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ival 6th Album Dark Pool R18

6th Album Dark Pool

純男性向
調教、過激H

請自行迴避
完整版收錄於單行本

 

 

輸入密碼打開深夜俱樂部隔音良好的大門,少女偶像團體SANIWA嬌俏活潑的甜美歌聲傳了過來,再加上舞台上閃閃轉動的燈光與放映的螢幕,讓貴客們覺得今晚可能又是一場偶像舞台秀。

等定睛一看才發現不對,少女們並沒有在舞台上又唱又跳,倒是像綜藝娛樂節目般,三台健身型運動腳踏車擺在台上,少女們穿著運動裝在努力騎車,螢幕上放映著她們正在努力騎車通過的遊戲畫面。

光是看狀況,實在是無法理解今晚主題的貴客,來到擺著自己桌號的位置上坐下,讓場內唯一的服務生的蜻蛉切送上指定的飲料,好好欣賞舞台上的少少女們。

這一看才不得了,這可不是一般的綜藝節目,而是超尺度的綜藝節目啊!

做著運動打扮的少女們,上半身是露出肚子的緊身運動內衣,穿著短襪和球鞋的她們,獨獨下半身一絲不掛,努力騎著健身車往前衝刺,突破遊戲中的層層關卡。

少女們彼此起落的喘息聲,並不是因為踩踩健身腳踏車太過辛苦,而是她們的腳踏車上有特別機關,在她們努力踏著腳踏車的同時,安裝在腳踏車上的玩具也在她們體內進進出出,背部到臀部性感曲線,雪白俏臀在螢光幕上不斷扭動,這些細節都透過了鏡頭播放在螢幕上,讓貴客們欣賞。

「這些……變態……」
在健身車上的文乃咬牙切齒,卻又無法停下自己的腳,必須要維持著一定速度騎著健身車。

對這些總是又唱又跳的少女偶像來說,必須要有足夠的體力才能維持台上的演出,健身腳踏車對她們來說並不是太困難的運動。

問題是,這該死的變態腳踏車,根本就不是什麼健身用,而是彌彌切丸社長不知道從哪裡弄來,情色舞台用的配件!

座墊上最多可以安裝兩隻淫虐女人的假陽具,隨著車輪的滾動不斷上下搗弄女人身體,是不知道會使用在哪裡的情色玩具。
不過真正惡劣的還不是這個,而是安裝在這台健身腳踏車上的機關。
只要車輪的轉數掉下來,馬上就會釋放出微電流,透過少女們身上貼著的電流貼布刺激她們敏感的地方。

努力維持健身車的轉數,雖然不會有微電流攻擊,但不斷搗弄少女敏感的巨大假陽具,也不是她們消受的了,少女們的嬌喘彼此起落,汗如雨下地讓內衣都濕黏地貼著身體了。

「這好有趣啊。」
看著螢光幕上少女們努力騎車攻略的遊戲,130桌的白西裝客人眼睛閃閃發光,似乎是沒想過如此刺激的遊戲。
「下次的節目能夠參考一下呢。」

「小文乃加油啊!妳最落後呢!」
完全樂在其中136桌的日本號,完全當作綜藝表演,還大聲替文乃吆喝加油。
「最輸的,好像有懲罰遊戲喔。」

「閉嘴,這變態大叔!」
文乃的怒吼混上了自己停不下來的嬌喘,倒像是撒嬌般甜膩可愛。

這場遊戲文乃會是最後一名,是一開始就被決定好的結局。
連同今晚這場表演,也是為了懲罰文乃而特別安排,但貴客們都不知道這個事實,除了日本號與長曾彌社長以外。

事情的發端是兩天前,當少女們知道了這個星期六是俱樂部之夜,古靈精怪的文乃,馬上就提出了一個她覺得很棒的主意。

「我說啊,俱樂部必須要我們三人一起出場吧,如果有其中一個人不能去,妳們覺得如何呢?」
在少女團體SANIWA的公司配給的小公寓裡,少女們聚集在佈置的溫馨可愛的客廳中,文乃壓低聲音說著悄悄話。

深夜俱樂部開始已經有半年以上,文乃也大致摸清楚禰禰切丸社長的作法,是把她們整個團體推出去招待貴客。
既然是作為她們團體活動的一環,那麼當有人不能出席時,這個活動肯定就辦不成,她們也就不用去伺候那些好色大叔了!

