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に嗫く小夜曲 R18

月に嗫く小夜曲

黑执事   2010圣诞纪念 公开

 

“原来您在这里啊。”
背后传来セバスチャン无奈的苦笑声,望着夜空的シエル没有回头看他,伫立在原地享受着冬夜的风。

“穿这个样子在阳台赏夜,可是会受凉的喔,少爷。”
尽责地将温暖的毛皮披肩批到小小主人肩上,セバスチャン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シエル没有赶他走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着,任由过凉的风吹散因为派对所聚集在身上的热气和酒气,让艳红的小脸不要那么诱人。

今晚是圣诞夜,即使是一年一次的大节日,对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来说,也不过是日历上的一个日期罢了。
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准备,打算安静度过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当预料外的客人来访时,一切的预定都被打乱了。

“シエル!”
不算娇小的金发少女,以冲刺之势飞奔过来抱住矮小的未婚夫。
粉红色的裙摆旋转飘扬著,完全表现出少女的天真烂漫。

在被勒到喘不过气前,エリザベス终于记得要放开她亲爱的未婚夫。
“リジー,妳怎么会在这里……”

圣诞夜这样的日子,应该是一家团圆的美好夜晚。
准备好圣诞布丁、火鸡及各式各样的精致大餐,在装饰好的圣诞树的旁边,一家人团聚一起交换礼物,或者是在舞会中狂欢一天,是人们享受圣诞节的方式。

エリザベス虽然是她的未婚妻,但是身为侯爵千金又有着溺爱妹妹的哥哥在身边,像是圣诞节这么重要的日子,是不可能让妹妹偷跑出来到其他地方。

“因为シエル都不来啊!”
水汪汪的大眼加上寂寞的娇嗔,不管是什么样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受到感动,更何况是疼爱她的シエル呢。

虽然是名门大贵族,但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只剩下シエル一人和数名佣人,像是圣诞节这样的日子,只能寂寞一人度过的シエル,让エリザベス不舍。
在父母的同意下,圣诞节邀请シエル过来用餐,其他的佣人当然也能同行,但却被シエル给拒绝了。

未来将会成为她的丈夫的シエル,就算以一家人的身分一起度过圣诞节,也没有什么不妥,シエル却怎么样都不愿意跨过那条线,永远跟エリザベス维持着亲近又疏远的关系。
想着シエル一个人过圣诞节这种事情,エリザベス就按捺不住担心的心情,说服了疼爱她和シエル的父亲,瞒着严厉的母亲和兄长来到シエル身边,想要和她一起庆祝圣诞节。

“唉……リジー,圣诞节是要跟家人一起度过的日子。”
エリザベス有着疼爱她的父母,溺爱她的兄长,宠着她的仆人们,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她,是所有人都想要守护的存在。
圣诞节这么重要的节日跑到这个冷清的宅邸来,只能说太过于浪费她的青春了。

“シエル跟我不是家人吗?”
不管是未婚夫也好,亲戚身分也好,シエル跟エリザベス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不算是外人,甚至可以说是家人的存在。

都说到了这个地步,让シエル完全没有赶人回去的理由。
重重地叹了口气,シエル看了眼站在旁边的セバスチャン,聪明的他马上就知道主人的意思。扬起优雅微笑,聪明的执事弯身领命。

虽说本来没有准备,要从现在开始准备出一个丰盛的家庭派对,对完美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只是,一旦依了エリザベス一次,后面就有无数的第二次要屈服。

典雅端庄的大厅被装潢地充满少女气息,可怜的三佣人被エリザベス耍的团团转,就连シエル也不例外地,在エリザベス强烈的要求下,换上了所谓可爱的衣服,做着跟平时截然不同的打扮,开始了今晚的圣诞派对。

只不过短短的几个小时,セバスチャン的巧手就整出了一整桌的精致佳肴,圣诞节该有的全部都有以外,シエル所喜欢的点心也有好几种摆在桌上任君挑选。

在エリザベス和三仆人的欢笑声中,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有了个像是回到从前的圣诞夜的感觉。

