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綴る思い、愛をこめて 2

Under Pledge – 綴る思い、愛をこめて

黑道paro
新年篇

 

 

 

「大小姐好!」
除了最高幹部的那一桌以外,所有人都放下手上工作,起身與大小姐問好。

和先才在大廣間大家拜謁時不同,大小姐已經換下了沉重的黑五紋繪羽大振袖,穿著綴著蕾絲簡單優雅的白絲襯衫和深色馬甲高腰長裙,只有長髮維持原樣梳著整齊包頭插著珍珠髮飾,再加上一件純羊毛披肩,非常休閒的打扮與一室正裝的男人們對比十分強烈。

「大小姐來來,坐這裡。」
大佬就是與眾不同,髭切神色自若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朝紫招招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髭切看去,他所說的這裡,他們四人所在的桌旁,並沒有多的椅子可供大小姐落坐啊。

「椅子在哪?」
懷疑自己是不是視力不好,大包平仔細看,就是看不到哪裡有多一張椅子。

「這裡啊。」
髭切笑咪咪地拍著自己大腿,示意大小姐坐他腿上就行了。

「兄長,這……」
髭切的任性妄為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他的能力和地位讓他有這樣的特權,誰都拿他沒辦法,就連弟弟膝丸也只有嘆氣的份。

髭切拍大腿邀請入座的行為,紫只是淡淡一笑,還沒等她開口,長谷部手腳更快地搬了了椅子過來。
「大小姐請上坐。」

「謝謝。」
撫平裙子端正地坐下,被冷淡對待的髭切也只是揚唇一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被大小姐給冷落了,反而瞇著金眸愉快地看著他的大小姐。

她是君臨一切的女帝,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不容否定,自我中心到極點的髭切,也只服從大小姐而已。

「你們可以退下了。」
注意到髭切的視線,膝丸回過頭吩咐保鏢的巴型與靜型,在這都是組長與若頭才能聚會的場合,他們兩人身份太低,不能與他們共處一室。

接收到膝丸命令的兩人,卻是毫無動靜地隨侍在紫的身側,直到大小姐親自開口。
「你們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了。」

「遵命。」
巴型與靜型雖然和在場所有的組長若頭們相比身份低微,但作為大小姐的貼身保鏢,他們兩人除了大小姐的命令以外,誰的話都不聽,才能真正的確保大小姐的人身安全。

「請用。」
伺候大小姐不能借用他人的手,這是兼任管家的一期的才能做得特別工作,更是他的特權象徵。
端著熱茶過來的一期,紫接過杯盤的同時,當然也發現了他隱藏在眼眉間的不愉快,讓她忍不住想要挑釁這個裝模作樣的男人。

捧著熱茶端坐在椅子上,紫環視了室內的男人一圈,勾起了甜美微笑。
「大家別在意我,繼續玩吧。」

「好喔,剛剛輪到誰了?」
說到可以繼續比賽,最起勁的就是大包平,絲毫沒有美人當前就忘了自己是誰的醜態。

「是我。」
走回撞球桌拿起了球桿,長谷部端詳起撞球檯上才剛剛被開球的十顆球,思索著要如何照順序打球入袋。

拿著撞球桿,認真玩遊戲的長谷部,對紫來說非常新鮮。

她對長谷部的印象,除了忠於秘書工作的菁英社畜外,就只有床笫間的狂野服從,從未見過長谷部私人時間的模樣。

難得看他脫下西裝外套,隨意捲起白襯衫的袖子,深紫近黑的西裝背心沒有任何裝飾,拉鬆了領帶解開第一顆扣子,認真地彎腰打撞球模樣,眼眉中仍舊充滿了工作的專注,對長谷部來說,在這裡打撞球恐怕也跟工作無異吧。

居住在本宅的長谷部,基本上跟一期一樣是全年無休,除了他們自己作為組長的責任外,也兼任總長花久遠家的工作,像這樣在遊戲室招待客人們,也是工作之一。

聽說客人一直遲遲不歸,這個家的女主人當然要來看看,不能把招待客人的重要工作都扔給長谷部和一期兩人。

碰的一聲,白球撞上子球,1號球撞上了2號球,滾了一下卻沒有雙雙入袋,讓長谷部低啐一聲。

「真可惜呢,長谷部君。」
用止滑粉摩擦著球桿,光忠微笑著。
「接下來是我了。」

在所有組織之中,可說是最時髦的伊達組,光忠今天也不例外的,在一眾同樣穿著西裝男人之中,衣著打扮最突顯他的優點。

反射著暗紋的黑色西裝,露出了後背曲線的低腰馬甲,更襯得光忠腰細腿長,肩胛骨到後腰的曲線,包裹在衣服底下也隱藏不住的結實性感的男人身體,想起翻雲覆雨時擁抱著她的臂膀,突然加速起來的心跳讓她別過眼去,無法率直地欣賞光忠的表現。

「哼,那種根本不用看。」
拿著撞球桿站在她身邊的膝丸,渾身上下都是源氏的傲慢,那種妳只要好好看著我的語氣,讓紫輕笑。

「膝丸是下一個?」
和光忠一樣穿著黑色西裝,只是不像光忠那麼花俏地閃著暗紋,而是滾著白邊裝飾正好與髭切的西裝為對比色,兄弟兩人成對的打扮,是除了穿和服的三日月與鶯丸以外,整體來說最顯眼的人。
兄弟兩人都偏愛細身修長的剪裁,黑色窄褲管的西裝褲,讓膝丸的比例顯得更高一些,沒有背心直接穿著花俏襯衫,捲起的袖口一絲不苟的整齊,恰到好處地露出手腕。

「嗯。」
雙手環胸,膝丸倒是專心盯著光忠的白球。
右眼戴著眼罩,視力比常人更差的光忠,膝丸完全不認為自己會輸給他。

 

 

 

有後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