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寒い夜で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寒い夜で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壹   單行本收錄番外
完全版為 R18

壓切長谷部 x 女審神者

過了小孩子該上床時間的本丸,會變得特別安靜。

一部分的人會回到房間準備就寢,一部分的人會聚在大廳來個小酌或是豪飲,享受屬於大人的夜晚時光。

離大廳略遠,審神者臥房的近鄰,在深夜中還亮著燈火的地方,那就是歌仙兼定和壓切長谷部的房間了。

歌仙兼定作為這個本丸的第一把刀,他的房間就在審神者旁邊,協助審神者處理各種她所應付不來的事情,而同樣作為審神者得力助手的壓切長谷部,為了方便選擇與歌仙兼定同房,同時這個房間的一半也成為了本丸的事務處理處了。

無關於審神者工作的本丸雜務,全部都是由歌仙兼定和壓切長谷部一手包辦,雖然偶爾還會有燭台切光忠和一期一振的協助,不過主要的工作還是這兩人在處理。
要維持本丸的正常運作,除了審神者之外,這兩把刀之中也必須有一把留在本丸中才行。

填寫好今天的日誌,壓切長谷部擱下筆站起身來活動筋骨,看著窗外瑟瑟作響的夜風好一會兒,起身前往位於廚房旁邊,專門收藏日用品的小倉庫走去。

沈重的小炭盆從倉庫中被搬出來,放入炭火可以燒上一整天,還可以在房間中煨壺茶,是歌仙兼定所喜歡的風雅的樂趣。

在小炭盆中加上可以燃燒上一整晚的炭,趁著炭盆還沒燙起來之前,壓切長谷部搬著他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添加了炭火,變得更加沈重的小炭盆,在壓切長谷部手中,輕得像是沒有重量般。

越過自己房間,壓切長谷部來到女主人審神者的房間,幾乎是不發出一點聲音地拉開了門,將小炭爐給搬了進去。

審神者跟付喪神的刀不同,對天氣變化十分敏感,特別是她怕冷的反應,是刀劍男士所無法明白的。

在寒冷的冬天,審神者基本上是包得密不通風,她的身邊總是燒著炭火保暖,付喪神們也會很注意,不要讓女主人有任何受寒的機會。

但,那僅限於冬天。

今晚對刀劍男士來說,是個略為寒冷的夜晚,但對審神者來說,可能就更冷了些。

壓切長谷部端著炭爐踏入審神者的臥房時,只見她連頭都縮在被子裡,在門口點亮著應該要給予溫暖的橘黃色行燈,這時候只點照著寂寞而已。

「誰?」
聽見接近自己的腳步聲,還沒入睡的審神者,寧願把自己包在被子中詢問,也不願意探頭出來看一下來人。

「是我,長谷部。深夜打擾主上大人歇息實在抱歉,我準備了暖爐過來。」
將炭爐擺放在床腳,長谷部不滿地看著怎麼還沒燒熱的木炭。

「……長谷部…謝謝。」
聽見有暖盆,審神者才慢慢地將頭從被子中冒出來,但也只有兩隻眼睛,其他的部份仍舊包在被子中,一點都不想出來觸碰夜晚的冷空氣。
「為什麼,會知道我需要呢?」
對一般人來說,算是涼爽微冷的夜晚,可是對審神者來說,卻已經會讓她手腳冰冷,難以在不夠暖的被子中入睡。

煩惱著是否要多加一條被子,可是又冷到不想從被子中爬起來,就在掙扎的時候,壓切長谷部就捧了她的救星過來。

「今天主上大人用膳時,觸摸碗的動作有些猶豫,就在猜想您是不是又發作了。」

「這樣啊……」
被這樣仔細入微的觀察,真不知道該說是高興還是困擾,審神者搓了搓在被子中還是冰冷的指尖。

「來到這種天氣,主上大人總是會手腳冰冷,這種情況夜裡應該很難入睡,我就擅作主張準備了炭爐過來。」
正座在審神者床邊,壓切長谷部解釋著他夜晚悄聲入內的理由。
「沒有得到主上大人的允許擅自入房,還請原諒。」

「不,多虧了長谷部,今晚可以好好睡覺了,謝謝。」
雖說被嚴密觀察是可怕的事情,不過想想壓切長谷部是往好的方向發展,也勉強讓人可以釋懷。

「您的稱讚實在惶恐。我是侍奉主上大人的臣下,不管任何需要,都還請不要吝嗇的命令我。」
右手放在胸前,揚起招牌笑容的壓切長谷部,即使在昏暗的行燈燭光下,也閃放出過度刺眼炫目的光芒。