牵着エリザベス跳舞,背景是セバスチャン的小提琴,佣人们欢喜感动的视线,如此温暖的气氛让习惯了安静和孤独的シエル感到尴尬别扭,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溜了出去,躲到阳台去让自己好过一点。

并不是说,讨厌圣诞节。
只是,如此和平温暖的空气,已经是不再属于她了。

“少爷,您在这样下去,会感冒喔。”

“我吹吹风就进去。”
挥挥手,シエル赶着喜欢多管闲事的执事。

“那可不行,您看,都变得这么冷了…”
大手抚上她的小脸的时候,即使隔着手套都让人感到温暖,也才让シエル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很冷。
“不介意的话,就让我来温暖您。”
低笑着,セバスチャン扳过她的脸,薄唇就要覆上她的时候,被小手给阻止了。

“别开玩笑了,在这种地方可会被看见啊!”
压低声音,シエル斥责著这个无时无刻发情的笨蛋。

“请放心好了,不会有人看见。”
捉住シエル的小手,セバスチャン亲吻著。

“胡说八道!”
エリザベス跟佣人们,就在隔着一扇窗户的室内,只要里面任何一个人回过头,马上就会看到他们在做什么了。

“呵,那这样……就看不见了吧。”
大手一伸,将シエル娇小的身躯禁固在视线的死角;落地窗的旁边。
在这个地方的话,只要不走出阳台,就不会有任何人看见他们主仆在做什么。

俊脸极度地贴近,几乎要吻上去似的距离,让シエル又再度伸手挡住他。

“别动不动就发情,笨蛋!”
蓝眼用力瞪着眼前的男人,シエル怒道。

“难得的圣诞夜,就让我给小姐一点,特别的礼物吧。”

“礼物?”
嘲笑神的恶魔,居然会想要在这种日子给她礼物,难道是天要下红雨了?

“是的,让别扭的小姐,变得稍微率直一点的魔法………”

微冷的唇贴上她的瞬间,马上就让シエル知道,所谓的礼物不过是他偷香的借口罢了。
这个无时无刻都只知道发情的恶魔,让シエル在心中嗤著。

即使如此,シエル也没有推开他。
有点害羞、有点迟疑,当交换著彼此气息的时候,别扭的心却充满了悸动,温柔甜美的吻让人沉溺,小手悄悄地环上了他,让彼此的交流更加深入。
厮磨的唇舌只感觉得到对方,缠绵的热气让シエル小脸上的粉红又悄悄爬了回来,沉醉在两人世界中的他们,完全忘了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和可能会遇到的危险。

在两人吻得难分难解的时候,室内传来的震动爆炸声让他们一震,回过神来的シエル一脸害羞地用力推开他,对照着セバスチャン无奈的叹气,更是让シエル脸上一热。

“小姐,这个时候真的是很遗憾。”
意犹未尽地舔著被他吻得微肿的粉嫩红唇,要是没有打断的话,他还想继续下去的意思。

“有时间说话,还不快去收拾!”
推著俊脸,シエル毫不客气。

听刚刚那个声音,多半是屋子的哪个部分又开了个洞,再多等几分钟,可能会连房子都塌了呢。

“继续就只好等晚上了。小姐您要乖乖在房间等我喔。”

游刃有余的笑,让シエル很红的脸变得更红了。
“少囉唆!还不快去!”

“还请容我先失礼了。”
优雅弯身,セバスチャン才有礼退下,让シエル一个人留在阳台,冰凉的小手摸著自己的艳红发热的脸,希望这片燥热能够看起来不要那么显眼。

 

 

 

 

捧著喜欢的侦探小说坐在床上,シエル努力地将自己的精神集中在文字上,而不是房间中规律的钟摆声。

前一次瞄时钟的时候,是深夜十一点二十三分,现在再看一次,多半连五分钟都没过吧。
烦躁的时候对就连时钟的声音都感到厌烦,シエル不禁在心中气恼那个要她等的笨男人。

说什么要她乖乖等…这笨得要死的家伙,不会手脚快一点啊!

