是少爺。」收拾著盤子,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哼,諷刺的玩笑就夠了。」沒好氣地嗤著,主人一往如昔的傲慢只讓セバスチャン懷念,微揚的嘴角有著無盡的寵溺。

「不管クロード‧トランシー也好,前トランシー伯爵也好,還真是跟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有著淵源呢。」如果シエル的推測沒有錯,トランシー伯爵││女王的蜘蛛應該跟他們一家滅門的事情脫不了關係。

「可是,少爺。前トランシー伯爵已經過世一段時間了呢。」刻意地,セバスチャン試探詢問。

「哼,我說過了。只要是污辱我的驕傲的人,就算是要從地下挖出,從地獄中扯出,我也會這麼做。讓他們即使死了還是得偽自己的愚昧行為付出代價。」

「是的。」堅定的目標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他給我的污辱,一樣會讓他付出代價。」昨晚的事情シエル並沒有忘記,而是更加沉澱地讓她的復仇之火燃燒的更猛烈。

トランシー家可說是新仇舊恨一起算,可以說是復仇的第一人選。

「是的。我會讓污辱您的自尊和驕傲的人們,用其鮮血和其性命,伏匍在您的腳前懺悔其愚昧。這個世界是為了您而迴轉,我親愛的主人。」

「哼,惡魔還是一樣擅長甜言蜜語呢。」即使如此,對シエル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受用。「還不快去將資料給找出來。」

シエル相信,情報這種東西一定有漏網之魚。她可是掌管黑社會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在父親的時候更是強盛無比,要將她給滅門,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遵命,少爺。」

將餐車推出書房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掛著滿足的笑。

シエル的靈魂,是必須以憎恨和絕望為工具,才可以打磨出其真正的光彩。

既然對シエル來說,復仇是必要的話,那麼就只好做出一個虛假的復仇對象,讓她的願望得以實現。

欺騙主人這種事情,不管是基於契約的美學還是執事的美學,都不是被允許的事情。只是,如果這是以完成主人願望為前提的話,那麼此種謊言應該也可以被接受。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還真是時候地自己送上門呢。

 

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的深夜,不依靠燭火就什麼都看不到的夜晚,對於惡魔來說卻完全不是問題。站在シエル的床前,セバスチャン紅茶色的眼看著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她,眼中蘊藏的溫柔,不管是誰都不會相信,這是殘忍無情且本性低劣的惡魔會擁有的神情。

大手輕輕撫了下她的頭髮,熟悉著他的感觸的身體,像是小貓似的挨過去輕蹭著他的手,可是做出這種誘惑的本人卻依舊沉睡在夢鄉中,教セバスチャン只有苦笑的份。

「那麼,我出門了,小姐。」

確定シエル確實安睡的他,才敢出門去討回シエル的東西。

無星無月的黑夜,最適合隱藏行蹤。只有他一個人要奔去トランシー邸,更是比帶著シエル的時候還要快得太多太多。

比較花功夫的,應該是潛入トランシー邸這件事情。畢竟這個地方一共有五個惡魔,同時打起來的話,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也絕不輕鬆。

化裝舞會在昨晚已經結束,今天白天的時候,賓客們已經也已經離去,偌大的宅邸與其說寂靜不如說陰森,但這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都不是任何問題。

シエル留在那房間的戒指,應該已經被回收,不是放在アロイス的房間就是書房,或者是金庫…貴族收拾東西的方法其實都差不多,在シエル身邊做了三年多的執事,像這樣夜半像小偷似的潛入他人宅邸也不是第一次,不管是找東西的方法還是應對的方法,他都已經熟練了。

只是,從踏入這個宅邸的瞬間,セバスチャン就感覺到有什麼相當不對勁的地方。

靠嗅覺可以辨認靈魂數量的他,卻無法感覺到應該要存在於這裡的東西。

這份異樣感,讓セバスチャン停了腳步沒有繼續向前。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是嗎?」從黑暗中緩緩步出的,是トランシー家的女僕ハンナ,一身白色的圍裙在黑夜中特別顯眼。

