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0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10

 

“トランシー伯爵的资料就只有这些吗?”翻着手上为数不多的纸张,シエル不快地问著。

“是的。”放上一杯加上了香橙调味的锡兰红茶,旁边是一小块不太甜却有着鲜奶油装饰的苹果派,跳掉了早餐和午餐的シエル,就直接来到了下午茶。

对着执事的办事不周而噘著嘴,不过好喝的红茶跟点心可以稍微降下她的怒火,シエル端起盘子用力叉下苹果派。

“这些调查都是现トランシー伯爵的内容,我需要更多前トランシー伯爵的资料。”

如果真的照アロイス所说,トランシー伯爵跟她家灭门的事情有关联,是非常可能的事情。同样是女王手下的秘密组织,蜘蛛跟猎犬间有什么水面下的战争,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再加上,蜘蛛的工作跟她不太相同,可以把所有相关的资料全部抹消。就算有着セバスチャン的恶魔力量,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恢复。

就像这栋宅邸一样,在十岁那年烧去的大宅,由セバスチャン藉用了她和土地的记忆,将宅邸做到几乎完全一样的再现,可是不存在于她的记忆中东西,就算有着恶魔的力量,也无法复制。所有她从未看过的书物和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历史,就那样一把火烧去,连犯人的痕迹一起,让シエル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寻找著犯人。

女王的猎犬有多少结仇的对象,シエル自己都非常清楚。

找不到资料本来就让她感到奇怪,如果扯上女王的蜘蛛的特殊权力的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照年纪来看,アロイス是不可能跟她家的事情扯上关系,所以唯一有可能的只有…前トランシー伯爵了。

从风评可以知道,トランシー伯爵并不是太受欢迎的存在。虽然是世袭的上级贵族,对领民苛刻也不事生产,同时还背弃英国国教饲养脔童,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绝对不是可以称赞的对象,更可以说是贵族中的败类。

这种人可以成为女王的秘密特务部下,实在是让シエル疑问。

如果以シエル所知道的女王陛下的话,应该是会秘密地派人消灭污点才对。

然后一年前トランシー伯爵过世,由アロイス继承伯爵的位置。由于アロイス出生的时候被妖精给诱拐,直到三年前才回来的他并不受家族的欢迎,也有人认为他是假冒的,毕竟父子的长相差异之大,就连シエル都想要冷笑。

不过最后アロイス还是独排众议继承了伯爵的位置,这点也让シエル感到不可思议。

“和アロイス一起的执事……那个家伙,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是跟你一样的吧。”吃完了苹果派拿起红茶,シエル轻问著。

能挨了セバスチャン一下,连胸口都被贯穿还能不死,除了恶魔以外还会是什么。

“是的,不愧是少爷。”收拾著盘子,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哼,讽刺的玩笑就够了。”没好气地嗤著,主人一往如昔的傲慢只让セバスチャン怀念,微扬的嘴角有着无尽的宠溺。

“不管クロード‧トランシー也好,前トランシー伯爵也好,还真是跟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有着渊源呢。”如果シエル的推测没有错,トランシー伯爵││女王的蜘蛛应该跟他们一家灭门的事情脱不了关系。

“可是,少爷。前トランシー伯爵已经过世一段时间了呢。”刻意地,セバスチャン试探询问。

“哼,我说过了。只要是污辱我的骄傲的人,就算是要从地下挖出,从地狱中扯出,我也会这么做。让他们即使死了还是得伪自己的愚昧行为付出代价。”

“是的。”坚定的目标让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他给我的污辱,一样会让他付出代价。”昨晚的事情シエル并没有忘记,而是更加沉淀地让她的复仇之火燃烧的更猛烈。

トランシー家可说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可以说是复仇的第一人选。

“是的。我会让污辱您的自尊和骄傲的人们,用其鲜血和其性命,伏匍在您的脚前忏悔其愚昧。这个世界是为了您而回转,我亲爱的主人。”

“哼,恶魔还是一样擅长甜言蜜语呢。”即使如此,对シエル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受用。“还不快去将资料给找出来。”

シエル相信,情报这种东西一定有漏网之鱼。她可是掌管黑社会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在父亲的时候更是强盛无比,要将她给灭门,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遵命,少爷。”

将餐车推出书房的时候,セバスチャン挂著满足的笑。

シエル的灵魂,是必须以憎恨和绝望为工具,才可以打磨出其真正的光彩。

既然对シエル来说,复仇是必要的话,那么就只好做出一个虚假的复仇对象,让她的愿望得以实现。

欺骗主人这种事情,不管是基于契约的美学还是执事的美学,都不是被允许的事情。只是,如果这是以完成主人愿望为前提的话,那么此种谎言应该也可以被接受。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还真是时候地自己送上门呢。