说回来,她又为什么要听那家伙的话,乖乖地等他回来啊!
气闷地将手中的书给扔开,シエル懊恼地趴在自己床上,不断地告诉自己,她是为了要等沐浴更衣才这样熬著不睡,绝对跟那个家伙的恶作剧没有任何关系。
双唇现在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和气息,让シエル更火大地翻过身,抱着枕头生闷气。

就这样等著等著,不习惯熬夜,且今天的派对已经消耗了她很多体力,シエル强睁的眼皮就这样缓缓落下,没过几分钟就透出落入安眠的呼吸声。

过了十数分钟来到房间的セバスチャン,看到不盖被子就这样沉沉睡去的小小主人,无奈地苦笑了。
要不是房中壁炉的火持续燃烧着,将冬夜的房间烘烤地感觉不到冬天的气息,像她这样睡可绝对会感冒的呢。

看到丢在一旁的书,セバスチャン的苦笑转成了微笑。

没想到シエル真的会乖乖地等着他,该说是这傲慢主人难得的小进步,抑或是……魔法的小功用呢?

在シエル身边坐下,大手轻梳着她蓝灰的头发。
“小姐,让您久等了。”

“嗯……セバスチャン……”
揉着眼睛坐起身来,シエル没想到自己真的睡着了。

“途中厨房差点又要被拆了,整理多花了点时间,真是非常抱歉。”
报告著迟到的理由,理所当然到无法生气的借口,让シエル的眼眸无法发觉地黯了下。

“……是吗,辛……”
话说到一半,一股突然的悸动感让她停下了声音,气息就这样梗在喉头。

“小……”
不寻常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轻问,

“你这混帐!!”
突然的高分贝连セバスチャン也吓了一跳,不寻常哦用词也用习惯着シエル绅士淑女形象的他,不自觉露出诧异的表情。
“既然约了我,就应该马上过来才对!厨房那种东西,就算明天再修房子也不会塌下来!每次每次都这样,挑逗玩弄之后就把我给放著………只要抓到一点空档就知道去陪猫玩!要知道,你是我的执事,是属于我的!只要想着我,把我的事情放在第一就好了!”

一口气吼完让彼此两人都尴尬著内容,シエル瞬间爆红了脸,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藏在内心深处的事情,会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

她不想说……
也不能说的啊!!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脸讶然的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翻过身去,羞红的小脸埋入枕头中。
“滚出去!”

“呵,那可不行呢。”
感觉的到背后的温度和体重,更让シエル将脸埋的更深,几乎连呼吸都没办法了。
“没想到…小姐您想着这么可爱的事情,真是太让我高兴了。”

“闭嘴!”
羞耻地将脸埋在枕头中,连耳根都红的样子,可爱到让セバスチャン一口咬了上去,沿着轮廓细细舔吻著。

“啊、不……”
因为羞耻而想要拒绝的话语,也是一样梗在喉咙,顺利发出的声音却又是让她羞耻尴尬的话语。
“不、不够…只是这样……”

傲慢害羞,总是口是心非,这样的自己シエル也非常清楚。
许许多多因为自尊的关系,只会隐藏在心中深处的话语,不晓得为什么现在一口气无法遮掩地全部都说了出来。
变得这么率直的自己,简直就………

想到这里,シエル灵机一动地坐起身来。

“你这混帐!”
柔软的枕头毫不留情地往セバスチャン的俊脸上打下。
“是不是你…你做了什么手脚?”

