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14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把房間照耀到睜不開眼睛的陽光將シエル從沉睡中喚醒,眨著迷濛的眼看著隨風搖擺的純白蕾絲窗簾,聞著吹入室內的混合著盛夏薔薇香的微溫空氣,一切舒服地讓人想要閉上眼睛,繼續沉入黑甜鄉之中。

抱著舒服的被子,シエル知道再過不久忠實的執事就會推著紅茶過來,對時間囉唆的他總是會用盡辦法讓她起床,想要悄悄地補眠只剩下現在了。

「早安,シエル少爺。」和不熟悉的紅茶香味一起出現在她的感官中的聲音,迅速讓シエル朦朧的意識回到現實,任由クロード拉她起身,將紅茶塞到她手上。

クロード對紅茶的介紹沒有進入她的耳朵,シエル只是沉默看著反射在深紅中的自己。

依舊酸疼的身體和殘留著不快感的下腹部清楚地告訴她,昨晚的一切並不是惡夢,而是真實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的事情。

悽慘的現實永遠都會是現實,不可能一覺起來就變成惡夢,期望什麼都沒有發生,繼續歡笑的生活,那只是可悲的自欺欺人罷了。她能做的只有咬著牙吞下一切,不讓自己被現實打敗,將一切的絕望都當作活下去的養分,繼續地往前走,哪怕只有她一個人。

被信仰的神給拋棄;被給予希望的惡魔給玩弄,最慘的狀況也不過如此,讓シエル自嘲地揚了嘴角,端起熱氣稍退的紅茶啜了一口。

依舊是有色無味的茶,就和她的執事一樣,空有熟悉的外表卻失去了原有的內在。

完全無法繼續喝下去,シエル將杯子還給了クロード。

「今天的預定是什麼?」

「今天沒有任何預定。」クロード不合理的回答讓シエル瞪了過去,壓根就不相信他的話。

她可是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兼英國第一的玩具公司ファントム公司的社長,每天要忙的事情有多少連シエル自己都很清楚,怎麼可能會有『沒有預定』這麼可笑的事情。

需要過目的信件和文件,           必須裁決的報告書,還有更多シエル自己都記不住,需要仰賴惡魔那異常記憶力才能順利安排的行程,忙到只剩下喝下午茶時間的她,負責安排整理行程的執事居然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沒有預定,簡直就是把她當白痴在耍嘛!

「還有很多工作,替我更衣。」就算真的沒有什麼行程好了,現在的她也不想留在這裡。充斥在床上男女歡愛後的氣味,會讓她重複憶起昨夜的屈辱。

想要移動身體的時候,無力的腰和疼痛的下半身,讓她幾乎就要這樣倒了下去。只是好強高傲的シエル絕不允許自己露出醜態,咬著牙硬是吞下所有的不適,用著主人的面容接受著クロード的服侍。

經過了昨晚的事情,事實上就連讓クロード替她更衣,都不是シエル願意的事情。

可惜她不會自己換衣服,就算會現在的身體狀況也不允許,只有吞下所有的不快和不適,冷著臉讓クロード服侍。

瞥了眼床邊的時鐘,還不到早上九點的時針,讓她知道身體會這麼疲憊,除了昨晚クロード的折磨外,沒有充分的休息也是一個原因。

每踏出一步都在發抖,被過度凌虐的雙腿幾乎無法支持她的體重,僅僅只是往前走對シエル來說都是大工程。即使如此她還是一步一步堅定地往前,不借用任何人的力量,不管是牆壁還是背後冷眼觀察的執事,シエル不向任何人伸出求援的手,傲慢地走在自己決定的道路上。

 

利用工作來麻痺自己,在喘不過氣的忙碌中,讓シエル沒有精神去思考其他事情,也可以暫時將昨晚的事情放在一邊。

但,時間的流逝是無情的,當午休時間來臨時,服侍主人用餐是執事的工作,她也免不了又必須跟クロード打照面的事實,接受他的服侍,品嚐食不下嚥有色無味的餐點。

這讓シエル想到剛剛契約的那個時候,惡魔的手藝就是這付德行地令人頭痛,但彼此間的關係卻沒降到現在的程度。至少,那個時候的她,還願意跟手藝不佳的執事兼廚師好好聊聊,誠實地告訴他那堆食物就像泥巴做得一樣,除了好看的外表外一無是處。

想到等等要跟クロード見面,她必須要忍受的不快和難堪,就讓シエル推椅起身,想著辦法要躲開。シエル很清楚自己可笑的行為,像是個不願意面對現實的幼稚孩子,已經不再是孩子的她應該要冷靜的面對現實,尋找解決的方法才對。

這些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的事情,就算她想要去面對什麼,也要先得到一點冷靜和思考的空間,讓她可以更平靜地審視自己的感覺。

拖著沉重的腳步和疲憊的身軀,シエル放任身體自由行動,將精神集中在幾乎打結的思考上,等她發現的時候,人已經站在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邸所誇耀的白薔薇園中了。