「這個……不太好吧……」
第一個反對的,是三人中最膽小怯懦的雪繪。
膽子跟倉鼠一樣大的少女,根本不敢反抗高大的禰禰切丸社長的任何一句話,光是一個眼神都會讓她渾身發抖,更不要說明著與社長對抗的行為,雪繪想都不敢想。

「我也覺得不太好。」
三人中最年長的紫也搖搖頭,反對文乃提出的主意。

什麼身體微恙不能參加,那都是演藝圈大牌才能說的話。
像她們這種演藝圈底層中的底層,不管狀況如何都必須在觀眾面前表現出職業的一面,哪怕發著高燒也要演出,這就是她們少女團體的立場。

而且更重要的是,文乃這對抗的行為,是那個權威性極強的社長最討厭最生氣的行為,這比捋虎鬚還危險的計畫,紫實在是不能贊同。

文乃這不顧後果愛出主意的小腦袋,對上冷酷無情的社長,會發生什麼事實在很難說,讓兩人都苦口婆心勸文乃還是別挑戰。

「不然……妳們想陪那些變態大叔玩嗎?」
文乃尖銳的質問,讓兩人都垂下了眼,抿唇不語。

在深夜俱樂部之中,任由不認識的男人們蹂躪玩弄她們的身體,光是想起那感覺就會讓少女們忍不住顫抖。
可是這份顫抖,與反抗社長的恐懼放在天秤上,讓人不知道該選哪邊才好。

她們兩個都不喜歡,但也不敢去挑戰欺騙社長的後果。

那個身高兩米巨大男人,可以把少女們像小雞般拎起,被高大男人壓在身下,被社長用跟他的身材一樣巨大的肉棒給侵犯的恐怖,至今仍舊留在少女心中,是無法抹滅的痕跡。

看著沉默不語的兩人,文乃伸手攬住她們肩膀。
「放心吧,只是跟社長說我病了而已,不會怎麼樣的!」

「可是……」
文乃說得輕鬆,雪繪顫抖地握住她的手,怎麼樣都無法放心。

「文乃,還是別這樣…」
文乃這倔強的脾氣,已經惹怒過社長不少次,每次也沒有少受罰,紫擔心社長知道真相,肯定會給文乃更可怕的懲罰。

「別擔心,社長沒那麼重視我們的。」
拍拍紫的肩膀,文乃信誓旦旦的保證,仍舊沒有安撫紫的不安。

終於,到了招待日當天早上,文乃從早上就開始裝病,下午就故意聯絡蜻蛉切自己感冒發燒了,不能出席今晚的招待。

接到文乃聯絡的蜻蛉切,對外來說是保鏢兼司機,在深夜俱樂部則是助手的他無法決定狀況,只有趕快聯絡禰禰切丸社長等待指示了。

禰禰切丸親自上門來探視文乃的病情,是誰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畢竟社長已經有幾個月沒有上門來要求她們伺候,平常也只有在公司匆匆見個面,文乃裝病居然驚動社長探視,少女們都慌張掩飾著不安地招待。

「社、社長……」
和蜻蛉切一起來到公寓的禰禰切丸,他超過兩米的高大雄壯身材所帶來的強大威壓感,總是讓少女們忍不住顫抖。

睨了前來開門的雪繪一眼,禰禰切丸就筆直地往文乃房間走去,一點通風報信的時間都沒有。

當禰禰切丸踏入文乃房間時,只見少女乖乖地躺在床上,轉過視線看了來了一眼。
「社長………」

躺在床上的文乃,讓禰禰切丸略為皺了下眉頭,只是太過輕微的反應,根本不會讓人發現。

走到床邊,禰禰切丸伸出手,輕輕覆上文乃的額頭。

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的文乃,和她佯裝虛弱的樣子不同,衣服已經被冷汗給溼透了。
文乃完全沒有想過社長會親自來探病,最近社長可是在忙著新團隊的成立,她們SANIWA的團隊活動也因為個人活動增加而減少,肉眼可見的人氣滑落,卻還驚動社長本人一臉嚴肅地來探病,禰禰切丸渾身散發出的不愉快,文乃也不敢正面接招,只好快快閉上眼睛。