「……只有妳而那傢伙不在的意思是……」宅邸中缺乏的人數,正好是……

「像這樣的夜晚…」望著漆黑一片的天空,ハンナ微笑著。「不只是你,任何人要隱藏行蹤也是容易的事情呢。」

再簡單不過的提示,讓一向冷靜的セバスチャン也不自覺地動搖。問都不用問,他馬上回過身往自己該去的地方。

兩邊所想的事情都一樣,所以…シエル那邊將會……

緊張和不安讓他加緊腳步,不管行蹤是否會被發現懷疑,セバスチャン用最快速度往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宅前進。

 

「………セバスチャン……?」因為右眼的刺痛感而從睡夢中醒來,シエル按著右眼,輕喚聲像是夢囈般可愛。

「哈哈,沒想到シエル可以發出這麼可愛的聲音。」房間中出現不熟悉的聲音,馬上就讓シエル整個驚醒了過來。雖然黑夜中看不見任何東西,可是依舊可以清楚地辨認方向。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シエル完全正確地啐出敵人的名字。大半夜居然被人闖入到主人房間,她養得狗還真是沒用啊。

啵地一聲,房間中的蠟燭被點燃,可以清楚見到アロイス帶著他的執事就站在窗邊,敞開的窗吹入的風讓人覺得寒冷。

依照紳士的禮節,大半夜進入淑女的房間是極不禮貌的事情,就算不是淑女房間,進入其他人的房間也是一樣。只是跟アロイス談論禮儀,シエル直覺地知道毫無意義。

比較讓シエル傷腦筋的,是後面的執事──クロード。如果這個傢伙真的跟セバスチャン是同一個級別的存在的話,那叫傭人來只是徒增傷亡罷了。

當シエル正在內心掙扎的時候,クロード已經朝她踏進了。

「…セバスチャン!」雖然不保證自己的呼喚絕對有效,但是不叫又怎麼會知道。

抓著被子,シエル用著眼神表示著抵抗。

「不管你怎麼呼喚,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都不會回應妳的聲音。」面無表情地,クロード站在シエル的床邊。「妳想知道為什麼嗎?シエル小姐。」

「混帳,別那樣叫我!」能那樣叫她的,只有家人,就連セバスチャン都不被允許。

「就讓我來告訴您事實真相吧。」不顧她的掙扎クロード抓起シエル的手,那枚閃爍耀眼光芒象徵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藍寶石戒指,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クロード手上,而他正要替シエル戴上。

「クロード,你要做什麼?」本能地,アロイス感覺到極度的不安和恐懼,不知名的感覺讓他對クロード喊著。

「放、放手!」不想被他戴上戒指,シエル扭著手。

在惡魔面前,人類的掙扎和反抗都是了無意義的存在,巨大的藍寶石戒指,就這樣套上了シエル的大拇指。

「啊、啊………啊…」灼熱的感覺從戒指開始一路燃燒,像是跟眼中的契約印相互輝映似的,兩者同時發出了難以忍耐的溫度,教シエル就算想要忍耐,燒熱的感覺也讓她發出痛苦的聲音。

刺眼的血色光芒,從紫色的契約眼發出。

驚人的場面讓アロイス不敢靠近,但他的眼卻看到,クロード露出滿足的笑。像是隻花了心思結了網等待獵物著蜘蛛,緊盯了許久,那琉璃藍色的蝴蝶終於黏上了網。

契約印燃燒的同時,許許多多的記憶片段也全部回到シエル的腦中。

在十一月死去的紅夫人、十二月認識的印度王子、倫敦冰上市場、搶奪エリザベス的人偶師……終日之書,死神走馬燈……女王獵犬的工作,在她面前跪倒哭泣乞求原諒的醜惡人們,在她的眼神下被身邊黑衣的執事俐落地封了口。

一直以來,在她身邊陪伴著她的,不是セバスチャン,而是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

右眼中的契約紅光歇止,房間中的空氣也沉重到,連呼吸都是困難。

而趕回來的セバスチャン,看到的就是這一幕。不可能發動的契約,居然發動了!

