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永夜谭 柘榴之章 その1 赤くに染める夜 R18

吉原永夜谭 柘榴之章

その1 赤くに染める夜

 

永夜谭后续

父女 兄妹 乱伦
少女调教

有不快描写

雷者请自行回避

 

 

 

夜幕低落的亥时,青年只穿着一袭里衣,腰带松垮地随意系住衣服,在偌大的武家宅邸中快步地往自己的目的地前进。

他是鹰尾幸彦,坐拥8000石官拜南町奉行的大身旗本鹰尾家的嫡子。
今天是他的婚礼,照理说现在他应该正在新房中,与新婚妻子享受夫妻之欢的男人,却在这无月之夜,连灯火都没有点,借着南町奉行邸守夜的灯火,前往离新房有点距离的主屋,家主南町奉行的房间。

他的脚步,在离主屋有一点距离的偏房停了下来,这里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扬羽的房间。
其中灯火通明,是房内主人尚未入睡的证明。

在这样的深夜,兄长独自一人来到未出嫁妹妹房间,这令人不可思议的行为,在鹰尾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打扰了。”

“进来。”
回应他的是威严有力的中年男人低声,纵然脸上有掩不住的喜意,他还是遵守规矩礼仪地跪下拉开门,迫不及待地踏入房中。

房内的景象,如他第一次所见地令人目瞪口呆,但他已经不会被吓到了。

他庶出的妹妹扬羽,散开了乌黑亮丽的长发,一丝不挂地坐在父亲南町奉行的腿上,大大张开的双腿之间,奉行粗糙手指正在淫虐著少女腿间娇嫩花瓣。
雪白肌肤染上一层艳丽粉红,端正精致的小脸上有着不符年龄的媚态,粉嫩小嘴随着腿间黏稠水声呜噎淫喘,浪荡地扭著纤腰勾引男人,发育起来的胸部诱人晃动着。

比他的新婚妻子还要小几岁的妹妹,却有着比她还要性感魅惑的女人身体,这都是这几年来,他们父子一起培育浇灌起来的花朵。

想到这几年来每晚每晚都恣意贪享的柔软肌肤,今晚终于可以完全得到她,幸彦的下半身又更加燥热了起来。

“父亲大人,我照约定来取得扬羽的初夜。”

“今晚就把扬羽变成真正的女人。”
奉行抽出在女儿体内一直搅动的手指,武士握刀充满硬茧的粗大手指,上面全都是少女的淫蜜,将手指靠近怀中的少女,她没有犹豫地马上伸出小舌,乖巧地舔吮著男人手指,小小舌尖灵活转动,缠绕男人手指,将他给清理干净。

这连吉原顶级花魁都会自叹不如的舌技,天真烂漫的少女稚气中散发出女人媚态,谁能想像这是一位养在深闺的武家公主。

“扬羽,高兴吧,今晚终于可以如妳所愿了。”
爱抚著少女娇嫩肌肤,奉行极为满意自己对女儿的教导。

“是的,父亲大人。”
欢乐甜笑的扬羽,随着年纪的成长,她跟母亲越来越相像,更是让奉行宠爱一笑。
“扬羽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去吧,对妳哥哥说。”
拍拍女儿的头,这副疼爱女儿的父亲表现,更让一切显得诡异。

扬羽从奉行身上站起,明明才十三岁的少女,已经发育的非常良好,漂亮鼓起的胸部和雪白俏起的臀部,纤细腰肢晃动着,唯一表露她的年龄的,是她洁白光滑的阴户。

在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扬羽抱着大腿,将自己的双腿分开,纤细指尖剥开薄薄屏障,将粉嫩裂缝的一切,全部呈现给站在一旁的兄长欣赏。