因為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シエル個人喜好的關係,廣大的花園可以說網羅了所有說得出和說不出名字的白薔薇品種,細心的照料讓一年四季不管任何時候,瑰麗的薔薇永遠為了主人而綻放。

不管是偶爾為之的庭院下午茶,還是單純地想要散散心,這片白薔薇園永遠都是首選。

撫摸著白薔薇細滑花瓣時,摻和在空氣中特殊的香甜味,讓シエル不需要回頭也知道,現在是誰來到她身後。

「…小姐……」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即使已經壓抑到極限,也還是聽得出來他憤怒地幾乎要將人大卸八塊的音色。幸好現在セバスチャン的身邊沒有任何可以破壞,用來發洩他的怒氣的東西,否則以他現在的精神狀況,再毁去一次惡魔的聖域死之島,也完全不是難事。

不需要開口詢問,シエル蒼白憔悴的臉色,還有殘留在她身上的氣味,已經充分讓セバスチャン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會發生這種事情,早就在セバスチャン的預料中,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會讓シエル露出這樣的表情。為了讓計畫順利進行而沒有將シエル給帶走,是他最大的失誤,也是他後悔也無法補救的事情了。

「小姐……」一陣風似的,セバスチャン已經將嬌小的身軀整個摟在懷中,高貴的白薔薇香現在混合了令人做噁的蜘蛛氣味,讓セバスチャン有著將シエル拖去沐浴的衝動。

「放開我,セバスチャン。」依舊是看著白薔薇,シエル冷冷說著。

沒有回應シエル的話語,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扳過她的臉,吻下粉嫩的唇。

熟悉的男性氣息侵入的時候,讓シエル怔愣著,完全忘了自己應該要抵抗,就這樣沉淪在他的懷抱中,連自己的手環上了他的脖子,要求著更進一步都不自覺。

她唯一知道的只有,她喜歡セバスチャン的吻,喜歡這個懷抱……

「……抱我。」摩擦著他的唇,シエル幾不可聞的小聲,セバスチャン聽得很清楚,卻無法就這樣回應她的請求,更無法將緊擁著她的手放鬆。

沒有回答她的セバスチャン,讓シエル自嘲地動了下唇。

當セバスチャン還是執事的時候,不管她在怎麼低聲下氣的誘惑都不能讓他反應了,更何況是現在…彼此間什麼關係都沒有的時候呢。

她的請求是厚顏無恥的自做多情,更是可笑的自取其辱。

才正想要推開他的時候,大手更緊地將她環入,幾乎是連呼吸的空間都要剝奪似地親密,讓シエル放下了手,任由他摟抱著。

咬著牙,セバスチャン必須用掉所有的意志力,才能抵抗シエル的請求。可以的話,他也想用自己的一切洗去她身上的味道,拭去她所有不快的記憶。

只是生來就脆弱的シエル,現在這憔悴嬌弱的樣子,是絕對無法承受他的一切。セバスチャン沒有自信,當他碰上了シエル後,脆弱的理智能強過惡魔的本能,能控制得住情形。無止盡的慾望會讓他貪饜著少女的一切,恐怕只會讓她的狀況更加的雪上加霜罷了。

「……放棄契約吧。放棄……跟クロード的契約,跟我重新契約好嗎?小姐。」不給シエル掙扎餘地地緊緊摟抱著,像是想要就這樣將嬌小的身軀整個揉入懷中。

像クロード那種卑劣的手段,並不是毫無對抗的方法,由シエル這邊放棄契約,也是個可行的手段。廢棄原來的契約再一次重新契約,這樣也未嘗不可。

只是,セバスチャン捨不得罷了。

放棄契約時的副作用,會讓シエル失去所有契約時的記憶,這樣一來,シエル會變成他剛剛取回靈魂,那個近乎白紙的狀況。

是セバスチャン的私心,不希望シエル失去過去三年來生活中的點滴。記憶是靈魂的一部分,失去了記憶也會同時讓靈魂變質。就連セバスチャン都沒有把握,如果將契約廢棄,シエル會變成什麼樣子。

但,更重要的是,那些令人珍惜的點點滴滴,只要放棄契約就會跟著消去,就算重新契約也不會再回到她身上。縱使可以得到閃閃發光的上等靈魂,但卻要拿シエル的記憶去交換,而セバスチャン則必須一個人孤獨地懷抱著那令人珍惜的一切。

現在的他,已經無法忍耐シエル陌生質疑的眼光。也因為如此,他不願意使用到廢棄契約這種手段。

「不。」沒有任何猶豫,シエル斬釘截鐵的回答讓セバスチャン訝異地瞪大眼。

シエル不能否認,セバスチャン的懷抱溫暖地讓她想要落淚,甚至就想聽從セバスチャン低劣的誘惑,就這樣跟クロード斷去契約。

「放開我,セバスチャン。」拉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手,想要掙脫他的箝制。只是她的力氣對セバスチャン毫無用處,讓シエル只有放棄的份。

「那個傢伙………根本沒有跟那傢伙契約的必要!」居然讓他捧在手掌心上呵疼的小姐,露出如此絕望且悲傷的表情,就算將クロード粉碎成比那天使還要小的肉末,也無法消他心頭之氣。

