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綴る思い、愛をこめて 1

Under Pledge – 綴る思い、愛をこめて

黑道paro
新年篇

 

 

 

砰的一聲,撞球檯上的白球依序撞上剩餘的球,隨著7號8號9號的順序一一入袋。

「怎樣?是我贏了吧。」
拿著撞球桿的大包平,單手插腰得意洋洋的模樣,本來挺俏的鼻子似乎更高了些。

「真是讓人甘拜下風呢。」
同樣拿著撞球桿,伊達組組長長船光忠,對古備前組的若頭大包平無奈苦笑。

外表看起來比自己更來得大剌剌且不拘小節的大包平,即使是撞球這般需要高度計算力的競技遊戲,也絲毫不能在他手上拿到優勢。
明明外表看起來傻氣耿直的大包平,在實戰上卻是令人咋舌的滴水不漏,簡直就是外貌詐欺了。

同樣拿著撞球桿的膝丸,就不像光忠一樣善於交際,對又取勝一局的大包平只是哼了一聲。
「再來一場。」

「好啊!」
鬥爭心極強的大包平,對於挑戰當然是來者不拒。

能讓各組織的組頭若頭們都齊聚一堂的大事件,除了大小姐的婚禮外,就只有一年一次的正月參拜了。

根據習俗,家臣們在正月初一都要齊來拜會主君,延續古老規矩的黑道組織當然也一樣,所有的組頭們都必須空出這一天,一大早就前來拜謁他們的總長。

拜年之後的自由時間,他們就在總長宅邸的遊戲室,組頭們彼此交誼,自顧自打發時間了。

為了拜年穿著三件頭深紅色西裝為正裝的大包平,結束了嚴肅的拜年,玩起撞球而脫下了外套,白襯衫的袖子隨意捲上,露出肌肉結實的手臂,不像日本人的高大挺拔,大包平存在的畫面就跟美國電影一樣。

同樣穿三件式西裝的光忠,就不像大包平這麼隨意,脫下外套後的白襯衫用袖扣夾住,連隱藏在馬甲背心下的領帶,都隱約看得到精緻的領帶夾,縱使是看不到都細節也絕不馬虎的光忠,跟大包平是兩個極端。

說要再來一場撞球,隨侍在一旁粟田口家的少年們,馬上快手快腳地重新擺好撞球,拿起球框就是漂亮的三角形等著開球了。

「誰先?」
同樣拿著撞球桿的長谷部國重,倒是不討厭這樣打發時間的方式。
平常與大小姐一起住在本宅中的幹部階級的人,就只有任職秘書的他跟兼任管家的一期而已。他們兩人雖然不是水火不融,但也沒要好到會一起打撞球。
今天總是無法進入狀況的長谷部,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久疏技藝,才會搞不定這些總是不長進的傢伙們。

「當然是最輸的吧。」
一開口就不知道得罪多少人,大包平的傻氣讓做在一旁捧著茶的鶯丸微笑,半點都不打算替他解危。
欣賞犯傻的大包平可是他的日常娛樂,這份特別的樂趣只有他才懂。

「啊呀,那不就是弟弟了嗎。」
披著白色西裝外套,與鶯丸同坐一桌喝茶的髭切,也是毫不留情地拆親弟弟的台。

「嗯?髭切記得分數啊。」
同樣圍在一桌喝茶的三日月,可不記得髭切有往撞球桌那邊看去。

「怎麼可能。」
毫不否認自己只是信口胡扯,髭切仍舊一臉笑盈盈。
「他們裡面技術最差的就是弟弟嘛。」

面對尊敬兄長的調侃,膝丸無法回嘴,只有氣悶在心中,並且絕不讓大包平再贏去下一場。

「啊啊,那一桌真厲害呢。」
拿著撞球桿卻沒有要加入的打算,鶴丸坐在另外一桌喝茶,絲毫不想加入最高幹部所在的那一桌。
三條三日月、源髭切和古備前鶯丸三個笑面虎,搭上一個超級低氣壓的面癱三池大典太,那一桌的氣氛奇怪到,就連超級惟恐天下不亂的五條鶴丸都不想接近。

「那份壓力確實驚人。」
即使在室內也沒拿下墨鏡,一文字山鳥毛自認為重臣,卻也不想靠近由四個最大勢力的組頭們所在的地方。
一文字家在組織中算是中流砥柱,但那四家與本家有著更深的淵源,是無法跨越的橫溝。
「說起來,小鳥什麼時候會來?」

被山鳥毛給詢問的一期,忍住滿身滿心的不快,揚起他溫文儒雅的招牌營業笑容。
「大小姐正在休息,大概是不會過來了。」

「是嗎……」

看著遊戲室滿滿的人,一期實在是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這些司馬昭之心的男人們。

去年跟前任老總長拜年時,也沒看他們這些人這麼殷勤的留下來,都是拜年後直接離開,曾幾何時有現在這樣的盛況了?
還不都是巴望著大小姐的青睞,這讓一期越想越氣,真希望大小姐今天就別過來,她自己在畫室消磨時間就好了。

伴隨著敲門聲,遊戲室的門被打開,踏進來的是比常人還要高大,大小姐的貼身保鏢的巴型。

戴著單邊眼鏡的高大男人,面無表情地環視了室內一圈,他才向前一步側開了身體,讓他背後的人進門。

比巴型矮了一截的年輕女人緩步踏入,她的身後還跟著與巴型一樣體型的靜型,在兩個極為高大的男人中間,更讓女人顯得嬌小柔弱。

「大家午安。」
面帶微笑與大家打招呼的年輕女人,就是現任總長,被組頭們給稱呼為大小姐,整個組織的最高地位的存在;花久遠紫。

 

 

有後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