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永夜譚 柘榴之章 その1 赤くに染める夜 R18

吉原永夜譚 柘榴之章

その1 赤くに染める夜

 

永夜譚後續

父女 兄妹 亂倫
少女調教

有不快描寫

雷者請自行迴避

 

 

 

夜幕低落的亥時,青年只穿著一襲裡衣,腰帶鬆垮地隨意繫住衣服,在偌大的武家宅邸中快步地往自己的目的地前進。

他是鷹尾幸彥,坐擁8000石官拜南町奉行的大身旗本鷹尾家的嫡子。
今天是他的婚禮,照理說現在他應該正在新房中,與新婚妻子享受夫妻之歡的男人,卻在這無月之夜,連燈火都沒有點,藉著南町奉行邸守夜的燈火,前往離新房有點距離的主屋,家主南町奉行的房間。

他的腳步,在離主屋有一點距離的偏房停了下來,這裡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揚羽的房間。
其中燈火通明,是房內主人尚未入睡的證明。

在這樣的深夜,兄長獨自一人來到未出嫁妹妹房間,這令人不可思議的行為,在鷹尾家已經見怪不怪了。

「打擾了。」

「進來。」
回應他的是威嚴有力的中年男人低聲,縱然臉上有掩不住的喜意,他還是遵守規矩禮儀地跪下拉開門,迫不及待地踏入房中。

房內的景象,如他第一次所見地令人目瞪口呆,但他已經不會被嚇到了。

他庶出的妹妹揚羽,散開了烏黑亮麗的長髮,一絲不掛地坐在父親南町奉行的腿上,大大張開的雙腿之間,奉行粗糙手指正在淫虐著少女腿間嬌嫩花瓣。
雪白肌膚染上一層豔麗粉紅,端正精緻的小臉上有著不符年齡的媚態,粉嫩小嘴隨著腿間黏稠水聲嗚噎淫喘,浪蕩地扭著纖腰勾引男人,發育起來的胸部誘人晃動著。

比他的新婚妻子還要小幾歲的妹妹,卻有著比她還要性感魅惑的女人身體,這都是這幾年來,他們父子一起培育澆灌起來的花朵。

想到這幾年來每晚每晚都恣意貪享的柔軟肌膚,今晚終於可以完全得到她,幸彥的下半身又更加燥熱了起來。

「父親大人,我照約定來取得揚羽的初夜。」

「今晚就把揚羽變成真正的女人。」
奉行抽出在女兒體內一直攪動的手指,武士握刀充滿硬繭的粗大手指,上面全都是少女的淫蜜,將手指靠近懷中的少女,她沒有猶豫地馬上伸出小舌,乖巧地舔吮著男人手指,小小舌尖靈活轉動,纏繞男人手指,將他給清理乾淨。

