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缀る思い、爱をこめて 2

Under Pledge – 缀る思い、爱をこめて

黑道paro
新年篇

 

 

 

“大小姐好!”
除了最高干部的那一桌以外,所有人都放下手上工作,起身与大小姐问好。

和先才在大广间大家拜谒时不同,大小姐已经换下了沉重的黑五纹绘羽大振袖,穿着缀著蕾丝简单优雅的白丝衬衫和深色马甲高腰长裙,只有长发维持原样梳着整齐包头插著珍珠发饰,再加上一件纯羊毛披肩,非常休闲的打扮与一室正装的男人们对比十分强烈。

“大小姐来来,坐这里。”
大佬就是与众不同,髭切神色自若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朝紫招招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髭切看去,他所说的这里,他们四人所在的桌旁,并没有多的椅子可供大小姐落坐啊。

“椅子在哪?”
怀疑自己是不是视力不好,大包平仔细看,就是看不到哪里有多一张椅子。

“这里啊。”
髭切笑咪咪地拍著自己大腿,示意大小姐坐他腿上就行了。

“兄长,这……”
髭切的任性妄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的能力和地位让他有这样的特权,谁都拿他没办法,就连弟弟膝丸也只有叹气的份。

髭切拍大腿邀请入座的行为,紫只是淡淡一笑,还没等她开口,长谷部手脚更快地搬了了椅子过来。
“大小姐请上坐。”

“谢谢。”
抚平裙子端正地坐下,被冷淡对待的髭切也只是扬唇一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被大小姐给冷落了,反而瞇著金眸愉快地看着他的大小姐。

她是君临一切的女帝,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不容否定,自我中心到极点的髭切,也只服从大小姐而已。

“你们可以退下了。”
注意到髭切的视线,膝丸回过头吩咐保镖的巴型与静型,在这都是组长与若头才能聚会的场合,他们两人身份太低,不能与他们共处一室。

接收到膝丸命令的两人,却是毫无动静地随侍在紫的身侧,直到大小姐亲自开口。
“你们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了。”

“遵命。”
巴型与静型虽然和在场所有的组长若头们相比身份低微,但作为大小姐的贴身保镖,他们两人除了大小姐的命令以外,谁的话都不听,才能真正的确保大小姐的人身安全。

“请用。”
伺候大小姐不能借用他人的手,这是兼任管家的一期的才能做得特别工作,更是他的特权象征。
端著热茶过来的一期,紫接过杯盘的同时,当然也发现了他隐藏在眼眉间的不愉快,让她忍不住想要挑衅这个装模作样的男人。

捧著热茶端坐在椅子上,紫环视了室内的男人一圈,勾起了甜美微笑。
“大家别在意我,继续玩吧。”

“好喔,刚刚轮到谁了?”
说到可以继续比赛,最起劲的就是大包平,丝毫没有美人当前就忘了自己是谁的丑态。

“是我。”
走回台球桌拿起了球杆,长谷部端详起台球台上才刚刚被开球的十颗球,思索着要如何照顺序打球入袋。

拿着台球杆,认真玩游戏的长谷部,对紫来说非常新鲜。

她对长谷部的印象,除了忠于秘书工作的菁英社畜外,就只有床笫间的狂野服从,从未见过长谷部私人时间的模样。

难得看他脱下西装外套,随意卷起白衬衫的袖子,深紫近黑的西装背心没有任何装饰,拉松了领带解开第一颗扣子,认真地弯腰打台球模样,眼眉中仍旧充满了工作的专注,对长谷部来说,在这里打台球恐怕也跟工作无异吧。

居住在本宅的长谷部,基本上跟一期一样是全年无休,除了他们自己作为组长的责任外,也兼任总长花久远家的工作,像这样在游戏室招待客人们,也是工作之一。

听说客人一直迟迟不归,这个家的女主人当然要来看看,不能把招待客人的重要工作都扔给长谷部和一期两人。

碰的一声,白球撞上子球,1号球撞上了2号球,滚了一下却没有双双入袋,让长谷部低啐一声。

“真可惜呢,长谷部君。”
用止滑粉摩擦著球杆,光忠微笑着。
“接下来是我了。”

在所有组织之中,可说是最时髦的伊达组,光忠今天也不例外的,在一众同样穿着西装男人之中,衣着打扮最突显他的优点。

反射著暗纹的黑色西装,露出了后背曲线的低腰马甲,更衬得光忠腰细腿长,肩胛骨到后腰的曲线,包裹在衣服底下也隐藏不住的结实性感的男人身体,想起翻云覆雨时拥抱着她的臂膀,突然加速起来的心跳让她别过眼去,无法率直地欣赏光忠的表现。

“哼,那种根本不用看。”
拿着台球杆站在她身边的膝丸,浑身上下都是源氏的傲慢,那种妳只要好好看着我的语气,让紫轻笑。

“膝丸是下一个?”
和光忠一样穿着黑色西装,只是不像光忠那么花俏地闪著暗纹,而是滚着白边装饰正好与髭切的西装为对比色,兄弟两人成对的打扮,是除了穿和服的三日月与莺丸以外,整体来说最显眼的人。
兄弟两人都偏爱细身修长的剪裁,黑色窄裤管的西装裤,让膝丸的比例显得更高一些,没有背心直接穿着花俏衬衫,卷起的袖口一丝不苟的整齐,恰到好处地露出手腕。

“嗯。”
双手环胸,膝丸倒是专心盯着光忠的白球。
右眼戴着眼罩,视力比常人更差的光忠,膝丸完全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他。

 

 

 

有后续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