 

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深夜,不依靠烛火就什么都看不到的夜晚,对于恶魔来说却完全不是问题。站在シエル的床前,セバスチャン红茶色的眼看着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她,眼中蕴藏的温柔,不管是谁都不会相信,这是残忍无情且本性低劣的恶魔会拥有的神情。

大手轻轻抚了下她的头发,熟悉着他的感触的身体,像是小猫似的挨过去轻蹭着他的手,可是做出这种诱惑的本人却依旧沉睡在梦乡中,教セバスチャン只有苦笑的份。

“那么,我出门了,小姐。”

确定シエル确实安睡的他,才敢出门去讨回シエル的东西。

无星无月的黑夜,最适合隐藏行踪。只有他一个人要奔去トランシー邸,更是比带着シエル的时候还要快得太多太多。

比较花功夫的,应该是潜入トランシー邸这件事情。毕竟这个地方一共有五个恶魔,同时打起来的话,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也绝不轻松。

化装舞会在昨晚已经结束,今天白天的时候,宾客们已经也已经离去,偌大的宅邸与其说寂静不如说阴森,但这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都不是任何问题。

シエル留在那房间的戒指,应该已经被回收,不是放在アロイス的房间就是书房,或者是金库…贵族收拾东西的方法其实都差不多,在シエル身边做了三年多的执事,像这样夜半像小偷似的潜入他人宅邸也不是第一次,不管是找东西的方法还是应对的方法,他都已经熟练了。

只是,从踏入这个宅邸的瞬间,セバスチャン就感觉到有什么相当不对劲的地方。

靠嗅觉可以辨认灵魂数量的他,却无法感觉到应该要存在于这里的东西。

这份异样感,让セバスチャン停了脚步没有继续向前。

“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是吗?”从黑暗中缓缓步出的,是トランシー家的女仆ハンナ,一身白色的围裙在黑夜中特别显眼。

“……只有妳而那家伙不在的意思是……”宅邸中缺乏的人数,正好是……

“像这样的夜晚…”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ハンナ微笑着。“不只是你,任何人要隐藏行踪也是容易的事情呢。”

再简单不过的提示,让一向冷静的セバスチャン也不自觉地动摇。问都不用问,他马上回过身往自己该去的地方。

两边所想的事情都一样,所以…シエル那边将会……

紧张和不安让他加紧脚步,不管行踪是否会被发现怀疑,セバスチャン用最快速度往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宅前进。

 

“………セバスチャン……?”因为右眼的刺痛感而从睡梦中醒来,シエル按著右眼,轻唤声像是梦呓般可爱。

“哈哈,没想到シエル可以发出这么可爱的声音。”房间中出现不熟悉的声音,马上就让シエル整个惊醒了过来。虽然黑夜中看不见任何东西,可是依旧可以清楚地辨认方向。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シエル完全正确地啐出敌人的名字。大半夜居然被人闯入到主人房间,她养得狗还真是没用啊。

啵地一声,房间中的蜡烛被点燃,可以清楚见到アロイス带着他的执事就站在窗边,敞开的窗吹入的风让人觉得寒冷。

依照绅士的礼节,大半夜进入淑女的房间是极不礼貌的事情,就算不是淑女房间,进入其他人的房间也是一样。只是跟アロイス谈论礼仪,シエル直觉地知道毫无意义。

比较让シエル伤脑筋的,是后面的执事──クロード。如果这个家伙真的跟セバスチャン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的话,那叫佣人来只是徒增伤亡罢了。

当シエル正在内心挣扎的时候,クロード已经朝她踏进了。

“…セバスチャン!”虽然不保证自己的呼唤绝对有效,但是不叫又怎么会知道。

抓着被子,シエル用着眼神表示著抵抗。

“不管你怎么呼唤,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都不会回应妳的声音。”面无表情地,クロード站在シエル的床边。“妳想知道为什么吗?シエル小姐。”

“混帐,别那样叫我!”能那样叫她的,只有家人,就连セバスチャン都不被允许。

“就让我来告诉您事实真相吧。”不顾她的挣扎クロード抓起シエル的手,那枚闪烁耀眼光芒象征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蓝宝石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クロード手上,而他正要替シエル戴上。

“クロード,你要做什么?”本能地,アロイス感觉到极度的不安和恐惧,不知名的感觉让他对クロード喊著。

“放、放手!”不想被他戴上戒指,シエル扭着手。

在恶魔面前,人类的挣扎和反抗都是了无意义的存在,巨大的蓝宝石戒指,就这样套上了シエル的大拇指。

“啊、啊………啊…”灼热的感觉从戒指开始一路燃烧,像是跟眼中的契约印相互辉映似的,两者同时发出了难以忍耐的温度,教シエル就算想要忍耐,烧热的感觉也让她发出痛苦的声音。