文乃會選擇感冒這個藉口是有原因的。
感冒這種小問題,平時的工作肯定得抱病工作,獨獨深夜俱樂部不一樣,這要跟貴客們親密接觸的行為,她們必須是健康狀態才行。

雖然沒有想過社長會親自光臨,不過文乃既然裝病當然不會太假,也做足準備地偷偷弄高體溫,避免有什麼狀況。

禰禰切丸那一掌可以掐死她的大手,放在額頭倒是頗為溫柔,就在他緩緩挪開,文乃覺得應該是騙過他了的瞬間,蓋著的被子突然被掀開,被子底下兩個大大的熱水袋瞬間無所遁形。

「被子……」
才一張嘴,舌頭就被捏住,用力拉扯舌尖的疼痛讓文乃不能反抗地只能張嘴,舌頭彷彿要被扯下來的疼痛讓她可憐嗚咽。

痛得眼淚都流出來,文乃從床上被拉起,努力伸直身體伸出舌頭,以為舌頭真的就要這樣被扯下來時,禰禰切丸才放開了他的手。
「哼,說謊的孩子。」

癱跪在地上,文乃伸著舌頭喘氣,下巴都是她吞嚥不下的唾液,一臉淚水狼狽不堪。

文乃可憐的模樣,完全打動不了禰禰切丸的鐵石心腸。
「蜻蛉切,晚上照預定送她們過去。」

「社長…」
即使有不好的預感,雪繪也不敢像紫一樣上前去,想要替文乃求情。
「文乃她…只是……」

盛怒中的禰禰切丸根本不理會她們的解釋,就這樣拂袖而去,留下滿室的怒氣讓眾人面面相覷。

懷抱著滿心的不安,少女們和過去一樣,在蜻蛉切的護送下來到了深夜俱樂部的會場。
她們從來不知道這深夜表演在哪裡舉辦,每次都是坐在看不到外面的保姆車之中,來到了某個大樓的地下停車場,搭乘電梯來到沒有窗戶的房間準備。

今天也不例外,她們到達更衣室時,今晚的舞台裝已經準備好了。

三個人的衣服都一樣,適合雪繪尺寸的運動內衣,短襪與運動鞋,獨獨缺了下半身的衣服。

「……該不會,要我們不穿褲子吧!真是難以相信的變態!」
拿著準備好的衣服,文乃紅著臉咒罵。

「好像…是呢……」
連內褲都沒有,光裸著下半身的打扮,雪繪不知道怎麼走出房間比較好。

「這打扮,是要做什麼?」
拿著運動內衣,紫完全想像不了今晚的節目。

想到社長拂袖而去的態度,紫覺得今晚是凶多吉少,不知道會怎麼整治她們。
不是只處罰文乃,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她現在也無法判斷。

少女們換好了衣服,忸怩不安地來到俱樂部的大房間,尚未來到開演時間,大房間中只有中央舞台打著照明,安放在上面的健身腳踏車,讓三人都怔愣了一下。

健身腳踏車對她們來說並不陌生,問題是座位上被安放了粗大的按摩棒,中間那台腳踏車甚至有兩根,經驗豐富的少女們,馬上可以想像今晚的節目了。

禰禰切丸對她們女團,一向是採取連坐式管教,一個犯錯大家一起處罰,讓她們約束彼此不要犯錯。

文乃裝病這件事,當然是三個人都要一起受罰,只是主犯跟共犯受到的懲罰,還是會有些微差距。

「要、要騎這個嗎?」
看著肉色的塑膠玩具,雪繪已經雙腿打顫了。
這麼大的玩具,對她來說太吃力了!

「……社長是這麼吩咐…」
知道一切的蜻蛉切,艱難地回答著問題。

不只是安裝在健身車上的按摩棒,健身車上還拉出了好幾條奇怪的電線,在少女眼中宛如刑具的鐵製物品,教她們忍不住退後一步。

雪繪回過頭,看了一眼跟她們一樣痛苦的蜻蛉切,顫抖小手握緊,知道只能咬牙面對這一切。

如果她們不聽話,俱樂部無法準時開始的話,會連累蜻蛉切也受罰,而且雪繪知道罰起來會比她們更嚴重。
蜻蛉切跟她們不一樣,他是因為欠債賣身給禰禰切丸社長,與她們這些沒有賣斷的女孩子不同,連最後一絲的自由都失去了。

「我知道了。」
咬咬牙,雪繪第一個上前。
她不想因為她們的任性連累了蜻蛉切,她不希望喜歡的男人因為她們受苦。

連最膽小的雪繪都這麼說了,另外兩人也沒有意見,只能默然地接受今晚的跟處罰沒有兩樣的節目。

除了變態健身車以外,文乃還多附贈跳蛋一枚,讓她倔強地哼了一聲,也沒有多說什麼。

騎上健身車,那些奇怪的電線也貼上了身體,分別是大腿內側、胸口、小腹,這些跟低周波按摩器一樣的電流貼片,教人不安卻也不敢多問,因為等一下就會知道了。

待節目實際開始,少女們才理解禰禰切丸社長準備了多可怕的遊戲給她們!