“兄长大人,扬羽这里已经很痒很痒了……请兄长大人疼爱……”
少女指尖拨弄著淌流着花蜜的穴口,分开着穴口让男人可以连她神秘的深处都一览无遗。

当然,少女这不知羞耻的浪荡,也全都是父子两人的指导。

不是羞耻而是情欲的娇红,同父异母妹妹的请求,让幸彦握住了自己下半身的鼓胀,压抑住想要一鼓作气穿透她的冲动。

他埋下头去,最后一次品尝妹妹的少女小穴,因为等一下,她就要被自己给变成女人了。

“啊…兄长大人……”
昂着头,扬羽小脚不依地颤抖,撒娇般地扭著纤腰。
“扬羽要…更深更深的……里面好痒……”

“等等就给妳…”
舔著少女颤抖小穴,他享受着初夜与最后一夜。

第一次在深夜来到妹妹房间,数年前还是少年的他,对于每晚都需要父亲哄睡的妹妹感到可笑。
鹰尾幸彦作为大身旗本嫡子,从小就开始被严格训练教育,像妹妹这般撒娇行为,他自然是不被允许。
令人羡慕又忌妒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幸彦的坏心情,在每次见到天真烂漫的美丽妹妹时都会烟消云散,并告诉自己因为是妹妹,迟早要出嫁的女儿,父亲的溺爱也是当然的。

直到他在数年前的某一夜,被父亲叫唤到了扬羽房间,入眼的事实是让他发不出声音的惊吓。

年仅九岁的扬羽,一丝不挂地趴在父亲的腿间,小小的手捧著那个跟她的脸一样大的跨下阳物,精致小脸磨蹭著漆黑粗大的男根,非常乖巧地舔舐著。

已经行了成年礼,有了男女经验的少年,当然理解自己的父亲与妹妹在做什么,而他只是张著嘴发不出声音,也被这过份骇人的场景吓得无法动弹。

“幸彦,过来。”
父亲的声音终于是让他回过神,往前走的脚都在颤抖,一片混乱的脑子不理解父亲要他做什么。

“摸摸扬羽吧。”

“是……”
理智知道这样是错的,可是幸彦作为武家嫡子,在这个父权至上的家族中,父亲的命令是绝对的,谁都不可违逆,更不要说他身为嫡子被彻底训练,对父亲的话语更是反射性的遵守。

在扬羽身边坐下,他伸出手轻抚少女肌肤。
那是与他所知道的女人不同,非常细致柔软的肌肤,跟高贵的丝绸一样,令人爱不释手的感触。

少年的手从背部,一路缓缓地往少女薄薄的臀部前进,手指犹豫地不知道是否可以触摸,她散发著热气与湿气的私处。

“想摸哪里就摸哪里,这是最棒的女人的肌肤。”

“是…”
某一晚,父亲抱着浑身是血又大哭不停的婴儿回来,据说那是父亲所宠爱的吉原花王太夫所生,取名扬羽。

从那一天起,他就有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不愧是艳冠群芳的吉原太夫的女儿,扬羽从小就粉雕玉琢般的精致可爱,长大之后肯定是人人想娶的大美人。
作为兄长的他得意洋洋地听人赞美妹妹,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在父亲强烈的压力下,纵然知道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他还是伸出了颤抖的指尖,轻抚少女比丝缎还娇嫩的粉红花瓣,溼热感触让少年不明原因地干涩了起来。

大概是他的动作太过生硬,扬羽扭著屁股闪开了些,小女孩委屈地扁扁嘴。
“会痛……”

“哈哈哈,你得多练习对待女人的技巧。”
不为这淫靡气氛所动,奉行完全是在闲话家常,笑着摸摸女儿的头。
“扬羽,去给哥哥舔一舔。”

“是的,父亲大人。”
被父亲吩咐的小女孩非常高兴,小脸上的笑容就像要她弹奏一曲般甜美可爱,矮小身躯抱上比她高大许多的兄长,一如平常撒娇的模样。

“兄长大人太高了!”
抱着他的腰,少女昂头抱怨,赤裸肌肤的烫热体温,隔着衣服清楚地传递给他。

“我、我坐下来…”
被赤裸的妹妹这样抱着,少年满脸的不自在,相比女孩的落落大方,男女相异的反应,让父亲的南町奉行哈哈大笑。

“幸彦,这样看起来你才像处女啊。”

“父亲大人,我已经是男人了!”