這連吉原頂級花魁都會自嘆不如的舌技,天真爛漫的少女稚氣中散發出女人媚態,誰能想像這是一位養在深閨的武家公主。

「揚羽,高興吧,今晚終於可以如妳所願了。」
愛撫著少女嬌嫩肌膚,奉行極為滿意自己對女兒的教導。

「是的,父親大人。」
歡樂甜笑的揚羽,隨著年紀的成長,她跟母親越來越相像,更是讓奉行寵愛一笑。
「揚羽已經快要受不了了。」

「去吧,對妳哥哥說。」
拍拍女兒的頭,這副疼愛女兒的父親表現,更讓一切顯得詭異。

揚羽從奉行身上站起,明明才十三歲的少女,已經發育的非常良好,漂亮鼓起的胸部和雪白俏起的臀部,纖細腰肢晃動著,唯一表露她的年齡的,是她潔白光滑的陰戶。

在自己的床上躺了下來,揚羽抱著大腿,將自己的雙腿分開,纖細指尖剝開薄薄屏障,將粉嫩裂縫的一切,全部呈現給站在一旁的兄長欣賞。

「兄長大人,揚羽這裡已經很癢很癢了……請兄長大人疼愛……」
少女指尖撥弄著淌流著花蜜的穴口,分開著穴口讓男人可以連她神秘的深處都一覽無遺。

當然,少女這不知羞恥的浪蕩,也全都是父子兩人的指導。

不是羞恥而是情慾的嬌紅,同父異母妹妹的請求,讓幸彥握住了自己下半身的鼓脹,壓抑住想要一鼓作氣穿透她的衝動。

他埋下頭去,最後一次品嚐妹妹的少女小穴,因為等一下,她就要被自己給變成女人了。

「啊…兄長大人……」
昂著頭,揚羽小腳不依地顫抖,撒嬌般地扭著纖腰。
「揚羽要…更深更深的……裡面好癢……」

「等等就給妳…」
舔著少女顫抖小穴,他享受著初夜與最後一夜。

第一次在深夜來到妹妹房間,數年前還是少年的他,對於每晚都需要父親哄睡的妹妹感到可笑。
鷹尾幸彥作為大身旗本嫡子,從小就開始被嚴格訓練教育,像妹妹這般撒嬌行為,他自然是不被允許。
令人羨慕又忌妒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幸彥的壞心情,在每次見到天真爛漫的美麗妹妹時都會煙消雲散,並告訴自己因為是妹妹,遲早要出嫁的女兒,父親的溺愛也是當然的。

直到他在數年前的某一夜,被父親叫喚到了揚羽房間,入眼的事實是讓他發不出聲音的驚嚇。

年僅九歲的揚羽,一絲不掛地趴在父親的腿間,小小的手捧著那個跟她的臉一樣大的跨下陽物,精緻小臉磨蹭著漆黑粗大的男根,非常乖巧地舔舐著。

已經行了成年禮,有了男女經驗的少年,當然理解自己的父親與妹妹在做什麼,而他只是張著嘴發不出聲音,也被這過份駭人的場景嚇得無法動彈。

「幸彥,過來。」
父親的聲音終於是讓他回過神,往前走的腳都在顫抖,一片混亂的腦子不理解父親要他做什麼。

「摸摸揚羽吧。」

「是……」
理智知道這樣是錯的,可是幸彥作為武家嫡子,在這個父權至上的家族中,父親的命令是絕對的,誰都不可違逆,更不要說他身為嫡子被徹底訓練,對父親的話語更是反射性的遵守。

在揚羽身邊坐下,他伸出手輕撫少女肌膚。
那是與他所知道的女人不同,非常細緻柔軟的肌膚,跟高貴的絲綢一樣,令人愛不釋手的感觸。

少年的手從背部,一路緩緩地往少女薄薄的臀部前進,手指猶豫地不知道是否可以觸摸,她散發著熱氣與濕氣的私處。

「想摸哪裡就摸哪裡,這是最棒的女人的肌膚。」

「是…」
某一晚,父親抱著渾身是血又大哭不停的嬰兒回來,據說那是父親所寵愛的吉原花王太夫所生,取名揚羽。

從那一天起,他就有了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不愧是豔冠群芳的吉原太夫的女兒,揚羽從小就粉雕玉琢般的精緻可愛,長大之後肯定是人人想娶的大美人。
作為兄長的他得意洋洋地聽人讚美妹妹,從未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