騎健身車突破遊戲,這種結合實際道具的競技遊戲,是時下最流行的玩法,也可以吸引觀眾同樂炒熱氣氛,但少女們面對的,可不是只有螢幕上的遊戲關卡而已。

安裝在健身車上的按摩棒,隨著輪子的轉動在她們體內進出,遊戲中遇到的振動與摔倒,都會讓車子振動,可惡的玩具也會一起顫抖,讓少女們忍不住呻吟。
如果不想讓玩具插入太深,就只能浮起腰部,但這就免不了降低轉速,如此一來身上的貼片就會釋放微電流,刺激敏感的地方。
唯一慶幸的只有,這是模仿著男人陽具形狀製作的按摩棒,沒有奇怪的突點菱角,降低了一點點負擔。

這樣高強度的遊戲,不要十分鐘少女們就已經氣喘吁吁香汗淋漓,咬著牙繼續騎著越發沈重的踏板。

這遊戲最可怕的地方就是,高強度的體力消耗。

只要一放鬆馬上被電流懲罰,電流會一直持續到她們踩起踏板為止,堅持不住的身體會逐漸下滑,巨大的假陽具就會更加深入……直到螢幕上的遊戲跑到終點為止,可怖的循環不會停止。

而且主犯的文乃,不只有前後兩穴都被玩具塞滿,小穴中還塞了一顆會放出微電流的跳蛋,她停不下來的尖叫,更是增加了觀眾們的嗜虐心。

要是哭著祈求原諒,可能還會被同情。
偏偏文乃就是倔強,寧願咬牙熬過懲罰,也堅決不討饒,代表著她不願意跟禰禰切丸低頭的決心。

舞台上的強光,連少女雪白肌膚上的汗珠都十分清晰。
豆大的汗水不斷滑落,滾入被小一號的內衣給擠起的乳溝中,汗溼的運動內衣已經變得透明,突起的粉色乳尖性感搖晃,少女們的肌膚也染上美麗櫻色,用力騎車扭著白嫩小屁股,肉色玩具蹂躪著紅豔花瓣,連淌流淫蜜也清楚播放,她們堅持忍耐惡劣遊戲那可憐喘氣的模樣,教男人心癢難耐。

不知道是不是非得要三個人都通關遊戲,文乃的尖叫哀喘讓兩人都揪緊了心,滿腦子都想著趕快結束,別讓文乃繼續受苦了。

「居然是小雪繪領先啊,真意外。」
舒服地靠在寬敞的單人沙發上,大般若瞇眼欣賞螢幕上少女揮汗如雨,雪白肌膚透出健康粉色的豔麗模樣,讓人想要伸手摸摸。

三人之中運動神經最好的是文乃,柔軟度最高的是紫,這樣的遊戲居然是雪繪領先,實在是不可思議。

「別這麼說,小雪繪的長腿在這時候很有優勢的。」
對少女團體毫無興趣的長船組組長光忠,也是在這個深夜俱樂部之後,成為了她們的粉絲,開始接觸她們的表演。

不得不說,深夜俱樂部也確實替她們增加了一些粉絲。

這類型的舞台,攝影機一般是放在前面,主要是拍選手的表情,和一點點福利的胸部畫面。
深夜俱樂部則是在少女們的背後也架設了攝影機,騎著健身車俏臀扭擺的模樣,粉嫩小穴吞吐著玩具的樣子,都全部映照在大螢幕上供貴客欣賞。

基於禮貌,平常不能盯著少女可愛的屁股的男人們,現在螢幕上大剌剌地播放著她們扭腰搖乳的畫面,還有少女們不斷起落的呻吟,真是讓人羨慕起那根安裝在座椅上的玩具了。

「啊……嗚………呀啊!」
一直放出微電流的跳蛋,就算是文乃也招架不住地泣吟起來,不自覺放慢下來的雙腳,讓其他的電流貼片也發動起來,竄流全身的電流刺痛教她只有悲鳴的份。

「文乃!」

看著只能趴在健身車上喘氣,根本一動也不動的少女,雪繪跟紫都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卻也不能伸手救她。

