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寒い夜で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寒い夜で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壹   单行本收录番外
完全版为 R18

压切长谷部 x 女审神者

过了小孩子该上床时间的本丸,会变得特别安静。

一部分的人会回到房间准备就寝,一部分的人会聚在大厅来个小酌或是豪饮,享受属于大人的夜晚时光。

离大厅略远,审神者卧房的近邻,在深夜中还亮着灯火的地方,那就是歌仙兼定和压切长谷部的房间了。

歌仙兼定作为这个本丸的第一把刀,他的房间就在审神者旁边,协助审神者处理各种她所应付不来的事情,而同样作为审神者得力助手的压切长谷部,为了方便选择与歌仙兼定同房,同时这个房间的一半也成为了本丸的事务处理处了。

无关于审神者工作的本丸杂务,全部都是由歌仙兼定和压切长谷部一手包办,虽然偶尔还会有烛台切光忠和一期一振的协助,不过主要的工作还是这两人在处理。
要维持本丸的正常运作,除了审神者之外,这两把刀之中也必须有一把留在本丸中才行。

填写好今天的日志,压切长谷部搁下笔站起身来活动筋骨,看着窗外瑟瑟作响的夜风好一会儿,起身前往位于厨房旁边,专门收藏日用品的小仓库走去。

沈重的小炭盆从仓库中被搬出来,放入炭火可以烧上一整天,还可以在房间中煨壶茶,是歌仙兼定所喜欢的风雅的乐趣。

在小炭盆中加上可以燃烧上一整晚的炭,趁著炭盆还没烫起来之前,压切长谷部搬着他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添加了炭火,变得更加沈重的小炭盆,在压切长谷部手中,轻得像是没有重量般。

越过自己房间,压切长谷部来到女主人审神者的房间,几乎是不发出一点声音地拉开了门,将小炭炉给搬了进去。

审神者跟付丧神的刀不同,对天气变化十分敏感,特别是她怕冷的反应,是刀剑男士所无法明白的。

在寒冷的冬天,审神者基本上是包得密不通风,她的身边总是烧着炭火保暖,付丧神们也会很注意,不要让女主人有任何受寒的机会。

但,那仅限于冬天。

今晚对刀剑男士来说,是个略为寒冷的夜晚,但对审神者来说,可能就更冷了些。

压切长谷部端著炭炉踏入审神者的卧房时,只见她连头都缩在被子里,在门口点亮着应该要给予温暖的橘黄色行灯,这时候只点照着寂寞而已。

“谁?”
听见接近自己的脚步声,还没入睡的审神者,宁愿把自己包在被子中询问,也不愿意探头出来看一下来人。

“是我,长谷部。深夜打扰主上大人歇息实在抱歉,我准备了暖炉过来。”
将炭炉摆放在床脚,长谷部不满地看着怎么还没烧热的木炭。

“……长谷部…谢谢。”
听见有暖盆,审神者才慢慢地将头从被子中冒出来,但也只有两只眼睛,其他的部份仍旧包在被子中,一点都不想出来触碰夜晚的冷空气。
“为什么,会知道我需要呢?”
对一般人来说,算是凉爽微冷的夜晚,可是对审神者来说,却已经会让她手脚冰冷,难以在不够暖的被子中入睡。

烦恼著是否要多加一条被子,可是又冷到不想从被子中爬起来,就在挣扎的时候,压切长谷部就捧了她的救星过来。

“今天主上大人用膳时,触摸碗的动作有些犹豫,就在猜想您是不是又发作了。”

“这样啊……”
被这样仔细入微的观察,真不知道该说是高兴还是困扰,审神者搓了搓在被子中还是冰冷的指尖。

“来到这种天气,主上大人总是会手脚冰冷,这种情况夜里应该很难入睡,我就擅作主张准备了炭炉过来。”
正座在审神者床边,压切长谷部解释着他夜晚悄声入内的理由。
“没有得到主上大人的允许擅自入房,还请原谅。”

“不,多亏了长谷部,今晚可以好好睡觉了,谢谢。”
虽说被严密观察是可怕的事情,不过想想压切长谷部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也勉强让人可以释怀。