“很好,那就拿出男人的样子给我看看。”
手肘压着大腿,奉行好整以暇地欣赏兄妹的淫戏。

少年才刚坐下来,连衣服都还没脱,他腿间的硬物就被握住,少女软弱无骨的小手包覆着他,上下摩擦的掌心充满了好奇。
“父亲大人的比较大呢。”

“我还会长大!”
被女人…还是自己的妹妹率直地说出感想,少年高傲自尊忍不住咆哮回去。

“会跟父亲大人一样大吗?”

“会更大!”
咬著牙,少年声音是从牙缝并出。

“我不要。”
噘著嘴的小女孩,对于兄长的答案非常不满意。
“这样我的嘴会很酸。”

“傻女孩,妳也会长大就不会酸了。”
当然她精致美丽的脸就算长大了,粉嫩的樱桃小嘴也不会变多大,这只不过男人随口哄她的假话罢了。

“那我要快快长大。”
与她年龄相符,小女孩天真烂漫的笑容,柔软小手的动作却极为淫猥,训练有素的程度让幸彦知道,父亲早就训练扬羽有好一段时间了。

用小嘴掀开衣服,扬羽趴伏下去,小小粉舌舔著少年仍在发育中,不是那么黝黑可怖的男根。
灵活舌尖绕着龟头打转,轻轻插入一旁包覆的皮中,很少被接触的地方带来的刺激,让少年咬著牙,不在尊敬的父亲面前表露出一丝不够男子气概的态度。

心里觉得这样不对,身体却诚实的在妹妹口中颤抖,喷射出他的精液,眼睁睁地看着少女吞咽下去。

现在想起来,恐怕从那个瞬间起,兄妹乱伦的毒种子就被种下,随着时间逐渐茁壮。

在父亲的命令下,幸彦也加入了玩弄扬羽的行列,在禁忌的边缘上,独独没有跨过最后一线。

由于扬羽还小,必须要等到她的初潮到来才能迎接男人,除了夺走她的处女之外,要做什么都可以,各种淫戏都可以在女孩身实验并实践,天真无垢的少女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一切,在男人的恶意中吟哦娇喘,任由身体堕落在官能中。

事情的转变,是在扬羽初潮到来的十二岁。

在男人们每晚不间断的玩弄下,扬羽的发育比同年龄的女孩还要好,虽然身高普通,可是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女人的曲线,初潮也比其他人更早到来,仅仅十二岁就见红,为了庆祝当天还是吃红豆饭呢。

成为了女人的扬羽,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

已经从只有半个人高的女孩,成长为可以搂抱在怀中的少女,缓慢但确实透出了女人的曲线,膨胀起来的胸部可以在掌中捏玩,成为了女人的扬羽,身体自然地透出勾引男人的气味,散发出渴望授精的媚态。

兄妹两人一丝不挂,彼此兴奋高昂的性器互相磨蹭,学习在男人身上扭腰起舞的技术的扬羽,忍不住抚摸自己的小腹。
“兄长大人……这里…好痒呢……”

每晚都被浓密官能给喂养的身体,成熟的子宫却迟迟得不到应该进入的精液,女人的本能不禁哭泣起来,渴望着眼前的火烫男根来恣意蹂躏,灌满空虚饥渴的深处。

“再等等……很快就能满足妳……”
咬著牙,汗水从额边滴落,他也在忍耐着想要贯穿妹妹娇嫩小穴的冲动。

用情欲浇灌成长绽放的美丽花蕾,如果不是父亲的话,就应该由他亲手摘下才对。

是因为他,扬羽才能成长的这么美丽性感,妹妹的一切自然也是属于他的!