文乃那台健身車的輪子已經完全停下,她的身體還在不規則地抽搐,恐怕就是身上那些貼片在做怪,不讓她好好休息。

就算昏過去也不能結束,她們唯一能拯救文乃的方法只有,趕快結束這個遊戲了。

好不容易通關,終於能從色情腳踏車的遊戲解放下來,文乃被蜻蛉切放到舞台旁事先準被好,三個並排一起的加大尺寸氣墊床時已經奄奄一息,另外兩人也被折磨的全身發軟,只能倒在文乃旁邊喘息。

看著文乃雙眼緊閉,全身是汗的樣子,要不是她的胸膛還在起伏,真的會以為她死過去了。

「再來就是今天的重頭戲了。」
叉腰站上舞台,日本號對三個被情色腳踏車給折磨一番的少女咧嘴一笑,大叔的笑容讓雪繪忍不住哆嗦。

上身是運動內衣,下半身只有短襪和運動鞋,該有的運動褲並不存在,赤裸著下半身用力騎著安裝著按摩棒的腳踏車,這種連深夜綜藝節目都沒有的刺激遊戲,三位少女已經被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再加上刺激著敏感地方的電流貼片,讓她們即使下車了也全身麻軟無力,腿間都是自己的淫蜜。

而作為今天主角的文乃就更淒慘,不只是插著前後兩穴按摩棒,體內那顆會放出電流的跳蛋,現在也仍舊在少女秘穴中顫動著,讓文乃到現在都脫離不了抽搐狀態。

在少女們恐懼的眼神中,日本號一把抓起文乃,他高高聳立的大身槍,沒有半點憐香惜玉地,刺穿嬌小甜美的少女。

「呀啊!!」
文乃的聲音聽不出是哀嚎還是尖叫,只見她身體不規則抽搐,雙手舉起又放下,雙腿踢直地顫動脫力,隨後無力癱下。

「嘖,這電流小穴真爽啊。」
拉著文乃的腳踝,日本號蹂躪著難得完全綻放的青澀少女。
沒有阻礙長槍直接貫穿到底的同時,頂到深處那個讓人酸麻的電流跳蛋,少女溼透的小穴不斷不規則地抽動,更是難得體會的絕妙體驗。

「啊、啊啊……」
在微電流與日本號的凌虐下,文乃只有高聲尖叫的份,淒厲叫聲讓一旁的少女們臉色發白,擔心文乃會不會就這樣死掉。

身體如同破布娃娃般不斷抽搐,在斷續尖叫聲之中,文乃終於是翻過白眼失去了意識。

「文乃!!」
旁邊癱倒的兩人終於是忍不住,雪繪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紫過去抱住暈過去的文乃,怕她就這樣被日本號給虐待到死了。

紫緊張地摸了摸文乃,只剩下微弱呼吸和心跳的少女,簡直就是只剩一口氣的可憐狀況,日本號仍舊沒有停下的意思,大手抓著纖細腳踝,巨大兇惡的長槍在少女纖腿間進出,每一個律動都讓文乃抽搐戰慄。

「不要!文乃會死!」
撲上去抱住日本號的腿,雪繪抽噎哀求著高大男人。

背後有著華美黑龍紋身,身高將近兩米渾身肌肉堅硬隆起,不只是栩栩如生的可怖紋身,下半身的巨槍更是駭人,是少女們所知道的典型黑道分子。
只要一隻手就能捏死她們,對女人無血無淚的恐怖分子,毫不憐香惜玉對奄奄一息的文乃做著殘酷事情,一定是要殺死文乃才這麼做!

「擔心小文乃的話,不如給她人工呼吸?」
對這種小事就哭哭啼啼的小女孩,日本號實在是忍不下想要捉弄她們的心情。

這種程度的微電流,以黑道的眼光來看根本就是孩子的玩具,只有不懂事的小女孩才會哭哭啼啼,以為要出人命了。

只要能讓文乃活起來什麼都可以,雪繪轉過頭去吻住文乃,六神無主地照著日本號所說的,給文乃人工呼吸。

紫也擔憂地摸著文乃胸口,怕她一不小心就沒了心跳,她們圍著文乃,少女們美麗友情的模樣,也絲毫不能讓日本號動容,反而更讓大叔想要捉弄她們。

對這些欺負他們的男人的男人來說,是不能理解應該要互相競爭的少女們,為什麼會保護著彼此。

年紀最小,脾氣卻是最倔最硬的文乃,在受到欺負的時候,總是為了她們出頭,在家裏打蟲也都是文乃一馬當先,雪繪總是在文乃的背後受她保護。
今天也是一樣,文乃帶頭說不想再參加這個變態表演會而裝病,結果被社長給識破,給了更加嚴厲的處罰。