“我吗?”
セバスチャン拿下枕头,一往如昔地微笑着;虽然那笑容在シエル眼中根本就像是头偷了腥的的猫。
“我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有…?”
见鬼的没有!
会让她这样除了恶魔的小把戏以外,还会有什么……

“你说,你送的那个礼物,是什么东西?”
声音降到冰点,シエル审问著。

“啊啊,您是说,那个让小姐您变得率直一点的小魔法吗?”
セバスチャン毫不掩饰自己的愉快,没想到这种小把戏,对口是心非的主人,会有这么好的效果,而且让他听见了愉快的事情。

“混帐!就是你这可恶的小把戏!”
变得率直……换句话说,就是任何事情都不能藏在心中,这样的认知让シエル的小脸由羞耻转成了气愤。
恶魔不愧是恶魔,就知道耍这种小把戏!

“哎呀哎呀,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圣诞夜是个奇蹟的夜晚,所以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也不是令人奇怪的事情。”

“从你的口中听见奇蹟两字,还真让人作呕。”
毫不留情地冷哼回去,只是她的讽刺对心情大好的セバスチャン来说,就连小猫的爪子都不是。

“只是,很令人高兴呢。”
伸出手,将娇小的シエル整个搂入怀中,突然的亲密让シエル推著。

“关于这种事情,小姐您可以对我更任性,撒娇一点啊。您总是…太过于压抑了。”

“这种事情…说不说都无所谓吧。”
傲慢也好,自尊也好,少女的矜持也好,这种事情不管怎么样都说不出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低劣的恶魔变成她的唯一,在心中的地位愈来愈重要,强烈到几乎要超越一切。
就因为如此,才不能让恶魔知道,她心中真正的想法。

“请不用担心,不管任何时候,您都是我唯一的存在,我的眼中已经除了您以外什么都看不进去了。”

“骗人…”
即使口中说著如此让人心动的甜言蜜语,恶魔所期望的也不是她,而是她的灵魂。

“呵,我是不会说谎的。”
荡漾著温柔的红茶色眼眸,会让人觉得,就算是说谎也无所谓了。
“我无时无刻心中都只有您的存在,如果这样还是会让您感到不安的话……就由我来满足您,让您除了我以外,什么都不能想的程度。”
吻著红透的粉嫩耳朵,轻颤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微笑。

“………笨蛋…”
小手紧抓着黑色外套,シエル嗔著。

耳边听得见他的低笑声,随着他的力气两人双双倒在床上,闪烁的红眸让シエル脸上更热。

平常习惯着口是心非地推拒的她,现在半个字都不敢多说,深怕一不小心又说出多余的话。

这种圣诞礼物……还真的是多管闲事到,一点都让人高兴不起来呢。

再一次吻下的唇,比先前更加的炙热,变换著角度厮磨嫩唇,舌尖纠缠交换著彼此的呼吸和味道,酥麻晕眩的感觉让シエル除了他以外什么都感觉不到,就连自己的手环上了他,衣服被解开的事情都意识不到。

“…セバスチャン……还要……”
因为魔法的关系变得率直的シエル,不像平常那样欲迎还拒,而是诚实地跟セバスチャン撒娇。
带着情潮雾气的蓝紫双眼直直地望着他的样子,可是比任何的一切都让セバスチャン来得无抵抗力,这样诚实的シエル让他在心中暗叫不妙,那小小的魔法,反而有让他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了。

诚实地跟他撒娇的小姐,会让他无法招架地,失去理智除了贪婪她以外什么都无法思考。

礼服下的白嫩肌肤,有着他日夜疼爱所留下的蔷薇色痕迹。
还在发育途中的身体,还像是少年一样纤瘦,只有微挺的胸和柔软的少女曲线,透出许些女性气息。

不只是小脸烫红,粉嫩身躯也透出醉人的粉红色泽,顶上的深色蓓蕾已经如同樱桃般硬了起来,让他低头吻下。
湿润粗糙的舌尖舔弄著,牙齿轻咬的瞬间,无法忍耐的甜美喘息直接溢出。

除了舒服和还要以外,说不出其他话语的シエル,每一个吐息都在崩塌著セバスチャン的理智,让セバスチャン一边爱抚着她,一边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反省。

“セバスチャン!”
突然他的脸被抓住,迎上他的是充满著怒气的异色双眼。
“再不认真一点,就给我滚下去!”