每晚的浓密交流,成长为大人的幸彦已经无法满足,白天都会在吉原,或者跟年轻的女佣一起,发泄累积的欲望。

事到如今,幸彦也不觉得父亲如此调教扬羽,并不是为了让她嫁给大人物或进入大奥争宠,男人隐约地理解有更大的目的藏在背后。
既然如此,扬羽的贞节也就没有意义,让他取走也没有不妥。

一开始还在为了背德乱伦而纠结不安的少年,在成为男人的现在,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庶出的妹妹是父亲给予他最好的礼物。

对父亲提出请求的幸彦,得到的回答非常简单。
只要他结婚了,就可以任意享受扬羽的身体了。
一直以来因为扬羽的关系,对结婚有抗拒意识的幸彦,对婚姻马上一口答应,半点意见都没有。

武家的婚姻本来就是由父母上司决定,他们没有抗拒的权力,只是每晚抱着扬羽,让幸彦产生了就算不用结婚也无所谓的心情。

只要结婚就可以得到扬羽,这样的心情让他匆促办了婚礼,草草结束连新娘的脸都没看清楚的初夜,就奔来他每晚春宵的房间。

过了这么多年,他终于能亲手摘下自己所培养的花蕾,让她更加艳丽地绽放了!

“啊……”
膨胀男根进入少女花穴的瞬间,前所未有的拓开与温度,让扬羽也忍不住昂起头,小手抓紧了身下被子的同时,双脚却分得更开,本能地诱导男人的更加深入。

已经充分准备好的扬羽的身体,男根的进入并不困难,甚至顺畅的没有半点不适,却仍旧有着处女被用力拓开,娇嫩内壁努力抵抗,雄伟阳物被完整包覆的快感。

虽然外表看起来成熟了,不过扬羽终究还是个十三岁的少女,深处十分僵硬,需要男人一再的灌溉让她艳丽绽放。

按著扬羽的大腿,幸彦像是个初更人事的少年,停不下欲望地,尽情蹂躏身下少女,听着她没有半点痛苦,娇媚煽情的呻吟。

“兄长…大人……扬羽……好奇怪……”
尽可能地分开双腿让男人更深入,激烈拍打的结合之处不断喷出打成绵密泡泡的淫液,混合了少女落红变成了粉红色地落在床上,与之前的唇舌手指截然不同的快感席卷著少女意识,忍不住扭起腰催动着男人射精。

“舒服吗?”

“舒服……扬羽好舒服………”
被教导了床笫间不需要羞耻心,少女一直都率直地表达自己的需要,殊不知这是被刻意教导的淫荡。
“还要……扬羽还要……”
双眼迷濛地搂住头上的男人,少女本能的知道她所渴望的东西,是只有男人可以给予。

在同父异母的兄长怀中,扬羽终于体验了第一次由男人带来的快感。饥渴已久的少女子宫,仿佛是要榨取他的一切般,不断吸吮著射精后仍旧坚挺的男人。

瘫软在床上,小脸红艳满足微笑的少女,终于占有了妹妹的满足感,让幸彦觉得这里才是他真正的新婚初夜。

“……扬羽,把屁股分开。”
鬼迷心窍般,幸彦想要将扬羽的一切,在今晚全部得到手。

被训练妥当的少女乖巧地转过身,像小母狗般立起膝盖,照着父兄一直以来教导的方法,小手分开了自己的臀肉,将隐藏在其中小小菊蕾呈现出来。

这数年来的调教,男人们已经将她身上所有的地方都开发了个遍,少女被训练成全身上下都可以取悦男人,承受他们欲望的容器了。

带有少女淫液的男根,仅仅只有一点抵抗的,偌大肉棒轻易穿入少女饱经训练的菊蕾,比先才更强的抵抗感,对身强力壮的青年来说也不是问题,一个挺腰就没入到底,少女娇喘回荡在房中,听不出半点痛苦。

握著扬羽纤腰,男人汗水滴下,在少女裸背上与她的薄汗合而为一,一如他们纠缠不休的未来般。

一旦品味了禁忌的味道,就再也无法回到令人爱怜的过去了。

 

后记

吉原白夜谭 子世代首篇
其实这根本就是原创了
大家当禁忌小黄文来看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