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に囁く小夜曲 R18

月に囁く小夜曲

黑執事   2010聖誕紀念 公開

 

「原來您在這裡啊。」
背後傳來セバスチャン無奈的苦笑聲,望著夜空的シエル沒有回頭看他,佇立在原地享受著冬夜的風。

「穿這個樣子在陽台賞夜,可是會受涼的喔,少爺。」
盡責地將溫暖的毛皮披肩批到小小主人肩上,セバスチャン卻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シエル沒有趕他走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站著,任由過涼的風吹散因為派對所聚集在身上的熱氣和酒氣,讓艷紅的小臉不要那麼誘人。

今晚是聖誕夜,即使是一年一次的大節日,對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來說,也不過是日曆上的一個日期罷了。
沒有做什麼特別的準備,打算安靜度過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當預料外的客人來訪時,一切的預定都被打亂了。

「シエル!」
不算嬌小的金髮少女,以衝刺之勢飛奔過來抱住矮小的未婚夫。
粉紅色的裙擺旋轉飄揚著,完全表現出少女的天真爛漫。

在被勒到喘不過氣前,エリザベス終於記得要放開她親愛的未婚夫。
「リジー,妳怎麼會在這裡……」

聖誕夜這樣的日子,應該是一家團圓的美好夜晚。
準備好聖誕布丁、火雞及各式各樣的精緻大餐,在裝飾好的聖誕樹的旁邊,一家人團聚一起交換禮物,或者是在舞會中狂歡一天,是人們享受聖誕節的方式。

エリザベス雖然是她的未婚妻,但是身為侯爵千金又有著溺愛妹妹的哥哥在身邊,像是聖誕節這麼重要的日子,是不可能讓妹妹偷跑出來到其他地方。

「因為シエル都不來啊!」
水汪汪的大眼加上寂寞的嬌嗔,不管是什麼樣鐵石心腸的人都會受到感動,更何況是疼愛她的シエル呢。

雖然是名門大貴族,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只剩下シエル一人和數名傭人,像是聖誕節這樣的日子,只能寂寞一人度過的シエル,讓エリザベス不捨。
在父母的同意下,聖誕節邀請シエル過來用餐,其他的傭人當然也能同行,但卻被シエル給拒絕了。

未來將會成為她的丈夫的シエル,就算以一家人的身分一起度過聖誕節,也沒有什麼不妥,シエル卻怎麼樣都不願意跨過那條線,永遠跟エリザベス維持著親近又疏遠的關係。
想著シエル一個人過聖誕節這種事情,エリザベス就按捺不住擔心的心情,說服了疼愛她和シエル的父親,瞞著嚴厲的母親和兄長來到シエル身邊,想要和她一起慶祝聖誕節。

「唉……リジー,聖誕節是要跟家人一起度過的日子。」
エリザベス有著疼愛她的父母,溺愛她的兄長,寵著她的僕人們,無憂無慮天真爛漫的她,是所有人都想要守護的存在。
聖誕節這麼重要的節日跑到這個冷清的宅邸來,只能說太過於浪費她的青春了。

「シエル跟我不是家人嗎?」
不管是未婚夫也好,親戚身分也好,シエル跟エリザベス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都不算是外人,甚至可以說是家人的存在。

都說到了這個地步,讓シエル完全沒有趕人回去的理由。
重重地嘆了口氣,シエル看了眼站在旁邊的セバスチャン,聰明的他馬上就知道主人的意思。揚起優雅微笑,聰明的執事彎身領命。

雖說本來沒有準備,要從現在開始準備出一個豐盛的家庭派對,對完美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只是,一旦依了エリザベス一次,後面就有無數的第二次要屈服。

典雅端莊的大廳被裝潢地充滿少女氣息,可憐的三傭人被エリザベス耍的團團轉,就連シエル也不例外地,在エリザベス強烈的要求下,換上了所謂可愛的衣服,做著跟平時截然不同的打扮,開始了今晚的聖誕派對。

只不過短短的幾個小時,セバスチャン的巧手就整出了一整桌的精緻佳餚,聖誕節該有的全部都有以外,シエル所喜歡的點心也有好幾種擺在桌上任君挑選。

在エリザベス和三僕人的歡笑聲中,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有了個像是回到從前的聖誕夜的感覺。