「小姐!」顧不得一切,セバスチャン飛奔到シエル身邊,手還沒來得及摸上她,就被小手狠狠打開。

「別碰我。」沉冷的聲音,是セバスチャン所深深知道,且不斷等待的。

那份氣質,那份氣度,是他的長年仕奉的小姐;那君臨著黑社會的唯一女王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才有的口氣。

對於シエル恢復記憶而感到驚喜的同時,セバスチャン卻也不明白為什麼シエル會拒絕他。

「……小姐?」

「別這麼親熱的叫,你不配。」抬起頭來,那傲視一切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感動的同時,被シエル給拒絕也是他所痛苦的。

「居然欺騙了我這一段時間,真不愧是惡魔呢。只可惜,遊戲已經結束了,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

淡漠的口氣和內容,讓セバスチャン訝異地瞪大著眼。

「怎麼矇騙都沒有用,跟我契約的惡魔不是你,而是クロード。」

「什……?」這種天地倒轉的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讓セバスチャン幾乎想要挖耳朵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了。

クロード彎下身,一手將シエル摟進懷中的同時,他也拿下了左手的手套,和シエル的右眼成對的契約,現在在クロード手上。

「那是……!」即使不用看也知道,クロード的左手,就是セバスチャン失去的左手。

那東西怎麼會在クロード手上,現在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居然用那個東西,用契約本身的附帶效果去混淆シエル的記憶。

「クロード!クロード!這是什麼意思!?」看著被親密地摟在懷中的シエル,アロイス不滿地發難了。クロード從來都沒有那麼主動地親暱擁抱他,為什麼對シエル就會如此?

「我是,シエル小姐的執事。」站直身體,クロード冷冷地說著。

「你騙人!你是我的執事!是トランシー的執事!」不相信發生在眼前的絕望,アロイス哭喊著。

「那只是權宜之計。在從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手上,取回原本該屬於我的東西的一個過程罷了。」

「騙人!騙人!騙人!你說過,你會貪婪到我直到厭倦……」話語一出,連アロイス自己都哽住了。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我讓你擁有了不該屬於你的一切。財產、權力、地位、名聲,就連你這種野狗一輩子都碰不到的シエル小姐,我也照你的意思,讓你完成了願望,你還有什麼不滿?」

「我、我……」

「吵死了,クロード。」打著喝欠,シエル一臉就是對這種鬧劇興趣缺缺,只想睡覺的樣子。

「真是非常抱歉。」恭敬地道歉,クロード轉頭過去。「聽到了小姐的命令,就快點滾吧。免得我用強硬的手段。」

「不要!クロード!我不要!」像是孩子般哭喊的アロイス,讓シエル微蹙了下眉。

下一秒,クロード就已經來到アロイス剛剛站的位置,伸出的手很明顯地是要取他的命,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反應快拉開了他,現在アロイス已經是倒在這邊的一具屍體了。

「這個時候,還是先撤退比較妥當。」拉著アロイス,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在思索著如何反擊。

「可是…可是……」知道クロード是認真的要取他的命,讓アロイス冰藍色的眼中蓄滿了淚水,不敢相信自己的世界居然會一瞬間天地反轉。

應該是自己的…陪伴在自己身邊的クロード,居然會自願成為シエル的執事,而且還一臉溫柔的樣子……一切的不可能,都在瞬間發生,教人無法消化。

顧不得アロイス的掙扎,セバスチャン拉著他先離開,免得事情變得更加複雜。

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看シエル一眼,只見她打著喝欠鑽進被子,看似傲慢卻是對身旁的人完全信任的態度,是原來只屬於他的小姐……

眼角瞥到クロード還彎身給了シエル柔軟面頰一個吻,讓セバスチャン當場血紅了眼,馬上把腳下的大樹給踢斷,才繼續飛躍而去。

這是個無星無月的黑夜,漆黑的就如同他們的心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