刺眼的血色光芒,从紫色的契约眼发出。

惊人的场面让アロイス不敢靠近,但他的眼却看到,クロード露出满足的笑。像是只花了心思结了网等待猎物著蜘蛛,紧盯了许久,那琉璃蓝色的蝴蝶终于黏上了网。

契约印燃烧的同时,许许多多的记忆片段也全部回到シエル的脑中。

在十一月死去的红夫人、十二月认识的印度王子、伦敦冰上市场、抢夺エリザベス的人偶师……终日之书,死神走马灯……女王猎犬的工作,在她面前跪倒哭泣乞求原谅的丑恶人们,在她的眼神下被身边黑衣的执事俐落地封了口。

一直以来,在她身边陪伴着她的,不是セバスチャン,而是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

右眼中的契约红光歇止,房间中的空气也沉重到,连呼吸都是困难。

而赶回来的セバスチャン,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不可能发动的契约,居然发动了!

“小姐!”顾不得一切,セバスチャン飞奔到シエル身边,手还没来得及摸上她,就被小手狠狠打开。

“别碰我。”沉冷的声音,是セバスチャン所深深知道,且不断等待的。

那份气质,那份气度,是他的长年仕奉的小姐;那君临着黑社会的唯一女王的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才有的口气。

对于シエル恢复记忆而感到惊喜的同时,セバスチャン却也不明白为什么シエル会拒绝他。

“……小姐?”

“别这么亲热的叫,你不配。”抬起头来,那傲视一切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感动的同时,被シエル给拒绝也是他所痛苦的。

“居然欺骗了我这一段时间,真不愧是恶魔呢。只可惜,游戏已经结束了,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

淡漠的口气和内容,让セバスチャン讶异地瞪大着眼。

“怎么蒙骗都没有用,跟我契约的恶魔不是你,而是クロード。”

“什……?”这种天地倒转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让セバスチャン几乎想要挖耳朵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了。

クロード弯下身,一手将シエル搂进怀中的同时,他也拿下了左手的手套,和シエル的右眼成对的契约,现在在クロード手上。

“那是……!”即使不用看也知道,クロード的左手,就是セバスチャン失去的左手。

那东西怎么会在クロード手上,现在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居然用那个东西,用契约本身的附带效果去混淆シエル的记忆。

“クロード!クロード!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被亲密地搂在怀中的シエル,アロイス不满地发难了。クロード从来都没有那么主动地亲暱拥抱他,为什么对シエル就会如此?

“我是,シエル小姐的执事。”站直身体,クロード冷冷地说著。

“你骗人!你是我的执事!是トランシー的执事!”不相信发生在眼前的绝望,アロイス哭喊著。

“那只是权宜之计。在从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手上,取回原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的一个过程罢了。”

“骗人!骗人!骗人!你说过,你会贪婪到我直到厌倦……”话语一出,连アロイス自己都哽住了。

“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让你拥有了不该属于你的一切。财产、权力、地位、名声,就连你这种野狗一辈子都碰不到的シエル小姐,我也照你的意思,让你完成了愿望,你还有什么不满?”

“我、我……”

“吵死了,クロード。”打着喝欠,シエル一脸就是对这种闹剧兴趣缺缺,只想睡觉的样子。

“真是非常抱歉。”恭敬地道歉,クロード转头过去。“听到了小姐的命令,就快点滚吧。免得我用强硬的手段。”

“不要!クロード!我不要!”像是孩子般哭喊的アロイス,让シエル微蹙了下眉。

下一秒,クロード就已经来到アロイス刚刚站的位置,伸出的手很明显地是要取他的命,要不是セバスチャン反应快拉开了他,现在アロイス已经是倒在这边的一具尸体了。

“这个时候,还是先撤退比较妥当。”拉着アロイス,セバスチャン已经在思索著如何反击。

“可是…可是……”知道クロード是认真的要取他的命,让アロイス冰蓝色的眼中蓄满了泪水,不敢相信自己的世界居然会一瞬间天地反转。

应该是自己的…陪伴在自己身边的クロード,居然会自愿成为シエル的执事,而且还一脸温柔的样子……一切的不可能,都在瞬间发生,教人无法消化。

顾不得アロイス的挣扎,セバスチャン拉着他先离开,免得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看シエル一眼,只见她打着喝欠钻进被子,看似傲慢却是对身旁的人完全信任的态度,是原来只属于他的小姐……

眼角瞥到クロード还弯身给了シエル柔软面颊一个吻,让セバスチャン当场血红了眼,马上把脚下的大树给踢断,才继续飞跃而去。

这是个无星无月的黑夜,漆黑的就如同他们的心情…………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