牽著エリザベス跳舞,背景是セバスチャン的小提琴,傭人們歡喜感動的視線,如此溫暖的氣氛讓習慣了安靜和孤獨的シエル感到尷尬彆扭,在眾人不注意的時候溜了出去,躲到陽台去讓自己好過一點。

並不是說,討厭聖誕節。
只是,如此和平溫暖的空氣,已經是不再屬於她了。

「少爺,您在這樣下去,會感冒喔。」

「我吹吹風就進去。」
揮揮手,シエル趕著喜歡多管閒事的執事。

「那可不行,您看,都變得這麼冷了…」
大手撫上她的小臉的時候,即使隔著手套都讓人感到溫暖,也才讓シエル意識到自己現在應該很冷。
「不介意的話,就讓我來溫暖您。」
低笑著,セバスチャン扳過她的臉,薄唇就要覆上她的時候,被小手給阻止了。

「別開玩笑了,在這種地方可會被看見啊!」
壓低聲音,シエル斥責著這個無時無刻發情的笨蛋。

「請放心好了,不會有人看見。」
捉住シエル的小手,セバスチャン親吻著。

「胡說八道!」
エリザベス跟傭人們,就在隔著一扇窗戶的室內,只要裡面任何一個人回過頭,馬上就會看到他們在做什麼了。

「呵,那這樣……就看不見了吧。」
大手一伸,將シエル嬌小的身軀禁固在視線的死角;落地窗的旁邊。
在這個地方的話,只要不走出陽台,就不會有任何人看見他們主僕在做什麼。

俊臉極度地貼近,幾乎要吻上去似的距離,讓シエル又再度伸手擋住他。

「別動不動就發情,笨蛋!」
藍眼用力瞪著眼前的男人,シエル怒道。

「難得的聖誕夜,就讓我給小姐一點,特別的禮物吧。」

「禮物?」
嘲笑神的惡魔,居然會想要在這種日子給她禮物,難道是天要下紅雨了?

「是的,讓彆扭的小姐,變得稍微率直一點的魔法………」

微冷的唇貼上她的瞬間,馬上就讓シエル知道,所謂的禮物不過是他偷香的藉口罷了。
這個無時無刻都只知道發情的惡魔,讓シエル在心中嗤著。

即使如此,シエル也沒有推開他。
有點害羞、有點遲疑,當交換著彼此氣息的時候,彆扭的心卻充滿了悸動,溫柔甜美的吻讓人沉溺,小手悄悄地環上了他,讓彼此的交流更加深入。
廝磨的唇舌只感覺得到對方,纏綿的熱氣讓シエル小臉上的粉紅又悄悄爬了回來,沉醉在兩人世界中的他們,完全忘了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和可能會遇到的危險。

在兩人吻得難分難解的時候,室內傳來的震動爆炸聲讓他們一震,回過神來的シエル一臉害羞地用力推開他,對照著セバスチャン無奈的嘆氣,更是讓シエル臉上一熱。

「小姐,這個時候真的是很遺憾。」
意猶未盡地舔著被他吻得微腫的粉嫩紅唇,要是沒有打斷的話,他還想繼續下去的意思。

「有時間說話,還不快去收拾!」
推著俊臉,シエル毫不客氣。

聽剛剛那個聲音,多半是屋子的哪個部分又開了個洞,再多等幾分鐘,可能會連房子都塌了呢。

「繼續就只好等晚上了。小姐您要乖乖在房間等我喔。」

遊刃有餘的笑,讓シエル很紅的臉變得更紅了。
「少囉唆!還不快去!」

「還請容我先失禮了。」
優雅彎身,セバスチャン才有禮退下,讓シエル一個人留在陽台,冰涼的小手摸著自己的艷紅發熱的臉,希望這片燥熱能夠看起來不要那麼顯眼。

 

 

 

 

捧著喜歡的偵探小說坐在床上,シエル努力地將自己的精神集中在文字上,而不是房間中規律的鐘擺聲。

前一次瞄時鐘的時候,是深夜十一點二十三分,現在再看一次,多半連五分鐘都沒過吧。
煩躁的時候對就連時鐘的聲音都感到厭煩,シエル不禁在心中氣惱那個要她等的笨男人。

說什麼要她乖乖等…這笨得要死的傢伙,不會手腳快一點啊!