雪繪相信,禰禰切丸社長不只是要教訓文乃,可能還要弄死她,才讓日本號這個可怕的男人凌虐文乃。
看著文乃不由自主地在電流中抽搐尖叫,重複著昏倒清醒的動作,雪繪覺得胸口快要被撕碎了。

看兩人抱著文乃,少女束手無策卻又想要保護夥伴,那拚命努力的模樣,就讓日本號的玩心大動,想要多逗逗女孩子們。

下身長槍兇猛戳刺,被電流給刺激的文乃又不由自主地顫動起來,隨著日本號的律動哀吟嬌啼,翻著白眼潮吹出來。

「求求你不要欺負文乃了!」
看著好不容易在人工呼吸中緩過來的文乃,又在日本號的淫虐下失去意識,雪繪抽噎地跪著,就差沒給日本號磕頭了。

「唔,怎麼說呢…」
日本號抓抓滿是鬍碴的下巴,饒富興味地看著雪繪。
禰禰切丸早就跟與會者通知,今晚是無禮講宴會,無限時間無限次數,可以任意享用這些少女們。

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禰禰切丸都這樣說了,日本號當然也不客氣地花時間逗弄少女們,看她們驚慌無措的模樣。

「要是不能欺負文乃,那我這個該怎麼辦?」
從文乃體內抽出他濕淋淋的長槍,黑紅長大散發著熱氣的兇器,教雪繪害怕瑟縮。

雪繪領教過日本號的武器,兇猛的大身槍彷彿要刺穿子宮般,每一次都讓她痛到渾身發抖,光是看到就讓她忍不住打顫。

「還請…使用紫的身體滿足。」
覆蓋在文乃身上的紫立起膝蓋,挺翹屁股對著日本號,纖細小手剝開腿間嫩肉,露出先才被按摩棒給折磨的粉嫩花瓣,濕淋淋的蕊瓣對著日本號誘惑搖晃。

沒想到對任何欺侮都能從容應對的紫,會說出如此淫蕩的話,周圍的男人都啞然了,
日本號看著她纖腰豐臀,極為勾人的愛心型的小屁股,還有被她纖細手指給分開的粉色幽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本來就是名器小穴的紫,再加上電流折磨後會是怎麼一番滋味,男人的好色本能已經完全忘了文乃,興趣都來到了紫的身上。

看日本號已經被紫吸引了注意力,雪繪也趕快學著,對著日本號挺起了小屁股,一樣淫蕩地分開自己的秘處。
「也、也請使用…雪繪的身體…」

兩個美少女偶像對著他扭腰擺臀,爭搶著他的巨槍,日本號這輩子從未這麼得意過,簡直就是人生頂點了。

這時候文乃已經不再重要,日本號伸手輕拍兩個面對他的小屁股,少女彈性肉體手感極好,日本號想著要如何玩弄她們。
「大小姐是不是,在嫉妒文乃有大肉棒疼愛啊?」

男人低俗取笑讓紫瞪大了眼,緊緊地抿著粉唇。
「………是,紫嫉妒文乃…有……大肉棒疼愛…」
沉默了幾秒,紫緩緩地吐出她從未出口的淫猥話語,可愛翹臀抬得更高,對著男人們性感扭擺。
「請大家用……用大肉棒來疼愛紫……」

那個名門出身的大小姐偶像,居然自己開口說出這樣的話,一旁的鶴丸不禁吹了聲口哨。

平常想讓她說點騷話也辦不到,聰明的少女總是能化解一切羞辱,她那高高在上的貴族尊嚴,居然為了朋友可以任由男人踐踏在腳下,少女們的美麗友誼,實在是太過美好,更讓人想要弄污呢。