「主上大人的手還冷嗎?如果很難過的話,請讓我來溫暖一下。」

「………你打算,怎麼做?」
大半夜來到房間,又提到讓我來溫暖妳這個話題,審神者已經被許多刀給哄過,對後續發展早就非常有概念,只是沒想到連壓切長谷部都會來這套。

「當然是用身體來溫暖您。」

壓切長谷部整天繞著她叫主上大人,喜歡在她身邊拜領各種工作,卻不像一些刀藉機增加肢體觸碰的機會。
為了維持主人面對其他刀時的尊貴立場,也要求其他刀降低大剌剌的騷擾行動,對審神者來說,壓切長谷部這把刀,是個正直且誠實的臣下,可以把所有事情都交付給他的同時,也是少數不需要審神者的允許就可以進入她的房間的刀。

這樣的壓切長谷部,用著閃亮笑容說出『用身體來溫暖』,如此不像他會說的話,讓審神者疑惑他到底想怎麼做。

如果是其他刀的話,只要說出用身體來溫暖這樣的字眼,還沒得到她的允許就會鑽進被子,甚至連說都不說直接進來的也有。

壓切長谷部,到底是想怎麼做?

好奇心讓審神者,緩緩地將還冷著的手,從被子中伸出來。
「長谷部…」

「啊啊,主上大人的手真的是很冷。」
即使穿著內番服也戴著手套的壓切長谷部,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審神者白皙小手,捂在自己的掌心揉搓。

以為這樣就結束的審神者,耳邊聽見衣服拉鍊被拉開的聲音,不用說那當然是壓切長谷部脫外套的聲音,太過意外的展開,讓還把自己埋在被子中的審神者,一瞬間無法反應過來,只好從厚重的保護殼中現身。

手心,被貼上了溫暖的肌膚,隔著薄薄的布料可以知道,那是壓切長谷部的胸口。

男人將女人寒冷的小手貼上胸口,用自己的體溫來溫熱她。

微低著頭,噙著溫柔笑容的俊臉,使審神者的胸口悸動起來,聲音好不容易才從有點硬的喉嚨擠出。

「這是在…做什麼?」

「用胸口的溫度比較容易保溫,以前…也有人這樣溫暖過草鞋。」
後面的話,壓切長谷部說得極輕,因為那是關於他的前主人的事情。

用胸口來溫暖草鞋,這是織田信長的家臣豐臣秀吉年輕時候的有名故事,作為織田信長的愛刀的壓切長谷部,當然也知道這件事情。

用身體來溫暖她,對壓切長谷部來說,只不過是這樣的意思罷了。

這把刀的正直,實在是讓人忍俊不住。

「主上大人?」

審神者銀鈴般的輕快笑聲,讓壓切長谷部極為困惑。

收回被壓切長谷部給握著的手,審神者從被子中半臥起身。
「長谷部,過來。我教你什麼是用身體來溫暖。」
掀起被子的一角,審神者朝他招手。
「快點,很冷啊。」

「是…謹遵主命。」
就算不知道是什麼狀況,遵從主人命令就是對的,對壓切長谷部來說,下決定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進入審神者的被子中,壓切長谷部手腳更快地接過被子的主權,密密實實地蓋牢,不讓夜晚的冷空氣有一絲侵犯主人的機會。

「這樣才是…用身體來溫暖。」
審神者埋在壓切長谷部的胸口上,冷冷小手繞過他的胸膛環住他的腰,一樣寒冷的裸足磨蹭著他的腿,男人反射性地將嬌軟的身體摟在懷中,讓體溫略低的主人盡情吸取他的溫度。

「長谷部,你明明是刀,卻比我暖啊……」

「這…真是抱歉…」
難得遇上審神者充滿嬌氣的抱怨,不習慣這樣場面的壓切長谷部,只有訥訥道歉的份。

「不過,這樣就好……」
偎在溫暖的懷抱中,審神者緩緩閉上了眼睛,完全不知道她現在享受的懷抱,是用多麼複雜的情緒在看著她。


後記:

單行本收錄專用番外,R18的後續請參考單行本

澪雪拜  6 Dec 2016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