說回來,她又為什麼要聽那傢伙的話,乖乖地等他回來啊!
氣悶地將手中的書給扔開,シエル懊惱地趴在自己床上,不斷地告訴自己,她是為了要等沐浴更衣才這樣熬著不睡,絕對跟那個傢伙的惡作劇沒有任何關係。
雙唇現在似乎還殘留著他的溫度和氣息,讓シエル更火大地翻過身,抱著枕頭生悶氣。

就這樣等著等著,不習慣熬夜,且今天的派對已經消耗了她很多體力,シエル強睜的眼皮就這樣緩緩落下,沒過幾分鐘就透出落入安眠的呼吸聲。

過了十數分鐘來到房間的セバスチャン,看到不蓋被子就這樣沉沉睡去的小小主人,無奈地苦笑了。
要不是房中壁爐的火持續燃燒著,將冬夜的房間烘烤地感覺不到冬天的氣息,像她這樣睡可絕對會感冒的呢。

看到丟在一旁的書,セバスチャン的苦笑轉成了微笑。

沒想到シエル真的會乖乖地等著他,該說是這傲慢主人難得的小進步,抑或是……魔法的小功用呢?

在シエル身邊坐下,大手輕梳著她藍灰的頭髮。
「小姐,讓您久等了。」

「嗯……セバスチャン……」
揉著眼睛坐起身來,シエル沒想到自己真的睡著了。

「途中廚房差點又要被拆了,整理多花了點時間,真是非常抱歉。」
報告著遲到的理由,理所當然到無法生氣的藉口,讓シエル的眼眸無法發覺地黯了下。

「……是嗎,辛……」
話說到一半,一股突然的悸動感讓她停下了聲音,氣息就這樣梗在喉頭。

「小……」
不尋常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輕問,

「你這混帳!!」
突然的高分貝連セバスチャン也嚇了一跳,不尋常哦用詞也用習慣著シエル紳士淑女形象的他,不自覺露出詫異的表情。
「既然約了我,就應該馬上過來才對!廚房那種東西,就算明天再修房子也不會塌下來!每次每次都這樣,挑逗玩弄之後就把我給放著………只要抓到一點空檔就知道去陪貓玩!要知道,你是我的執事,是屬於我的!只要想著我,把我的事情放在第一就好了!」

一口氣吼完讓彼此兩人都尷尬著內容,シエル瞬間爆紅了臉,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藏在內心深處的事情,會一口氣全部說了出來。

她不想說……
也不能說的啊!!

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一臉訝然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翻過身去,羞紅的小臉埋入枕頭中。
「滾出去!」

「呵,那可不行呢。」
感覺的到背後的溫度和體重,更讓シエル將臉埋的更深,幾乎連呼吸都沒辦法了。
「沒想到…小姐您想著這麼可愛的事情,真是太讓我高興了。」

「閉嘴!」
羞恥地將臉埋在枕頭中,連耳根都紅的樣子,可愛到讓セバスチャン一口咬了上去,沿著輪廓細細舔吻著。

「啊、不……」
因為羞恥而想要拒絕的話語,也是一樣梗在喉嚨,順利發出的聲音卻又是讓她羞恥尷尬的話語。
「不、不夠…只是這樣……」

傲慢害羞,總是口是心非,這樣的自己シエル也非常清楚。
許許多多因為自尊的關係,只會隱藏在心中深處的話語,不曉得為什麼現在一口氣無法遮掩地全部都說了出來。
變得這麼率直的自己,簡直就………

想到這裡,シエル靈機一動地坐起身來。

「你這混帳!」
柔軟的枕頭毫不留情地往セバスチャン的俊臉上打下。
「是不是你…你做了什麼手腳?」

「我嗎?」
セバスチャン拿下枕頭,一往如昔地微笑著;雖然那笑容在シエル眼中根本就像是頭偷了腥的的貓。
「我並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沒有…?」
見鬼的沒有!
會讓她這樣除了惡魔的小把戲以外,還會有什麼……

「你說,你送的那個禮物,是什麼東西?」
聲音降到冰點,シエル審問著。

「啊啊,您是說,那個讓小姐您變得率直一點的小魔法嗎?」
セバスチャン毫不掩飾自己的愉快,沒想到這種小把戲,對口是心非的主人,會有這麼好的效果,而且讓他聽見了愉快的事情。

「混帳!就是你這可惡的小把戲!」
變得率直……換句話說,就是任何事情都不能藏在心中,這樣的認知讓シエル的小臉由羞恥轉成了氣憤。
惡魔不愧是惡魔,就知道耍這種小把戲!