“您的称赞实在惶恐。我是侍奉主上大人的臣下,不管任何需要,都还请不要吝啬的命令我。”
右手放在胸前,扬起招牌笑容的压切长谷部,即使在昏暗的行灯烛光下,也闪放出过度刺眼炫目的光芒。

“主上大人的手还冷吗?如果很难过的话,请让我来温暖一下。”

“………你打算,怎么做?”
大半夜来到房间,又提到让我来温暖妳这个话题,审神者已经被许多刀给哄过,对后续发展早就非常有概念,只是没想到连压切长谷部都会来这套。

“当然是用身体来温暖您。”

压切长谷部整天绕着她叫主上大人,喜欢在她身边拜领各种工作,却不像一些刀借机增加肢体触碰的机会。
为了维持主人面对其他刀时的尊贵立场,也要求其他刀降低大剌剌的骚扰行动,对审神者来说,压切长谷部这把刀,是个正直且诚实的臣下,可以把所有事情都交付给他的同时,也是少数不需要审神者的允许就可以进入她的房间的刀。

这样的压切长谷部,用着闪亮笑容说出‘用身体来温暖’,如此不像他会说的话,让审神者疑惑他到底想怎么做。

如果是其他刀的话,只要说出用身体来温暖这样的字眼,还没得到她的允许就会钻进被子,甚至连说都不说直接进来的也有。

压切长谷部,到底是想怎么做?

好奇心让审神者,缓缓地将还冷著的手,从被子中伸出来。
“长谷部…”

“啊啊,主上大人的手真的是很冷。”
即使穿着内番服也戴着手套的压切长谷部,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审神者白皙小手,捂在自己的掌心揉搓。

以为这样就结束的审神者,耳边听见衣服拉链被拉开的声音,不用说那当然是压切长谷部脱外套的声音,太过意外的展开,让还把自己埋在被子中的审神者,一瞬间无法反应过来,只好从厚重的保护壳中现身。

手心,被贴上了温暖的肌肤,隔着薄薄的布料可以知道,那是压切长谷部的胸口。

男人将女人寒冷的小手贴上胸口,用自己的体温来温热她。

微低着头,噙著温柔笑容的俊脸,使审神者的胸口悸动起来,声音好不容易才从有点硬的喉咙挤出。

“这是在…做什么?”

“用胸口的温度比较容易保温,以前…也有人这样温暖过草鞋。”
后面的话,压切长谷部说得极轻,因为那是关于他的前主人的事情。

用胸口来温暖草鞋,这是织田信长的家臣丰臣秀吉年轻时候的有名故事,作为织田信长的爱刀的压切长谷部,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

用身体来温暖她,对压切长谷部来说,只不过是这样的意思罢了。

这把刀的正直,实在是让人忍俊不住。

“主上大人?”

审神者银铃般的轻快笑声,让压切长谷部极为困惑。

收回被压切长谷部给握著的手,审神者从被子中半卧起身。
“长谷部,过来。我教你什么是用身体来温暖。”
掀起被子的一角,审神者朝他招手。
“快点,很冷啊。”

“是…谨遵主命。”
就算不知道是什么状况,遵从主人命令就是对的,对压切长谷部来说,下决定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进入审神者的被子中,压切长谷部手脚更快地接过被子的主权,密密实实地盖牢,不让夜晚的冷空气有一丝侵犯主人的机会。

“这样才是…用身体来温暖。”
审神者埋在压切长谷部的胸口上,冷冷小手绕过他的胸膛环住他的腰,一样寒冷的裸足磨蹭着他的腿,男人反射性地将娇软的身体搂在怀中,让体温略低的主人尽情吸取他的温度。

“长谷部,你明明是刀,却比我暖啊……”

“这…真是抱歉…”
难得遇上审神者充满娇气的抱怨,不习惯这样场面的压切长谷部,只有讷讷道歉的份。

“不过,这样就好……”
偎在温暖的怀抱中,审神者缓缓闭上了眼睛,完全不知道她现在享受的怀抱,是用多么复杂的情绪在看着她。


后记:

单行本收录专用番外,R18的后续请参考单行本

澪雪拜  6 Dec 2016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