在父親強烈的壓力下,縱然知道這一切都是錯誤的,他還是伸出了顫抖的指尖,輕撫少女比絲緞還嬌嫩的粉紅花瓣,溼熱感觸讓少年不明原因地乾澀了起來。

大概是他的動作太過生硬,揚羽扭著屁股閃開了些,小女孩委屈地扁扁嘴。
「會痛……」

「哈哈哈,你得多練習對待女人的技巧。」
不為這淫靡氣氛所動,奉行完全是在閒話家常,笑著摸摸女兒的頭。
「揚羽,去給哥哥舔一舔。」

「是的,父親大人。」
被父親吩咐的小女孩非常高興,小臉上的笑容就像要她彈奏一曲般甜美可愛,矮小身軀抱上比她高大許多的兄長,一如平常撒嬌的模樣。

「兄長大人太高了!」
抱著他的腰,少女昂頭抱怨,赤裸肌膚的燙熱體溫,隔著衣服清楚地傳遞給他。

「我、我坐下來…」
被赤裸的妹妹這樣抱著,少年滿臉的不自在,相比女孩的落落大方,男女相異的反應,讓父親的南町奉行哈哈大笑。

「幸彥,這樣看起來你才像處女啊。」

「父親大人,我已經是男人了!」

「很好,那就拿出男人的樣子給我看看。」
手肘壓著大腿,奉行好整以暇地欣賞兄妹的淫戲。

少年才剛坐下來,連衣服都還沒脫,他腿間的硬物就被握住,少女軟弱無骨的小手包覆著他,上下摩擦的掌心充滿了好奇。
「父親大人的比較大呢。」

「我還會長大!」
被女人…還是自己的妹妹率直地說出感想,少年高傲自尊忍不住咆哮回去。

「會跟父親大人一樣大嗎?」

「會更大!」
咬著牙,少年聲音是從牙縫併出。

「我不要。」
噘著嘴的小女孩,對於兄長的答案非常不滿意。
「這樣我的嘴會很酸。」

「傻女孩,妳也會長大就不會酸了。」
當然她精緻美麗的臉就算長大了,粉嫩的櫻桃小嘴也不會變多大,這只不過男人隨口哄她的假話罷了。

「那我要快快長大。」
與她年齡相符,小女孩天真爛漫的笑容,柔軟小手的動作卻極為淫猥,訓練有素的程度讓幸彥知道,父親早就訓練揚羽有好一段時間了。

用小嘴掀開衣服,揚羽趴伏下去,小小粉舌舔著少年仍在發育中,不是那麼黝黑可怖的男根。
靈活舌尖繞著龜頭打轉,輕輕插入一旁包覆的皮中,很少被接觸的地方帶來的刺激,讓少年咬著牙,不在尊敬的父親面前表露出一絲不夠男子氣概的態度。

心裡覺得這樣不對,身體卻誠實的在妹妹口中顫抖,噴射出他的精液,眼睜睜地看著少女吞嚥下去。

現在想起來,恐怕從那個瞬間起,兄妹亂倫的毒種子就被種下,隨著時間逐漸茁壯。

在父親的命令下,幸彥也加入了玩弄揚羽的行列,在禁忌的邊緣上,獨獨沒有跨過最後一線。

由於揚羽還小,必須要等到她的初潮到來才能迎接男人,除了奪走她的處女之外,要做什麼都可以,各種淫戲都可以在女孩身實驗並實踐,天真無垢的少女理所當然地接受了一切,在男人的惡意中吟哦嬌喘,任由身體墮落在官能中。

事情的轉變,是在揚羽初潮到來的十二歲。

在男人們每晚不間斷的玩弄下,揚羽的發育比同年齡的女孩還要好,雖然身高普通,可是她的身體已經有了女人的曲線,初潮也比其他人更早到來,僅僅十二歲就見紅,為了慶祝當天還是吃紅豆飯呢。

成為了女人的揚羽,一切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

已經從只有半個人高的女孩,成長為可以摟抱在懷中的少女,緩慢但確實透出了女人的曲線,膨脹起來的胸部可以在掌中捏玩,成為了女人的揚羽,身體自然地透出勾引男人的氣味,散發出渴望授精的媚態。

兄妹兩人一絲不掛,彼此興奮高昂的性器互相磨蹭,學習在男人身上扭腰起舞的技術的揚羽,忍不住撫摸自己的小腹。
「兄長大人……這裡…好癢呢……」

每晚都被濃密官能給餵養的身體,成熟的子宮卻遲遲得不到應該進入的精液,女人的本能不禁哭泣起來,渴望著眼前的火燙男根來恣意蹂躪,灌滿空虛飢渴的深處。

「再等等……很快就能滿足妳……」
咬著牙,汗水從額邊滴落,他也在忍耐著想要貫穿妹妹嬌嫩小穴的衝動。

用情慾澆灌成長綻放的美麗花蕾,如果不是父親的話,就應該由他親手摘下才對。

是因為他,揚羽才能成長的這麼美麗性感,妹妹的一切自然也是屬於他的!