「哎呀哎呀,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魔法。聖誕夜是個奇蹟的夜晚,所以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情,也不是令人奇怪的事情。」

「從你的口中聽見奇蹟兩字,還真讓人作嘔。」
毫不留情地冷哼回去,只是她的諷刺對心情大好的セバスチャン來說,就連小貓的爪子都不是。

「只是,很令人高興呢。」
伸出手,將嬌小的シエル整個摟入懷中,突然的親密讓シエル推著。

「關於這種事情,小姐您可以對我更任性,撒嬌一點啊。您總是…太過於壓抑了。」

「這種事情…說不說都無所謂吧。」
傲慢也好,自尊也好,少女的矜持也好,這種事情不管怎麼樣都說不出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低劣的惡魔變成她的唯一,在心中的地位愈來愈重要,強烈到幾乎要超越一切。
就因為如此,才不能讓惡魔知道,她心中真正的想法。

「請不用擔心,不管任何時候,您都是我唯一的存在,我的眼中已經除了您以外什麼都看不進去了。」

「騙人…」
即使口中說著如此讓人心動的甜言蜜語,惡魔所期望的也不是她,而是她的靈魂。

「呵,我是不會說謊的。」
盪漾著溫柔的紅茶色眼眸,會讓人覺得,就算是說謊也無所謂了。
「我無時無刻心中都只有您的存在,如果這樣還是會讓您感到不安的話……就由我來滿足您,讓您除了我以外,什麼都不能想的程度。」
吻著紅透的粉嫩耳朵,輕顫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笨蛋…」
小手緊抓著黑色外套,シエル嗔著。

耳邊聽得見他的低笑聲,隨著他的力氣兩人雙雙倒在床上,閃爍的紅眸讓シエル臉上更熱。

平常習慣著口是心非地推拒的她,現在半個字都不敢多說,深怕一不小心又說出多餘的話。

這種聖誕禮物……還真的是多管閒事到,一點都讓人高興不起來呢。

再一次吻下的唇,比先前更加的炙熱,變換著角度廝磨嫩唇,舌尖糾纏交換著彼此的呼吸和味道,酥麻暈眩的感覺讓シエル除了他以外什麼都感覺不到,就連自己的手環上了他,衣服被解開的事情都意識不到。

「…セバスチャン……還要……」
因為魔法的關係變得率直的シエル,不像平常那樣欲迎還拒,而是誠實地跟セバスチャン撒嬌。
帶著情潮霧氣的藍紫雙眼直直地望著他的樣子,可是比任何的一切都讓セバスチャン來得無抵抗力,這樣誠實的シエル讓他在心中暗叫不妙,那小小的魔法,反而有讓他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感覺了。

誠實地跟他撒嬌的小姐,會讓他無法招架地,失去理智除了貪婪她以外什麼都無法思考。

禮服下的白嫩肌膚,有著他日夜疼愛所留下的薔薇色痕跡。
還在發育途中的身體,還像是少年一樣纖瘦,只有微挺的胸和柔軟的少女曲線,透出許些女性氣息。

不只是小臉燙紅,粉嫩身軀也透出醉人的粉紅色澤,頂上的深色蓓蕾已經如同櫻桃般硬了起來,讓他低頭吻下。
濕潤粗糙的舌尖舔弄著,牙齒輕咬的瞬間,無法忍耐的甜美喘息直接溢出。

除了舒服和還要以外,說不出其他話語的シエル,每一個吐息都在崩塌著セバスチャン的理智,讓セバスチャン一邊愛撫著她,一邊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反省。