「既然大小姐都這麼說…」
日本號覺得自己胯下巨槍已經忍不住了,想要好好疼愛紫那個熱情纏綿的女人嬌軀。

反正今晚時間多得是,文乃可以先放一邊,先來品嚐成熟甜美的果實。

日本號手還沒伸出去,紫就被另外一個男人給拉走,灼熱肉刃更快地貫穿了她。

和塑膠的按摩棒不同,被滾燙硬挺的男人給充滿,忍不住發出淫媚嬌啼的紫,伸出手擁抱上蹂躪她的男人。

「哈哈,就算不抱這麼緊,我也不會跑掉的哦。」
黑西裝的男人打趣低語,好聽低音與他野獸般貪婪少女的行為完全相反。

雖然不知道名字,可是紫知道這位73桌右眼戴著黑眼罩的男人,雖然態度看起來非常紳士,事實上跟日本號一樣是黑道,無血無淚的男人,不知道會怎麼欺負文乃呢。

紫只能伸出手,用身體來取悅這些男人,期望他們的興趣從文乃身上移開。

對於紫已經被長船組的組長光忠給搶先品嚐,日本號只能聳聳肩,轉過來看著雪繪。
每個女孩的身體都有不同的美妙之處,日本號是絲毫不介意從誰開始玩起。

「小雪繪好像不太喜歡我插?」

「沒、沒有,我…我很喜歡…大肉棒……」
看著雪繪瑟瑟發抖說著違心之論,小倉鼠般的少女,讓日本號咧嘴一笑。

「不是都很疼?」

「不、不疼…」
努力搖頭表態的雪繪,終於是讓日本號滿意地拍拍她的屁股,大身槍一鼓作氣穿入少女緊窄,享受她的炙熱甜美。

日本號的大傢伙對雪繪來說過於吃力,每一下都確實地撞擊到宮口的疼痛,教雪繪額頭忍不住冒出細汗。

「怎樣?」

「很、很舒服…」
明明就是痛到臉色蒼白,強忍著眼淚的雪繪,為了怕日本號回去玩弄文乃拚命忍耐的模樣,讓大叔苦笑地嘆口氣,抽出被少女擠弄的十分順暢的肉槍,改往雪繪另外一個菊穴進攻。

他可不是真的要欺負女孩子,要舒服享受,還是要她們也跟著快樂才好。

轉換攻擊目標的大身槍,沒有幾下雪繪就發出蕩漾呻吟,跟幾秒鐘前小臉發白冷汗不止的狀況完全不同,享受起日本號強而有力的戳刺。
比起先才在體內肆虐的塑膠玩具,男人滾燙結實的肉莖更是舒服,即使不是性器官的菊蕊,少女的身體也已經被充分訓練到會把所有的感覺都轉換成快感了。

跪在氣墊床墊上承受激情衝刺,雪繪已經屈服在女人快意中,支撐著體重的手臂也軟了下來,雙眼朦朧想要伏下時,尖細下巴被男人大手捏住,強迫她抬起頭來。

拉著她的人是105桌的客人,從第一次招待開始每次都會出席的男人,但極度的沈默寡言,總是用行動來表達他所需要的。
磨蹭著少女嫩頰散發著熱氣的硬塊,先端黏液抹在雪繪臉上,順從的少女立刻張開小嘴,含住塞滿她的堅挺打刀。

在口中擴散的苦味已經讓人非常習慣,頂著喉頭讓人呼吸困難的大熱塊,雪繪還是努力地擺動舌頭,收窄了小嘴努力伺候他,嬌喘全部化為嗚噎。

隨著背後日本號結實小腹拍打著她細瘦臀部的韻律一起,雪繪不斷往前靠上,少女小臉摩擦著男人下半身粗硬毛髮,大叔不太打理的體毛,扎得雪繪發癢也不敢吭聲。

在三人團體中,雪繪看起來最老實乖巧,一身晶瑩透亮的賽雪白肌與纖細瘦長的四肢,靦腆害羞的模樣更有傳統女性的風情,這樣的少女被兩名毛髮濃密的粗壯大叔給包圍,一前一後地夾擊的畫面,實在是太過於官能衝擊了。

不只是雪繪,旁邊的紫也一樣,同時被兩個男人包圍著索討身體。

深夜俱樂部最大的問題,就是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僅僅只有三位少女,要滿足在座十幾位大男人的性慾需求,少女一個人要同時應付二個人以上並不罕見,甚至是深夜俱樂部的額外樂趣了。

騎在光忠懷裡的紫,被腳踏車給折磨了一頓的她,已經不剩下多少扭腰的力氣,嬌軟無力地任由男人恣意享受她的身體。

摟抱著軟綿綿的少女,光忠大手摩挲著汗溼的身體,經不住誘惑地親吻脖子鎖骨,引得她掙扎抗拒。
「不要……啊……都是…汗……很臭………」

被健身車逼出了一身汗,男人還在她都是汗的身上吻來吻去,鼻尖摩擦著汗水,教紫掙扎地想要避開這過於害羞的事,可是在她腿間肆虐的男人卻不讓她如意。

比健身車上的按摩棒更來的粗熱,脹滿了她的太刀,和男人優雅外表不同地勇猛侵攻著深處,敲打著宮口引得她不斷哆嗦,蕩漾全身的熱氣讓她只有依偎在光忠懷中嬌媚呻吟的份,背部到臀部的性感曲線被男人戴著黑手套的大手掌握,強烈對比更讓肌膚顯得誘人可口。