每晚的濃密交流,成長為大人的幸彥已經無法滿足,白天都會在吉原,或者跟年輕的女傭一起,發洩累積的慾望。

事到如今,幸彥也不覺得父親如此調教揚羽,並不是為了讓她嫁給大人物或進入大奧爭寵,男人隱約地理解有更大的目的藏在背後。
既然如此,揚羽的貞節也就沒有意義,讓他取走也沒有不妥。

一開始還在為了背德亂倫而糾結不安的少年,在成為男人的現在,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庶出的妹妹是父親給予他最好的禮物。

對父親提出請求的幸彥,得到的回答非常簡單。
只要他結婚了,就可以任意享受揚羽的身體了。
一直以來因為揚羽的關係,對結婚有抗拒意識的幸彥,對婚姻馬上一口答應,半點意見都沒有。

武家的婚姻本來就是由父母上司決定,他們沒有抗拒的權力,只是每晚抱著揚羽,讓幸彥產生了就算不用結婚也無所謂的心情。

只要結婚就可以得到揚羽,這樣的心情讓他匆促辦了婚禮,草草結束連新娘的臉都沒看清楚的初夜,就奔來他每晚春宵的房間。

過了這麼多年,他終於能親手摘下自己所培養的花蕾,讓她更加豔麗地綻放了!

「啊……」
膨脹男根進入少女花穴的瞬間,前所未有的拓開與溫度,讓揚羽也忍不住昂起頭,小手抓緊了身下被子的同時,雙腳卻分得更開,本能地誘導男人的更加深入。

已經充分準備好的揚羽的身體,男根的進入並不困難,甚至順暢的沒有半點不適,卻仍舊有著處女被用力拓開,嬌嫩內壁努力抵抗,雄偉陽物被完整包覆的快感。

雖然外表看起來成熟了,不過揚羽終究還是個十三歲的少女,深處十分僵硬,需要男人一再的灌溉讓她豔麗綻放。

按著揚羽的大腿,幸彥像是個初更人事的少年,停不下慾望地,盡情蹂躪身下少女,聽著她沒有半點痛苦,嬌媚煽情的呻吟。

「兄長…大人……揚羽……好奇怪……」
盡可能地分開雙腿讓男人更深入,激烈拍打的結合之處不斷噴出打成綿密泡泡的淫液,混合了少女落紅變成了粉紅色地落在床上,與之前的唇舌手指截然不同的快感席捲著少女意識,忍不住扭起腰催動著男人射精。

「舒服嗎?」

「舒服……揚羽好舒服………」
被教導了床笫間不需要羞恥心,少女一直都率直地表達自己的需要,殊不知這是被刻意教導的淫蕩。
「還要……揚羽還要……」
雙眼迷濛地摟住頭上的男人,少女本能的知道她所渴望的東西,是只有男人可以給予。

在同父異母的兄長懷中,揚羽終於體驗了第一次由男人帶來的快感。飢渴已久的少女子宮,彷彿是要榨取他的一切般,不斷吸吮著射精後仍舊堅挺的男人。

癱軟在床上,小臉紅豔滿足微笑的少女,終於佔有了妹妹的滿足感,讓幸彥覺得這裡才是他真正的新婚初夜。

「……揚羽,把屁股分開。」
鬼迷心竅般,幸彥想要將揚羽的一切,在今晚全部得到手。

被訓練妥當的少女乖巧地轉過身,像小母狗般立起膝蓋,照著父兄一直以來教導的方法,小手分開了自己的臀肉,將隱藏在其中小小菊蕾呈現出來。

這數年來的調教,男人們已經將她身上所有的地方都開發了個遍,少女被訓練成全身上下都可以取悅男人,承受他們慾望的容器了。

帶有少女淫液的男根,僅僅只有一點抵抗的,偌大肉棒輕易穿入少女飽經訓練的菊蕾,比先才更強的抵抗感,對身強力壯的青年來說也不是問題,一個挺腰就沒入到底,少女嬌喘迴盪在房中,聽不出半點痛苦。

握著揚羽纖腰,男人汗水滴下,在少女裸背上與她的薄汗合而為一,一如他們糾纏不休的未來般。

一旦品味了禁忌的味道,就再也無法回到令人愛憐的過去了。

 

後記

吉原白夜譚 子世代首篇
其實這根本就是原創了
大家當禁忌小黃文來看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