「セバスチャン!」
突然他的臉被抓住,迎上他的是充滿著怒氣的異色雙眼。
「再不認真一點,就給我滾下去!」

「小姐…」

「你是屬於我的,只要專心看著我就好了!」
既然說不出口是心非的話,那就乾脆誠實地說出她隱藏的真心。

怒瞪的雙眸中依舊有著難以隱藏的害羞,說到這個地步已經是害羞傲慢的シエル最大的限界了。

「說這麼可愛的話,您明天會起不了床呢。」
親手將他理性的線給拔斷的シエル,就算有エリザベス在家中作客好了,セバスチャン也會讓她好幾天下不了床。

「那要,你先有這能耐才行。」
嬌嫩的身軀磨蹭著他,特別是他已經高高鼓起的腿間,在小貓刻意玩火下,更是膨脹到要從褲子裡面衝出來似的。

「呵,可別跟我哭著討饒呢,小姐。」
埋下身吻著已經情潮氾濫的粉紅花園,小手抓住他的黑髮,高聲喘息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微笑,靈活的唇舌更加深入。顫抖著纖腰,シエル很快就迎向了小小的高峰。

「是的,就是這樣…用您的全身來感覺我,用我的一切來滿足您,除了我以外什麼都沒有的世界……」
在耳邊吐著近乎告白的愛語,堅挺的炙熱在濕潤的入口摩擦著,每一下接觸都讓シエル的腰跳了一下,期待後續的事情。

「……セバスチャン…」
呼喚聲是最後的信號,允許他挺入窄小的緊窒,充實感讓シエル嬌喘,和他的韻律一起扭著纖腰,取悅著彼此。

所有阻隔兩人的布料都全部都扔開,赤裸溫暖的肌膚摩擦的感覺,更讓シエル的體溫上升了不少。

不夠長的腿只能勾著他,張到極限的腿讓他可以每一下都確實地撞擊到最深處,迴蕩在室內的嬌喘雖然還有著少女的生嫩,但已經確實是女人的聲音了。

激烈狂野,卻又小心翼翼地怕弄傷了懷中的人兒,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雖然是種折磨,但他卻樂此不疲。

不斷抽搐的內部吸吮著他,是她快要攀爬到頂點的信號。
過於甜美的感覺讓他因忍耐而滴下細汗,淺出深入地韻律像是要逼瘋人似的,一身白嫩已經染上了嬌豔的粉紅,藍灰色的頭髮甩動著,嬌吟的聲音已經讓人無法辨認內容,除了惡魔那靈敏的耳朵以外。

「…啊、啊……セ、バスチャン……」
哭喊的聲音讓他的手更加用力地環住她,シエル的小手也抱緊著他,指甲在他的背上留下了痕跡。
「………一、一起……要、一起……」

「再忍耐一點,我的小姐。」
吻著汗濕的髮鬢,セバスチャン腰上的動作越來越快。

「啊啊啊!!」
在シエル終於是忍耐不住到達高潮的瞬間,也同時感覺到,頂在內部的他的釋放。燙熱的慾望併發在她的深處,像是要灌滿她似的,一陣一陣地,不斷地流入她的子宮內。

シエル平撫著呼吸,不管是她還是セバスチャン,彼此都沒有分開的意思,糾纏著彼此在大床上。

「小姐,您還可以嗎?」
即使解放也依舊沒有失去硬度的熱,輕輕地在柔軟的內部動著。

「………不是說,別跟你哭著討饒嗎?」
即使像個主人似的嘴硬,少女的部分還是害羞地不敢跟紅茶色的眼對望,矛盾的可愛讓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微笑。

「既然小姐您都這樣允許了,那我就不客氣囉。」

「囉唆!」
埋在溫暖的懷中,シエル嬌斥著。

被稱為奇蹟之夜的漫漫長夜,對兩人來說,從現在才要開始。

當然,那所謂聖誕禮物的小小魔法,在聖誕夜之後就消失是シエル所不知道的事情。
而セバスチャン之後被下了不准對她用所謂的魔法的命令,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後記:

聖誕夜又名奇蹟夜,誠實地說出那些話的小姐,本身就是奇蹟了~

不喜歡聖誕節的黑主僕,還是希望他們有個歡樂的聖誕節~

 

澪雪 拜 26 Dec 2010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