對紫這個十八歲的年輕女人來說,渾身汗水的臭味是不可忍耐,但對深夜俱樂部這些大叔來說,散發著健康香氣的少女肉體,怎麼樣都是香甜好聞,汗水的鹹味只是讓肌膚更加可口,她掙扎抗拒的反應更是可愛。

「呵,一點都不臭喔。」
光忠好聽低音摩擦著耳際,囓咬著耳廓的刺激,讓少女小腹收縮,挾緊快意讓男人悶哼忍耐,不想這麼快就在女人柔軟中繳械投降。

「不要……」
不管男人的甜言蜜語如何,紫覺得自己都聞得到可怕的汗味,推拒著光忠的小手虛弱無力,更像是抱著他般可愛。
光忠無法放手地揉捏著俏臀,太刀頂撞著深處的衝擊,讓紫昂頭嬌啼,晶瑩汗水飛散而出。

「打擾一下。」
男人輕快聲音插入了光忠的激情,是戴著半邊銀色面具的大般若,長船組的第二把交椅的男人。

和組長光忠一起參加深夜俱樂部的他,兩人一起享受少女的機會當然也不少,這也是在此處此刻會發生的瘋狂。

和光忠一樣戴著黑皮手套的大手,撫摸上女人圓潤肩膀,親吻她通常被頭髮給遮住的後頸。
包覆著豐滿柔軟的運動內衣,隔著布料擰玩起翹起乳尖,大般若舔吻著她的背部,薄薄的皮膚上馬上就留下更深的粉色。

雪白性感的女人在光忠懷中扭動嬌啼的模樣,實在是讓人忍耐不住,這時候也不提什麼紳士風度,男人的腦中都被下半身硬挺慾望給支配,渴望在女人溫暖甜美中解放自己。

被光忠給固定在懷中的女人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地咬唇忍耐,另外一把雄偉太刀從菊蕊穿入的賬痛,唯一的慶幸是比前方的太刀略細一些,即使如此前後兩穴都被塞滿,比平常還要燙熱的下半身,彷彿不是自己身體一樣的酥麻。

「這還真是……」
緊緊包裹著刀身的溫暖菊穴,大般若不再忍耐地律動起來。

先前貼在她們身上的電流貼片,不斷刺激身體的電流,已經鬆弛了她們的肌肉緊張,男人們的大刀可以輕易穿入深處,享受少女被催熟的身體。

「啊、啊啊……」
被兩個結實俊美男人夾在懷抱中,即使隔著襯衫也能感覺到他們炙熱身軀,肌肉與少女肌膚摩擦的熱意,讓她忍不住小腹一酸,讓男人也咬牙悶哼。

在雪繪與紫都被包圍時,一個人躺在氣墊床墊上的文乃,自然也不會平安無事。

107桌披著乳白色西裝外套,總是掛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微笑的俊美男人,踏著悠閒腳步來到了文乃面前。
「我的小野貓,今天乖乖的呢。」

抱起奄奄一息的文乃,他用臉頰磨蹭著少女汗溼且不自然發紅的嫩頰,貓毛般的頭髮每次都會讓文乃抗議,可惜現在她昏睡著,什麼話都說不出。

「別…碰文乃……」
發現文乃被抓住,紫努力擠出抗議,馬上被光忠將臉給扳了過去。

「專心這邊啊。」
下巴被扣住,男人金色左眼逼迫著她,竄入舌尖與她交纏,頂撞在宮口的太刀教她喘不過氣來,不讓她有分心的力氣。

「呼呼,真是傻女孩呢。」
抱著一身是汗的文乃,髭切磨蹭著少女肌膚,半瞇的金色眼眸中充滿令人難以發現的冷酷。

會參加這個深夜俱樂部並同樂的男人,都不是少女們能夠想像的殘酷冷酷。
他們沒人答應少女們不對文乃出手,只是她們的自以為是罷了。

唯一的差別只有順序,等享受完自己送上門的熱情少女,再來一起玩弄文乃,這恐怕是在座男人們的共同想法。

只是他不一樣。
髭切從一開始就只對文乃有興趣,另外兩人是順便的。
難得文乃沒被搶奪,髭切更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