「你不會懂的。」抬起頭,シエル直視著紅茶色的眸子。「不管我下達多麼無理的命令和要求,也絕對服從的クロード,接受他的無理索求,也是我的義務。」即使蒼白憔悴,倨傲的小臉和凜然的強烈視線,讓セバスチャン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您覺得,那是義務嗎?」セバスチャン問得很輕很輕,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小心翼翼,心神不寧地等著シエル的答案。

「我沒有回答你的必要。」趁機掙脫開セバスチャン的懷抱,シエル轉過身,不想和他那看起來似乎是受了傷的眼眸對望。

「沒有那個……必要呢……」擅長說謊的主人,卻不擅長在他面前說謊。想要說出什麼違心之論的時候,五成的機會會避開眼,四成的機會會跟他對望,另外一成就是裝做若無其事。

現在的シエル,究竟是什麼想法,セバスチャン無法摸透。

「我不會背棄契約。」回過身來的シエル,眼中已經沒有任何的迷惘,只剩下千軍萬馬都拉不動的堅強和頑固。「正如不管我何等無理要求,也會忠實執行不會背棄契約的クロード一樣,我也不能因為一些小事就見異思遷。就因為彼此都要遵守,這才叫做契約。」

「……您說的是呢。」

貪婪污穢的人類,永遠都會選擇對自己最好的做法。只要有機會,就算是用靈魂訂下的契約,人類也會想盡辦法甩掉契約,不會甘心地將靈魂交給惡魔。

這種事情,セバスチャン漫長的惡魔生涯中已經看得太多太多,雖然是他自己煽動シエル破棄契約的沒錯,但是聽到シエル的答案的時候,セバスチャン有著十足十的驕傲。

這就是他所選擇的靈魂,惡魔願意獻上一切服侍的對象。

屬於他的,純粹純然且高貴高傲的靈魂。

伸出手想要擁抱她的時候,シエル卻已經退出了他的範圍。

「別再來了,你已經不是我的執事,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和セバスチャン拉開距離,シエル淡道。

「很抱歉,恕難從命。」就算シエル不知道,但是對セバスチャン來說シエル還是他的主人。不管シエル怎麼說,セバスチャン仍舊會默默地遵守她一切命令。

「我不會再來了!」只要來到白薔薇園就會跟他打照面,這樣會讓シエル忍不住想要來這裡。所以她只能用別種方法來喝止他,別讓自己越陷越深。

什麼都沒說,セバスチャン只是揚起淡淡微笑。那似乎看透她內心的笑容,讓シエル狼狽地背過身,氣惱自己這麼輕易就被他給看透。

咬著唇,シエル不再回頭看那會讓她眷戀的懷抱,堅定地往前走去。

「如果………契約的對象是你就好了,セバスチャン……」走了很遠很遠,シエル用著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說著。

 

萬籟俱寂的夜幕降臨,也是シエル惡夢再度上演的時刻。摘下執事的面具的惡魔,是殘忍殘酷,只知道貪婪獵物的存在。

即使倦極在自己的床上也無法順利入眠,知道今晚會發生的事情,シエル有著逃走的衝動。

當指針來到了午夜,淡淡金眼轉成了惡魔紅眸,クロード來到了シエル的房間。

理所當然地來到床邊,大手摸上シエル的肩膀的時候,シエル發出了小聲但堅定的拒絕。

「今晚不要。」

「妳沒有拒絕的權力。」對惡魔來說,シエル不過是饌養的家畜,再怎麼寵上天終究不過是個食物,如果不能品嚐就失去了她的價值。

不能否認シエル‧ファントムハイヴ的靈魂,確實是前所未有芳香甘醇。以人類的說法就像是毒藥、像麻藥,是會讓惡魔上癮到無法自拔,想用所有一切去交換的存在。

「………クロード,你…真的跟我契約了嗎?」坐起身,シエル直直地望著他。

她無法理解,和クロード獨處時,這份令她恐懼的陌生感到底是什麼。明明,眼前的惡魔是她這世界上唯一信任的對象,可是她的身體卻極度地排斥他。

像是早就知道シエル的疑問似的,クロード伸出左手脫下了手套,和シエル眼中的印記輝映的契約印,在他的手背上。

那隻手輕輕地撫上シエル的嫩頰,瞬間讓她的心悸動了起來。熟悉的溫度和感觸,讓シエル握著他的手,用自己的臉頰去磨蹭著,那是不率直的シエル特有的撒嬌方式。

她認得這隻手,是她所喜歡的手,總是會這樣輕撫著她的臉,或是梳著她的頭髮……熟悉的安心感讓シエル所有的緊張,一口氣全部放了下來,就連自己已經被クロード壓制在床上都不自覺。

沒有理會クロード的行為,シエル只是緊握著他的左手,和他五指交纏著。

只要還能緊握住這隻手,其他的事情對她來說也完全都不重要,任由クロード拉下她胸口的緞帶,雪色的睡衣從肩膀落下。

惡魔的夜晚,將從現在開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