“小姐…”

“你是属于我的,只要专心看着我就好了!”
既然说不出口是心非的话,那就干脆诚实地说出她隐藏的真心。

怒瞪的双眸中依旧有着难以隐藏的害羞,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害羞傲慢的シエル最大的限界了。

“说这么可爱的话,您明天会起不了床呢。”
亲手将他理性的线给拔断的シエル,就算有エリザベス在家中作客好了,セバスチャン也会让她好几天下不了床。

“那要,你先有这能耐才行。”
娇嫩的身躯磨蹭着他,特别是他已经高高鼓起的腿间,在小猫刻意玩火下,更是膨胀到要从裤子里面冲出来似的。

“呵,可别跟我哭着讨饶呢,小姐。”
埋下身吻著已经情潮泛滥的粉红花园,小手抓住他的黑发,高声喘息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微笑,灵活的唇舌更加深入。颤抖著纤腰,シエル很快就迎向了小小的高峰。

“是的,就是这样…用您的全身来感觉我,用我的一切来满足您,除了我以外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在耳边吐著近乎告白的爱语,坚挺的炙热在湿润的入口摩擦著,每一下接触都让シエル的腰跳了一下,期待后续的事情。

“……セバスチャン…”
呼唤声是最后的信号,允许他挺入窄小的紧窒,充实感让シエル娇喘,和他的韵律一起扭著纤腰,取悦著彼此。

所有阻隔两人的布料都全部都扔开,赤裸温暖的肌肤摩擦的感觉,更让シエル的体温上升了不少。

不够长的腿只能勾着他,张到极限的腿让他可以每一下都确实地撞击到最深处,回荡在室内的娇喘虽然还有着少女的生嫩,但已经确实是女人的声音了。

激烈狂野,却又小心翼翼地怕弄伤了怀中的人儿,对セバスチャン来说虽然是种折磨,但他却乐此不疲。

不断抽搐的内部吸吮着他,是她快要攀爬到顶点的信号。
过于甜美的感觉让他因忍耐而滴下细汗,浅出深入地韵律像是要逼疯人似的,一身白嫩已经染上了娇艳的粉红,蓝灰色的头发甩动着,娇吟的声音已经让人无法辨认内容,除了恶魔那灵敏的耳朵以外。

“…啊、啊……セ、バスチャン……”
哭喊的声音让他的手更加用力地环住她,シエル的小手也抱紧着他,指甲在他的背上留下了痕迹。
“………一、一起……要、一起……”

“再忍耐一点,我的小姐。”
吻著汗湿的发鬓,セバスチャン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啊啊啊!!”
在シエル终于是忍耐不住到达高潮的瞬间,也同时感觉到,顶在内部的他的释放。烫热的欲望并发在她的深处,像是要灌满她似的,一阵一阵地,不断地流入她的子宫内。

シエル平抚著呼吸,不管是她还是セバスチャン,彼此都没有分开的意思,纠缠着彼此在大床上。

“小姐,您还可以吗?”
即使解放也依旧没有失去硬度的热,轻轻地在柔软的内部动着。

“………不是说,别跟你哭着讨饶吗?”
即使像个主人似的嘴硬,少女的部分还是害羞地不敢跟红茶色的眼对望,矛盾的可爱让セバスチャン愉快地微笑。

“既然小姐您都这样允许了,那我就不客气囉。”

“囉唆!”
埋在温暖的怀中,シエル娇斥着。

被称为奇蹟之夜的漫漫长夜,对两人来说,从现在才要开始。

当然,那所谓圣诞礼物的小小魔法,在圣诞夜之后就消失是シエル所不知道的事情。
而セバスチャン之后被下了不准对她用所谓的魔法的命令,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后记:

圣诞夜又名奇蹟夜,诚实地说出那些话的小姐,本身就是奇蹟了~

不喜欢圣诞节的黑主仆,还是希望他们有个欢乐的圣诞节~

 

澪雪 拜 26 Dec 2010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